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生平简介  大事年表  回忆怀念  著作文章  评论研究  历史瞬间  影音再现  纪念场馆
 
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长廊
 
陈赓促婚趣事
梁贤之  刘小梅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场“别有用心”的球赛,使彭德怀对浦安修产生了兴趣

  彭德怀受到两次失败婚姻的打击后,对爱情淡漠起来,他曾说过决不再娶。1938年,任八路军副总司令、年届四十的彭德怀,仍是孤身一人。许多想为他牵线做媒的好心人在碰了几回钉子之后,都不敢提了。

  就在大家束手无策之际,足智多谋的陈赓来了。可彭德怀举止稳重,不苟言笑,除了打仗和工作之外,别的兴趣不大。怎样才能引起彭德怀对女性的注意呢?这颇让陈赓费了一番心思。后来,他了解到彭德怀喜欢打球,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彭德怀喜欢打球,何不组织一场女子排球赛,给他一个接触女性的机会?

  1938年秋天,彭德怀从抗日前线回延安参加党的六届六中全会。闭幕那天,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李富春正与彭德怀在办公室谈话,陈赓跑进来,说:“老总,今天有场精彩的球赛,你是不是去看看?”

  “我没时间,你代我看吧!”

  陈赓忙向李富春使眼色,然后说:“彭总,你不去,我可要在生活会上提意见,说你官僚主义,架子大,下级请不动!”

  李富春也在一旁帮腔:“抽空去看看吧!盛情难却嘛!”

  这一激,彭德怀立即站起身,说:“我有什么架子呢?走!”

  比赛开始后,彭德怀沉浸在观看球赛的兴奋之中。陈赓注意到,彭德怀那双瞪得老大的眼睛,时不时看看一位个子比较高的女球员。那位姑娘,不仅球艺精,形象也不同一般:白皙的脸蛋,泛着红晕,苗条的身材在球场显得矫健。陈赓见状,知道有门了,便趁热打铁地问彭德怀:“首长,怎么样?”

  “精彩极了。”

  “你看哪个队员好?”

  “那个戴眼睛的细高个不错。”

  “哦,她叫浦安修,北师大学生,现在陕北公学教书,学问、人品样样都好……”

  “胡扯,谁要你介绍这些?”彭德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我是介绍人嘛!”陈赓哈哈大笑,彭德怀也笑了。

  球赛结束时,陈赓请彭德怀接见球员。彭德怀在和浦安修握手时,显得很有力度,男子汉气十足。他热情地赞扬浦安修:“你球打得不错呀!”

  在陈赓的精心导演下,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彭德怀和浦安修见面了。他们在延河边一边散步,一边交谈,愉快而投机。

  此后,两人的交往慢慢多了起来,两人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炽烈。

  “我是打柴棍子出身的大老粗,能配上你这个大学生吗?”

  “不!你首先是受人爱戴的大将军。你的英雄业绩,我是仰慕和崇拜的。”

  “我修养不到家,爱发脾气。我命苦,你跟我是要受苦的。”

  “革命总是要吃苦的,我情愿。”

  这样的心声倾吐有多少次,他们也记不清。一次次畅谈,一回回交心,像是最佳的粘合剂,把两颗纯朴、真诚的心,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这一年的10月10日,彭德怀和浦安修在延安的窑洞里举行了婚礼。小小的窑洞里,呈现出一派喜洋洋的气象,庆贺的欢声笑语飘出窑洞,传得很远、很远……
  
他把萧华推到王新兰的面前,直夸:多好的小伙子

  1937年8月,红军将领们在红军总部云阳镇召开红军改编工作会议。西北高原酷热难当。每当吃过晚饭,他们便漫步到镇旁坡沟边的树下。

  这天,萧华和陈赓、杨得志等人照例来到镇边散步。突然,一阵歌声吸引了他们。他们循声来到一个小院里,看见了3个年轻的红军女战士在小院里吹口琴、唱歌跳舞。这3位红军女战士,是到延安红军大学去学习,因前几天下大雨而滞留在云阳镇的。

  3位姑娘当中,跳舞的姑娘年纪最小,也很活泼。她舞姿优美,天真可爱,让萧华这位年轻的红军师政委十分心动。

  这时,陈赓突然朝那跳舞的小姑娘嚷道:“好啊!又让我找到你啦!干女儿,跟我回家!”

  舞停了,歌声、琴声也戛然而止。跳舞的小姑娘发现是陈赓,笑了好一阵,才认真地说:“陈师长,请帮帮我们吧!”

  萧华觉得这很有戏剧性,便问陈赓:“怪了,以前从没听说你有什么干女儿呀!”

  陈赓笑道 :“说来话长,先介绍一下,她叫王新兰,现在先让她跳个舞好不好?”

  “好啊!”萧华、杨得志连连鼓掌叫好。

  王新兰没有接茬,自顾自接着刚才的话题说:“路这么远,真急死人呢!”

  “你们要到哪儿去呀?”萧华好奇地问。

  “延安!”

  “到延安去找谁?”王新兰直爽地回答萧华:“找毛主席,找徐总指挥,还有我叔叔!”

  毛泽东、徐向前都是延安的著名人物,这小鬼好大的口气,大家一齐笑了。王新兰急得直跺脚:“你们笑什么,我不骗人,真的是要去找他们。”

  陈赓见状,便向萧华等人介绍说:“她叔叔叫王维舟。”王维舟是个老革命,是三军会师后的23名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之一。

  萧华见王新兰既活泼,又调皮,不知不觉产生了一种特别的感觉。回来的路上,萧华认真地向陈赓打听王新兰的情况。陈赓介绍说,王新兰9岁就参加了红军,跟随姐姐在红四军当了一名小宣传员,后来随部队参加了长征,由团员转为中共党员。在长征结束后的一次慰问演出中,他见台上的王新兰颇像自己留在上海的女儿,便闹着要认王新兰为干女儿,于是就有了与王新兰的干父女之戏称。

  听了陈赓的介绍,萧华脱口赞道:“真是个有志气的姑娘!”细心的陈赓立即发现,萧华喜欢上了王新兰。

  的确,这天晚上,萧华失眠了,回想起白天王新兰的一言一行,心里翻腾着阵阵爱慕的涟漪。

  第二天下午,陈赓、萧华等人又与3位姑娘相遇了。陈赓一把将萧华推到王新兰的面前,笑呵呵地说:“你看,多好的小伙子,年纪不大,本事不少,19岁就当上了师政委,在红军队伍里名气可不小哩!你要是我的女儿,我就把你嫁给他。”

  王新兰的脸上红得像桃花,羞赧得低下了头,但心里却升起一股暖流。

  第三天傍晚,萧华独自邀请王新兰散步。炎热的云阳镇在萧华眼中一下子变得美丽起来。可惜,年仅13岁的王新兰还不懂得异性之间的爱情为何物。

  从此,萧华每天都在打听有没有开往延安的汽车。但他心里很担心:因为有了汽车,王新兰就会离开云阳镇去延安,自己就没有机会向她表白爱情了。

  为此,萧华着急了。还是陈赓有办法,让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一五师政治部副主任的萧华去找他一一五师的上级罗荣桓,因为罗荣桓认识王新兰。只要罗荣桓和王新兰约定,待她以后毕业了,调到一一五师来工作,事情不就成了吗?

  果然,热心的罗荣桓当了萧华和王新兰的红娘,还慎重地对王新兰说:“萧华能文能武,是个优秀的年轻干部。不过,延安那边也是人才济济,男女比例又是严重失调,咱们有言在先,你可不要三心二意呀!”

  聪明的王新兰立刻明白了罗荣桓的意思。

  1940年10月,王新兰随大批干部从延安来到八路军冀鲁边挺进纵队,在抗日的烽火中与萧华幸福地结合了。当时,他们夫妇一个15岁,一个23岁。
  
王树声与杨炬的喜事“卡壳”时,“陈氏广播电台”起了关键作用

  20世纪40年代初,革命圣地延安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整风运动。1942年,时任太行军区副司令员的王树声暂时离开抗日前线,奉调回到延安,进入中央党校学习。学习非常紧张,但在学习之余,已38岁仍孤身一人的王树声看到同龄的战友们与妻子成双成对、互相亲热,内心不免感到孤寂和落寞。

  在一次联欢晚会上,王树声被八路军总部医院女军医杨炬的漂亮和风度吸引住了。经人介绍,王树声和杨炬相识了。不久,两人开始约会。当时,杨炬22岁,要比王树声小16岁。

  约会中,杨炬向王树声谈起了自己如何反对父母的包办婚姻,不当地主家的少奶奶,在初中快毕业时,响应共产党抗日救国的号召,来到延安既为国出力,又在婚姻上得到解放的事。

  王树声听了,由衷地赞道:“小杨,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突然,他冒出两个字:“只是……”

  “只是什么?”杨炬连忙追问。

  “只是我怕配不上你,你年轻,文化又高……”

  杨炬说:“这些都不是主要问题,最重要的是品格和感情,是共同的理想和信念。我觉得我们挺合得来。”

  王树声一听,心里甜蜜蜜的。快要分手时,他动情地说:“杨炬,我对你的印象很好!”

  杨炬“噗哧”笑了:“你就知道老调重弹,不能换一曲吗?”

  “那……”王树声换了一个称呼,“小炬,你是我心中的火炬,照得我心里亮堂堂的,但愿这支火炬永远照耀着我,两心相映长相知!”

  “呵,你成为诗人了。”杨炬咯咯地笑个不停。

  “喂,别笑了,我还没说完呢!”

  “还有什么?”

  “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请你嫁给我!”王树声庄重地说。

  “你怎么说这个?羞死人了!”杨炬一路小跑着离开了。

  1944年中秋节时,王树声同杨炬一道去拜访了西北联军的正副司令员贺龙和徐向前。实际上,王树声是要借领导的外力,来收获他和杨炬的爱情。因为他很快就要离开延安重返战场了。

  两位司令员自然会意,亲切地接待了他们。贺龙手托烟袋,笑眯眯地说:“小杨啊,你们南漳是个好地方,我去过。再说,湖南湖北是两兄弟,母亲都是洞庭湖,我们算半个老乡呢!既是老乡,那就沾亲带故,我可以算是半个娘家人,小杨你说是吗?”

  杨炬见贺龙平易近人,说话又幽默有趣,忙说:“是,是,司令员说得不错。”

  徐向前心有灵犀,立刻接过话茬:“贺老总啊!你言之有理。我呢,一直是树声的老上级,你是娘家,那我就是婆家喽!树声啊!我说得对不对?”

  王树声也像杨炬一样答道:“是,是,徐总说得没错。”

  “那好!”贺龙一拍大腿,对徐向前说:“你是婆家,我是娘家,这是他们俩认可的。我说亲家哎,咱们早点把喜事办了吧!”

  徐向前趁热打铁:“今日中秋佳节,一边过节,一边把喜事办了吧!”

  杨炬急得直跺脚,她指着自己的装束说:“你们看,我一点准备也没有啊!这……这是不是太快了?”

  徐向前挥挥手说:“不要紧,革命夫妻嘛。”

  杨炬连连摇头,说:“我还没有向组织上报告呢!”说完拔腿就跑,却被贺龙闪身拦住了。

  这一幕,恰好被与王树声一起在中央党校学习的陈赓撞上了。当他了解到王树声与杨炬的结婚喜事“卡壳”了,两老总的“团圆戏”唱得还不到火候时,便心生一计,搬来一把椅子,站上去,双手握成喇叭筒,用尽全力大喊:“大家注意喽,陈氏广播电台现在播送重要新闻和紧急通知,王树声和杨炬临时决定现在举行婚礼,大家快来参加喽!快来看老光棍王树声和一枝花杨炬入洞房喽!”

  陈赓这一闹,引来了不少人,大家团团围住了王树声和杨炬,有的向他俩祝贺,有的热烈鼓掌。

  贺龙和徐向前见大功告成,亲自指挥身边的工作人员安排酒席,布置新房。一会儿工夫后,王树声的战友和杨炬的同事都闻讯赶来了。大家笑着闹着,要他们坦白恋爱的经过。

  杨炬被逼得没法子,只得羞羞答答瞥了一眼王树声,娇嗔道 :“他呀,真厉害!”

  王树声也不甘示弱,笑着回敬了一句:“她呀,真调皮!”

  为新房写喜联的邵式平正愁没有佳句。陈赓闻言,兴奋地对邵式平说:“有了!上联是‘真调皮遇到真厉害’,下联是‘秋花好配上秋月圆’,横批是‘革命伴侣’。”
  
东进纵队参谋长卜盛光转战冀南,临别之前陈赓交给他一项特殊任务

  陈再道作战十分勇敢,是一位英雄,很多人都很敬佩他,姑娘们更是对他青睐有加。然而,快到30岁的陈再道仍然是个光棍。

  熟悉陈再道的人都知道,陈再道打仗是有瘾的,可是对待婚姻问题却提不起劲,甚至有些万念俱灰。他的心里一直装着熊慧芝。熊慧芝是他参加革命不久的结发妻子。两人结婚后,只过了7天新婚燕尔的日子,陈再道便回到了部队。他走后,反动派说熊慧芝是“匪属”,逼她与陈再道脱离婚姻关系,她坚决不从。于是,反动派把熊慧芝的房子烧了,又叫来人贩子,将她嫁给了外地一个裁缝,这么多年了,熊慧芝一直没有音讯。陈再道不知道她已被迫改嫁,只知凶多吉少。但他的心里仍然只有熊慧芝。

  陈再道不动婚姻之念的事被悄悄传开了,战友们听了,有的摇头,有的叹息。他们在战场上克敌制胜都有办法,但对陈再道的婚事却无能为力。

  陈赓知道后,嘿嘿一笑,当众夸下海口:“你陈再道要当苦行僧,我可不许,别人拿你没办法,我陈赓就是治你的煞星。”

  对陈赓的话,别人是不会怀疑的。因为陈赓与陈再道是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正、副旅长,两人经常在一起。陈再道是他的副手兼兄弟,不愁好事不成!

  可是,两人搭档没多久,朱德总司令就发布命令,组建八路军东进纵队挺进冀南。陈再道任纵队司令员,卜盛光任纵队参谋长。此时,陈赓的红娘还没来得及当成,这使陈赓感到遗憾。当陈再道和卜盛光来向他辞行时,陈赓除向陈再道交代有关工作外,还严肃地向他下了一道特殊的命令:“我命令你,到了冀南,不光要多打胜仗,还要找到一个好老婆!”接着,他又指示参谋长卜盛光:“你呀!不光要当好作战参谋,还要当好陈司令的婚姻参谋,帮他找个好老婆,这是一个特殊任务。”玩笑归玩笑,陈再道过后也就忘了。卜盛光却是个有心人。他知道陈赓的玩笑中包含着战友情、同志爱,因此,时时把陈再道的婚姻问题挂在心里。

  部队到了冀南后,他就特别留心那里的年轻女子。

  一次反“扫荡”过后,卜盛光与陈再道一起去纵队妇救会了解支援前线的情况。事情办完了,陈再道要走了,可卜盛光仍在磨磨蹭蹭。原来,他在同妇救会一个名叫张双群的漂亮姑娘谈话:“小张,你在妇救会工作,有没有发现人品出众的姑娘?”

  “有又怎样?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姑娘,你没看到吗?我们的陈司令员30岁了,还是一条光棍呢!”接着,他谈起了陈再道的不幸婚姻史和同志们对他的婚姻大事的关心。

  张双群知道自己误会了,歉意地笑着说:“卜参谋长,对不起!”

  卜盛光瞅瞅她,意味深长地说:“没关系,我们都来为解决陈司令员的婚事出点力吧……”

  在卜盛光的撮合下,张双群与陈再道相恋相爱了。1938年11月,陈再道与张双群在河北省新河县喜结良缘。

  陈赓得到喜讯,给陈再道和卜盛光拍了电报,祝贺他们两项任务都完成得很好。卜盛光自然明白,其中一项“任务”指的是陈再道的婚姻。
  
他的“部队作风”,使周希汉很快结婚,但新婚之夜推迟了一年

  1941年,陈赓任太岳纵队司令员兼太岳军区司令员,周希汉当时是太岳军区第二分区司令员兼参谋长。陈赓向来关心部下的婚事,还是单身的周希汉,自然在他的视线之中。为了尽快解决周希汉的婚姻问题,他把这个特殊任务交给了太岳军区决死第一纵队参谋主任李成芳。

  李成芳是周希汉的老乡,与周希汉一同参加过黄麻起义,比周希汉还要小一岁,可在婚姻问题上早已收获了爱情。接受陈赓布置的任务后,李成芳很快便与妻子李平商量,为周希汉物色了一个对象——山西省第二游击区行署秘书周璇。

  周希汉与周璇很快便交往起来。周璇崇拜周希汉这位抗日英雄,但崇拜并不等于爱情,一旦真的要她嫁给周希汉还是感觉缺乏感情基础。但周希汉却剃头挑子一头热的爱上了周璇。

  陈赓打听到周希汉与周璇的恋爱毫无进展,一个电话把周希汉叫去,半是开导半是揶揄地说:“好你个周希汉,打仗是虎将,谈爱是稀饭,软绵绵的没劲头,那怎么谈得拢?要主动发起‘功势’,‘火力’要猛,要打开突破口嘛!再不翻个身,我就把你的名字改成煮稀饭。”

  在陈赓的鼓励下,周希汉向周璇发起凌厉的攻势,又是情信又是约会。频繁的交往中,周璇逐渐认识了周希汉的内心世界,觉得他这个人很好,很实在。

  由于形势发展的需要,1941年8月初,周希汉被任命为南进支队司令员,奉命率部去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陈赓同他谈完工作后,特别强调要他找周璇好好谈谈,给爱情升温,越热越好。

  第二天下午,周希汉找到周璇,告诉她过几天就要去岳南,一去就是几个月,提出现在就结婚。

  女人总是含蓄的,周希汉的话太直接,周璇毫无思想准备,心中不快。周希汉并未意识到自己在爱情上犯了忌,催周璇表个态,自己好去回复陈赓。

  “你先去岳南吧,结婚的事情等你回来再说。”

  周璇的回答等于给周希汉泼了一盆冷水。因为这话可以认为是同意,也可以认为是拒绝。

  当陈赓问起周璇的态度如何时,周希汉回答道:“看样子,她是同意了,不过要等我从岳南回来后再说。”

  “就汤下面。”陈赓讲了一句湖南土话,“现在解决算了嘛!部队的作风就是一个‘快’字!”他吩咐周希汉把周璇叫来。

  当周璇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司令部时,陈赓热情地接待了她。陈赓快人快语地告诉她,今晚与周希汉举行婚礼。

  周璇慌了,忙说:“陈司令,这是不是太快了吗?”

  “快了有什么不好?兵贵神速嘛!”

  “那不行,现在结婚不行!”

  “现在结婚与回来结婚是一回事嘛!周希汉这么好的小伙子,岳南那边地下党组织女同志又多又漂亮,别让人家抢走了啊!”陈赓大手一挥,“新娘子快去打扮一番,吉时良辰到了口罗!”

  天黑了下来,人们簇拥着新郎新娘进了洞房。洞房里显得很清静,积压在周璇心里的委屈终归是要发泄的,她大哭起来。周希汉劝了她几次也没用。见时间已经不早,他叫周璇好好休息,自己低头退出了洞房。

  第二天清早,周希汉见周璇起来了,走进房诚恳地对她说道:“小周,我对不起你,没把事情办好,伤了你的心,太不应该了!我们不做夫妻做同志也行嘛!你不喜欢我,送你回去吧!”说完退出了房间。

  周希汉的肺腑之言打动了周璇的心。周璇很快作出了抉择,决心这辈子跟着周希汉。谁知把工作摆在第一位的周希汉忙于出发前的准备工作,第二天竟顾不得回家。当他第三天晚上半夜回家时,见周璇已熄灯就寝,为了不吵醒她,随便找个地方睡下了。翌日,周希汉率部出发。在欢送的人群中,他发现了周璇那张凄婉哀怨的脸。

  1942年盛夏,周希汉回太岳军区汇报工作。陈赓听完他的汇报,十分满意。谈完了工作,陈赓说:“快把周璇从行署接过来,你们好好团聚几天。”见周希汉有些犹豫,细心的陈赓拿出一袋早已准备好的战利品交给周希汉的警卫员,吩咐道:“你去周璇那里一趟,就说是周司令员送给她的,并请她回来。”

  没多久,警卫员提着战利品回来了,周希汉心里凉了半截,他知道周璇还在生他的气。

  还是陈赓有经验,笑着说:“薛丁山三拜寒江关,请出了樊梨花。再去请一次吧!”

  这次周璇把东西留下了,人却还是没有回来。陈赓笑着对周希汉说:“第三次就会请出樊梨花了。你准备一下,今晚洞房花烛!”

  果然,第三次警卫员把周璇接来了。晚上,周璇娇羞地问周希汉:“一年前新婚的那几个晚上,你为什么总是不回家?”

  周希汉解释道:“我忙着准备部队出发,第二天晚上没有回家,第三天半夜时我忙完工作回家时,见你已熄灯睡了,没敢吵醒你,另外找个地方睡了。”

  周璇小嘴一噘,嗔道:“哪个睡觉了?人家等了你一夜。”

  周希汉不好意思地说:“我……我不知道啊!”这时,他才明白,他们的新婚之夜竟推迟了一年。

  

《湘潮》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8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