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年表  毛泽东传  回忆思念  研究评论  著作选登  诗词作品  
   书法手迹  历史瞬间  影音再现  领袖颂歌  纪念场馆  网友文章
 
中国共产党新闻>>史海回眸
 
忆往昔50年前毛主席江中击水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1977年7月16日,广州市组织16499人畅游珠江。这是上个世纪最后一次大型珠江游泳活动。 本报摄影记者廖衍强 摄
  有组织的畅游珠江活动,最早的记载始于1930年。上世纪50年代,广州几乎每年都会举行横渡珠江活动。上一次横渡珠江,是1977年7月16日,距离现在已经有29年。当日的情景,老广州人一定还记忆犹新。

  最早:渡江比赛始于1930年

  据《广州市志》记载,1930年6月21日,东山水上体育会举行了横渡珠江比赛。此后,1932年~1936年,南华体育会共举行了5届渡江游泳赛。

  1947年9月,荔湾泳场举行了渡江比赛。此后,在上世纪50年代期间,广州几乎每年都会举行横渡珠江活动。

  最多:1964年2万人渡江

  群众横渡珠江的热情,越来越盛。1958年8月17日至19日,广州市体委发动万人横渡珠江,游程从划船俱乐部至二沙头体育俱乐部,参与者有解放军、工人、农民、机关干部、教授、学生和家庭妇女等,共计10000多人。

  1964年8月23日、24日,广州市政府组织20048人横渡珠江,这也是目前所知的、广州地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

  1969年~1976年,广州举办过6次畅游珠江活动。参加人数从1969年的6470人增到1976年的1.5万人――1976年7月16日,为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10周年,广州地区1.5万军民畅游珠江。

  最近:上次渡江已隔29年

  1977年7月16日,广州市组织16499人畅游珠江。此后一等就是29年。其间只有“全国游泳之乡”之称的荔湾区,在1983年~1990年,每年在夏天组织畅游珠江活动。

  2006年7月12日,广州再次举行大型渡江活动。 (陈 翔)

  横渡珠江“压轴”方阵训练总指挥李伟――

  30年后再组织滋味别样深

  “隔了30年,我又成了组织横渡珠江的指挥者,这是在圆我的一个梦啊。”广州市冬泳会会员李伟,也是昨日横渡“压轴”方阵的训练总指挥。为了备战这次横渡,他早在7月1日就和冬泳会主席赖会长一起把200多名冬泳会会员拉到花都芙蓉嶂进行集训,“虽然我们的会员80%都游过长江,但是这次不同,我们空前重视,一定要严格挑选,严格训练,因为要游出最好的方阵来!”他笑说。

  这份组织工作对李伟来说是驾轻就熟。早在30年前,当时在空军部队的李伟就是所在部队的横渡珠江“彩排”指挥。“那时驻穗的海、陆、空部队都参加横渡活动,我们各个部队在珠江大桥下彩排,进行集训,然后就统一参加一年一度的横渡。我一直参加到1977年的最后一次!”

  有意思的是,30年前的横渡景象与现在可谓大异其趣。“我们那时可没有现在这么现代的游泳装备,是穿着军服下水的,游起来还挺壮观呢。”

  “当年一听到有横渡,大家可积极了,都争着报名,挑选却很严格。”不过这次的横渡挑选条件比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的会员个个都是一年365天天天游泳的健将,但就是这个群体,也只能是从900多人中挑选出150人参加。这次活动太有意义了,不仅是我,是大家在圆一个共同的梦。”

  (邱瑞贤)

  50年前毛主席

  珠江击水欢呼自由

  毛主席多次畅游珠江,因当年保密需要而未能见诸报端,他先游珠江,再游长江,更是鲜为人知。

  1956年5月3日,毛主席来到广州,下榻广州东山小岛一号楼,先后在停泊于小岛旁的一艘小船上接见了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江西等省区的领导人。经过连日视察后,毛泽东决定好好休息一下。茫茫珠江水唤起了他畅游江河的欲望。为此,广东省委从体育学院挑选出一批体魄健壮、政治可靠的游泳尖子,陪同毛主席下河。

  这一天,毛主席及其陪同人员登上小船,徐徐离开小岛,溯江而上。小船来到白鹅潭。毛主席正要下水,忽然远处几艘小渔船上传来了呼喊声:“毛主席,是毛主席,毛主席万岁!”毛主席兴致勃勃地向渔民们挥了挥手,然后纵身跃进珠江。毛主席拍击着江水,高声呼喊:“我自由了!”之后,毛主席率领一小队游泳健儿,穿过如意坊码头,闯进大坦沙河段,直抵海角红楼泳场,然后又转身顺流而归,畅游一个多小时后,才回到了小船。从此,毛主席每次到广州,只要天气不是太冷,就必定要下珠江。(黄穗生)

  本报前摄影部主任廖衍强回忆29年前游江活动

  每人背个汽车内胎畅游珠江

  “当年的装备很简陋啊,哪有救生气球啊?”“珠江两岸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不仅是林立的高楼大厦,还有那么好的园林绿化。”在家里观看着“横渡珠江”电视直播的前《广州日报》摄影部主任廖衍强感触良多,对比起这两次相隔29年的活动,他希望日后横渡珠江的活动像世界杯一样,每隔4年举行一次,“既然现在珠江水质变好了,横渡的活动就不要停止啊,每隔一段时间举行一次,让市民们都形成保护母亲河的意识。”

  当年珠江两岸

  最高建筑要数爱群大厦

  知道记者要上门采访,廖衍强早就翻出了他分别于1954年、1957年和1977年拍摄的新闻图片。

  1977年的那次“畅游珠江”,他至今仍然保留着两张珍贵的黑白照片。“当时珠江两岸没有太多高楼,我是站在海珠桥上拍的。”他指着照片中最高建筑告诉记者,那就是爱群大厦和还没有完全建好的新爱群大厦,“当时能够进入我镜头的最高建筑就只有这两幢,今天我从电视直播里看到,珠江两岸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廖衍强感叹过去30年广州日新月异的发展,“珠江两岸就是一个缩影,对比起这些老照片,才更能体会我们所居住的城市在这些年来如此巨大的变化。”

  当年救生设施

  只有汽车内胎和小木船

  与昨天的渡江活动一样,1977年的活动也设有救生船只保护参与畅游的市民,所不同的是,现在护驾的都是电动快艇,而当年只是人力小舢板。廖衍强戴上老花眼镜仔细地在当年的黑白照片上找出小舢板和小木船,“都是人力的,一条小木船上有人负责掌舵,有人则专门负责救生,不像现在那么先进。”

  他指着照片上的一个个小黑点告诉记者,当时每名市民身上都套上了汽车轮胎的内胎,也有人使用救生圈的,但只是很少的部分。

  “当年畅游珠江的路线比较长,各个方队都有专门的队长指挥下水,不过上岸以后,人们擦干身上的河水就各自离去了。不像现在条件这么好,还能沐浴更衣。”

  本报记者 杨敏

  退休教师黎润钟等这一天等了30年

  “拄着拐杖也要去看大家游珠江”

  畅游珠江是30年前

  最受欢迎娱乐活动

  顾友华:那时的娱乐活动不多,又没有现在这么多游泳池,到珠江游泳是最受欢迎的娱乐节目了。

  现在广州市体育局工作的顾友华,30年前是一位连续参加了三次横渡珠江活动的中学生。当年的小顾可是游泳队里的小健将,所以才会连续在1975~1977年三年都中选。

  由于已经是童年的记忆,顾友华对当年横渡的细节已经比较模糊,但是他却还清晰记得当时游泳的地点和距离。“我们每次都从海幢公园附近下水,一直游到了珠江泳场上岸,全长有1000多米呢!”

  对当年江水的回忆,顾友华的印象是“靓”,又清又滑,还能看到人影。

  从小在广州游泳之乡荔湾区长大的他,记得那时读书的班上,每年都有四五位小同学参加珠江横渡。“每次大家都积极得很,我们都是在江边喝江水长大的,那时孩子们的娱乐活动不多,又没有现在这么多游泳池,到珠江游泳是最受欢迎的娱乐节目了。”

  巧的是,30年后的昨日,当年的小健将已经成了组织小朋友横渡方阵的指挥,“我组织了活动的仪仗队,看到今天孩子们又能下水畅泳了,感慨很多。”也正因为要担任组织工作,他自己就不能亲自下水参加这次的横渡了,对此,顾友华也感到颇遗憾,“能亲自下水游一次,是我最大的愿望。”他对记者说。

  就是拄着拐杖也要

  见证这一历史时刻

  黎润钟:生于珠江边,成长于珠江边,曾四次参加政府组织的畅游珠江。珠江是他们这一代人的集体记忆,这30年来,他一直都在等着珠江可以重游。

  “30年夙愿终于实现啦!”昨日下午,在中大北门码头,广州横渡珠江活动的下水点,70岁的广东省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的退休教师黎润钟动情地对记者说道。

  黎伯出生于珠江边,成长于珠江边,曾经四次参加政府组织横渡珠江,珠江是他们这一代人的集体记忆。这30年来,他一直都在等着珠江可以重游。他曾暗暗下定决心,等到珠江可以再次横渡,他拄着拐杖都要去见证这一历史时刻。

  昨天下午,在妻子的伴同下来到中大北门码头的黎伯,终于见证了30年后再次横渡珠江壮观情景,黎伯激动万分。他一直等到最后一个方阵下水,下午4时多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珠江岸边。对于这次横渡活动,黎伯是这样评价的,场面很壮观,气氛热烈,参加横渡的市民都高呼着口号,群情激昂,不亚于30年前的渡江活动。

  黎伯说,他总共参加过四次横渡珠江活动,第一次是1958年9月,那次主题口号是“保卫世界和平,横渡珠江”,他22岁;第二次1959年7月,主题口号是“解放台湾,万人横渡珠江”;第三次是1976年,主题是“抗击侵略,保卫和平”;第四次则不属横渡,应是长游,从六中码头下水,顺流一直游到琶洲塔。“四次都参加了。当时横渡的气氛也十分热烈,尤其解放军方阵,全都穿着军装,背着冲锋枪横渡,在最前头的木排上还摆着几挺机关枪。”

  黎伯说,昨天他认真看了看珠江水,诚然与30年前的水质还有一定差距,但跟前几年已经有天壤之别。细心的他还发现,江里可看到二三十厘米长的鱼儿。“水清了,鱼儿回来了,市民可以重新游珠江,我的心愿也完成,广州市政府做了很多工作,也做出了成绩,但珠江的环保工作还任重道远,我还希望麻鹰可以飞回来呢!”黎伯说。 (邱瑞贤、林洪浩)

  读者来信

  珠江之水清兮

  可以万人同游

  1977年7月16日,我连续第二年参加了广州市举办的纪念毛泽东主席畅游长江的万人游珠江活动。当时我在广州市第二十三中学当老师,先到海角红楼泳场进行了2000米的测试。畅游珠江时,我们在滨江西路的人民桥脚集中,每人带一个篮球,队伍分成方块在大钟楼对面的浮排跳下水,向东游去,过海珠桥底,直到珠江泳场上水,历时一个多小时。那场面,蔚为壮观,激动人心。

  (廖伟英)

来源:《广州日报》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