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查询>>档案·记忆>>史海回眸
说不尽的百团大战
■潘泽庆
2007年06月04日08:36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为打击日军的“囚笼”政策,缓解国内日益严峻的抗战形势,争取华北战局有利的发展,影响全国的抗战局面,克服国民党顽固派妥协投降的危险,自1940年8月起指挥华北各地的八路军(第115师和山东纵队除外)对华北敌后的主要铁路、公路交通线(主要目标是正太铁路)展开了一次全面的大破袭,从而上演了一幕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60多年过去了,对这次战役功过是非的评说现在已基本定论,但对这段历史的研究和争议却远未结束,有关百团大战的话题仍然是党史、军史界的热点之一。

  一、百团大战的酝酿及战役发起前的称谓

  众所周知,百团大战实际上是一次大规模的交通破袭战。那么,八路军当时为何要发动这样一次战役呢?八路军总部在酝酿此次战役时是如何考虑的?在百团大战正式打响之前又是如何称呼此次交通破袭战的呢?要弄清这些问题,我们首先得回顾一下当年的那段历史。

  1940年春,中国的全国抗战已进入到第四个年头。四五月间,世界形势风云突变。纳粹德国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席卷了半个欧洲,气焰甚是嚣张。欧洲战局的急剧变化,大大刺激了日本帝国主义争夺亚洲、太平洋地区霸权的欲望。为迫使蒋介石屈服,尽早结束中国战事,日本帝国主义一边加紧对蒋介石进行政治诱降,一边进一步加强对中国的封锁和军事压力。日本趁法、英两国无暇东顾之机,迫使其关闭滇越、滇缅公路,切断了中国的国际交通线。五六月间,日军还在中国正面战场发动了大规模的枣(阳)宜(昌)战役。同时,日军的航空部队对重庆、成都等中国内地进行狂轰滥炸,还扬言要在8月份南进昆明,北攻西安。另一方面,日军为达到彻底摧毁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巩固其占领区的目的,进一步加强了对华北交通线的控制,同时整治运河,增设据点、碉堡、封锁沟、封锁墙,开始推行其“以铁路为柱,以公路为链,以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在日军的“囚笼政策”蚕食下,华北抗日根据地日益缩小,许多根据地变为游击区。根据地的人民深受其害,迫切要求痛击日本侵略者,以摆脱抗战困境。

  国际形势的变化,日本的全面施压,使国内―部分人发生了恐慌,对抗战前途更加悲观。特别是在国民党统治区,妥协投降的空气日益严重,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暗流不断涌动。在这期间,蒋介石的代表与日方代表在香港、澳门进行了多次秘密接触和会谈。有的国民党军队甚至打着“曲线救国”的幌子投靠日军。此外,日伪顽还在华北地区到处散布八路军“是搞乱的军队”,八路军“专打友军、不打日军”,八路军“游而不击、只吃饭不打仗”等众多谣言来迷惑群众。

  一直身处华北敌后的八路军正、副总司令朱德、彭德怀及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对全国抗战局势、尤其是华北抗战局势的发展深感不安。他们决心在华北敌后发动一次较大规模的交通破袭战,打断日军的“柱子”,捣碎日军的“链子”,毁掉日军的“锁子”,从而打破其“囚笼政策”。1940年4月下旬朱德离开八路军总部后,彭德怀与左权继续就开展交通破袭战问题进行研究,并先后同第129师师长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参谋长李达,第385旅旅长陈锡联、第386旅旅长陈赓,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八路军第3纵队兼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等人进行过多次讨论。最后众人一致同意在华北敌后进行一次交通破袭战,并把作战的主要目标放在正太路上,同时对平汉、同蒲、白晋、平绥等华北各主要铁路及其他主要的公路线也展开破袭,以配合正太线的作战行动;除第115师和山东纵队不参战外,第120师、第129师及归其指挥的决死队,另外还有晋察冀军区部队都将参加此次战役。随后,八路军总部即开始起草战役的预备命令。

  1940年7月22日,由朱德、彭德怀、左权联名签署的破击正太铁路的《战役预备命令》由八路军总部正式下发到晋察冀军区、第120师及第129师,同时上报中共中央及中央军委。该命令首先简要分析了当时国内的抗战形势及对华北敌情的判断,阐述了破击正太铁路的理由,继而明确指出,此次战役“以彻底破坏正太线若干要隘,消灭部分敌人,收复若干重要名胜关隘据点,较长期截断该线交通,并乘胜扩大拔除该线南北地区若干据点,开展该路沿线两侧工作,基本是截断该线交通为目的”。该命令还要求对其他各重要铁道线,特别是平汉、同蒲线,应同时组织有计划之总破袭,以配合“正太铁道战役之成功”。从该项命令可以看出,八路军总部当时称此次战役为“正太铁道战役”。

  7月23日,八路军总部又下发了由朱德、彭德怀、左权联名签署的关于进行正太战役中侦察重点与注意事项的指示,电文中将此次战役称为“正太战役”。8月8日,八路军总部正式发出《战役行动命令》,命令“限8月20日开始战斗”。在同日发出的关于破坏战术之一般指示及8月18日发出的为达成正太战役应连续破路的指示中,八路军总部都称此次战役为“正太战役”。“百团大战”这一名词在当时还没有出现。

  二、“百团大战”命名的由来及参战的兵力

  1940年8月20日晚20时,百团大战正式打响。那么,战前“正太战役”的称谓是何时被改称为“百团大战”的呢?其原因又是什么呢?八路军总部当初设想的战役规模有多大?八路军后来究竟有多少个团参加了此次作战呢?

  我们先来看一下当时的文献资料。八路军总部在1940年7月22日下发的《战役预备命令》中,要求直接参加正太线作战的总兵力不应少于22个团,其中晋察冀军区为10个团,第129师为8个团,第120师为4至6个团,另外还有八路军总部炮兵团大部及工兵一部;在8月8日下发的《战役行动命令》中,除没有对第120师规定出具体参战兵力(团)外,仍要求晋察冀军区以主力约10个团、第129师以主力约8个团及总部炮兵团参战。综合这两份文献可以看出,八路军总部当初设想的战役规模不会超过25个团。但当战役打响并且取得了一些胜利后,各根据地有不少武装力量乘日伪仓惶撤退之际,自动参加了战斗,自发地奋起追歼日伪军,这就使得战役规模迅速扩大。这也是彭德怀和左权未曾想到的。

  百团大战打响的次日,刘伯承、聂荣臻、贺龙、吕正操等人便陆续致电八路军总部,报告战绩。彭德怀、左权看到一份份奏捷的电报后,脸上不时地露出笑容。为了尽快向中共中央军委和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报告此次战役的进展情况,彭、左二人要求八路军总部司令部在8月22日中午前务必查清正太全线和其他各路所有参战部队的兵力和战斗情况。关于八路军参加百团大战的兵力,目前有103、104、105和115个团等多种说法。实际上正确的说法应是105个团。

  8月22日午饭过后,彭德怀、左权信步走进作战室,听取战况汇报。八路军总部作战科长王政柱根据统计的结果向彭、左汇报参战兵力:“正太线30个团,平汉线卢沟桥至邯郸段15个团,同蒲线大同至洪洞段12个团,津浦线天津至德州段4个团……共计105个团。”这是王政柱在其编著的《百团大战始末》一书中的一段话。但八路军全部参战兵力他并没有在该书中完整地写出来,而是将后面的部分略去了。那么,八路军105个团中其他那些团又是如何统计出来的呢?他的这一说法是否准确?我们再看一下当时有关文献资料的记载。8月27日,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向蒋介石转呈了百团大战的兵力部署及战绩情况,在这一电文中有八路军参战兵力的一个详细的统计,其中,除了王政柱上面提到的61个团外,另外的44个团分别为:汾(离)军(渡)公路线6个团,白晋线6个团,北宁线2个团,平绥线2个团,沧石线4个团,德石线4个团,邯(郸)济(南)公路线3个团,代(县)蔚(县)公路段4个团,(北)平大(同)公路线6个团,辽(县)平(顺)公路线3个团,宁(武)岢(岚)静(乐)公路线4个团。电文中还两次强调,八路军参战兵力共计105个团。另外,八路军总部司令部和野战政治部在9月14日公布百团大战第一阶段战绩时也提到了参战兵力问题:“正规军、地方军共百○五团参战。”如果说王政柱在其后来所写的《百团大战始末》一书中提到的105个团的说法还不足以作为确定八路军参战兵力确切根据的话,后面两份文献资料都是在战役刚刚开始且尚在进行中所留下的,应是不容置疑的,所以说百团大战的参战兵力应是105个团。

  据王政柱回忆,左权在听完他的汇报后脱口而出:“好!这是百团大战,作战科再仔细把数字查对一下。”“百团大战”!这个响亮的名词立即吸引了坐在一旁的彭德怀,他接口说道:“不管是一百多少个团,干脆就把这次战役叫做百团大战好了。”经彭德怀这么一说,左权觉得用“百团大战”四个字作这次战役的名称,更符合实际,也更有气势。他非常赞同彭德怀的这个提议。在场的《新华日报》(华北版)记者陈克寒听了彭德怀的提议后也说:“叫百团大战好,反映了这次作战气魄,我的报道工作也好写了。”于是,彭德怀和左权一起拟电,将此次战役正式定名为“百团大战”。该电在致八路军各参战兵团的同时上报中共中央军委。电文如下:

  聂(荣臻),贺(龙)、关(向应),刘(伯承)、邓(小平)并报军委:

  正太战役我使用兵力约百个团,于20日晚开始战斗。序战胜利已经取得。这次战役定名为“百团大战”。这是华北抗战以来积极主动大规模向敌进攻之空前战役,应加紧扩大宣传。此间,除有专电发重庆转蒋(介石)何(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何应钦)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部长陈诚)徐(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令部部长徐永昌),发西安转办公厅,并发延安外,每日还有战况及论文广播,希注意接收,以便统一扩大宣传。

  彭 左

  彭德怀和左权拟好电稿后,令工作人员立即将这份电报发出去。给蒋介石的电报,是以第18集团军正、副总司令朱德、彭德怀的名义先发到当时驻重庆的叶剑英处,再由叶转送的。叶剑英收电后于8月27日将这份电报转呈蒋介石,这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份载有八路军参战兵力详细统计的电报。

  为扩大对外宣传,彭德怀和左权等人商量后,于8月22日午后又下发了宣传工作指示。指示指出:“正太战役是抗战以来华北军队积极向敌进攻之空前大战,总合兵力共约百个团,故名‘百团大战’。”指示要求各部队注意收集作战中的英勇事迹及军政文件与胜利品,多拍些有意义的照片。

  为表彰广大参战指战员的出色行动,8月23日,八路军前方总部以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参谋长左权,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副主任陆定一的名义,给晋察冀军区、第120师、第129师发去嘉奖电。电报指出:“根据你们几次简要战报,百团大战由于我参战全体指战员忠贞于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英勇果敢进击在各交通线上,特别在正太线上已取得序战之伟大胜利,无论欣慰,特传令嘉奖,仰即转令周知。查此次百团大战,是抗战以来在华北战场上空前未有的自主积极的向敌寇进攻的大会战,对于全国抗战形势与华北整个战局均有伟大意义。百团大战亦将成为中外战史上最光辉的名词。”电报要求全体指战员再接再厉,在现有序战胜利之基础上,猛烈扩大战果,完成战役任务。

  同日,八路军总部根据彭德怀、左权的指示开始编辑《百团大战要报》,汇集各部队在各条交通线上大破击的战况和战果。此后每天都要编辑,每日编3、5号不等,除分电延安中共中央军委和重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外,还电告第一、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阎锡山。到12月上旬,共编发《百团大战要报》近400号,有10余万字。当时,《新华日报》(华北版)的记者陈克寒就驻在八路军总部,专门负责百团大战的新闻报道。该报于8月23日以专版首次刊登了八路军总部参谋处提供的“华北交通总攻击战”第一号《捷报》。8月30日,延安出版的中共中央机关报《新中华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发表了《八路军展开百团精兵大战》的消息,公布了第一批《百团大战要报》,并以《八路军在华北反扫荡的百团大战》为题配发了社论。紧接着,延安和各抗日根据地,重庆和大后方国民党统治区域,各种报纸、刊物和广播电台,纷纷发表消息、评论。就这样,“百团大战”一词很快便由八路军总部传遍了中华大地。

  三、百团大战并非背着中共中央军委擅自发动的

  自20世纪50年代末起,由于彭德怀在一段时间内受到不公正的批判,发动百团大战也成了其一条“罪状”,其中理由之一就是百团大战是彭德怀背着中共中央军委擅自发动的,事前没有向中共中央军委报告。对这一指责,彭德怀曾作过专门的申述。他说:“总部决定后,7月22日发出电报给各区,也报军委。估计到破袭战开始时,日伪军会有相当部分,必从我根据地内向外撤退,故部署我各军区和军分区应预有准备,乘敌退出碉堡工事时,尽量消灭敌人,平毁碉堡及封锁沟、墙。各区接到此部署后,积极行动,提早准备和进入预定地域。……为防止敌人发觉,保障各地同时突然袭击,以便给敌伪更大震动,大概比预定时间提早了10天,即在7月下旬开始的。故未等到军委批准(这是不对的),就提早发起了战斗。”实际上,百团大战发起日期是8月20日,比原定日期8月10日左右(《战役预备命令》中规定的)推迟了10天,而并非是提前了10天,这当是彭德怀记忆之误。此点说明百团大战不是彭德怀背着中共中央军委擅自发动的。

  事实也的确如彭德怀所说的那样。八路军总部在1940年7月22日发出《战役预备命令》的同时,向中共中央军委作了报告。延安方面收到该电文后,当日即抄呈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朱德、王稼祥及张闻天、王明、康生、陈云、邓子恢、任弼时、谭启龙等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领导人或有关方面的负责人了,延安收文原件在案。另外,彭德怀和左权于1940年8月22日午后发出的那份为百团大战定名的电报也上报了中共中央军委。延安方面在收到这份文电后,即送呈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张闻天、王明、康生、陈云、任弼时等人收阅。当年的收文送阅单仍完好无缺。这再次说明彭德怀背着中共中央军委擅自发动百团大战的指责是站不住脚的。对此,聂荣臻也曾指出:“百团大战,并非偶然。它不是出于个别人的主观愿望,而是我党我军根据当时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愿望而发动的。”

  至于此次战役没有等到中共中央军委批准的问题,彭德怀认为“这是不对的”。但聂荣臻后来对此问题作过这样的说明。他说:“有种传说,说这个战役事先没有向中央军委报告。经过查对,在进行这次战役之前,八路军总部向中央报告过一个作战计划,那个报告上讲,要两面破袭正太路。破袭正太路,或者破袭平汉路,这是游击战争中经常搞的事情,可以说,这是我们的一种日常工作,不涉及什么战略问题。这样的作战计划,军委是不会反对的。”

《党史博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1】 【2】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新玲)


 相关专题
· 历史珍闻
 相关新闻
· 纪念邓小平:坚持理念创新 [2007年06月01日]
· 永远的丰碑 红色记忆:渤海区抗日根据地 [2007年06月01日]
· 坚持什么样的社会主义 [2007年06月01日]
· 彭冲在文革中处理的两件难事 [2007年06月01日]
· 贪官与名画 [2007年06月01日]
· 毛泽东·格瓦拉·游击战――60年代的一个世界性话题 [2007年06月01日]
· “实事求是”校训溯源 [2007年06月01日]
· 为争取读书机会引出的离奇经历 [2007年06月01日]
· “舆论监督”的一件逸闻 [2007年06月01日]
· 北平《解放》报往事 [2007年06月01日]
[打印正文]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留 言 区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或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我要留言:
署名: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1【特别策划】沉痛悼念黄菊副总理
2黄菊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京逝世
3组图:黄菊同志生前部分工作照片
4中共天津市委新任常委一览(附简历)
5张高丽当选为天津市委书记 戴相龙、邢元敏为市委副书记
6【新闻周刊】总理考察猪肉供应情况 五省选出新领导班子
7【党史周刊】毛泽东的"三落三起" "实事求是"校训溯源
8中共天津市第九届委员会委员名单
9悼念黄菊
10【先锋周刊】地方党代会大家谈:评省委书记们的“就职宣言”
48小时评论排行榜
【党史周刊】毛泽东的"三落三起" "实事求是"校训溯源
组图:黄菊同志生前部分工作照片
最新专题
黄菊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京逝世
简历 报道集
组图:生前照片
关注各地党代会
上海 宁夏 广东
青海 山东 重庆
天津 北京 浙江
增强“三个意识”
媒体评论 网友热议
关注十七大代表选举
中央精神 权威解读
李鹏经济日记
日记节选
相关新闻
发表留言
  ·学习贯彻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
·学习胡锦涛在庆祝建党8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
·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陈淳
·清廉如水的唐如业
·人民的好警察赵振金
·沉痛悼念洪学智将军
·老红军刘应启
·“蓝领专家”孔祥瑞
·“党员闺女”林秀贞
·一心为民的草帽书记 黄成模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