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图书连载>>第五章 奠定新中国的家底

四、面对双刃剑的选择(4)

2008年08月12日09:3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连载:毛泽东初进中南海         何虎生 编著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这些对发起“五反”的要求指示实际上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含义即正确对待民族资产阶级。在发动“五反”之前,一般要求首先划分工商户的类别,毛泽东将之划为五类:即守法的;基本守法的;半守法半违法的;严重违法的和完全违法的。并且指出:“就大城市说,前三类约占百分之九十五左右,后类两约占百分之五左右。”相应的,对待五类工商户有不同的处理方法,基本守法户一般免退;少数户酌退一部分;半守法半违法户只退不罚;严重违法户又退又罚;完全违法户,从重处罚,并依法判处徒刑。

  这样的划分和相应的处罚办法旨在团结资产阶级的大部分,以打击罪行极大的不法资本家。在毛泽东看来,先处理了占95%以上的那部分资本家,人心就可大定了,“暂时停顿或半停顿或不活跃的经济活动就可以恢复了,占百分之五左右的反动资本家就完全孤立了,我们也就可以腾出手来从容地惩治这些反动资本家了。”

  毛泽东这里还一再强调的是,那些罪大恶极的资本家毕竟是少数,不可将打击面放得过大。1952年3月11日,毛泽东给西北局的电文中,就指出了西安划出的守法户和基本守法户似乎不合实际,是少了许多,只占40%,而北京这两类占70%以上,对上海的划分,毛泽东也表示了质疑。当时上海的类分是第一类占15.3%,第二类占36.8%,第三类占44.2%,第四类占2.8%,第五类占0.9%。毛泽东在给上海的回电中指出,“我们希望从第三类移一部分到第二类,对坚决保护和一般保护的资本家数目能增加一些就好,望酌情处理。”当时,考虑到许多资本家在“五反”后人心惶惶,毛泽东为了安稳人心,把荣毅仁定为完全合法户,这对安定上海工商界乃至全国都起了很大的作用。

  此后,在各级党组织和人民政府领导下,一方面,党政军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群众团体大张旗鼓地开展了宣传工作,揭露不法资本家向国家进攻的罪恶事实,驳斥他们破坏“五反”的谬论,戳穿他们抗拒“五反”的阴谋活动。

  在党的政策的感召和政府的威力下,一般工商户认清了利害关系,纷纷交代和揭发问题,站在工人阶级一边来。

  但是运动开始后,还有许多不法资本家负隅顽抗,拒不交代,并采取停工、停薪、歇业、停火等办法威胁工人群众,破坏运动,许多私营企业因而停业,国营企业也受到冲击。当时,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给毛泽东拍的电报上说:目前西南地区工商业表现了暂时的但又是显著的停滞现象,出现税收、贸易额减少,许多私营企业无事可做,工人失业增加,贫民更加困难,开始对“三反”、“五反”表示不满,特务已乘机兴风作浪。建议中央采取一些紧急措施,从恢复部分建筑业和私营工业的加工订货入手,启动市场,减少失业工人,缓解城市贫民的困难。

  当时,出现的另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是在实际工作中并没有遵循毛泽东和党中央对“五反”的严格界定,特别是对资本家的区分和不同处理,有的认为资本家发起“五毒”进攻,已不存在两面性了,必须彻底打倒,还有的想趁“五反”消灭私人资本等,有的地方混乱地提出了“反暴利、反剥削、反压迫、反资本家腐化生活”等口号。

  1952年2月29日,西南局在给中央的电报,针对四川一些地方乱提反暴利口号问题,提出了几点意见,觉得反暴利提法不甚妥当,一是不好算,无底;二是掌握不紧就很容易形成以算剥削账的办法去算暴利,形成混乱;三是政治上也不策略,许多奸商愿意承认暴利而不愿意承认盗窃。

  毛泽东1951年3月1日根据西南局的这则电文提出只应提“五反”,不应再提反暴利,因为这个口号可以被大资本家利用去威胁中小资本家,说他们的利润也有暴利。就目前时期来说,真正违反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暴利,已包含在“五反”的各项对象中,故只应提“五反”,不应再提反暴利,隐匿侵吞故产、逃走外汇两项,国家已有法令,又可包括在盗窃国家财产一项内,倒卖金银,偷卖鸦片白面两事,国家亦有法令可依法办理,不必于“五反”外另立项目,变为六反七反。

  毛泽东这个指示再次明确了“五反”的界限,明确了打击不法资本家的范围和界限。后来毛泽东在与中国民主建国会主要负责人、政务院副总理黄炎培的谈话中指出,中国的私人资本和公有制经济都需要发展,私人资本在新中国建设上是有贡献的,必须兼顾国家的利、工人的利,这样才能保证私人资本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们要团结他们,教育他们,改造他们,学习并实行共同纲领。

  可以看出,毛泽东对此是保持了清醒的认识的,它明确地指出了对于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应该是几年以后的事,不应仓促进行。

  后来,毛泽东在与黄炎培的谈话中得知“三反”、“五反”后中小工商业确有困难,必须找出合理解决办法时提出中小工商业可以走“联营”的道路,以小成大,进行资本联合,“三反”、“五反”以后,大工商业丧失了对小工商业的提挈的能力,政府的贷款和加工定货不可能直接用于小工厂的。在这种情况下,也许可以指定某家小工厂,责成大工厂去扶助,政府向这一大厂进行贷款,加工定货,附带一个条件,要求它负责扶助这些小工厂。

  毛泽东在这里还是很审慎的,并不强调迅速地完全实现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改造。

  在“五反”运动中,如何处理违法资本家,这是运动成败的关键,毛泽东在为中央起草的文件指出:“在‘五反’运动中对工商户处理的基本原则是:过去从宽,今后从严(例如补税一般只补1951年的);多数从宽,少数从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工业从宽,商业从严;普通从宽,商业从宽,投机商业从严”,毛泽东在这里采取的是利用矛盾,实行分化,团结多数,孤立少数的策略,由此团结工人、店员、职员,还包括守法资本家和只有一般违法行为的资本家。争取绝大多数资本家的支持,集中力量“打击百分之一左右的最反动资本家,又是着重打击投机商人而不是着重打击工业资本家(有一部分)极坏的工厂主须给予打击。”同时,毛泽东更进一步指出,在惩治那些反动资本家的时候,对于捉人、判刑要慎重,判死刑更要极少,“并且不要杀得太早,各地杀资本家要得中央批准才能执行,因为杀资本家和杀反革命不同,必须慎重,否则不利”,毛泽东指出在“五反”斗争真正开展,同志们头脑很热,很想多捉人多封店的城市,如济南、南京等,按照中央指示予以适当节制是必要的,在还没有开展的城市,如青岛、无锡、上海等,“则不要强调节制,而应继续批判右倾思想开展斗争。”在毛泽东的指示和精心组织下,“五反”运动在健康发展,“五反”运动使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经历了一场深刻的民主改革。它一方面打退了不法资本家的猖狂进攻,另一方面也深刻地教育了资产阶级,给它们指出了一条光明的道路。
(责编:吴斌(实习))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