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图书连载>>建国后的贺龙>>第1章――第10章

第四章 裴昌会起义

2008年06月10日09:59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连载:建国后的贺龙  作者:刘秉荣 著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12月25日,裴昌会率第七兵团在镇阳县孝泉镇宣布起义。

  裴昌会,山东人,保定军校毕业,曾于孙传芳部队中任职。1938年任国民党第九军副军长兼师长,翌年升军长。1942年任国民党第十四集团军副总司令,后为第一战区副长官。1946年任西安绥署副主任。1947年3月胡宗南进攻延安时,裴昌会兼任延安指挥所主任,指挥陕北作战。同年11月改任陕州指挥所主任,指挥豫西、晋南作战。1948年3月,胡宗南以陕州指挥所为基础成立第五兵团司令部,裴兼仍任司令一职。1949年8月16日,其所指挥的第五兵团在开成县改为第七兵团,裴仍任司令官。裴与刘茂恩相交莫逆,与陈诚亦为保定同学,关系亦不坏。裴性格温和,记忆力特强,战术修养、实战经验、指挥能力均佳。

  裴虽为国民党中将,然其对蒋介石卖国、反共、打内战很是不满,与胡宗南亦貌合神离。

  1949年,马鸿逵、马步芳与裴昌会反攻西安失败后,裴率部退往宝鸡,时裴极度困惑,并在这里同老同事李希三进行了推心置腹的长谈。李希三从1929年即于国民党第四十七军搞军需。在裴昌会任第四十七师师长和第九军军长时,李希三任军需处处长。李由于思想进步曾于1940年在西安以“与八路军有联系”的罪名被特务劫去,经裴昌会几次与胡宗南交涉,始被放回。从此,二人情谊更深。裴在宝鸡与李进行深谈时,二人均认为蒋介石江山即将垮台,绝不能再走错路,同他们走,将同归于尽。裴昌会遂托李希三设法同共产党联系,并约定:如有消息请他和兵团总务处处长李梅林、军医主任冯子让转达,以免二人接触频繁惹起特务们的注意。

  马鸿逵、马步芳的人马在醴泉、乾县一带被解放军击败逃跑后,裴昌会所指挥的部队也大败,退守秦岭和甘南徽县、成县以北高地,兵团部驻凤县。8月中旬,李希三由天水穿越崎岖山路到了凤县与裴昌会会面。二人一番商议感到:在凤县的是胡的第一军的一个师,此为胡的嫡系,左翼是六十五军、九十军,九十军军长周士瀛是刚换的,这个军也是胡的基本部队。六十五军军长李振虽不是胡的嫡系,然其是广东余汉谋的旧部,且没深交,起义的大事不能贸然去谈。兵团内部各部门的人也多是由胡绥署调来的,靠不住。二人商来计去,感到无法发动,决定再待时机。

  到了1949年9月中旬,陶峙岳在新疆率部起义。这时裴昌会的保定军校同学、时任甘肃平凉专员的周祥初,以保定同学的关系,由兰州借用兵站机关电台密本给裴发来一份电报。电文大意是:西北反动军队已基本解决,陶峙岳将军业已率部起义,你应当机立断,效法陶的榜样。机要局把这封电报给胡宗南看后才给裴昌会。胡本来对裴就有戒心,如此戒心更大,刚好这时李文在北平和平解放时带几个军、师长乘飞机逃到了汉中。胡宗南遂将其在大巴山预备阵地的部队编成第七兵团,令裴昌会担任第七兵团司令职务,由李文接替了裴的第五兵团司令职。李文乃胡的第一军老人,对各军师长都熟悉。李文与裴昌会见面后议定,原第五兵团部的整套人马由裴带走,李文再另组兵团部。第二天,裴即带兵团部到了广元(第七兵团部设在广元)。

  1949年11月21日,胡宗南在秦岭一带的守备部队开始入川,12月初,其第一军首先到广元,胡的各部队也都逃了过来。李希三亦随三十八军到了广元。这时,各部队军心已散,显得异常混乱。而此时蒋介石硬要胡星夜用汽车把第一军输送到重庆“保驾”。裴昌会与李希三密商,决定由第三十八军发动。第三十八军是原西北军杨虎城的旧部,基础好。1936年“西安事变”时,这个部队参与过捉蒋,蒋介石亦处心积虑地图谋消灭这支部队。因此,这支部队中很多人恨蒋常现于言表。裴昌会从1941年起就带这支部队,军长李振西在“西安事变”中曾看管过蒋介石,其当军长是裴昌会力荐的,李为此甚感激裴。裴要兵团参谋长、西北军老人李竹亭与李振西面谈。李振西只讲考虑考虑。裴想再做工作,然战事已逼近广元,裴只得转移到剑阁县城。

  裴昌会率部退到剑阁后,与李希三商议,认为兵团所属部队离成都尚远,容易控制,剑阁又是古代名关,在这里起义,影响较大,遂叫李振西前来商议。李表示绝对遵从,并说立即回去同一些可靠干部说明,准备好再报告。

  就在这时,胡宗南派第五十七军军长冯龙率军直属队到了剑阁。冯言其来了解情况,然裴从其支吾的言语中,看出他是监视自己的。冯是同李文一起从北平逃来的,刚任军长。裴为免去麻烦,要冯先到绵阳,此话正合冯意,马上乘车南下了。

  裴坐等李振西的回话,直到深夜不见消息,仅听到前方有零星枪声。不久,城北城西枪声密集,再派人找李,也找不到,裴只得率兵团部退到梓潼。到达后,裴昌会由电台联络才知道李振西避开公路走小路,也不报告到达地区,遂判断李居心叵测,另有图谋。裴见梓潼部队多而乱,遂决定退到绵阳,再作计议。

  裴退到绵阳后,见冯龙已率军直到达。裴昌会决定把冯支走,遂令冯率部到绵阳、涪江西岸占领阵地,掩护各部。冯表面同意,暗里却乘车跑到了德阳。冯到德阳不久,裴即到达。裴故意问:“你这前方作战的军长,怎么跑在我的前头?”

  冯龙说:“我新到职,部队不听我指挥,我没办法呀。”稍停又说:“现在你也没有一个得力的部队,我看一起到成都吧。”

  裴昌会严词斥责说:“我不能放弃职责跑到成都,你要去就去。”

  冯听了,说:“那好吧,我先走了。”

  言罢,冯龙即率九十军输送团的一个营和三六七团乘汽车南下了。裴昌会见冯走了,带兵团指挥部到了德阳西的孝泉镇,决定起义。

  这时候,裴的第七兵团各部队所处位置是:七十六军在盐亭,十七军(欠十二师)在三台以北,九十八军在阆中与南部之间,三十军之二十七师残部、十二师之三十六团和三十八军山炮营在孝泉镇,十七军之十二师(欠三十六团)和六十九军之一四四师在绵竹县以北,三十八军(欠五十五师)由中坝继续西进。

  12月22日,胡宗南在新津召开了整夜的军事会议,决定主力分路向西昌方向突围逃跑。但对此行动,连胡宗南本人也毫无信心。23日早上,胡宗南自新津回到成都,获悉北面解放军的尖兵已快到新都了,胡觉得大势已去,突围无望,求援无门,且时间紧迫,已来不及请示蒋介石了,遂于上午10时,从成都北门外凤凰山机场仓皇乘飞机逃往海南岛的三亚。

  12月23日晚,李希三陪同胡耀邦、李夫可到了孝泉镇。胡、李对裴昌会的起义之举深表赞赏。裴昌会遂将呈毛主席、朱总司令的电文交胡耀邦,请代他转发。胡耀邦说:“贺老总要见见你。”裴昌会听了,很是高兴。第二天,贺龙到了孝泉镇,接见了裴昌会。裴昌会后来回忆说:“贺司令员派人来把我们引到县署东北面一家别墅里,在距离四五十米处,已见到贺司令员伫立在门外等候我。他一见到我,就走下台阶来和我亲切握手说:‘老朋友,有幸又在这里重逢了。’(抗战时期我在洛阳会见过他)接着,他又向我介绍了和他在一起的李井泉、王维舟同志。入座后,贺龙司令员爽朗地说:‘先把话说清楚,在战场上打死人不算血债。’接着,便问胡宗南逃跑的情况和部队西撤的意图。我说,胡宗南仅带几个亲信乘机逃去,去向不明。他的企图是把部队撤到西昌,再转移到云南边境,然后退到缅甸,从海上转去台湾。但他仓皇出走前,对部队没有下达过下一步如何行动的命令。贺龙司令员听后哈哈大笑,问我:‘你在川陕公路两侧还有这么多部队,你对他们有把握没有?’我说‘绝对把握也很难说。不过目前无斗志,官气不扬,想不到有什么异动。’他说:‘我们主力部队明天才能到达德阳,我还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等后续部队来了,我再来。’”

  于是,裴昌会发了起义通电,并电所属部队现地起义。发电之后,川陕公路以西的部队都到孝泉镇随裴起义,七十六和十七两军虽复电响应,然仍南进,被十八兵团追击部队堵在三台西,这才放下武器。唯李振西窜踞茂县后,复电于裴,称他要使蒋介石、胡宗南意料不到他还会做一个效忠他们的人。裴昌会接电后,大骂李振西恬不知耻。直到1950年1月20日,李振西才在解放军强大攻势下,不得不放下武器。

  12月28日,贺龙到德阳,先到了裴昌会的兵团部。贺龙对裴昌会说:“你带着电台和一营人,和敌工部长刘玉衡一起,把起义的散落部队收容起来。”又说:“元旦前我们到成都去,还要举行入城式,你跟我一块去吧。”

  当下,裴昌会和刘玉衡一起出发了。当时,起义的队伍中有的人跑了。裴昌会向贺龙请示,问可否把枪下了。贺龙说:“那怎么行?起义了嘛,就不是敌人了,怎么能下枪,那些愿跑的就跑,他跑也跑不出去。”

  裴昌会后来一检查,跑的大多是地方上的袍哥。

  就在成都即将解放之际,国民党四川省主席王陵基派人日夜加紧修造灵官庙。在国民党大厦将倾之际,王陵基造庙何用?这要从1949年4月初都江堰放水节说起。

  川西14县的用水都靠都江堰,由于都江堰是李冰父子所创建,故在放水时同时祭祀李冰父子,这个习俗一直延续下来。祭祀的时间选在清明节,选这个节日,一为悼念李冰父子,二是正值春季开堰,请李冰父子保佑人寿年丰。所以,这一年一度的开水典礼,都搞得十分隆重。到了民国,祭祀李冰父子的活动不仅年年搞,而且越搞越大,因每次活动都由省府主持,向各商会集资,省府的官员除了捞到好处外,还能在典礼时大吃大喝一顿,这等好事,何乐而不为之?

  1949年旧历清明节的前一天,国民党灌县县长程文蔚带着县里的各机关、各法团、各学校的人员在县城东门外迎接四川省主席王陵基。

  王陵基人送外号“王灵官”,其字方舟,四川乐山人。抗战胜利后,任第七绥靖区司令官,亦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1946年任江西省政府主席。1948年4月,调任四川省主席。

  王陵基在国民党王朝摇摇欲坠之际,还有心思主持开堰典礼?事实也正如此。王以到灌县主持“开水节”为名,其实是带着一个搞巫术的武剑仙,到都江堰附近的青城山上建一道观,观内塑他“王灵官”的像,以保四川不被解放军所占。

  然道观和灵官像救不了王陵基,灵官殿还没造成,贺龙即率兵进到四川,到1949年12月19日,王陵基这个“灵官”即逃离了成都。
(责编:刘倩)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