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史海回眸>>人物长廊
著名记者、彭德怀妻妹浦熙修的最后岁月
作者:聂红琴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浦熙修,江苏嘉定人,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是中国有名的进步记者。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先后在重庆和南京任《新民报》记者、采访部主任。在周恩来等人的影响下,为宣传中共坚持抗战和揭露国民党反动面目,浦熙修写了大量的新闻和特写,被称为后方新闻界的“四大名旦”之一。1947年,国民党当局血腥镇压反内战、反迫害、反饥饿的群众运动,制造了五二○大血案。浦熙修不顾个人安危,坚持报道事实真相,1948年被国民党当局以共产党嫌疑为借口逮捕入狱,在狱中仍与共产党员一起坚持斗争。建国后,浦熙修却历经劫难,直至生命尽头。

  到北京,老记者有了新问题

  1949年6月,浦熙修独自一人从上海来到北京。那段时间,浦熙修心情特别舒畅,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照得都睁不开眼”。到了北京之后,浦熙修有三个报馆可以选择:《光明日报》、《新民报》和《文汇报》。浦熙修曾经在《新民报》工作过,再加上过去的老板陈铭德也非常希望她过去,于是她先去了《新民报》。后来她觉得《新民报》在北京的劳资关系比较复杂,就从那儿退了出来。《光明日报》她也去过,但又觉得《光明日报》是党派报,而她是自由惯了的人,所以没过多久,她就觉得不能适应。这时正好《文汇报》的老总徐铸成邀请她到《文汇报》,她也觉得那里可能更适合自己,于是最后选择了《文汇报》。1953年,《文汇报》改为公私合营的报纸,渐渐失去了先前的光彩。在党报的《解放日报》、经济类的《新闻日报》和市民读物的《新民晚报》间,它似乎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1956年春天,《文汇报》被迫停刊,变成了一张《教师报》。浦熙修当时非常丧气地写信给章伯钧说:“《文汇报》改教师报已确定,从地方报纸来到中央,注定是三日刊的命运”,“我现在不求什么了,只想把文章能够写好”。不久,《文汇报》再次复刊,浦熙修担任《文汇报》副总编辑兼驻京办事处主任。此外,她还曾担任过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委员、全国妇联委员等职。这期间,她三次赴朝鲜前线采访,但是这时的《文汇报》毕竟不如从前了。浦熙修以前在《新民报》是以跑独家新闻和专访著称,到了《文汇报》后,她也跑了一些独家新闻,后来中央规定重大新闻必须统一用稿,她就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适应这种新的形势了。

  错划为“右派”,身心受挫

  《文汇报》的复刊是“鸣放”的产物。1957年反右派运动开始,浦熙修也因与罗隆基的特殊关系而难逃劫难。7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说:“严重的是《文汇报》编辑部,这个编辑部是该报闹资产阶级方向期间挂帅印的,包袱沉重,不易解脱——《文汇报》驻京办事处负责人浦熙修,是一位能干的女将。人们说:罗隆基—浦熙修—《文汇报》编辑部,就是《文汇报》这样一个民盟右派系统。”这个“右派系统”“替反动派做了几个月向无产阶级猖狂进攻的喉舌,报纸的方向改成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方向,即资产阶级的方向”,尤其是《文汇报》编辑部,它是“该报闹资产阶级方向期间挂帅的”,当然就是由浦熙修“挂帅”了,而且“帅上有帅”,主帅就是罗隆基。

  此时浦熙修在东北采访,罗隆基也正在国外访问。面对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浦熙修无法接受。她对共产党有很深的感情。解放前住在重庆的时候,周恩来经常打电话给她,就党不便出面的问题,跟她商量如何用新闻的方式发表。带着这种感情,浦熙修从来不曾对党有过怀疑,她觉得既然共产党说她错了,那她肯定就错了。但是她错在哪里呢?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想与罗隆基划清界限,却被攻击为“两面派”。在众人皆言存在着一条“罗—浦—编辑部”黑线的情况下,她精神上彻底垮了。在文汇报社党组、浦洁修和浦安修的一再劝说下,她被迫“交代”了罗隆基给她的“使命”,向党向人民低头认罪。他们还逼她找出过去的日记、信件,并用上面大人物划定的政治公式帮她在其中查找问题;又将找出的问题往这个公式里套,来说明她的错。在当时“党是绝对正确的,有错就是自己的”这一思维模式下,浦熙修一次次地写检查,真心实意地按照党的要求检讨自己,“揭发”罗隆基。此后,浦熙修还公布了罗隆基的一些私人信件。在《人民日报》社论发表后的翌日,即7月2日,在新闻工作座谈会上,浦熙修被迫把罗隆基给她的信中的若干内容念了出来。浦熙修的女儿袁冬林回忆说:“随着运动的深入,‘交代’、‘揭发’的问题越来越多,假的似乎也成了真的,以至于连彭总、三姨对娘的‘问题’都很生气。对在反右中娘的这种表现,现在有个别年轻学者质疑:‘浦熙修受到的威胁和逼迫到底有多大?’经历过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这决非是受到‘威胁’、‘逼迫’而‘交代’问题这么简单。在那个年代,党的威信很高,娘又是那么相信党,当组织与周围群众全说你‘错’时,你就只能自己找‘错’了。”

  1959年11月,浦熙修被摘去了右派帽子。当时她感激地说:是党和民盟组织使我从右派的泥淖中爬了出来,从而看见了敞开的社会主义大门。

  被逐出新闻界,作旧闻记者

  浦熙修摘去右派帽子后,离开了《文汇报》。从1960年到1965年的6年里,浦熙修一直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工作。她最初主编《文史资料选辑》,先后担任文教组长、副组长。她说:“新闻记者当不成,当了旧闻记者。”这以后,“硬气”的浦熙修变得不愿多见人,话不多,活动圈子也小,甚至在政协开会,见到周总理也躲着走。

  这期间,浦熙修读的书和思考的问题都很多。据她女儿袁冬林说,她通读了《毛泽东选集》四卷,并反复阅读《实践论》、《矛盾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文章。为写好文化史,她阅读了《史记》、《拿破仑第三政变记》及范文澜的《中国通史简编》等书;为了掌握收集材料的办法,她阅读了《达尔文的生平及其书信集》。浦熙修觉得鲁迅的杂文对自己的业务有帮助,为此还阅读了《鲁迅全集》,其他书如《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等一些人物的传记也在她的阅读范围之内。之后,她终于悟出:“当时自己是一个新闻记者,东跑西跑,混在政治漩涡中,却不懂得政治。”

  身处逆境,执着追求自己的信仰

  解放前,浦熙修曾经多次提出入党要求。解放之后她也提过入党的事情,得到的答复是:五年之后再说吧。入党不成,浦熙修的内心感到很压抑,政治上感到非常失落。

  从浦熙修留下的日记可以看到她当时的思想脉络:1962年10月28日(星期日):“许久以来——一年、二年、三年,或者说从反右以来吧,在心中有个想法,这个想法在最近半个月又比较明朗起来,今天更增强了一些。”接着又写了三次看范长江的情况:“第一次(1952年或1954年)曾经和他谈到入党的问题,他告诉我五年后再说吧,那是为了罗的问题;第二次仅谈《文汇报》复刊问题,是钦(钦本立)约好,而我随去的;这次(第三次)我是为了文教史料组稿问题,而向他请教关于科学界人士撰写史料的问题,然后谈到我最近的心情,但我没有谈到我还有入党的打算,而只谈我以后如何把工作做好的问题。”“沈大姐(沈兹九)鼓励我申请入党,今天长江同志的话使我觉得必须要照此做去。我最近必须要找个机会提出来。”浦熙修曾在青岛学仰泳,她记下了那时的心情(1964年8月8日,星期六):“仰卧海上,天是无限的宽阔,与过去只能在沙上睡睡又是一个意境了。如果能自由仰伏,那又不知要如何舒适了。我这一叶之身,遨游于广阔的天地之间,享尽自然所赋予的美妙了。在整个社会之间,由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掌握了唯物辩证法,那就也享受到这种美妙了。在这个伟大的社会中,要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生命虽然是有限的,服务也就是无限的了。这样的生命才有价值,永葆美妙的青春,我愿意在今后一二十年中达到这样的境界。我有幸生在毛泽东时代,我愿意永远追随许多先进的马列主义战士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被划为右派后还会想入党?有人说,这是“愚忠”,但这不正说明那一代人对终生所追求的理想的执著吗?“文革”中,浦熙修在劫难逃,再次受到批判,亲人被迫离开身边,一个人住院,却又得不到治疗。1970年,浦熙修在北京孤独去世。

  

《世纪风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相关专题
· 史海回眸
党史视听  

★文献记录片
伟人毛泽东 伟人周恩来
伟人刘少奇 伟人朱德
伟人邓小平 开国大典


红色旋律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东方红 唱支山歌给党听
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


党史大事记  
2007年 2006年 2005年 2004年
2003年 2002年 2001年 2000年
 
历次党代会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网上党校  
党旗 党徽
党旗 党徽
党章 入党誓词
党章 入党誓词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