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图书连载>>第十章 中南海的新主人

三、中南海主人的生活习性(5)

2008年08月12日10:0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连载:毛泽东初进中南海         何虎生 编著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1950年初,毛泽东从苏联访问归来以后,汪东兴找卫士武象廷谈了一次话。他说,毛主席离开莫斯科进,斯大林和莫洛托夫再三嘱咐他,一方面要保重身体,注重生活,另一方面要特别注重特务分子的暗害。因此,组织上决定指派专人负责毛主席的生活问题。于是,武象廷就从警卫班调整为专门负责管理毛泽东的生活的管理员,他的主要任务是负责给毛泽东采购食品和蔬菜。

  武象廷担任毛泽东的生活管理员后,发现毛泽东对子女的要求特别严格,绝不允许他们占公家一点便宜。毛泽东的两个女儿李敏和李讷,在育英小学上学,每星期,她们都要回来过周末,到了这一天,学校就把学生的伙食费退给学生自己。李敏和李讷对于带回来的伙食费,从来不自己花掉,而是如数交给毛泽东,毛泽东再把钱让卫士转交给武象廷。于是,这些钱就作为李敏和李讷星期日回到家中的伙食费,最后就在管理科上了账。

  武象廷担任毛泽东的生活管理员没几天,一次他正在新六所干活,毛泽东来到小灶厨房里,看见武象廷正在厨房里忙碌,便走过来问他:武象廷,你在这里干什么?“给小灶厨房买菜哩。”

  “你改行了,好啊,我告诉你,只要你们饭菜做得干净卫生就可以了,不必买一些贵重的东西给我吃。比方说,现在是冬天,你就别买那些西红柿、黄瓜之类的新鲜蔬菜,现在买一条黄瓜的钱,到了夏天就能买一筐黄瓜,冬天买一条黄瓜只能吃一顿,夏天买一筐黄瓜能吃几十顿。”这是武象廷刚担任毛泽东的生活管理员后,毛泽东为他上的第一堂生活管理课。

  到了伏天,因为武象廷回警卫班有事请了几天假,就临时让王振海替他给毛泽东买菜。王振海头一次上街买菜,尽挑新鲜的有营养价值的买。结果,他买回来一些嫩玉米蕊,也就是那刚刚开过花,还没有结粒的小玉米笋。王振海满以为这下给毛泽东买回来好吃的了。炊事员刘景峰做好后,端去给毛泽东吃。

  一看这玩艺,毛泽东便皱起了眉头,仿佛他这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在农田里辛勤耕种玉米时的劳苦。任刘景峰怎么讲,他就是坚决不吃这东西。并且,毛泽东有点不悦地说:“炒这一盘菜需要多少棵玉米?要是这些玉米长熟了能打多少粮食?叫我吃这样的菜,还不是破坏生产吗?把这个菜端回去,谁买的就叫谁去吃。”

  毛泽东不吃新奇价贵的菜,反而对一些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野菜”挺感兴趣,比如说苦菜和苦瓜。进了北京城以后,很久没有看到苦菜了,农村把苦菜叫“屈母菜”。它生长在贫瘠的碱地里,又是在初春最早生长出来,是农民常吃的野菜。红军长征等艰苦的革命岁月中也曾吃过它。进到大城市后没有谁再想到要再去吃它,说实在的把它忘了。

  在万寿路新六所大院内,男护士朱宝贵发现了几株苦菜,弯腰把它们拔了起来。生长在农村劳动人民家庭的子弟对苦菜是非常熟悉而亲切的,谁个贫家农民的儿女没有吃过它呢!

  毛泽东正在院中散步,看到朱宝贵挖采野菜的行动,于是走到他的面前,略低着头,对着比他矮一头的朱宝贵,像老师考学生一样地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呀?“是苦菜。”朱宝贵回答。“你吃过吗?”毛泽东又亲切地问。“吃过”。朱宝贵肯定地回答。

  毛泽东听后,微笑地点点头,接着他又说:好!弄些来给我吃。毛泽东也吃过苦菜。苦菜生命力好强,大江南北都有它的生育场地。朱宝贵在院子里挖起苦菜来。当天中午,在毛泽东的餐桌上多了一碟菜——苦菜,毛泽东把它吃光了,并提出,下顿饭再弄点来吃。

  除了吃苦菜,毛泽东还吃苦瓜,农村中也称苦瓜为“呆瓜”或“癞瓜”,一般并不把它拿来当菜号,因为它的味道苦,而且那时也没有什么油水帮助其消化。但在解放前青黄不接的日子里,苦瓜就和苦菜一样,成了贫苦农民食物中的重要成份。当然,现在从医学上看,苦瓜的确还有许多药用价值,吃苦瓜的人多了起来,但与那些毕竟是不一样的。

  有一次王鹤滨在紫云轩的过厅中陪毛泽东吃饭时,桌上就有苦瓜,毛泽东夹起一箸苦瓜,风趣而又幽默地微笑着说:王医生,你看我能吃苦吧!谁说我不能吃苦?我是最能吃苦的哟!说着把一大箸炒苦瓜送进嘴里,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在毛泽东的饭桌上,经常有着一些普通老百姓都不吃的野菜,反映了毛泽东从自身做起,克勤克俭,艰苦奋斗的作风。

  毛泽东每餐吃得怎样,是在他身边工作的同志非常关心的。为了能让他吃更多点,身体更壮些,工作人员常留意他最喜欢吃什么菜。因为这些生活小事可关系着国家的大事。

  毛泽东吃饭并不是按时、按顿。他一工作起来,常常是顾不上吃饭的,或者是忘记了吃饭,常常要值班卫士催着吃饭,提醒他吃饭。能保证他在24小时内吃上三餐饭,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如果做的饭菜他吃得很少,就成了工作人员心中的负担了。如果赶上如位卫士值班,他的心理负担也就更重了,这从值班卫士交班时的面孔就会看得出来。

  如果是“嘻!”先高兴得笑出一声:“你瞧!今天这顿饭主席吃得多好饭菜都剩得很少!”这就说明“任务”完成得不错,交班卫士会笑眯眯地指着撤回来的剩饭菜,带点得意而自夸的骄傲神态,非常轻松地交班。

  “咳!”先皱着眉头,叹息一声:“你看!这餐主席没有吃多少!”这时交班的卫士就会面部带着忧虑的神情,带着自疚的没有很好完成任务的心情,向下一班的卫士交待着,自认“运气”不佳。

  于是,毛泽东喜欢吃什么菜就成了工作人员观察和研究的重要课题了。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每个人,都想能发现他喜欢吃什么菜的“秘密”,找出他喜欢吃的菜来。因为毛泽东从来不点要吃什么菜,所以值班的卫士和厨师老廖每餐都操着心,观察每餐毛泽东的用饭量和吃菜多少的情况。哪个菜剩得多,说明毛泽东对这个菜吃得少;哪个菜剩得少了,表明毛泽东对这个菜吃得多,由此推断他对这个菜爱吃,下次炒菜时,把这个菜多炒点,好让他多吃点。但是,工作人员观察了很久,也没有找出个规律来,还是搞不清楚毛泽东到底喜欢吃什么菜。

  在一段时间里,因为王鹤滨经常陪毛泽东吃饭,打断了值班卫士和厨师老廖观察毛泽东饮食的传统方法。于是无法根据菜剩得多少来推断毛泽东爱吃什么菜了。这个观察任务就自然而然地落到王鹤鹤滨身上,每次饭后,王鹤滨都要向值班卫士或廖师傅报告我观察的结果。
(责编:吴斌(实习))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