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刊专区>>湘潮
关于秋收起义旗帜的一些史实
刘中刚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旗发展史上的重要时期。在这一时期,中共领导的革命武装旗帜得以诞生,并逐渐由丰富多彩走向整齐划一。在中国共产党党旗还没有诞生的这十年内,中国工农红军军旗及其前身工农革命军军旗等成为中共领导中国革命的伟大旗帜,它不仅承载着党领导的革命武装的形象,也同时承载着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创建的苏维埃政府的形象。

  要不要放弃国民革命军陆军军旗?要不要打出我们自己的旗帜

  八一南昌起义,打响了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开创了中国共产党独立地领导革命战争和创建革命军队的新时期。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起义部队打出的军旗是国民革命军陆军军旗。这主要是因为中共受大革命时期国共合作,特别是中共与国民党左派良好关系的影响,为了争取和团结国民党左派,揭露蒋介石和汪精卫集团背叛孙中山革命精神的真面目,故南昌起义仍使用国民党左派的旗帜,中共领导的南昌起义部队仍沿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番号。

  南昌起义后不久,中共中央于1927年8月7日在湖北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会议虽确立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但认为:由中国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选定的国民党旗是民族解放运动的特别的旗帜,……共产党现在不应当丢掉这个旗帜。南昌起义部队南下途中依然高举着国民革命军陆军军旗。

  中共湖南省委在残酷的现实中进一步认识到,必须放弃国民党左派旗帜和国民革命军陆军军旗,要打自己的旗帜。8月18日,中共湖南省委召开会议,研究部署举行湘赣边秋收起义。会议决定:这次起义要公开使用中国共产党的名义,正式亮出工农武装的旗帜来号召和发动。

  两天后,毛泽东代表中共湖南省委向中共中央报告,“国际新训令,主张在中国立即实行工农兵苏维埃……因国际这个新训令,影响到我对国民党的意见,即在工农兵苏维埃时候,我们不应再打国民党的旗子了。我们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以与蒋、唐、冯、阎等军阀所打的国民党旗子相对。国民党旗子已成军阀的旗子,只有共产党旗子才是人民的旗子。这一点我在鄂时还不大觉得,到湖南来这几天,看见唐生智的省党部是那样,而人民对之则是这样,便可以判定国民党的旗子真不能打了,再打则必会再失败。以前我们没有积极的取得国民党领导权,而让汪、蒋、唐等领导去,现在即应把这面旗子让给他们,这已经完全是一面黑旗。我们则应立即坚决的树起红旗,至于小资产阶级,让他完全在红旗领导之下,客观上也必定完全在红旗领导之下”。遗憾的是中共中央在回复湖南省委时,仍未从国民党左派的旗帜下“解脱”出来,并批评湖南省委是不对的。

  很显然,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湖南省委对这一问题的认识,走在了中共中央的前面,也走在了经历南昌起义部队南下失败后认清此问题的中共江西省委的前面。中共湖南省委的报告没有促成中共中央的改变,但南昌起义部队在南下途中的失败,开始使许多中共中央领导人不得不进行深刻的反思。就在这时,来自共产国际的“八月指示”最终促使中共中央放弃了国民党和国民革命军陆军军旗。

  1927年8月9日,布哈林在《关于中国革命的报告》中说:“中国革命当前时期的特点是革命已遭到严重的失败,革命正转入到更高的阶段,即为实行工农专政而进行直接斗争的阶段”。他明确指出:这一阶段“必须把苏维埃的宣传口号变成直接斗争的口号,并着手组织工人农民和手工业者苏维埃。”

  9月19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会议通过《关于“左派国民党”及苏维埃口号问题决议案》,决定放弃国民党左派的旗帜。10月10日,中共发表为辛亥革命纪念告民众书中,再次指出:“沪宁武汉先后反共,都是号称保护所谓纯粹的国民党,其实,显然是转入反革命,压迫革命的发展,将国民党的旗帜来做军阀官僚豪绅资产阶级反动的文饰。”“民众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之下,自己武装起来夺取政权,完成辛亥所开始的革命!”

  10月初,在总结南昌起义失败的教训时,中共江西省委鲜明地指出:“我们现在应很显明很坚决的用我们共产党的旗帜去号召团结一切革命的势力,用不着再用什么国民党的名义。”

  当时,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李立三在总结南昌起义时指出:“国民党在武汉反动屠杀工农以后,已成为群众所唾弃已臭的死尸,所以八一革命应该是工农政权的开始,但是还死恋着已臭的死尸,好像要靠总理在天之灵来保佑一样。革命委员会之中几乎全数是C.P,但是每次开会时还是要宣读总理遗嘱,想起来真好笑!到瑞金以后已经在原则上决定要建立工农政权了,便是还舍不得一块国民政府的牌子,直到了汕头失守,才决定取消国民党的名义和‘白色恐怖’的旗子。”1928年4月12日,瞿秋白指出:南昌起义采用的是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我们是错了这一招。群众先我们看见青天白日旗,变成白色恐怖的旗帜了。国民党左派已经是绝无生存余地了。所以中央政治局会议于9月19日便决议“暴动无论如何说不再在国民党旗帜之下进行暴动”。从此之后,便举起苏维埃的红旗为中国革命的唯一旗帜。

  工农革命军军旗制作的时间和设计者

  1927年8月,毛泽东代表中共湖南省委向中共中央明确提出“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却遭到批评后,中共湖南省委并没有完全贯彻中央的复函指示,而是悄然地准备在即将进行的秋收起义中高举新的旗帜。

  1927年9月初,中共秋收起义前敌委员会书记毛泽东在安源张家湾召开军事会议,部署起义。参加起义的原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湖南平江和浏阳的农军、湖北崇阳和通城的部分农军、安源煤矿的工人武装等共约5000人,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第一、第二、第三团。师部和第一团(即原警卫团)所在地设在修水县城。为了作好起义准备工作,9月初的一天,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参谋部奉前敌委员会之命在师部驻修水的参谋处办公室设计制作属于自己的军旗。

  萧克、何长工著《秋收起义》记述,“九月四日深夜,杨士杰等同志根据组织决定,把矿警队中阴谋投敌的八名叛徒秘密处决了。矿警队成了党领导下的工农革命军,部队举行了庄严的授旗仪式,画着镰刀、斧头和五角星的工农革命军的战斗红旗,映红了战士们的脸,激动着战士们的心”。

  关于工农革命军旗帜的设计者,存在着很多说法。

  从许多当事人的回忆推断,旗帜应当是当时的师部,更确切地讲是师参谋部组织设计制作的。而当时在师参谋部的人有陈树华、钟文璋、何长工及杨立三等人。

  陈树华在《关于秋收起义的回忆》一文中说:“我记得为了制作工农革命军五星斧头镰刀军旗,真是左画也画不好,右画也画不好,左拚右凑而成。这是我们内部的决定,没有得到上级的指示……”陈树华的回忆,虽没有说明是谁设计制作的军旗,但至少可以证明他参与并见证了旗帜的设计。1985年6月4日,陈树华在接受修水县委党史办干部采访时说:我同参谋长钟文璋在一个办公室办公,加上何长工同志才三人,为了计划工农革命军旗帜,决定用镰刀、斧头的五角星旗……我记得在设计红旗时,画五角星画不合格,何长工帮助我画了又画,弄到半夜才定妥。在此陈树华明确地指明了三人,即陈树华、何长工、钟文璋。

  何长工在《秋收起义和工农革命军》一文中记述:卢德铭同志走后半个月左右,他便派了一个参谋带回一信,传达党中央的决定,在原警卫团的基础上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并叫我们准备好秋收起义工农革命军的旗子、领章、袖章、印章等。旗子和袖章的图案还是当时师部副官杨立三同志和我在修水设计,并请人按图案制作的。何长工在《艰苦的岁月》中记述:由我负责设计并制作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军旗,鲜艳的红旗中间一颗大五角星,星中是镰刀和斧头的图案,靠旗杆有一条十厘米宽的空白,上写着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番号,十分威武、漂亮。

  综上所述,工农革命军军旗的主要设计者应是何长工,陈树华、钟文璋负领导责任,而杨立三则是事务性工作的帮助者。对于这一问题,中共中央在评价何长工生平时,有一个肯定性的结论。1988年1月9日,新华社电、人民日报刊载《何长工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中指出:“是他,1927年参加了秋收起义,并亲自设计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的第一面军旗。”

  工农革命军军旗设计形式的由来

  何长工等人受命设计军旗之际,上级并没有明确军旗式样,只是要求设计制作自己的旗帜。经过反复研究,大家确定军旗应突出军队是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军队是工农子弟兵的性质和为革命不怕流血牺牲的主题,决定模仿苏联国旗的式样,设计出有镰刀、斧头、五星的红色军旗。旗底为红色,象征革命;旗中央为五角星,白色,代表中国共产党;五角星内镶有黑色的镰刀、斧头,分别代表农民和工人,相交叉表示工农联盟;旗面靠旗裤一侧缝有一条白布,上面用黑布缝写着繁体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字样。全旗的含义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农革命武装。

  旗帜的设计如此叙述很简单,但有几个需要解释的问题:

  (1)既然以苏联国旗式样为参考,就需要证明何长工等人见过苏联国旗。有人认为,何长工早年曾出国学习,因此可能见过。但这只是推测,何长工早年是到法国留学,没有到过苏联,不能证明何长工在法国见过苏联国旗。事实上,在大革命时期,因国民党推行联俄政策,苏联国旗在中国南方政治舞台上并不少见。如鲍罗廷在黄埔军校演讲时,其背后就挂着苏联国旗。

  (2)为什么选择镰刀代表农民呢?这是受了苏联国旗的影响。镰刀既是农民的劳动工具,也可以作为革命武器。早在大革命时期,由中国共产党组织领导的农民协会,多是以犁为标志性图案,但这种图案样式显得体积大、线条感不强,不适于体现寓意更深的旗帜。

  (3)区别于苏联国旗的是,“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旗”没有用锤子代表工人,而是用斧头。因为几位设计者没有留下任何回忆资料,因此不清楚其设计意图。可以推测的是,斧头更容易使广大农民、工人感觉亲切,更容易被理解与接受。对于斧头与镰刀的组合,现陈列于四川广元文化园内的一幅宣传画也许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其革命象征。宣传画中,中间为斧头与镰刀交叉的组合图案,两侧写有“斧头砍开新世纪,镰刀割断旧乾坤”,横书“革命成功”。这质朴有力的语言说明了中国共产党在“引进”锤子与镰刀的同时,以斧头代替锤子,目的就要使中国革命体现出更强大的力量。

  (4)以镰刀代表农民,以斧头代表工人,镰刀、斧头交叉代表工农联盟。交叉的镰刀、斧头叠加在五星内,象征着中国共产党是工农联盟的政党。这一设计造型,要追溯到南昌起义前。在南昌起义时,革命者佩戴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证章就是镰刀、斧刀交叉的设计造型。再向前溯,大革命时期的工会证章、纪念章和书刊等,即已经出现了镰刀、斧头或锤子等交叉的设计造型。

  工农革命军军旗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第一面旗帜

  有研究者认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旗是人民军队的第一面军旗。这种认识显然偏颇。

  其一,如果以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旗为第一面军旗,那么不仅仅否认了南昌起义的义旗是第一面,更否认了南昌起义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之始。我们不能因为南昌起义时打的是国民革命军陆军军旗就否认其“第一面”的事实。真实地了解这一切,才更能理解旗帜本身的内涵与革命的发展曲折。

  其二,秋收起义的同时,海陆丰起义和广州工人游行也都高举起了以镰刀、斧头、五星为主体内容的红旗,几乎与秋收起义旗帜不谋而合,很难说孰早孰晚。

  海陆丰起义的时间跨度在9月7日至10月30日之间,几乎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时间属同期。在当时通信设备尚不发达的情况下,海陆丰农民赤卫军军旗的设计造型,是不可能事先与秋收起义前敌委员会进行沟通的,均将五星、镰刀、斧头作为主体图案要素的海陆丰农民赤卫军军旗和工农革命军军旗,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是中国共产党与大革命的火种共同结合的结果。

  工农革命军军旗设计好后,共制作了100面,全部发到各部。9月11日,工农革命第一军第一师指战员高举鲜红庄严的军旗,举行了著名的秋收起义。红色的军旗成为秋收起义部队的重要标志。

  

《湘潮》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相关新闻
· 毛泽覃:井冈山会师的重要联络人 [2007年11月08日]
· 破坏、高压与反抗――沦陷时期北京文化界面面观 [2007年11月08日]
· 英勇悲壮的南口战役 [2007年11月08日]
· 血溅西仓坡 魂归八宝山 [2007年11月08日]
· 我对北京军工建设的点滴回忆 [2007年11月08日]
· 胡乔木论研究、编撰中共党史的指导思想和方法 [2007年11月08日]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党史大事记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