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图书连载>>第十章 中南海的新主人

二、严格要求自己的儿女(3)

2008年08月12日10:0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连载:毛泽东初进中南海         何虎生 编著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毛岸英的这封信写得很长,共有3000多字。在谈了舅父谋职的问题之后,他又谈到向家烈属抚恤问题。毛岸英继续写道:

  关于抚恤烈士家属问题,据悉你的信已收到了。事情已经转组织部办理。但你要有精神准备,一下子是办不了的。干部少事情多,湖南又才解放,恐怕会拖一下。请你记住我父亲某次对亲戚说的话:“生活问题要整个解决,不可个别解决。”这里所指的生活问题,主要是指经济困难问题;而所谓整个解决,是指工业革命、土地改革,统一的烈士家属抚恤办法等。意思是说应当与广大的贫苦大众一样地来统一解决生活困难问题,在一定时候应与千百万贫苦大众一样地来容忍一个时期,等待一个时期,不要指望一下子把生活搞好,比别人好。当然饿死是不至于的。

  毛岸英给表舅向三立的信,鲜明地指出了无产阶级政党为党为公,不谋私利的根本性质,体现了共产党立党为公、为民执政、为政清廉的优良传统和作风以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和深远的现实意义。向三立对此深受教益。这对他后来的人生道路产生了重要的影响。11月7日,毛岸英再次写信给表舅向三立。信曰:

  三立同志:

  来信收到,你的意见很好,亦即是说接近共产党,接近人民的意见。陈同志信亦收到,请代我问他的好。林同志处亦问候。你们的工作忙吗?我这里有你的几封信,怎样转给你?我看星期六下午我到财经委员会来找你,或者你到我处来一下,顺便把书带来。我离你处很近,在朝阳门大街三四四号。不过,来前(本星期六下午四时左右)请打电话告我,以免手续上的麻烦。电话54773。

  舅舅曾有信来,思想似已有些转变。

  专此。祝你工作进步,精神愉快!

  岸英上

  11月7日

  写完信,署上落款和日期,毛岸英发觉这天是俄国十月革命的纪念日,便在信中附上一句:“今天是十月革命节,衷心地热烈地祝贺你们!”

  当1950年元旦即将到来的时候,毛岸英又于12月27日写信给向三立,向他表示新年的祝福:

  三立同志:

  好久没有听到你的音信,我曾到过你处。收发室同志说,难以寻找。就此作罢。

  你近来还好吗?工作成绩如何?我一切尚好,勿念。外婆已迁长沙,与舅父同住。这是一件好事,你可写信慰问她老吗?

  请问候陈同志!

  谨以至诚之心祝你新年顺利!

  岸英上

  十二月二十七日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由于美国的武装介入,战火很快烧到鸭绿江边。中国人民为了保家卫国,不得不抗美援朝。彭德怀肩负着中央领导和全国人民重托,准备带领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

  1950年10月7日晚上,毛泽东特设家宴为即将赴东北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的彭德怀送行。

  毛泽东没有专门的餐厅,宴会就在书房兼办公室、客厅的菊香书屋举行。席上只有毛泽东、彭德怀、毛岸英三个人。

  彭德怀只在毛岸英刚从莫斯科回到延安时见过他一面。新中国成立后,再也没有见过毛岸英了。

  席间,毛岸英向彭德怀提出了参加志愿军的请求。

  毛泽东也说:“岸英想跟你去打仗,要我批准,我没有这个权力哟!你是司令员,就收下他这个当兵的吧!”

  “她支持我去!”毛岸英干脆地说。

  “主席,我这个司令还是你封的,我哪能到主席家里招兵买马呢?”彭德怀含蓄地说。

  “德怀,你就收下他吧!”毛泽东说:岸英会讲俄语、英语,你到朝鲜,免不了要跟苏联人、美国人打交道啊!

  彭德怀见父子俩早就商量好了,只好表态道:“那就让岸英当我们的翻译官吧!”

  在毛岸英不幸牺牲后,彭德怀多次谈起这件事。他说:“国难当头,挺身而出,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有些高级干部就没做到,叫他去他都不去!但毛岸英做到了,毛岸英是坚决要求到朝鲜抗美援朝的。”

  10月8日上午7时,一辆又一辆轿车驶向机场,里面坐的是负有特殊使命的神秘人物:彭德怀及其秘书张养吾、警卫员郭洪光,高岗及其秘书华明,总参谋部作战参谋成普、机要参谋海欧,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和几位身份不明的苏联同志。

  一刻钟后,飞机轰然作响,直向沈阳方向飞去。

  一个小时以后,飞机降落在沈阳北陵机场。毛岸英随彭德怀、张养吾、郭洪光上了一辆轿车,到高岗家稍事休息后,来到沈阳市和平街1号。

  这是一幢幽静而典雅的小楼,原来是东北军阀万福临的公馆,现在是中共东北局的交际处。毛岸英随彭德怀在沈阳期间,就在此工作和休息。

  10月10日晚,毛岸英随彭德怀从沈阳到达安东(今丹东),住在一座日本人营造的洋房里。

  10月23日黄昏,毛岸英搭乘志愿军政治部组织部长任荣的车,从长甸河口渡过鸭绿江,踏上了烽火连天的朝鲜战场。

  在朝鲜北部大榆洞矿区一间冬天透风、夏天漏雨的简易工棚里,毛岸英解开行李,整理床铺。毛岸英的行李不多,书却带了不少,中文、俄文、英文,线装、平装、精装的,应有尽有。

  1950年11月24日下午,两架绰号“黑寡妇”的美军侦查机,在大榆洞上空盘旋了一个多小时。这个异常现象,立即引起了志愿军首长的注意,他们做出了规定:明晨4时前开饭完毕,除值班者外,其他人在天亮前全部进入防空洞。

  一切都照计划进行:解方参谋长领着司令部的人,还有毛岸英,躲进南山的大矿洞里,杜平主任和政治部的人钻进山沟里的一个地下涵洞,总部首长躲进一个小矿洞里。

  上午9点多钟,正是敌机活动猖獗之时,可是,连飞机的影子都没有了,人们的思想开始麻痹了。毛岸英与高瑞欣回宿舍去喝水,随后又立即返回防空洞。

  到了10点多钟,还不见敌机,毛岸英和高瑞欣忍不住了,离开了矿洞,向“彭总作战室”走去。

  大约11点钟左右,凄厉的防空号突然吹响。正在值班的司令部的几位人员和毛岸英,冲出“彭总作战室”,就近隐蔽。少顷,四架敌机掠过总部上空,向北飞去。人们估计:“大概又去轰炸鸭绿江大桥了!”于是,毛岸英等人又回到作战室。就在这时,狡猾的敌机折转回头,向“彭总作战室”俯冲下来,随即丢下几十颗凝固汽油弹。顿时,“彭总作战室”及其附近成为一片火海。

  事故发生后,敌机还在头顶上盘旋。实际上也无法抢救,凝固汽油弹爆炸所形成的高达二千度的燃烧着的液体流,让救援人员无法靠近。

  在敌机的轰炸下,“彭总作战室”这个小木屋消失了,剩下一堆灰烬。警卫排的士兵们从灰烬中扒出两具烧焦的遗体,其中就有毛岸英。

  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牺牲的消息,根据周恩来的指示,暂时瞒着毛泽东,怕他知道后,精神上受不了。
(责编:吴斌(实习))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