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长廊
毛泽东爱读鲁迅著作 
徐中远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在中国现代作家中,毛泽东十分爱读鲁迅的著作。还在延安时期,1938年1月12日,他给当时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任主任教员的艾思奇写过一封信。他写道,“我没有《鲁迅全集》,有几个零的,《朝花夕拾》也在内,遍寻都不见了。”这说明在写此信之前,毛泽东已经读过一些鲁迅的著作,但限于当时的客观环境,他还没能系统地读到鲁迅的著作。

  1938年8月,鲁迅先生纪念委员会编辑的20卷本的《鲁迅全集》(内容包括鲁迅的著作、译作和他所整理的部分古籍)出版。这是我国第一次出版的《鲁迅全集》。书是上海出版的,通过党的地下组织,从上海辗转到陕北根据地,毛泽东得到了一套。

  《鲁迅全集》特印了200套编号发行的“纪念本”。这套“纪念本”,在每册的版权页上均注明“非卖品”。毛泽东得到的是第58号,封面是紫色的,书脊是黑色的,每卷的封底、封面的两角都是同书脊黑色一样的布料包角。这套书印装别致,做工精细,非常珍贵。

  毛泽东收到《鲁迅全集》之后,就把书放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尽管当时战事忙碌、环境简陋,但他总是忙中找闲,在低矮的窑洞里秉烛夜读。后来新华社发表过一张毛泽东在延安枣园窑洞工作的照片,办公桌上放着三卷《鲁迅全集》,这是毛泽东爱读鲁迅著作的真实的历史记录。

  毛泽东阅读鲁迅著作,同读其他著作一样,常常用笔在书上圈圈画画,一边读,一边划,文章读完了,书上也画满了直线、曲线、圈圈、点点、三角、问号等多种符号和标志,同时还留下一些简明的批语。

  毛泽东阅读鲁迅著作十分认真。从他在书上批画的情形来看,凡是原书中文字排印颠倒、错字漏字的地方,他都把它们一一改正过来。有的错字是容易识别的,有的就不那么容易。例如,《鲁迅全集》第四卷,《二心集》中的《唐朝的钉梢》这篇文章里的一段文字:“那里面有张泌的《浣溪纱》调十首,其九云:晚逐香车入凤城,东风斜揭绣帘轻,慢回娇眼笑盈盈,消息未通何计从,便须佯醉且随行,依稀闻道太狂生。”这首词中的“消息未通何计从”的“从”字,如果仅从词义来看,看不出是一个错字。从词律的音韵平仄看,显然是错了。毛泽东读到这里时,将“从”字改为“是”字。原词,据中华书局出版的《全唐诗》卷898所载,确实是“是”字,而不是“从”字。1981年新版的《鲁迅全集》已改正。张泌的词在唐代并不十分引人注目,但毛泽东对他的词记得这样准确,这说明毛泽东对唐诗是下了很大功夫的;同时,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他读鲁迅著作仔细到什么程度。

  经过较为系统地阅读鲁迅的著作,毛泽东对鲁迅著作的思想性、战斗性、人民性的了解更多了。后来毛泽东在著作、讲话、谈话、报告和一些书信中,多次谈到鲁迅和鲁迅的著作,并对鲁迅在中国革命和文化发展史中的地位做了很高的评价。在《新民主主义论》中,他称鲁迅是“文化新军的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1940年1月,陕甘宁边区文协在延安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分别为大会题词。毛泽东的题词,一则是:“为建立中华民族的新文化而奋斗”。另一则就是:“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他说:“鲁迅的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他号召一切共产党员,一切革命家,一切革命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学鲁迅的榜样,做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毛泽东对于那套精装别致的《鲁迅全集》十分珍爱。他转移、行军到哪里,就把它带到哪里。在那戎马倥偬的战争年代,毛泽东不少的书籍和用品都丢弃了,可是这套20卷本的《鲁迅全集》却一直伴随着他。到中南海居住之后,有一天,他在书房里阅读这套《鲁迅全集》,一边翻阅,一边饱含深情地对身边工作人员说:“这套书保存下来不容易啊!当时打仗,说转移就转移,有时在转移路上还要和敌人交火。这些书都是分给战士们背着,他们又要行军,又要打仗,书能保存到今天,我首先要感谢那些曾为我背书的同志们。”

  1949年12月,毛泽东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问苏联。出访前夕,他亲手挑选了几本鲁迅的著作带走。在赴莫斯科的途中,他有时还读鲁迅的著作。

  到了莫斯科,有不少外事活动。可是他还利用零星时间阅读鲁迅著作。有一天,外事活动后回到驻地,离开饭时间不到半小时,他又拿出鲁迅的书读了起来。开饭的时间到了,工作人员把饭菜放在桌上,轻声催他吃饭。他说:“还有一点,看完就吃。”工作人员亲眼看到,他用笔在书上圈圈画画,还自言自语:“说得好!说得好!”一直把20来页书看完才吃饭。他一边吃,一边笑着对工作人员说:“我就是爱读鲁迅的书,鲁迅的心和我们是息息相通的。我在延安,夜晚读鲁迅的书,常常忘记了睡觉。”

  1956年到195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相继出版了带注释的10卷本《鲁迅全集》(只收著作,未收译文和古籍),并发行了单行本。毛泽东对这套新版的鲁迅著作也很珍爱,把它放在床上,经常利用夜晚时间和其他零散时间阅读。单行本上的许多篇章,他反复读了多次。看一次,他习惯在书上画一个圈;看两次,就画两个圈。1961年,毛泽东在江西的一段时间,把新版的《鲁迅全集》带在身边。毛泽东逝世后,报刊上发表过一张他站在书柜前看书的照片。他手里拿着的正在翻看的书,就是新版的《鲁迅全集》。

  毛泽东对鲁迅的每本集子以及许多文章,是什么时候写的,什么时候编的,什么时候出版过的,都很注意。他在阅读时差不多在每册封面上都写有批注。例如,《且介亭杂文》一册,他在封面上批有:“1934年作,1935年12月编,”《彷徨》一册的封面上批有:“1924年—1925年,1926年8月出版”,等等。《二心集》中的《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一文,原书副标题上只写了“3月2日在左翼作家联盟成立大会讲”,他在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当即在“3月2日”前添加了“1930年”。《上海文艺之一瞥》一文,副标题上只写了“8月12日在社会科学研究会讲”,他在“8月12日”前添加了“1931年”。

  到了上世纪70年代初,毛泽东年近80高龄,精力体力等都远远地不如以前了,健康状况越来越差。就在这种情况下,他读鲁迅著作的兴趣依然未减。1972年9月,文物出版社出版了北京鲁迅博物馆编的《鲁迅手稿选集三编》(线装本)。这本书共有29篇鲁迅手稿,都是从尚未刊印的鲁迅手稿中选出来的。毛泽东得到这本书后,一方面读鲁迅的手稿,一方面欣赏鲁迅的墨迹。毛泽东生前很爱欣赏名家字画和那些书写名人诗词、著名警语、格言、楹联等等的名人墨迹。鲁迅的这本手稿,都是在“语丝”稿纸上,用毛笔写的行书体墨迹,字迹清楚,运笔流畅自如,所以毛泽东常常翻看。手稿选集里有的字写得太小,他就用放大镜,一页一页往下看。一边看,一边还不时地用笔在手稿选集上圈圈画画。

  毛泽东在1971年生病以后,用放大镜看书越来越困难。工作人员建议把鲁迅著作印成大字本。他说,国家目前还很困难,印大字本又要花钱。后来,有关方面一是为了毛泽东等老同志阅读鲁迅著作方便,二是可以馈赠外宾,三是便于长久地保存鲁迅著作,于1972年特意将50年代出版的带有注释的10卷本《鲁迅全集》,排印成少量的大字线装本。这套线装本由北京、上海两地排印。因全书印刷的工作量大,不能一下子印出来。印好一卷,出版社就先送给毛泽东一卷。他收到一卷就看一卷。当时出版社并没有按原全集的顺序送,哪卷印好送哪卷。因为是线装本,字又较大,毛泽东看起来很方便。当时,他对这种新印的线装大字本读得很快,常常这卷看完了,下一卷出版社还没送来。就这样先后延续了几个月,全书才印装完毕。他收到全套线装大字本的《鲁迅全集》时,也差不多又读了一遍。在这套线装大字本许多册的封面上,他同样划了一些红圈圈,在书中画了许多红道道。在有的封面上,他还亲笔写了“1975.8再阅”。

  《鲁迅全集》第五卷《准风月谈·关于翻译(下)》,是篇谈文艺批评的文章。鲁迅在这篇文章里尖锐地批评了文艺界那种因为有点烂疤,就一下把整个苹果都抛掉的做法。鲁迅指出,“首饰要‘足赤’,人物要‘完人’”的思想是很错误的。鲁迅用吃烂苹果的例子来谆谆告诫人们要正确对待有缺点的人和文艺作品。毛泽东赞同鲁迅的见解。1975年,他在病中还叫工作人员给他读这篇文章。当工作人员读到有关内容时,他高兴得连声称赞说:“写得好!写得好!”

  1976年9月,毛泽东逝世前夕,他卧室的床上、床边的桌子上、书架上,还摆放着这套大字本的《鲁迅全集》。有的是在某一页折上一个角,有的地方还夹有纸条,有的还是翻开放着的。这套书同其他一些书一起,伴随着毛泽东走完了生命的最后路程。
来源:人民政协报

 相关专题
· 史海回眸
 相关新闻
· 1949年:宋美龄要蒋介石逃亡瑞士 [2008年02月21日]
· 1971年:“乒乓外交”打开中美政治僵局 [2008年02月21日]
· 我所经历的绥远和平起义 [2008年02月21日]
· 难忘周恩来总理对我的教诲 [2008年02月21日]
· 周恩来为啥说司机老杨多花了他的一分钱 [2008年02月21日]
· 邓小平与新中国民族汽车工业发展的缘源 [2008年02月20日]
· 胡耀邦的公仆品质: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 [2008年02月18日]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党史大事记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