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长廊
毛泽东与明史研究专家吴晗的《朱元璋传》
杨建民(陕西)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朱元璋传》,是明史研究专家、曾担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吴晗的一部史学专著。正常来说,这样一部著作应该与毛泽东不会有太大关系。但事实上,这部书中小到个别人物命运走向的资料探寻,大到全书总体基调,都受到了毛泽东相当大的影响。这些影响,在《朱元璋传》中留下明显的痕迹。

  一

  1943年,在昆明西南联大任教的吴晗,应友人的约请,用两个月的时间,编写出一本《由僧钵到皇权》(又名《明太祖》)的历史通俗小册子。编写这册书的目的,与吴晗当时的经济状况有很大关系。当时吴晗在叙永分校,到昆明的来回路费支出,弄得他几乎倾家荡产。他的家乡沦陷于日军铁蹄下,母亲和妹妹衣物荡然无存,无以为生;此时国统区内的物价又天天上涨。在实在没有法子支持下去时,友人来约稿,对方给的稿酬不低,有1万元。吴晗后来说:“抵得上半年多的薪水,于是不能不欣然同意了。”这笔钱先拿到手3000元,吴晗立即寄了2000元回家,以解燃眉之急;余下1000元,便作了妻子的医疗费。

  据吴晗后来在1964年的说法,此书写作还有另一个原因:“由于当时对蒋介石集团反动统治的痛恨,以朱元璋影射蒋介石,虽然一方面不得不肯定历史上朱元璋应有的地位,另一方面却又指桑骂槐,给历史上较为突出的封建帝王朱元璋以过分的斥责、不完全切合实际的评价。”可以说,是经济和政治两方面的因素,促使吴晗写出了这样一部小书。

  这本小册子后来先后出了两个本子。一为《由僧钵到皇权》,二为《明太祖》。之所以分出两册,经济因素占得甚大。多出一次,稿酬可以多得一些,这是当时无可回避的现实。《由僧钵到皇权》中,有明显借古讽今的内容。书中第四章,题为“恐怖政治”。从史料入手,讨论了胡惟庸、蓝玉等朱元璋一手制造的冤案,揭露了朱元璋大量诛杀臣属的情形。朱元璋在位时,文字狱尤为严重。吴晗运用史料,列举出大量例子,对这种黑暗的统治方法及手段,给予了强烈的批判。吴晗还揭露了朱元璋组织锦衣卫这样的特务组织,镇压威慑各级官员及百姓的情况。书中写道:在各种场合――“在军队中,在学校中,在政府机关中,在民间,在集会场所,甚至交通孔道,大街小巷,处处都有这样的人在活动。”这与当时的国民党形成了鲜明比照。

  《由僧钵到皇权》写于抗日战争的烽火时期。当时资料匮乏,连一些基本的书如《明太祖实录》、《高皇帝文集》等也找不到。幸好吴晗素来有积存卡片的习惯,有一些重要的资料零星地记在上面;更主要的,吴晗对明史相当熟悉,这就使他有可能在短时间完成这部不失阅读兴味的小册子。尽管如此,吴晗毕竟具有严谨的治学态度,不久后就对此书表示不满。他决定回到北平后,在史料充裕的情况下,将此书重写一次。1946年,清华大学迁返北平,第二年,吴晗便开始了对《由僧钵到皇权》的全面改造。由于资料丰富,这次书的篇幅也增加了将近一倍。为与前书有所区别,这个改造本使用了《朱元璋传》这个书名。

  二

  毛泽东与吴晗开始发生联系,正是因为这本《朱元璋传》。1948年8月,此书初稿写定时,吴晗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召开新政协的号召,从北平辗转前往解放区,《朱元璋传》原稿也被他随身携带。同年11月,吴晗来到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在这里,他受到了毛泽东与周恩来的亲切会见。

  在交谈中,毛泽东询问吴晗最近有何著述,吴晗便将这部手稿交给毛泽东阅读。毛泽东向来爱好博览群书,于是在百忙之中,抽暇开始阅读这部书稿,阅读中有了感触,还“特别约(吴晗)谈了一个晚上”。这次约谈当然是围绕这本书来的。给吴晗特别深刻印象的,是毛泽东“除掉指示出书中许多不正确的观点以外,特别指出彭和尚这一条……”显然,这次约谈对吴晗震动很大,以至他在1950年2月发表的《我克服了“超阶级”观点》一文里,还郑重地认为:“(谈话)给了我极深刻的阶级教育,挖出了我思想中的毒瘤,建立了我为人民服务的观点。”

  那么,毛泽东指出的“彭和尚”是怎么回事呢?彭和尚是指元末民间组织弥勒教的首领彭莹玉。他借传教之际,组织力量,后来拉起了起义队伍,成为首领。但起义成功后,他便不见了,史料上也不见有什么记载。当时的吴晗,对自己参与政治活动,也认为是应社会一时之需。他曾与闻一多相约,“等到民主政治实现,便立刻退回书斋,去充实自己,专心著作”。所以,他认为彭莹玉和尚“功成身退”,是很了不起的。在《朱元璋传》一书中,对“彭和尚”的结局,他便发出这样的赞叹:

  “彭莹玉可以说是典型的职业革命家,革命是一生志气,勤勤恳恳播种、施肥、浇水、拔草。失败了,研究失败的教训,从头做起,决不居功,决不肯占有新播种的果实。第一次起义称王的是周子旺,第二次做皇帝的是徐寿辉,虽然谁都知道西系红军是彭和尚搞的,彭祖师的名字会吓破元朝官吏的胆,但是起义成功以后,就烟一样消失了,回到人民中间去了。任何场所以至记载上,再找不到这个人的名字了。”

  毛泽东是政治家、革命家,对历史人物有自己的立场和见解。他当时对吴晗说:这样坚强有毅力的革命者,不应该有逃避的行为……毛泽东还有这样的判断:不是他自己犯了错误,就是史料有问题。在退回《朱元璋传》原稿时,毛泽东还特地给吴晗附上一函,除了肯定书的优点,还从整体上谈了对该书存在问题的阅读感受:

  辰伯先生:

  两次晤谈,甚快。大著阅毕,兹奉还。此书用力甚勤,掘发甚广,给我启发不少,深为感谢。有些不成熟的意见,仅供参考,业已面告,此外尚有一点,即在方法问题上,先生似尚未完全接受历史唯物主义作为观察历史的方法论。倘若先生于这方面加力用一番工夫,将来成就不可限量。谨致

  革命的敬礼!

  毛泽东

  十一月二十四日

  吴晗字辰伯,“似尚未完全”的“完全”二字下,加有着重号。虽然毛泽东提出建议,但由于当时工作匆忙,吴晗已来不及对全书进行大的改动了。这部稿子,大致还按原来的样子,在第二年4月,由在上海的三联书店印了出来。

  三

  几个月之后,吴晗与钱俊瑞等人,受中共中央委托,对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进行接管。吴晗被任命为清华大学历史系主任、文学院院长、校务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同年11月,他又当选为北京市副市长。此时的他,也难以返回书斋,过他所向往的读书生活了,所以,1950年初,他对自己的思想进行了较全面的检讨,写出了《我克服了“超阶级”观点》一文。文中除了对自己成长经历、求学以及做学问过程进行回溯分析外,对毛泽东指出《朱元璋传》中的具体问题,也在思想上做了检讨:

  “我和(闻)一多都具有知识分子的洁癖,孤高自赏,脱离群众。自以为清高,其实是逃避,自以为超阶级,其实并不如此,在我的《朱元璋传》里也浓厚地透露出这样的思想。

  我写一个元朝末年的革命组织者领导者彭和尚,一辈子做宣传、组织工作,是西系红军的领导人,他坚强不屈,领导人民斗争,跌倒了舐舐血爬起来又前进。但是到徐寿辉起义成功以后,他突然不见了。我对这个人赞叹不已,认为功成不居,不是为了做大官而革命,真是了不得的人物。

  当然,我很中了《史记》的毒,吃了张良的亏。但是司马迁张良不能替我负责,我得对我自己负责任。”

  其实,吴晗的这些缺点,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大致都有的,也算不得什么过错。但是,面对当时如摧枯拉朽的革命形势,这样的想法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吴晗之所以这样说,除了性情因素,也是时代潮流推动所致。

  对于毛泽东当时对“彭和尚”结局的推断,这篇文章也有了回应:“果然,在回到北京以后,再细翻《明实录》,居然查出,又过了多少年,彭和尚被明朝军队所擒杀。这样看来,他并没有逃避,一直革命到底,斗争到底。”“在我的书里面,不但看法是错误的,连史料也是不完备的。”

  如此看来,这部《朱元璋传》就有按照毛泽东的指示,重新予以理解和修改的必要了。在与毛泽东交谈和读到毛泽东的信之后,吴晗开始了对“历史唯物主义作为观察历史的方法论”的学习。他细读了列宁的《国家与革命》,认识了国家的意义、阶级的意义;他还认真阅读了《毛泽东选集》,对马克思主义如何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有了进一步的体会;他尤其感到,从毛泽东的著作里,他“懂得了辩证法的运用”。通过这些学习,他说:“我不再赞叹彭和尚了,我已经应人民的征调,在北京市人民政府服务。”

  在这段时间里,吴晗一面紧张工作,一面思考。从“赞叹彭和尚”的功成身退,到进政府为人民服务,这中间有了很大的转变。所以,吴晗并未立即开始动手修改《朱元璋传》,而是“蹉跎”了5年。到了1954年4月,吴晗才下定决心,挤出时间,按当时的思路和对毛泽东指示的领会,开始重写《朱元璋传》。

  这是第三次修改这部书了。因工作繁忙,吴晗断断续续用了一年的时间,将书稿修改完成。可是,面对时代的进步,吴晗反倒没有信心起来。所以,这次修改稿并没有正式出版,而是油印了100多本,分送给各方面专家及朋友,以听取意见,当初提出意见的毛泽东当然在其中。

  当时反馈回来的意见,多和时代潮流相关。很多学者指出这个本子用马克思主义历史观分析得还不够。对此书分量最重的意见,自然来自毛泽东。毛泽东认为:朱元璋是农民起义领袖,是该肯定的,应该写得好点,不要写得那么坏(指朱的晚年)。

  这,也许是吴晗始料未及的。

  吴晗当初写这部书,除经济原因外,政治上就是为了“影射蒋介石”,借古讽今,指桑骂槐。既然如此,对朱元璋的描写,怎么会好得起来?何况朱元璋后来诛杀大臣,祸害百姓,用锦衣卫等特务手段制造社会恐怖,大兴文字狱,迫害知识分子的情况,正史、野史均有充分记载,这也是吴晗当初选他出来作为反面人物,以讽时世的基点。可眼下,毛泽东提出这样的意见、建议,几乎有着使《朱元璋传》基点动摇、伤筋动骨的味道。

  四

  以阶级关系、阶级矛盾的眼光分析不够,再加上毛泽东的被吴晗概括为“对朱元璋这个历史人物的评价也不够全面”的意见,使吴晗十分为难。以他当时的观念,以他所受到的严格的历史学研究方面的训练,一下子要将这些意见建议消化、吃透,并立即改正过来,显然有太大的困难。

  此书对史料的运用大约已经很充分了,现在主要是思想、角度,就是如何来看待和运用这些史料的问题,这的确使吴晗更难措手。因此,等到下决心修改《朱元璋传》时,已是再度“蹉跎”了9年之后的1964年。

  1964年2月,生病休假中的吴晗,开始了对该书的第四次改写。因为时间充裕一些,每天都可以动笔,经过两个多月,《朱元璋传》终于定下稿来。

  在定稿的“自序”中,吴晗还谈到了重写这本书的目的:“是想通过对这个具体人物的叙述,了解这个人物所处的时代;通过对这个具体人物的总结,提供对历史人物评价的标准、尺度……”

  那么,这个定本,与先前的本子相较,有哪些明显地修改呢?在《由僧钵到皇权》这个小册子里,吴晗对朱元璋一手制造的胡惟庸、蓝玉等冤案,做了详细地揭露;记录了他以此诛杀臣属就达5万人之众,以致“杀得全国寒心,出现了人人战战兢兢”的局面。此次改定本中,虽然仍存留下被杀的重要大臣名单,及其他被滥杀的大致人数(10多万人),但却对朱元璋的这一行为做了一番“矛盾分析”:“贵族地主对人民的非法剥削,对皇朝赋役的隐蔽侵占;淮西集团对非淮人的排挤、打击;军事贵族可能发生叛变的威胁;相权和君权的矛盾,这些内部矛盾的因素随着国家机器的加强而日益发展,冲突日益严重,最后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还说:“他用流血手段进行了长期的内部清洗工作,贯彻了‘以猛治国’的方针,巩固了朱家皇朝的统治。”尽管如此,读《朱元璋传》,内中展示的随意诛杀官员乃至百姓的作为,仍让人触目惊心。在这一点上,吴晗仍坚守了一个历史学家的史德。

  对于毛泽东要把朱元璋“写得好点”的建议,吴晗虽然做了小幅的调整,仍很难得出朱元璋是个好皇帝的结论。只是在结尾的总体评价中,吴晗才运用当时人们熟悉的两分法,宏观上将朱元璋做了一番肯定:“和历史上所有的封建帝王比较,朱元璋是一个卓越的人物。他的功绩在于统一全国,结束了元末20年战乱的局面,使人民能够过和平安定的生活;在于能够接受历史教训,对农民做了一些让步,大力鼓励农业生产,兴修水利,推广棉花和桑枣果木的种植,在北方地多人少地区,允许农民尽力开垦,即为己业,大大地增加了自耕农的数量;在于解放奴隶,改变了元朝贵族官僚大量拥有奴隶的落后局面,增加了农业生产的劳动力……在于严惩贪官污吏,改变了元朝后期的恶劣政治风气……这些措施都是有利于农业生产的发展的,有利于社会的前进的,是为明朝前期的繁荣安定局面打了基础的,是应该肯定的。”

  最后,他对朱元璋下了这样的定论:“ 如上所说,朱元璋有许多功绩,也有许多缺点,就他的功绩和缺点比较起来看,还是功大于过的。他是对社会生产的发展、社会的前进起了推动作用的,是应该肯定的历史人物。在历代封建帝王中,他是一个比较突出、卓越的人物。”

  五

  1965年2月,这本吴晗费了很大心血修改成的《朱元璋传》,终于再次由三联书店印出,可时间距前次出版已过了10多个年头。对于素称快手的吴晗来说,个中意味大约也颇难一一道明。

  该书出版后,由于文笔生动简练,史料扎实,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当然,吴晗首先会给毛泽东送上。虽然与毛泽东最初提意见、建议相隔很久,但毕竟尽最大可能按照他的思路做了调整,所以,毛泽东也表示了赞许。可以说,在中国史学专著里,受到毛泽东如此直接和深入影响的,《朱元璋传》大约是首选之作。

  当然,这部书仍然是吴晗的著述。作为一个受过严谨训练的明史专家,他还是对毛泽东的建议做了长时间的思考,而并不贸然落笔。这从毛泽东提意见后,此书久久不能修订出来的过程可以看出。虽然有毛泽东对朱元璋是农民起义领袖,应该肯定和写得好点的意见,可吴晗仍将朱元璋暴虐的一面写得相当充分。对他大量杀人,大兴文字狱,运用特务手段威慑人民的行为,仍一一运用史料,予以展示。这也保持了作为历史学家的自主认知和判断。这也许是《朱元璋传》在数十年之后,仍然能作为史学专著立住脚跟、经受住历史检验的重要原因。

  

《党史纵览》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相关专题
· 史海回眸
 相关新闻
· 中国的农村改革因何始于安徽,成于安徽? [2007年12月06日]
· 毛泽东关于陈独秀的一篇讲话 [2007年12月05日]
· 伟大女性、"国之瑰宝"――宋庆龄晚年的追求 [2007年12月05日]
· 组图:再现百年甲午悲歌 600多老照片首次亮相国内 [2007年12月05日]
· 抗战制胜法宝——毛泽东《论持久战》问世记 [2007年12月04日]
· 视察前沿阵地 彭德怀在朝鲜前线的最后时刻 [2007年12月03日]
· 开凿红旗渠 毛泽东给林县人吃了“定心丸” [2007年11月30日]
· 90岁高龄酝酿写回忆录 杨尚昆呕心沥血忆党史 [2007年11月29日]
· 对党忠贞不渝的湘籍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掠影 [2007年11月28日]
· 毛泽东――秋收起义的灵魂 [2007年11月28日]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党史大事记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