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长廊
开国元帅与“土改”——记贺龙与陕北义合会议
刘秉荣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从全国土地会议到义合会议

  1947年7月至9月,中共中央在河北省平山县中央工委所在地召开了全国土地会议。会议详细地研究了中国土地制度情况及各地土地改革的经验,对“五四指示”进行了修订,制定了《中国土地法大纲》。《大纲》经过中共中央批准,于10月10日正式公布。《大纲》正式规定了消灭封建半封建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会议批判了不敢放手发动群众,照顾、维护地、富利益的右倾错误,但没有注意防止“左”倾错误的发生,提出了“一切权力归农民代表会”、“群众要怎么办就怎么办”等错误口号。这些口号,是在全国土地会议召开之前,在解放区的土改试点中提出来的。1947年1月31日,中央派康生、陈伯达率考察团到晋西北考察并帮助土改。康生在临县郝家坡,陈伯达在静乐县。在郝家坡,康生提出“查三代”,即本人、父亲、祖父三代中有过剥削的即是地富。破了产的也算,这样便把许多人查成破产地主或富农。他认为干部中凡是地富成分或沾上边的都是“石头”,提出“大小石头一起搬”,“拆庙搬神”。还提出了“贫雇农要怎么办就怎么办”的口号,唱起了“进了村子找头头,找到头头找岔岔,找到岔岔就斗他,斗了大的斗小的,筷树林里选旗杆”的歌曲(筷树是一种丛生的树条子)。康生、陈伯达在晋绥土改试点中的极“左”政策,给晋绥土改造成了极大的恶果。不仅造成了组织领导上的混乱,而且还出现了乱斗、乱打、乱杀的现象。对于土改中的扩大化及出现的打人、杀人的错误,刘少奇在给中央的报告里曾经提到过。但刘少奇提及的问题并没有引起中央及土地会议与会者的注意。这样,各地到中央开会的代表就带着注意反对土改中“左”倾的情绪回到各解放区。

  1947年11月1日至25日,西北局在陕北绥德县义合镇召开了各地委(绥属县以上)及边区一级机关干部党员大会。到会的约800余人。会议以传达贯彻全国土地会议的决议与精神为中心,检查部门的各项工作,检查干部的立场,发扬批评与自我批评的精神,彻底翻底子。贺龙、习仲勋、林伯渠、马明方、王维舟等都参加了会议。会议由贺龙致开幕词,习仲勋做总结。会议当中,贺龙做了报告。
  
贺龙重视解放区土地改革

  对于解放区的土地改革,贺龙一直是很重视的。1946年晋绥军区高干会议后,为了加强部队群众工作的开展,军区政治部组织了两个工作团,分别到晋西北和吕梁前线去开展群众工作。在8月22日工作团临出发前,贺龙、李井泉同工作团人员进行了座谈。贺龙讲了自己当红军军长时,宣传群众、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的经历。他对大家说:“今天,发动群众的政策没有变,只是内容是减租减息吐苦水,挖穷根子。”贺龙还要求大家:“要在部队里大讲根据地老百姓,有没有饭吃、衣穿?有没有耕牛、毛驴?炕上有没有被子?我们建军是靠老百姓,靠根据地,这是中国共产党的方针。”

  同年9月15、16日两天,贺龙又分别同工作团成员谈了话。贺龙说:“现在的一切问题是地方工作,兵员补充,吃饭穿衣都要靠老百姓。地方工作做不好,什么工作也做不好。”

  在1947年5月6日晋绥军区建军大会的总结报告中,贺龙要求部队:“积极参加土地改革,要把建军的基础搞好,我军才能有充足的人力物力来源,军队人员才能为保卫土地拼命斗争。”他举例说:“右玉战斗失利,我们两个连长被敌人包围,与敌顽强斗争,仍无法退出,最后壮烈殉职,都是家里分得土地的。”

  同年6月18日,贺龙、李井泉、周士第、甘泗淇联名向部队发了训令,明确指出:“土地改革是我们全党当前的一个庄严的历史任务,是支持长期战争,争取革命胜利的中心环节。……军队必须成为贯彻土地改革运动的工具。……在部队内部要进行土地改革的教育,要使大家明确,彻底消灭封建剥削。”

  同年9月24日,贺龙与赵林、李井泉、张稼夫、武新宇等联名发布《晋绥边区农会临时委员会告农民书》。《农民书》中向农民兄弟姐妹喊出:“咱们农村彻底翻身的日子来到了!”“要彻底打垮地主阶级”、“彻底平分土地”。
  
义合会议继续全国土地会议“左”倾错误的原因

  对于土地革命,贺龙的态度是非常鲜明的,对于执行中央土改的指示,也是十分坚定的。但是由于康生、陈伯达在晋绥的土改试点中即存在着严重的“左”倾,而全国土地会议中不仅未予纠正,反而又把反对右倾作为主要内容。因此,贺龙对于土改中“左”的倾向将造成的恶果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虽然他在1946年晋绥军区高干会前,曾到静乐的大夫庄及岢岚的中寨进行了调查,发现了过重打击富农、严重侵犯中农利益等问题,并于9月在他领导下由分局颁发了一个方向正确的基本原则,但是,由于康生、陈伯达试点经验的干扰,由于全国土地会议重点反右,由于义合会议上虽然“有材料,并且很多,但是对边区具体的土地改革问题却反映不够”等,造成了贺龙对土改中的“左”倾错误还缺乏足够的认识。同时,对于土地政策由减租减息到土地革命的转变过程,贺龙当时“是没有弄清楚的”。还有,对于下面反映上来的有关土改的材料,由于战争的频繁和紧迫,贺龙等也缺乏详细深入的调查,而这些材料却又成了确定义合会议解决土地问题的主要依据,这也是促成贺龙对边区土改做出错误估计的主要原因。比如,有一段材料中称:“边区有新老两种地区,平分是否对老区适用?持适用观点者认为,老区是几十年前分过,当时一般来说,分得比较粗糙,兼之时隔已久,变化很大。现在看来,存在漏地主、以多报少等问题,加之地主、富农回收土地,造成大量公地被侵占,新移难民无地种等。另外,老区不仅有封建残余,且党内也不纯。有严重的官僚主义,因此也要和新区一样的发动群众分土地。”

  西北局给毛泽东所写的报告中,也谈到了关于义合会议制定土改政策的依据。报告称:一、取消观点、右倾都存在。三边以地委秘书长李合友为主主持土改,他们认为三边地广人稀,地主一般自力耕种,剥削甚微。农村中没有阶级关系。二、在一些县以上干部中认为土改不是土地革命,还不是消灭地主阶级,不是阶级斗争。绥德分区县以上干部一般都这样认为。于是,他们召开地方座谈会,要地主、富农献地,想使地、富也对土改满意。王明也到了那里加油。他在绥德何家石试办了试点之后,下了个结论说:何家石试办的不错,地主也满意了。在许多地方,先给地主留地,而后再分给农民。农民的土地要求满足与否不管。分地之后,还要农民与地主联欢,以示感谢。“诉苦不见面,分地双碰杯”。三、在分配问题上,以绥属几个试办区的情形,地主富家留地多,贫雇农没得到满足。四、干部窃取果实十分严重。

  这些,都是导致西北局在义合会议上继续全国土地会议“左”倾错误的原因。

  11月1日,贺龙在会议开幕式上讲话,号召“各级党委、各级政治部召集各种会议,动员全党、全军及一切组织,派遣大批干部下乡,发动广大的农民参加土改运动,贯彻土地改革”,并要求“应在党内外说明现今中国农民土地问题的严重性,农民受压迫、受剥削及其悲惨生活的严重情况”,指出“只有根据广大农民要求实行彻底平分土地,才是现今彻底解决中国土地问题最好、最公平、最易实行的办法”。贺龙以坚决的语气告诫大家,只有消灭了封建与半封建剥削的土地制度,实行了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才能大大提高社会生产力和农民生产积极性,并使我们能够团结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去战胜卖国贼与独裁者蒋介石。

  习仲勋在会上做了总结报告。贺龙同意习仲勋的报告,并于11月25日会议闭幕时讲了话。他说:“今天土地法大纲,政策上是一个重大转变,又转到土地革命上,消灭地主阶级。”他要求大家:“应很好地掌握这一点。今天对于地主阶级是在经济上、政治上、思想上彻底消灭,只留他一个肉体,并留一分生活。”他提醒大家:“这个斗争是残酷的。”在会上,他给大家念了一副对联:“削削削,削尽土豪劣绅;杀杀杀,杀尽贪官污吏。”在谈到平分土地中对中农的政策时,他说:“对上中农,我们要联合,但在平分土地问题上不能向他们让步。下中农要得到利益,中中农也可以得到一些利益,贫雇农是我们的依靠,主要满足他们的要求。”在讲话中,贺龙点了安文钦、李鼎铭、霍子乐等人的名。贺龙也想到了杀人、打人的问题,他在会上也反复讲了几次,他说:“我们要响大雷不下雨。”可惜,这个精神到会代表没有带回去,而是把消灭地主宁“左”勿右这一套带了回去。

  林伯渠也在会上发了言,他说:“土地改革是个大战斗,要打倒封建的统治阶级。这个阶级从周朝就开始了,这个阶级到了该消灭的时候了。这个阶级是中国落后的根,不挖出源不会自死。帝国主义要维持这个阶级。每个党员都要觉悟到这一点,肩负这个任务是光荣的。”

  在这次会上,还介绍了其他解放区的土改经验例子。其实,这些经验例子正是其他解放区所犯的错误。
  
给晋绥土改带来了不应有的损失

  由于会议没有按照老区、半老区的实际情况规定土改的具体方针、制定划分阶级的规定、明确禁用肉刑、不得侵犯中农利益、保护工商业等具体政策,没有提醒大家防“左”却又把右当成重点,加上会后参加土改的工作团不专业,又没有集训,工作上急功近利,提出3个月内把土地问题解决了好生产等原因,造成了边区在土改问题上的偏差。

  贺龙后来在谈到义合会议中的“左”倾情绪给陕北土改带来的不应有的损失时,难过地说:“‘左’的时间并不长,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便死了200多人。而最可惜的是一部分农民不该死的。当时仲勋同志的总结,带原则性的装走,不带原则性的同志们也装走了。彭总在一个电报上讲,延安3家工商业搞垮了。地主兼工商业这一条,处理上是有错误的。这我也是一个,我是西北局的常委。”

  习仲勋在1948年10月一野前委扩大会上讲道:“客观事物发展很快,而我们的马克思主义很少。一年来,我们有很多错误,如义合会议即有错误。会上虽然解决了一些右的错误,同时又犯了‘左’。毛主席说,‘左’的错误在抗战中就有了,而边区是在义合会议后。葭县在一星期中死了七八十人,当时离中央不过百里。这说明自己在政治上不是有把握,事先事中,均未向中央报告,见了毛主席才说出了会中的情形。”
 
 土改工作之外的意义

  义合会议虽然在土改问题上,因为“左”的情绪带来了问题,伤害了一些人。但总的来说,义合会议仍然是陕甘宁边区一次有重大意义的会议,实际上也是一次整党的会议。

  事实上正是如此。

  在义合会议召开之时,陕北边区已经进行了8个月的战争。残酷的战争,暴露出边区党、政府、军队在组织上、工作上的许多严重问题。如投敌事件屡有发生。

  对于这些问题,贺龙严肃地指出:“党要公开交群众审查。对于不称职干部,我们一定要调开,不要姑息。干部与党员交给群众去审查、撤换。只有这样,把党改造成为土地革命的党,把政府改造成为土地革命的政府,把军队改造成为土地革命的军队,土地革命的任务才能完成。”在这次会议上,贺龙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批评了一些犯错误的同志。贺龙对犯错误的干部说:“应该诚恳地接受同志们的批评,接受党的审查,很好地反省自己,改正错误,前途是光明的。”贺龙还以肺腑之言说:“我对同志的批评方式不好,有些同志被我顶得很难过,这一点我也想到了。同志们想一想,积压了这么多年的事,你不打大雷,那怎么叫醒呢?但是雨要小小下,如果下大了,就又犯了错误。主要是搞通思想,一棒子打死的办法是错误的。”

  在会上,西北局党委处分、撤换、法办了一些贪污、盗窃、走私违法、失职附敌的干部。

  会后,西北局发了《义合会议通报》,要求党政军各部门以义合会议精神,检查一下本单位的工作,整顿党的组织。

  据有关史料记载,在义合会议后,通过初步整顿,2000多名党员干部受到了教育,有效提高了党员干部的阶级斗争觉悟,坚定了他们对敌斗争的意志。

  习仲勋在1948年8月4日西北局干部会议上讲到义合会议时说:“通过义合会议,官僚主义打掉了许多。各地领导,工作作风深入了,对各种错误倾向和工作缺点采取了比较严肃的态度。那些强迫命令的作风,自私自利、胡作非为,以致侵犯群众利益等现象大大改变了。如果没有义合会议,各项工作无法完全回到党的路线上。如果没有义合会议,全边区如此迅速地完全改变战争初期那种混乱状态,发动这样大的土地改革工作和整党工作并迅速纠偏,在对敌斗争上、恢复基本区工作上、克服灾荒工作上和开展新区工作上都有显著成绩,那是不可能的。有些分区会议,虽然没有能够很好掌握义合会议思想上严,组织上宽,即‘打响雷,下细雨’的方针,方式上有不妥当的地方,但揭发和批判了过去工作中各种错误和严重现象,是成功的,也是基本方向。”

  事实上,义合会议中关于土改的“左”倾情绪并不是主流,而这种“左”倾的情绪也是由于战争的残酷和小资产阶级的急性病产生的。实践证明,会上所提出的有关土改的各种具体政策基本上都是正确的。会上也曾批评了乱杀人的现象,但未明确禁止用肉刑;提出了划分阶级,但未具体做出规定;提出了对上中农、新富农土地平分,但未提自愿原则;提出了对地主兼营的工商业部分,只说不分散,但未提坚决保护。这些缺点的性质都是属于策略和步骤方面的,不能说是义合会议的主要方面。会议中提出的整党及批判干部队伍中错误的东西都是完全应该的。
 
 及时纠偏

  刘少奇在全国土地会议后,很快觉察到土改中“左”倾的危害。他立即给毛泽东写了信,信中说:“毛主席:我在土地会后起草的那个指示,因为运动已向前发展,如发那指示,不仅无益,而且有害,现在运动中的偏向主要已不是右倾,而是‘左’倾过分。”

  毛泽东在信上批示:“完全同意少奇同志的意见。”

  对义合会议中的缺点、错误,贺龙丝毫不加以掩饰。

  事实上,义合会议之后不到一个月,当贺龙发现了土改中的问题后,立即同习仲勋等“跑着纠”。这时中央召开了杨家沟会议,毛泽东做了《目前形势和任务》的报告。会上迅速制定了纠正各解放区土改中“左”的倾向的政策,贺龙同西北局的领导根据中央杨家沟会议精神,对义合会议关于土改的错误部分进行了修订,使西北的土地改革运动迅速走上了正轨。

  此后,他曾多次在各种会议上进行公开检查,及时地提出了纠正错误的措施,并向一些有问题但批评方式不对或处分过重的同志道歉,并给他们平反。1948年4月,他找在义合会议上被宣布撤职的绥德分区司令员吴岱峰谈话,一方面指出他的问题,一方面检查了自己对他批评的态度、方式不好,言辞过激,并亲自宣布恢复他的司令员职务。

  在1948年8月西北局高干会上,贺龙说:“我们犯了错误,搞死了人,我们不要把这个责任推到贫雇农身上,你这一推又会使各阶层发生不团结。纠‘左’不彻底的地方,哪怕是一分也要纠正过来。”对于那些被错划了成分,错伤的群众,贺龙说:“中农土地被拿多了要调整,有些人不该死的死了,要帮助他们生产,照顾他们的子弟读书,没有土地帮他们解决土地。”贺龙在会上检讨了自己,他说:“义合会议上防‘左’不够,批评自己不够,划分阶级上犯了错误。特别是我态度不好,方式最严厉,把斗争搞起来了,我批评了安文钦、李鼎铭,我念了那副对子,还介绍了其他解放区的一些村村点火、家家冒烟的例子。这些例子正是其他解放区所犯的错误。”贺龙心情沉重地说:“义合会议对西北党也是一个重要的会议,这个会议里面有一些错误,在这些错误里面,我负的责任八分就是八分,应负九分就是九分,错了就错了,错了改正。”

  他于1948年9月在西柏坡向毛泽东所写的报告中,以沉重的心情检讨了自己。报告中写道:“义合会议中,在批评方法上还有缺点,特别是我,对于在‘三三制’政策执行上,对开明绅士缺乏原则性的迁就,对于财经部门、保安部门工作中所存在的一些严重现象,批评方式上过于严厉,这也是不应该的,这主要是由于我在紧迫的战争情况下,对各方面工作的转变,要求过急了一点。”

  贺龙这种知错即改的良好品德、不护己短的坦荡胸襟,受到了同志们的一致称赞。

  

《湘潮》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相关专题
· 贺龙纪念馆
· 史海回眸
 相关新闻
· "逼":西安事变的主线 [2008年03月10日]
· 胡耀邦情暖农技人员 [2008年03月10日]
· 赤诚之交彭德怀与黄克诚:一个火辣,一个刚柔 [2008年03月07日]
· 《苦菜花》《江姐》的问世 [2008年03月06日]
· 周恩来与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 [2008年03月06日]
·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怎样形成的 [2008年03月06日]
· 新中国首任部长中的党外人士 [2008年03月06日]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党史大事记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