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查询>>档案·记忆>>史海回眸
毛泽东笑谈生死
○孟 红(山西)
2007年06月01日08:3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毛泽东是功勋卓著、令人敬仰乃至曾被欢呼为“万寿无疆”的一代伟人。对此,毛泽东总是那么理智、冷静而从容。他一生尊崇辩证唯物主义,多次坦然地谈到自己的生死观,体现了一个伟大的唯物主义者无所畏惧的乐观主义精神和博大的胸怀。

  

  1961年,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第二次访问中国,受到了热烈欢迎。毛泽东盛情款待,安排、引领他到新中国的许多地方走访、考察,并且与他多次亲切交谈。

  时年68岁的毛泽东问蒙哥马利:“元帅今年多大岁数?”

  “74岁。”

  “哦,过了73岁了,咱们都老喽。”

  蒙哥马利说:“主席先生,你的共和国成立了12年,从战争的废墟上建立起了新的国家,你显然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你的人民需要你,你必须有健康的身体和充沛的精力来领导这个国家。”

  毛泽东点燃一支烟,慢悠悠地吸着,望着远方沉思而语:“中国有句俗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如果闯过了这两个年头,就可以活到100岁。”

  蒙哥马利很新奇地看着毛泽东,对此迷惑不解。

  毛泽东看到对方的神情,明白这是东西方文化差异造成的,他诙谐地笑着说:“我们说的阎王,就是你们说的上帝。我只有一个五年计划,到时候我就去见我的上帝了。我的上帝是马克思。”毛泽东的意思很清楚,是说他只能活到73岁。

  蒙哥马利有点激动地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访问,我感到中国人民需要你,你不能离他们而去,你至少应该活到84岁。”

  毛泽东挥了挥手,哈哈一笑,说:“不行!我有很多事情要同马克思讨论,在这里再呆4年已经足够了!”

  蒙哥马利也用同样幽默的口吻说:“要是我知道马克思在哪里,我要告诉他,中国人民需要你,你不能到他那里去。我得同他谈谈这个问题!”

  在座的人都笑了。毛泽东笑得最开心。

  9月24日这一天,正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中秋节。凌晨5时左右,陪同蒙哥马利的浦寿昌从睡梦中被叫醒,说是主席改变了计划,决定当天下午再同蒙哥马利会谈一次,并共进午餐。

  这个消息使蒙哥马利喜出望外,高兴地连声说:“OK!OK!”

  这次计划外的谈话是从下午2时30分开始的。两人谈得更加深入,就领袖的魅力、权威及与他所领导的人民的关系等交换了看法。其中,毛泽东谈到了自己的接班人问题。

  蒙哥马利顺着话题问毛泽东:“我认识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我注意到他们很不愿意说明他们的继承人是谁,比如像麦克米伦、戴高乐等等。主席现在是否已经明确,你的继承人是谁?”

  毛泽东很坦然地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很清楚,是刘少奇,他是我们党的第一副主席。我死后,就是他。”

  蒙哥马利又问:“刘少奇之后是周恩来吗?”

  毛泽东说:“刘少奇之后的事我不管……”

  蒙哥马利见毛泽东谈及自己的身后事如此认真、坦率,充满敬意地说:“中国现在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很需要主席。你现在不能离开这艘船放下不管。”

  毛泽东笑着说:“暂时不离,将来学丘吉尔的办法。”他沉吟片刻,然后说:“我随时准备灭亡。” 说完,自己先开怀大笑了。

  接下来,毛泽东侃侃而谈,细讲自己可能有5种死法:一是被敌人开枪打死;二是坐飞机摔死;三是坐火车翻车而死;四是游泳时被水淹死;五是生病被细菌杀死。

  扳着指头一一道完,毛泽东笑着说:“这5条,我都已经准备了。”毛泽东还风趣地说:“人死后最好火葬,把骨灰丢到海里去喂鱼,鱼虾会感谢不尽呢。”

  蒙哥马利被毛泽东震动了,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他怎能想像得出一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领袖对生死看得如此透彻。

  

  1963年罗荣桓元帅逝世后,毛泽东感慨至深,跟自己的保健医生吴旭君长谈了一次生死观。

  那年12月16日,罗荣桓逝世。毛泽东到北京医院向罗荣桓的遗体告别。这件事情来得突然,逝者毕竟是毛泽东的得力干将和至爱战友,何况年纪又不是很大。因此,对于毛泽东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个大的震动。

  从告别仪式上回来以后,他一直很少说话,一连几天茶不思,饭不想,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将积聚在心的深切感触泻于笔端,写出一首 “吊罗荣桓同志”的七律诗词:

  记得当年草上飞,
  红军队里每相违。
  长征不是难堪日,
  战锦方为大问题。
  斥鷃每闻欺大鸟,
  昆鸡长笑老鹰非。
  君今不幸离人世,
  国有疑难可问谁?

  没过多久的一天,毛泽东睡不着觉,便同吴旭君聊起天来。他靠在床上,烟不离手,娓娓而谈;吴旭君则端坐在他的床脚边,静静地听着。

  回想往事,毛泽东首先谈起了他的母亲,充满深情地说:“我喜欢母亲。她是个善良的农村妇女,待人诚恳。”他吸几口香烟,又继续说:“尽管她不懂搞群众关系,可她为人很好,受人尊敬。她死的时候,来了好多人为她送殡,排着长长的队,跟我父亲死的时候不一样。父亲对人苛刻。我总忘不了这件事。”

  吴旭君插话问道:“您母亲去世的时候,您不是不在吗?”

  毛泽东反问道:“我不在就不能听别人说?”

  吴旭君又好奇地问:“您对您母亲怎么个好法?”

  毛泽东摇了摇头,十分内疚地说:“我作为儿子不够格呀。生不能尽忠,死不能尽孝。我就是这样的人。”

  吴旭君宽慰道:“这也怪不得您。您那么早就投身革命,寻找真理,为解放全中国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也算是孝敬母亲了。”

  毛泽东没有吭声,不置可否地默默吸着烟。稍顷,他问吴旭君:“你对你母亲好吗?”

  吴旭君说,“我母亲死得早,她是病死的。那时我还不太懂事,大概只有8岁吧。不过,我记得她死时人们把她从床上搬到地上,地上有一张席子。人们用白被单把她从头到脚盖起来。我当时特地把母亲给我做的红小褂穿上了,跪下,大把大把地给她烧纸钱。我想让她看见我漂亮,我在给她送钱。大人是这么说的,我也就这么信了。烧完纸,我都起不来了。其他的我都记不得了。我当时小,长大以后我有了自己的看法,不知对不对,我想告诉您。我认为我们的政策应该改。”

  “要改什么?”

  “我是主张要对一个人真好,就在他活着时好好对待他。他死后一旦怀念他时,也没有遗憾。如果生前对他不够好,等他死了又办酒席又戴孝,这一套对死者并没有什么好处,那只是为了给活着的人看。主席,您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毛泽东沉吟一下,讲出自己的看法:“在革命队伍里必要的追悼会还是要开的,这也是为了寄托哀思。这不像老百姓那样办红白喜事,那么热闹。不过,你的问题我可以考虑一下。”

  “主席,您是不是觉得这个想法不对?”

  “我还要想想。作为政策,还要考虑。”毛泽东继续抽烟,沉思了一会儿,他突然冒出一句,“我死的时候你不要在我跟前。”

  吴旭君先是对这句突如其来的不可思议的话大吃一惊,然后笑笑说:“您别开玩笑了,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怎么会不在您身边呢?我要做好防病工作,您得了小病我及时给您治疗护理,不让您得大病。”

  “不,我死的时候一定不要你在我跟前。”毛泽东坚定地说,“我母亲死前我对她说,我不忍心看她痛苦的样子,我想让她给我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我要离开一下。母亲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她同意了。所以直到现在,我脑子里的母亲形象都是健康、美好的,像她活着时一样。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不让你在我跟前了吧。我要给你一个完美的印象,不让你看见我的痛苦。”

  吴旭君会意地点点头,随后,提议说:“咱们别老说死的事吧。”

  毛泽东却固执地说:“我这个人就这么怪,别人越要回避的事,我越要挑起来说。在战争中我有好多次都要死了,可我还是没死。人们都说我命大,可我不信,我相信辩证法。辩证法告诉我们,有生就有死,有胜利也有失败,有正确也有错误,有前进也有后退。冬天过去就是春天,夏天热完了就到了秋天等等。你都不研究这些呀?”

  吴旭君说:“我们研究的范围比较窄,不像主席说的这么广泛。确切地说,我们更多的研究人的生、老、病、死。在医学方面有的还落后于其他学科。虽然生、老、病、死只有四个字,可是在这个范畴内还有许许多多微妙复杂、无穷无尽的问题。比如,如何提高优生率,怎么样防老、减缓衰老过程,对疑难、不治之症怎么样找出一个预防治疗措施,如何降低死亡率……这些问题都需要继续研究,有待解决。”

  听完吴旭君的话,毛泽东舒心地笑了。他掐灭烟头,说:“讲得不错嘛。你承认生、老、病、死是生命在不同时期的表现。那好,按这个科学规律,我和罗荣桓同志一样也会死的,而且死了要火化,你信不信?”

  面对这么突兀而来的提问,吴旭君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一下子呆住了,好久没说话。

  毛泽东发现对方半天没反应,奇怪地问:“你怎么了?”

  “主席,咱们不要谈这个问题,换个话题吧。”

  毛泽东认真起来,用肯定的语气说:“你不要回避问题喽。话题不能换,而且我还要对你把这个问题讲透。给你一点儿思想准备的时间,我书架上有本《形式逻辑学》,你拿去读,明天我们再接着谈。”

  谈话就这样结束了。吴旭君从毛泽东的书架上找到那本《形式逻辑学》,告辞出来。一回到休息室,她就带着问题专心读起来,以应付毛泽东关于生死问题的“考试”。毛泽东说话从来是算数的,你休想打马虎眼。

  翌日,吴旭君陪毛泽东吃过第一顿饭后已是下午。

  他们离开饭桌,一坐到沙发上,毛泽东就发问了:“你的书看得怎么样了,我们接着昨天的谈。”

  吴旭君如实告诉主席:“这本书的页数不算多,我都看完了,我觉得自己得了消化不良症,有的问题似懂非懂。”

  毛泽东单刀直入,像个严格的老师似的问:“形式逻辑讲的是什么?”

  吴旭君把准备好的几段有关形式逻辑的定义背给毛泽东听。

《党史纵览》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1】 【2】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任编辑:王新玲)


 相关专题
· 人物长廊
 相关新闻
· 解放军中留过洋的开国将帅 [2007年06月01日]
· 毛泽东说:四渡赤水是自己的得意之笔 [2007年06月01日]
· 近年来国内五四运动研究述评 [2007年05月31日]
· 1956年前后北京市对知识分子政策的贯彻和实施 [2007年05月31日]
· 李大钊没有出席中共一大原因再探讨 [2007年05月31日]
· 聂荣臻元帅在担任北京市第一任市长的前后 [2007年05月31日]
· 用热血表忠诚 史料载美南北战争时即有华裔参军 [2007年05月30日]
· 永远的丰碑?红色记忆:琼崖抗日根据地 [2007年05月30日]
· 三峡工程论证中的“插曲” [2007年05月30日]
· 周恩来五次视察唐山 [2007年05月30日]
[打印正文]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留 言 区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或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我要留言:
署名: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1悼念黄菊
2中共天津市委新任常委一览(附简历)
3【党史周刊】毛泽东的"三落三起" "实事求是"校训溯源
4中共天津市第九届委员会委员名单
5黄菊副总理慢些走 我们会牢记你的叮瞩
6【先锋周刊】地方党代会大家谈:评省委书记们的“就职宣言”
7说不尽的百团大战
8云南普洱县地震 省委书记批示省长率工作组救灾
9西方国家共产党的新变化、新特征
10汪洋:一个大厅“三个世界” 城乡统筹任重道远
48小时评论排行榜
悼念黄菊
用什么保证“出政绩不能违背群众意愿”
【党史周刊】毛泽东的"三落三起" "实事求是"校训溯源
最新专题
黄菊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京逝世
简历 报道集
组图:生前照片
关注各地党代会
上海 宁夏 广东
青海 山东 重庆
天津 北京 浙江
关注十七大代表选举
中央精神 权威解读
李鹏经济日记
日记节选
相关新闻
发表留言
  ·学习贯彻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精神
·学习胡锦涛在庆祝建党8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
·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陈淳
·清廉如水的唐如业
·人民的好警察赵振金
·沉痛悼念洪学智将军
·老红军刘应启
·“蓝领专家”孔祥瑞
·“党员闺女”林秀贞
·一心为民的草帽书记 黄成模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