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图书连载>>第十章 中南海的新主人

三、中南海主人的生活习性(3)

2008年08月12日10:0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连载:毛泽东初进中南海         何虎生 编著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毛泽东的这种与群众打成了一片,不愿脱离人民的作风在进城之初就表现出来了。在西苑机场举行进城仪式时,为了保证首长们的安全,警卫们荷枪实弹,每隔百米就布置一名武装哨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枪支,如临大敌,不管有无情况,都是按距离布置,因而,有的哨兵端枪面对空无一人的田野,有的对着路边的摊商:打铁的,卖烟的,还有的对着农舍,推碾磨面的……戒备森严,威风凛凛。

  毛泽东对此种情况大为光火,他把语调拉得长长地说:成什么样子,比蒋介石进城还厉害。小贩有什么罪?打铁的犯什么法?为什么这样对待他们。他们打铁、推碾、做生意……你用枪对着他,这像什么话?

  毛泽东在香山双清别墅居住的时候,从中南海办完公回来,在到居住地的时候,他常常喜欢下了汽车,步行着回去,看看庄稼地里的庄稼,跟农民聊聊天,借此了解人民生活的一些具体情况。

  1952年3月的中旬,天气仍很冷,刚刚飘过春雪不久,北方的大地尚未完全解冻,但也露出了春天征兆。毛泽东起床后要到外散步去,这次外出,摄影师侯波未来得及赶上,只好由叶子龙承担了摄影任务。

  汽车穿过德胜门继续向北开去,约摸行进了一公里的光景,毛泽东看到了一片菜地,就示意停下车来,下车后他走进尚未完全解冻的菠菜地。

  菜畦被用高梁结扎起来的防风墙分割成东西方向长的长方形,畦里长着菠菜和刚刚要出土的小菜苗。毛泽东走进菜地,低着头细心地边走边看,因为怕踩伤农民的菜苗,脚选着没有菜苗的硬地面小心翼翼地走着。

  60岁左右的主人见有人在他的菜地里走动,就沉着面孔迎了过来。见是毛泽东,脸上马上泛起惊喜的笑容,毛泽东见老农迎过来,就热情地伸过手去,握着对方的手问道:贵姓?这是你的菜地吗?毛泽东和蔼地寒暄着。

  “主席,我姓吴,是我的菜地,刚才我的小儿子告诉我菜地里来了客人。”农民回答。“生活得怎么样?家中有几口人?”毛泽东又问。

  “解放后生活得好多了,家中有老伴和三个儿子,两个大的儿子都参加了革命,我是光荣军属呢!”老农很健谈,他有点自豪地回答着,毛泽东接着问道:村里搞三反了吗?

  “搞了,我还是村检委会的主任哩!”老人有很强的主人翁意识。“区政府干部欺侮群众吗?”毛泽东关切地问。

  “没有见到区政府欺侮老百姓的事。但是,有的干部不大干净,‘三反”运动真是好政策!”老农对党的“三反”运动给予了好的评价。毛泽东听后现出兴奋的面容。原来去区政府和到菜地里是了解“三反”运动政策落实的情况的。

  告别时,毛泽东又把话转回到菜园子上,笑着说:你种了不少菜地呀!可称是吴家菜园了。毛泽东带着夸奖的口吻。“是!是!吴家菜园!吴家菜园!”老农高兴地回答。宾主快慰地握别了。

  一个夏日的中午,毛泽东起床了,要出去走走。汽车开到安定门外北郊的一个村庄的东侧时,毛泽东示意让汽车停了下来。下车后,毛泽东向对面的一块长着茁壮、旺盛玉米的农田走去。

  村头仍不见有人出入,马路上也未出现一个行人,这酷热的午间,被蝉叫得更显得宁静而酷热。毛泽东把脸转向叶子龙说:“找个农民来!”

  叶子龙听到后马上沿着田间的小道向村庄走去。数分钟之后,他疾步引来一位三十来岁的年轻农民,来者约有一米六多的个头,由于兴奋,在他的田字形的面孔上,两个颧骨凸出在两只眼的下方,稍带褐色的面庞上闪着两只睁大的眼睛,现出喜悦的光芒,他半张着嘴,笑嘻嘻地快步走来。

  毛泽东看到青年农民笑着向他走来,便向前跨行了数步迎接他。农民在毛泽东的面前停住脚步,幸福地望着毛泽东,喜悦的嘴唇抖动了几下,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毛泽东把右手伸到青年面前说:“你好!”

  青年农民听到毛泽东的问好,急忙迅速地把双手在腰间的裤子上蹭了两下,然后伸过手来,用双手紧握住对他伸过来的那只大手,同时高兴地说:“好!主席来啦!”

  “你叫什么名字呀?”毛泽东又亲切地问。“张振”。农民高兴地回答。毛泽东的左手越过被青年农民紧握着的右手,指着右侧那块长势良好的玉米地说:这块玉米是你种的吗?

  这时农民才松开了双手,视线从毛泽东的面部移到他左前方的玉米地说:“不是俺家的。”

  “生活得怎么样?”毛泽东体贴地问。“不错!”农民满意地回答。“家里有什么人?”毛泽东又亲切地问。“有老母亲,我的媳妇和两个孩子。”

  “你家离这远吗?”毛泽东和蔼地问。“不远。没有几步,就在村的东头!”农民迅速地回答着,同时背过身来,用手向他家的住处的方向指了指,因为被高粱和玉米形成的青纱帐所遮拦,虽然不远,这里却看不到村庄的房子。

  “到你家去看看行吗?”毛泽东微笑着带着征求主人允许的口吻说。“好啊!好啊!”青年农民更高兴了,连声说好。接着,他激动地说:“我带路!”他转过头去,迈开了大步兴奋地向通向村庄的田间小路走去。

  沿着大秋作物所夹成的田间小路,像是走在绿色的胡同里一样,约莫走了二百米,来到村庄的东头,秋庄稼的尽处,出现了一个没有院墙的大院,这下可为左邻右舍敞开了来去方便的“大门”了。这个大院里住着两三户人家。张振的房子与东邻本来有个院墙,但这院墙倒塌了许多,就成了一个大院了。

  毛泽东来到村庄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农民张振家的左邻右舍。当毛泽东来到张振家的门前时,在院子西南角的大树阴下,已经集聚了十几位不同年龄、不同性别的人们,来观看和迎接张振家的客人了。两三位学前儿童,光着屁股在成人群众中钻来钻去,寻找合适的位置,追看来访的客人。张振小跑了几步,先进到他的家里告知毛泽东来了。被刷抹过的三间北房,一明两暗,外表显得干干净净,从屋里走出来张振的母亲、妻子和孩子,把毛泽东迎到屋里去了。毛泽东的到来使张振的家增添了光彩,屋子被主人、客人和参观的邻居及孩子们挤得满满的。大家都为这件大喜事来饱眼福了。

  张振的母亲是个约六十来岁显得消瘦的老人。张振妻子的年龄,看去也近三十了,身边依偎着他们的光着屁股的儿子,约莫有五六岁。张妻的怀里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女儿,看她那突出的腹部,挺得大大的,像“将军肚”一样,表明肚子里还装着一个尚未降世的胎儿,可能不久就会要来到人间了。毛泽东高兴地从主人房里走了出来,大概由于屋子里很热,也可能在那矮矮的农舍中,由于人多呼出的二氧化碳的缘故吧,他显得兴奋而满面红光。毛泽东边走边像老朋友一样侧头对着张振说:“来!和你的一家人照个相吧!”

  张振喜出望外地催促他母亲和妻子走到毛泽东身边,他飞快地从屋里搬出凳子放在大树的东南侧,请毛泽东面朝南方坐在当中,张振的妻子由于抱着女儿,挺着肚子,加上他们光屁股的长子怯场,抱着他妈妈的大腿不敢离开一步,因此她最后走到毛泽东身旁。此时,邻居们带着羡慕和高兴的心情观看毛泽东与张振一家合影。当邻居们看到张振怀孕的妻子挺着大肚子与毛泽东一起照相,不由得发出了嬉戏的笑声,这笑声使张振的妻子涨红了脸而有点扭捏了,毛泽东听到笑声,也侧过头来看了看张振的妻子,笑出了声音。在和谐欢乐的气氛中,叶子龙按下快门,留下了这张动人的照片。

  “相片洗好后,一定给我们家一张。”照完相后,张振提出了衷心的要求,毛泽东听到后将视线转向叶子龙,叶子龙代替毛泽东保证地说:“一周后照片一定给你送来。”张振和他的一家以及左邻右舍的观众,在喜悦和笑声中,欢送走了客人。毛泽东就是这样时时想着人民,为着人民,生活在人民之中。
(责编:吴斌(实习))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