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图书连载

在庐山会议的政治风暴中

2008年01月30日10:26    来源:zzzzzz

  庐山真面谁能识?
  尽在烟云变幻奇。
  偶见晴空飘白练,
  忽惊树杪涌清漪。
  朱陈往事增惆怅,
  白李遗诗添彩姿。
  最是劲松绝壁立,
  崇高风格不须疑。

  这是1959年7月2日至8月16日,陶铸参加党中央在庐山召开的扩大政治局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期间,寄景抒情,写下的一首《登庐山》的诗篇。会议期间,彭德怀元帅针对“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所带来的“左”倾错误,给毛泽东主席写了一封信,坦率地陈述了他的意见。毛泽东却错误地认为这是向党进攻,展开了对彭德怀及其同彭德怀持相同观点的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同志进行批判。陶铸在《登庐山》这首诗中,高度赞扬坚定不移,不为风云变幻所动摇的松树风格。诗中写的“朱陈”,指朱元璋和陈友谅。元朝末年,朱元璋起兵统一江南时,据传曾在庐山脚下的鄱阳湖,消灭了陈友谅率领的一股农军。诗中借用此典故,也是寓意深长的。

  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陶铸是被毛泽东在会上点了名的。在8月1日的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进一步清算彭德怀的“历史总账”时,毛泽东指着彭德怀说:“现在右倾情绪,右倾增长。问题不少,不在老问题,现在是新问题……以信(指彭写给毛的信)为代表,相当部分人同情你的信,省是陶铸、周小舟。新问题是要反击右倾进攻。”

  在陶铸的思想上,庐山会议本来是以纠“左”为预定目的的,毛泽东突然发动对敢于凛然上书直言的开国元勋彭德怀如此惊心动魄的大斗争,是不可想象的事。在严峻的事实面前,他感到难于理解,忧心忡忡。他担忧的是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历史命运的党内大斗争,将会给党,给中国的政治、经济生活带来何种难以估计的后果。

  在陶铸的思想深处,开始对“左”的错误思想路线进行思考。

  陶铸是7月1日下午7点多钟,由广州到武汉后,随即乘“江新”轮转赴九江,7月2日上庐山。李富春、胡乔木、田家英、李锐等也都是在这一天从北京乘火车到武汉,同乘“江新”轮去九江上庐山的。陶铸还在船上请他们吃广东荔枝。庐山会议的开头是“神仙会”,让大家来开怀畅谈,总结一下大跃进、人民公社的经验教训,安排好今后工作,以便继续鼓劲干下去。会议的中心目标,是要纠“左”,毛泽东提出:使大家冷一下,做冷锅上的蚂蚁,不要做热锅上的蚂蚁。

  陶铸是中南组的组长。7月3日,陶铸就向中南组口头传达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确定的这次庐山会议要讨论的19个问题。陶铸传达的头一个问题,就是读书。陶铸口头传达说:中央鉴于许多领导同志不懂得社会主义经济发展规律,工作中还有事务主义,所以应当好好读书。8月份用一个月的时间来读书,或者实行干部轮训。中央、省市、地委一级读《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卷(第三版)。此书总结了苏联经验,但有缺点,如和平过渡之类,革命必须通过武装斗争。山东,河北建议:给县、社干部编三本书:一本,《好人好事》,大跃进中敢于坚持真理,不随风倒,不谎报,不浮夸的例子,如河北王国藩,山东菏泽一个队;一本,《坏人坏事》,犯错误的,专门说假话的,违法乱纪的,各省找几个例子;一本,从去年到现在中央各种指示文件(加省市的)。三本书十万字左右,十天读完,还要考试。……

  陶铸接着传达了其他问题,包括形势、任务、体制、食堂、恢复农村初级市场以及国际问题等等。

  初上山的几天,各大区和省委第一书记们,游兴极高,诗风很盛,三五结伴,信步畅谈。神仙会上,讨论的也十分活跃。大区和省委第一书记们都说:现在读书,作用极大,不学,书记当不下去。还有千万人饿肚子的问题。《红旗》杂志上,应当有争论的文章,关于去年秋收与炼钢之间的矛盾、深翻土地等问题,都在无拘束的畅谈中提了出来。

  在7月8日的神仙会上,陶铸口头传达了会议讨论的19个问题后,他首先谈了广东的情况。他说:今年广东洪水灾害,早造约损失30亿斤。经过救灾与克服“共产风”,党群关系有改变,群众说:“共产党可共患难”。去年“共产风”将副业、手工业刮掉了,商业协作搞乱了,将丝一下搅成一团,九年惨淡经营,真是毁于一旦。750万农户,70%以上养猪,一吃一死,都不养了。副食伤得太厉害。群众要求回家吃饭,应听其自然,回去一个时期有好处。这样,家庭养猪能快恢复。群众懂价值法则,我们不懂(农民舍得杀三只鸡给母猪吃)。过去七年,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同步增长,去年前者大增,后者很少增。都各顾各了,手工业纷纷下马,过去供300万吨煤,今年只几十吨。去年苦战一下,不后悔,兵无苦战不行。不要光看消极东西,不要有埋怨情绪,去掉盲目性,主要是没经验。广东讲了三个月的一个指头,现在不讲了。人们对总路线是有怀疑的,但要坚信,不能动摇。

  陶铸为人直爽,有话脱口而出,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他是怎么想的,他就怎么说。

  王任重谈了湖北许多实际情况,心情是沉重的。他说:今春500万人几两粮,吃稀饭,教训很深刻。1954年没吃过12两以下,现在已死了1500人,15万人得浮肿病,早稻下来才可好转,这是全党全民的教训,很难过。吴芝圃发言说:河南共产风刮得厉害,虚报浮夸也最厉害,影响全国,特向各省道歉!

  7月3日晚饭后,李锐散步路过胡乔木住处,就进屋和乔木闲谈起来,漫谈兴浓之际,陶铸饭后散步至此,也走进乔木住处,三人一起漫谈。陶铸愿意参加这种漫谈,同他当时的思想状态有关。因为广东去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教训太大,他在广东省委的理论刊物《上游》1958年第11期上,发表了《总路线与工作方法》一文,对建设社会主义的速度和比例有所论述。他认为广东经济建设受“反冒进”影响,1957年慢了一些,而1958年下半年又过了一些。原因是没有很好掌握速度的客观法则。跃进速度是在条件允许之下一定的速度,去年将钢铁生产强调到无限制的程度。广东近两年仍要贯彻执行农业为主的方针,从去年实践来看,重工业和基建搞得过多是有问题的,今后两者发展速度,必须在确保人民的生活资料得到基本满足的前提下进行。

  闲谈中,乔木、陶铸、李锐三人,你一句,我一句,集中谈到必须遵守客观经济规律,不论如何政治挂帅,也不能违反客观规律。还认为应当尊重苏联在这方面的经验。对主席所讲经济发展的平衡是暂时的,相对的,不平衡是永久的、绝对的说法,他们三人都有点怀疑。认为计划工作必须以综合平衡为主。平衡内部即包括矛盾的两个方面,无矛盾即无所谓平衡。然后三人又谈到上海会议。上海会议上,毛泽东大讲海瑞精神。乔木说:主席说起海瑞有多次,但是目的在不出海瑞;因为让海瑞出现,这实际上是做不到的。他们正谈着,有人进来了,这种漫谈就中断了。

  曾志体弱多病,这时也随陶铸来到庐山休养。7月10日以前,神仙会阶段,发的文件不多,大体是有关速度和比例关系的资料,以及内部刊物刊载的干部和党外人士对“大跃进”的看法。这些资料,都同会议讨论的19个问题纠“左”有关。上庐山开会的,都是老战友、老相识,陶铸和曾志每天晚饭后,不是散步,就是串门、看戏,复杂而沉重的心情有所解脱,一切都极安静,紧张和疲劳,都消没在山风松涛之中。

  按照原来的安排,会议开半个来月,通过一个《会议纪要》性的文件,大家下山,各奔前程。

  彭德怀在去庐山的火车上,吃饭极少,保健工作人员担心他身体不适,问他:“为什么吃的这么少?是不是在火车上睡眠不好?”彭德怀用手向窗外指了指:“看看外边,这叫人怎么能吃得下去。”原来外边站着许多难民,衣衫褴褛,蓬首垢面,手把栅栏,呆望着车厢。在庐山会议召开之前,彭德怀就先后到湖南他的老家湘潭乌石及平江等地进行调查,亲耳听到家乡人民的沉痛呼声。上山之后,他在7月12日下午,到毛泽东住处,打算当面向毛泽东谈谈他看到听到的情况,不巧主席正在睡觉,没有谈成,这时传说会议就要在几天内结束,于是决心给毛泽东写信,14日下午送给了毛泽东。没有料到竟因此而导致在全党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对右倾机会主义斗争”,从而使“左”的偏差没有得到解决,使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实践,进一步从党外向党内发展。

  7月17日,毛泽东将彭德怀写给他的信,批示印发会议后,会议的主题,已由纠“左”而迅即转为反右倾,“批判”急剧升级。

  彭总的信印发给各大区会议小组后,陶铸主持的中南组的省委书记们,都感到疑惑不解,大家再三字斟句酌地看这封信,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大家心里都在捉摸: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否则,主席不能把信印发给会议。中南组里,闷了两、三天,还没有人针对彭总的信发言。

  7月22日下午,陶铸在小组作了长篇发言。他谈问题的基调,显然由于当时严峻的形势,这次发言,同会议初期有了不同,但还带有他浓厚的个性特点,坚持说理,实事求是。开头,他照例谈了成绩是主要的之类的话。他说:这样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是我们党的历史上从来未有过的局面,而人的精神面貌的巨大改变,其价值更是难以估量的。他接着说,有些问题本来可以避免,由于工作没有做好,如广东不该提倡吃三顿干饭,土炉炼铁可以不搞,公社化尽量少搞平均主义等。他作为省委第一书记,对“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中出现的问题,他承担领导责任。他说:我们在下面做工作,脑子确有点热,因此,出一点乱子,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陶铸以他爽直的性格,快人快语说:“我不同意不让讲缺点和有压力的看法。事实上,不仅在中央的会议上我们不怕讲缺点,就是万人大会要我们脱掉裤子,狠狠地打自己的屁股,我们也干过了。”

  “搞运动开始时是要有一点‘压力’的”,陶铸毫无隐讳地坦率陈述自己的意见说:“运动起来后,就要善于倾听反面意见。省一级在制定政策、措施时,要因地制宜,严格遵守一切经过试验的原则。还要认真读点书,真正懂得政治经济学的基本规律,并能运用它。农业要发展,主要靠机械化;逐步改善农民生活,搞平均主义是不行的。这次会议总结经验很重要,是在肯定伟大成绩的基础上来总结。”陶铸以坚定的党性原则,为维护党的团结,对庐山会议表达他的最大期望说:“如果中央和省的主要领导干部看法表面一致,实际上有分歧,对下面影响就大了。下面在等待庐山会议出‘安民布告’。”

  最后,他谈了对彭德怀信的看法:“彭总的信对这次会议深入一步展开讨论,起了好的作用。党内应该提倡彭总的那种不隐讳自己的意见,大胆讲出不同意见的精神。彭总的信的问题不在于个别措词用字的不当,而在于总的看法有问题。讲成绩与缺点也是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关系,但从通篇精神看,对缺点的看法决不止一个指头。这封信里把去年工作中的一些缺点、错误,看成好像把整个阶级关系搞翻了似的,看成为小资产阶级狂热性的表现,看成为去年一度出现的‘左’的偏差比反掉右倾保守思想还要困难些,是不正确的。这实际上会引导到怀疑党的总路线的正确性,怀疑去年大跃进和伟大的群众运动以及所取得的伟大胜利是否可靠。从我党的历史上看,如果真正是由于‘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所产生的‘左’的错误,那确实是难以纠正的。而难以纠正的错误,也就决不是如党中央和毛主席所屡次指出是一个指头的错误,而这种错误现在我们并未纠正,因此目前党的主要任务是反‘左’。这样就会把事情搞坏。虽然大家忧国忧民来提出问题,结果一定会适得其反。”

  在批彭的严峻形势下,陶铸这次长篇发言的基调,虽然与会议初期不同,但细心人仔细品味,他还是讲了许多真话直话。对彭总的信的“批判”,都是“推理性”的,措词谨慎、平稳,讲的都是一些大的原则。他在发言中讲的真话直话,都是具体的。

  陶铸在这次发言中,还说了“彭总的信对这次会议深入一步展开讨论,起了好的作用”,说“应该提倡彭总的那种不隐讳自己的意见,大胆讲出不同意见的精神”。在8月1日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他被毛泽东在会上公开点了名。

  两次政治局常委会批判彭德怀,定性为野心家、伪君子、招兵买马,组织军事俱乐部等等。8月1日晚上,彭德怀在走廊上乘凉,向身边的秘书们谈起这两天常务会的情况,极其痛心地说:“主席批评我这次写信是有组织、有计划、有准备、有目的地向党进攻,我实在难以接受。”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也都想不通,难以接受。为了动员有关人出来“揭发”彭德怀,会内外都有人做工作。陶铸已在8月1日的政治局常委会上被毛泽东点了名,此时,他只能奉命“动员”有关人出来揭彭。黄克诚和他是至交,黄克诚为人正直,作风正派,对党忠诚,一向为陶铸所敬重。但此时黄克诚已莫须有地被拴在所谓的“彭、黄、张、周”一条线上,会议的压力,迫使陶铸不得不在8月5日,写信给黄克诚,“动员”他“揭发”彭德怀。陶铸摊开纸张,顿时感到笔下千斤,难以落笔。曾志坐在一旁,两人心情沉重地对望着,表情十分痛苦。陶铸上庐山后,曾经在一次闲谈中和李锐说:“我这个人是只左不右的。”但他从不说违心话,不做违心事。他一旦发现“左”的错误,他就会勇于承认错误,勇于纠正。他两道剑眉深锁,炯炯目光,注视着摊在桌上的一叠信纸,曾志看着这个从小就有着一股倔强脾气的铁骨铮铮的硬汉子,以一种惊人的神态,摊开信纸,挥笔给黄克诚写信。

  “德怀同志的错误已明若观火,你为何不断然站出来与之划清界限,帮助德怀同志挖掘思想,切实认识错误,改正错误?”信的开头,他就以明确而又留给人们自己去理解的用词,表达庐山政治风云突变无可挽回的局势,和对对方处境的忧虑与关切。接着,陶铸以一个共产党人襟胸坦白的磊落情怀,以一种别开生面的词句,倾吐深深地埋在心底的痛苦而复杂的心声。

  陶铸在信中写道:“我以为这种帮助即使你与德怀同志友谊决裂,也并不表示你对德怀同志‘落井下石’,而且‘君子爱人以德’,真正站在党的立场上给他以同志式的帮助。”陶铸继续在信中写道:“你我都读过一点所谓古圣贤之书,一个人立身于世,不讲求操守是很可悲的。尤其我们作为一个党员,对于党的忠诚,等于旧社会一个女人嫁了人一样,一定要‘从一而终’,决不可‘移情别恋’,否则便不能称为‘贞洁’之妇。”

  陶铸就是在这封信中,对已经“定性”的彭总,还是语气平和,没有“上纲上线”,“落井下石”。却劝说黄克诚,要有封建道德所要求于妇女贞节般的政治操守,忠于党,忠于毛主席。陶铸这封信的字里行间,给人留下了回味与思考。

  8月2日中央在庐山接着召开八届八中全会。会后,随即从党的中央到地方以至基层,都开展了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斗争,许多对“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提出过不同意见,讲了真话的同志,都被扣上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帽子。

  陶铸过去运动当头,都是“紧跟”。这次运动当头,动作迟缓。他分析了广东党内的实际状况,等到各省差不多都划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后,他才按上级下达的比例,划了12位厅局级干部为“党内机会主义分子”。这其中很多人,是陶铸很欣赏的干部,有的还是他的智囊团中的成员。等到1961年中央复查纠正的指示下达,陶铸就首先摘掉了这些同志的“右倾”帽子,一律平反纠正,安排他们继续担任领导工作,逐一为这些同志落实政策。

  点击进入“陶铸传”专题

  
(中共党史出版社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责编:刘倩)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