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长廊
忆军人父亲粟裕对我的培养教育
粟戎生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接到爸爸粟裕病危的通知,经上级批准,我从部队赶回北京,赶到解放军总医院。此时,爸爸已生命垂危。1984年2月5日下午4时30分,我陪爸爸走完了他生命的最后旅程。如今,爸爸虽已离开我们多年,但他的音容笑貌,他的谆谆教诲,仍时时浮现在我眼前。

  教我爱枪,要我做知枪懂枪的军人

  1942年,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我出生在江苏扬州的外公家。那时,爸爸正率领新四军第一师进行频繁的反“扫荡”和艰苦卓绝的反“清乡”斗争。外公有感于爸爸的戎马生涯,为我起名叫戎生。后来,因有被敌人侦知的迹象。外婆亲自把不到两岁的我设法送到父母身边。从此,我一直随军行动,直到全国解放。

  到爸爸身边后,他很注意培养我吃苦耐劳、勇敢顽强和勇于牺牲等军人品质。他对我要求很严,规定吃饭不可以挑食、夜行军不可以啼哭、饥寒不可以叫喊等,否则就会遭到他的呵斥。要浙西天目山地区时,爸爸教两岁多的我学游泳。他把我带到一条小溪边,让我抱着一段竹筒跳进水里。我不敢下水,爸爸抱起我“啪”地一下将我扔进水里――他是一员虎将,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儿子是兔子胆。

  爸爸爱枪。五六岁时,他送给我一件特殊的礼物――一把真正的小手枪。这是从一个地主家缴来的礼品手枪,射程很近,没有实战作用。他说:“好好学,长大就当兵。”显然,他希望我从小立下志向和他一样,走到献身人民解放事业的行列中来。

  爸爸爱枪,更爱我国自己设计制造的枪。他当总参谋长期间,有一天我信口开河道:“咱们的枪不好,美国的卡宾枪又轻又灵活。”他脸色一沉很不高兴地说:“你就知道洋人的好!告诉你,咱们自己也有好枪――半自动步枪!我们要立足于用自己的武器消灭敌人。”1960年,部队赠给他一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他十分高兴。他左手残废,不能像健全人一样操枪,就请修理工在下护木上安了一个握把,这样他就可以进行各种姿势射击了。

  1966年,“文革”开始了。根据中央的规定,私人手中的武器一律上交。爸爸监督我把他收藏的各种枪支精心地擦拭好,然后再三叮嘱接收的同志:“你们可要保管好。运动完了我还会要回来的。”当时我已有5年军龄,很同情爸爸:一个老军人在战争年代同枪结下的感情,确实难以割舍。然而,我只想对了一半。爸爸喜欢保存四样东西:枪、地图、指北针、望远镜。四样东西里,他最爱的又数枪和地图。有一次,部队印制了一种的确良的华北地区交通图,很精致。我多领了一张给他。他特别高兴,看了又看,很珍惜地收进了他的书柜。他办公室和住房内,最主要的装饰品就是地图。世界上哪里发生了动荡,他就挂那里的地图。我蓦然想到:他爱枪,不仅仅是对过去战斗生活的感情寄托,而是他时刻关注着战争风云,时刻注视着现代战争和国家安危的一种表现。

  爸爸对枪的造诣很深。有一次,部队开始装备一种新型步枪之后,他对我说:“这种枪目前还太适合我们部队的情况,枪的射速太高,弹药供应有一定的困难,现在的后勤保障能力跟不上。作为指挥员,要教育部队熟悉枪的构造性能,让指战员学会节省弹药。”我深知爸爸有个特点,说话虽很简洁,但不考虑成熟,他从不随便说出口。听了他的话,我又查对和计算了一些数据,不由心服口服。按这种枪的战斗射速,一个战士带的子弹只够打两分多钟,如果在执行快速穿插任务,后勤供应困难的情况下,战士不注意在战斗中节省弹药,确实会造成严重后果。1979年,他在一次讲话中提到:“就轻武器来说,在人民战争的广阔战场上,特别是在敌后战场和次要战场,在近战、夜战和一定地形条件下的作战,仍将发挥重要作用。但是,我以为,在未来反侵略决战的时候,就必须以重武器为主。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作为唯物主义者,我们必须看到并且勇于承认这一点。”

  爸爸教我爱枪,是要我热爱兵的生涯,培养我兵的气质,让我初步具备兵的思想技术素质,做一个合格的现代革命军人。无疑,爸爸的言传身教,对我有着极大的示范、熏陶作用。

  教我当兵,要我当个好兵

  20世纪60年代,我高中毕业,考上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当时,蒋介石正叫嚣反攻大陆,中印边界反击战也打响了,我想直接上战斗部队。我渴望战场的厮杀、拼搏,喋血疆场我也绝不畏缩。

  爸爸赞赏我的态度,但他想得更深,看得更远。他对我说:现代化战争需要现代科学技术,应该下决心掌握一门至几门真本领。我牢记爸爸的话,发愤学习,于1966年以较好的成绩完成了学业。组织上尊重家长的意见,把我分配到云南某地空导弹部队,长年驻扎在祖国南陲的抗美援越前线。

  前线的生活是紧张而艰苦的。敌情多时,每天要跑4次以上的战斗警报,谁也不能远离阵地。警报一响,大家就拼命跑到战位。但艰苦中也充满了欢乐。到这个部队的第二年,我所在的部队在一次实战中击落一架敌机,我也立了战功。

  爸爸常对我说:“在部队最好是从战士当起,取得逐级经验。半路出家,基础是不扎实的。”爸爸让我从小进住宿学校,又经过5年的军事院校生活,我已具备一定的适应能力。我当了一年战士,以后又当班长,技师、排长。这4年,跑了上千次战斗警报;住了1000多天帐篷;经历了十几次移防。住帐篷的日子很值得回忆。天气凉了,晚上拉开被子有时会突然发现钻在里面取暖的蛇;夜间上岗,伸脚去穿鞋,说不定会触到冰凉的蛇身;大蜈蚣也常常是帐篷里的不速之客;驻在多雷区时,一到雨季,响雷不时从头顶、身旁隆隆而过,帐篷有时被雷电击成一个一个的大洞。

  紧张而艰苦的生活中,我常常把爸爸的教诲记在心中,当作座右铭。爸爸是个老军人,他的一言一行,既风趣,又有着军人特有的气质。他曾严肃又风趣地问我:“艰苦和死,哪个更难受?”他说:“死的过程很短暂,艰苦是要熬很长时间,要耐受。当兵要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紧张。”过去他看到我们稀拉一点儿,动作磨蹭,就严肃地批评我们:“这不行。”他特别不满意我们边说着话,边慢慢腾腾地吃饭。他说:“我参加南昌起义前,在武昌叶挺部队教导队,部队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大家吃饭都很紧张,一个个都是狼吞虎咽。教导队长官有时故意在饭中掺头发和砂子,你要挑拣就吃不饱。”他还说过:“在战争环境中,条件很艰苦,要在意志上、性格上、身体上适应战争条件,平时就要多吃苦。”他要求我带往部队的东西要少,要符合战备要求,一举一动都要高度的战斗警惕性。休假期间,有次,他看到我睡觉时衣服、鞋子放置很乱,就严肃地批评我,说这样不行,所有的东西都应放在固定的地方,随手就能摸到,一有情况就能以最快速度完成准备,就是在放假期间也要这样。他自己就一直是这样做的。不仅如此,作为一个老兵,他很注意自己的军人姿态。按照军人着装规定,他总是把衬衣、毛衣扎在裤腰里,只要穿上军装就扣好风纪扣,从没敞开过。病重期间,他已经偏瘫,别人协助他穿衣服,他仍然这样要求。爸爸这样在衣、食、住、行上严格要求,并不是他僵化古板,那是一个老军人在长期战斗生活中养成的习惯,是他的良好的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完美的统一。

  有了爸爸的榜样,我严格按军人的要求来约束自己。习惯后,再苦再紧张我也不觉得反感、枯燥、乏味。 

《湘潮》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1】 【2】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相关专题
· 史海回眸
 相关新闻
· 为有牺牲多壮志——毛泽东面对亲人的死亡 [2007年12月27日]
· 众香国里伟人情: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爱花的故事 [2007年12月26日]
· 再说秋收起义:毛泽东为什么要当“山大王”? [2007年12月25日]
· 邓小平二送烟叶钱:红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2007年12月25日]
· 邓华将军被采纳的四次作战建议 [2007年12月25日]
· 粟裕:“地图是军人心中的战场” [2007年12月25日]
· 十月革命的炮响是怎样传到中国的? [2007年12月25日]
· 章士钊与李大钊的特殊情谊 [2007年12月25日]
· 三湾改编:“军魂”建树的开端 [2007年12月25日]
· 毛泽东词《西江月·井冈山》探秘 [2007年12月25日]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党史大事记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