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 资料中心 >> 历次党代会 >> 第六次(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 苏联 莫斯科)
返回首页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关于组织问题草案之决议
[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一九二八年七月)]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1、大会承认瓦西利也夫〔1〕同志的草案作为组织问题决议的基础,至于最后的修改,大会委托新中央与共产国际组织部共同执行。

  2、对瓦西利也夫同志的草案应添上底下几部分:

  (一)根据周恩来同志起草的提纲的材料,指出中共组织工作中的主要缺点。

  (二)指出党与工会工作的区别。

  (三)指出新的干部的培养,与党内教育训练的工作。

  3、大会委托新中央在最近期间根据组织决议案与修改的章程,详细制定指导地方革命工作的方法:

  (一)工厂支部工作方法。

  (二)群众组织中党团组织和工作方法。

  (三)各级党部组织法。

  (四)地方党部工作方法。

  (五)秘密工作方法。

  4、大会委托新中央与共产国际组织部共同规定国外的中国党员中的工作方法。

  5、大会委托新中央根据组织决议案与修改的章程,编辑一通俗小册,详细叙述中国共产党组织工作中过去与现在以及将来的任务,使一般下层的党的积极分子能够明了党的组织工作的状况。

  附一:

  中国共产党组织决议案草案――瓦西利也夫――

  Ⅰ.过去党的组织状况

  在第六次党大会上所有的一切关于中国共产党组织状况的材料,证明了虽然最近的环境是非常困难,但中国共产党在组织工作上,仍然有不少的进步,就是:

  (一)保存了党部的主要组织。

  (二)在党部指导机关之工人化的工作上有了相当的成绩。

  (三)在所有党部的工作上都加紧了无产阶级分子的作用。

  (四)做了许多工作以肃清在思想上不属于无产阶级的分子。

  (五)党在苏维埃的区域中的增长。

  但是,所有这些进步,决不足以遮饰在组织工作中所有的一些缺点。组织工作之一般的薄弱,仍然是党部继续发展与巩固之一个非常重要的阻碍。中国共产党在组织工作上之主要的缺点,就是缺少了正确的路线与系统性,工作进行多带有偶然的性质;没有将自己的力量集中于几个重要的问题上;没有用方法来肃清组织工作的缺点;没有建立全党由上至下的明确的,坚定的组织路线;没有设立有系统的监督来保证这种路线的巩固。

  Ⅱ.党内主要的组织任务

  在最近的时间以内,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工作,应当集中在以下的几个问题上:

  (一)侵入重要工业之大企业中,在那里巩固自己的组织。共产党只有建筑基础于工业无产阶级的时候,他才有力量。而中国共产党在他第六次大会的时候,党员有百分之七十六是农民,仅只有百分之十是工人,并且这些工人同志多是失业的及小企业中的。我们应当承认党内这样现象不是应当有的。因此在最近的将来,所有党的努力都是应当走向大工业中(纺织工业,金属工业,铁路,海上交通,矿山,市政等等)而在那里巩固我们的组织。在这个路线上的工作,自然是比较困难的,在小手工业及在农民中间的工作,自然是比较容易些。但是,党无论如何都应当与这种困难奋斗,应当在重要工业之大生产机关中间去巩固在工人群众中间的组织。以后党的工作应当转变过来,使着党以后的发展是向着工业无产阶级一方面的,使着无产阶级分子成为党的基础。

  (二)工厂支部:党在产业机关中的工作,应当在建设工厂支部上。党应当尽力发展并巩固工厂支部。中国共产党虽有工厂支部,但是他们数量很少,并且他们在过去只做传达指导机关的命令以及一部分的宣传作用,支部书记不是选举出来的,而是由上级机关指定的,无论什末问题都不在支部中讨论。总之,在支部中没有内部的独立工作。以后的工厂支部,应当照着新修改的党章及共产国际之关于这个问题的决议,来改变他的工作形式。工厂支部应当成为党部之组织基础,是使党与工人群众发生联系的机关。工厂支部应当讨论一切党内的政治问题。若在秘密工作条件所允许的时候,支部书记都应当由支部党员中选举出来。

  (三)地方党部:为的集中力量以巩固与发展工厂支部的工作起见,中国共产党应当注意地方党部(县党部,村党部,市党部,区党部等)的工作。这些地方应有该地方的党部委员会,这个区域以内的党员有一个共同的指导机关而发生联系。地方党部的责任,是要使当地党员的努力都集中于革命斗争中几个主要问题上,并要使当地的工作与党的一般任务发生联系。

  地方党部并不是要直接指导每一个党员的工作,他是建立在支部(工厂支部或街道支部)上,而指导本地之工作的。支部直接负责使该支部之每一个党员,都担负得有某种党的实际工作。

  特别是在开始的时候,若没有地方党部的帮助,则支部的工作决不会做好的。因为必要使每一个支部的工作与党之一般的工作发生联系,而不只限于本支部(街道,部门,工厂)以内的利益。这里正是地方党部的根本任务。

  现在在中国共产党面前――特别在中央及省委面前――之一个最主要的组织任务,就是要很快的考察各地方党部的工作:是否各地党部都有实际指导当地日常工作的能力,在各地是否是所有的党员都加入了支部,是否是经过支部使所有的党员都被吸收于党的日常工作之中,各地工作是否集中于几个重要的革命斗争的问题上,是否与中国共产党之一般的政治任务组织任务有所联系?

  考察地方党部工作之基本问题就是关于地方委员会之工作能力问题。决定地方委员会工作能力之最主要的条件有以几点:

  (1)委员会的成分,应当是当地党员中最有威望,最有信仰的同志,与工农群众有联系的分子。

  (2)假使在当地党部之下,有工厂支部,则在当地的委员会,应当有当地大工厂支部中之有威望的代表加入。

  (3)地方委员会,应当与地方支部发生密切的联系。这种联系应当是这样:在某个区域中有了重要的事变发生以后,支部应当立刻报告地方委员会,而地方委员〈会〉应当很快的指示支部以应付这件事的方针。另一方面地方委员会接到了上级机关的指导以后,应当立刻将这种指导转到支部中去,应当帮助支部怎样在具体工作中使着这种方针实行。

  (4)地方党部还应当经过自己的党团与当地之群众组织(工会,农会,学生会等等)发生密切联系。地方委员会应当负责使这所有的群众组织中,都有共产党的党团。要有系统的指导党团中的工作,树立我们党在这群众组织中的影响。

  (5)地方委员会应当注意在群众组织中之党团的工作,应当与当地之各支部之日常的工作发生联系。一方面党团之日常工作应当建立支部的工作上;另一方面,支部在某个群众组织之下,进行组织群众的时候,都应该在党的口号之下。

  (6)第六次代表大会反对组织同情者的特别政治团体,但认为在他们中间的工作有非常注意的必要。这一点对于各地群众组织之党团的工作非常重要。

  在现在中国的条件之下,党自然不能有很快的数量上的发展,这种情形使中国共产党要在同情于我们的工农分子中间,进行有统计的,个别的征收党员的工作。

  在现在的条件之下,中国共产党是有可能以使着广大的无党工人对他表示同情与实际之帮助的。因此党之一个最重要的任务,是要提高工农对我们党之同情,要有系统的选举接近党的群众,参加革命运动中的工作。也可以交付他以某一种任务。最广大的同情于我们的组织,自然是群众组织。我们吸引无党的工农群众,参加组织中间日常工作,比较吸引他们入共产党是容易得多。但是假使能以引导他们,使他们在党的指导之下,在职工会中为无党工人之最近的要求而奋斗,在农民协会中,为无党农民之最近的要求而奋斗,这便是吸引工农分子入党的第一步工作。

  在产业中的共产党支部,在群众组织中的共产党党团,对于同情于我们的无党工人的关系应该是:用极忍耐,极妥当的方法使他们参加日常斗争中的实际工作,应使这种争取部分要求的斗争与我们党之一般行动之政纲发生联系。因此,党支部以及党团,更应注意引导一般同情于我们的,参加我们所领导的革命斗争。其中最接近于我们的同情者,应当介绍他们入党。

  地方党部应当很过细的注意支部及党团对于群众的关系,支部与党团应当善于引导同情于我们的群众,要与他们缔结日常的实际工作中的联系,应当经过这些联系以巩固他们对党的同情。在动员群众参加革命运动之日常工作中,要善于依靠着广大的同情于我们的群众,以后经过这些同情于我们的帮助,更可以吸引着更广大的工农基本群众都走到我们党的指导之下。在征收党员的工作中,以及在无产阶级中之一般的发展群众的工作上,党应当将所有的努力集中于重要产业中的工人上(五金工人等),要在这里面树立最大的影响。

  (7)地方委员会在自己的日常工作中,应当省察对于自己计划及上级机关指导之执行,应当使当地党部,有共产党党章中所规定的铁的纪律。在中国共产党现在的工作条件之下,这种铁的纪律,特别必要。地方党部委员会,应当使着在他那里有坚固的纪律,但同时他应该了解所谓坚固的纪律,并不是机械的去执行,共产党之纪律首先是要建筑在每个党员对于自己责任的自觉。国际工人运动的经验告诉我们,工人阶级只有组织好了,才能得到胜利,没有坚固的纪律,不会有好的组织的。工人组织中之纪律的必要条件,就是少数服从多数,每个党员都服从指导机关之命令。

  (8)党的组织内,应当有坚强的内部纪律。但党应当计算到对于犯错误的事谁也不能保险,错误是在实际工作中不可免的东西,党内有集体的指导与党员群众作有系统的报告,是预防和很快的纠正错误之最好方法。对于未执行指导的办法也是如此,只有集体的指导与党的工作一切主要问题,有系统的在下级组织中讨论,才能很快发见未执行决议和通告的事。如果有意的不执行或曲解指导机关的计划时,则相当的党的机关(见中央党章)应当详加研究,并采取相当的决议。

  据此,地方党委应当根据新党章相当条文之规定,实行集体工作。同时,党部应当坚决的抛弃有些地方实行过的,对不同意地方党部书记的路线之同志,予以行政机关式惩罚及一般的机械的应用纪律之事。特别应当坚决的指出,党部书记只是委员会全体会议和常务会议命令之执行者。

  (9)在现在的条件之下,地方党部应当对于所有党员的军事训练工作加以很大的注意。同样的对于为苏维埃政权而战的工农群众的武装斗争的准备须加以极大的注意。

  (10)根据新党章实行党的指导机关内部之正确分工(推出书记,成立各部等)。

  Ⅲ.秘密党的组织原则

  在白色恐怖厉行之下,中国共产党只能极端秘密的存在。党的指导机关当然要非常秘密,然而,就是党的下级组织(支部,职工会中的党团等等)现在也是在秘密的条件之下工作。在另一方面,党所准备的武装暴动,要不能吸收工农主要群众,终归无望,所以这就需要对这些群众的积极准备工作。应当在工作中严守最秘密的规例,建立起自己的秘密机关,安置与侦探以至奸细斗争的方法等等。但是,在这种工作方向之中,党不应当立刻忘记,党的机关和一切党的组织的主要作用,是在能帮助党钻进群众中去和在党的口号之下把他们组织起来作革命的斗争,党应当站在巩固与扩大工农群众的联系的观点上,去建设适合于在白色恐怖的条件下的工作机关。应当使这些机关在日常生活中能够加强与工农群众的联系,以便有系统的准备之下,工农群众走向革命的发动,而不仅是党员和同情者的狭小范围的人作革命的发动。

  党可以建立内部很复杂的而且比较难于为警察机关发现的很好的秘密组织,其中有武装队的很秘密的委员会,有配置很好的秘密印刷机等等。但是这种组织无论各方怎样周到,如果与广大工农群众没有经常联系,则不是一个真正共产党的组织,也不会组织工农群众的胜利发动。这种组织最多不过能够组织成好的军事冒险,这种军事冒险与中共当前的一切任务,并没有共同之点。

  Ⅳ.工厂报纸与地方党部的出版品

  第六次大会以为欧洲各国通行的工厂小报与工厂小传单是秘密的党与广大群众发生联系的工作的有效方法之一,中国共产党过去和现在对于准备和散发群众传单及标语,作了很大的工作,这种工作应当尽量的继续发展和巩固。除党的中央机关所发行的传单标语外,小城市的地委,工厂支部,乡村支部等的下级组织,必须发行同样性质的印刷品。工厂支部与乡村支部等所发行的传单标语,当然在质量上(内容与外表)没有党的上级组织发行的那样好,但是这些地方的工厂的党的宣布和党的报纸,虽然有许多缺点,但对于广大群众的煽动影响则比由中央机关送来的技术上做的很好的宣言和报纸还要深刻些。因为他们能够说到工人群众特别接近和特别了解的问题。党的这种煽动工作的形式,是非常重要的。另一方面,在这些宣言和工厂报纸帮助之下,便工厂支部比较能够容易的钻进那些工人群众里头去。尤其是在他们的那个地方,因为那个地方在警察压迫之下,口头煽动纯粹不能进行或非常难以进行。

  Ⅴ.关于干部的工人化

  1927年八七会议及十一月中央会议对于吸收工人积极分子到党的指导机关问题的决议是完全正确的。

  党应当把从工人中造成干部人材的任务,不要看成是一个过渡时期的宣传工作,而要看成是一个为改良自己指导的长期的坚决的有系统的工作。在这件事上,党内的任何动摇是不容许的。

  被吸收到指导机关的工人同志们必须得到一定部分的工作。对这种工作,他们实行负责,而不要使他们与党机关的真正日常工作相隔离,而只是来参加委员会的很少的会议等等。

  党在继续这种工作当中,同时应该纠正有些党的组织,对这一问题的曲解,曲解到对非工人出身的同志,一定要免职。这些决议是完全不对的(顺直省委组织决议案),如以为每个知识分子一定要作出机会主义的错误,而每个工人一定能定出正确的布尔塞维克的路线的观念,也是不对的。

  考核一个党员应该以其政治认识,纪律性及对工人阶级利益的牺牲性为标准。此外,还加上他与广大工农群众的联系,他在这些群众中的威信和影响,指导群众的能力的标准。

  Ⅵ.关于工会和农协中的组织工作

  党的组织工作问题,对于工农群众组织中的工作,应当加以最严重的注意,首先就是对工会和农会中的工作。

  中共在最近以来,在群众组织中的工作是削弱了。这种削弱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反动的残酷的恐怖手段。群众组织公开存在的武汉时代已经过去,绝对秘密的条件使党在这方面要改变组织工作上旧有的形式。在党的面前有一个非常严重的任务,就是利用一切多少有点公开的可能性的组织,如兄弟会,姊妹团的任务(黄色工会也应利用)。这一点,大会的职工决议上详细的说明了。按工会路线的最具体的组织工作任务如下:

  (1)在所有的无产阶级的组织中组织在相当的党委有系统的指导之下而工作的党团。

  (2)使工会工作的中心移到最主要的工业部门的大企业内。

  (3)有党的核心,及在日常需要的基础上团结在党的核心周围的同情党的无〈党〉群众的工会积极分子参加的工厂委员会,是工会工作的适宜的最主要的组织形式。

  (4)使工厂支部成为企业内工会工作的基础,但工厂支部不应尽工会一样的作用,而应当尽在工厂委员会中的党团工作的作用。

  农会中最重要的组织任务如下:

  (1)在农会中建立在相当党委有系统的指导之下而工作的党团。

  (2)依靠党团使达到农会按乡为单位的原则――即是每一乡组织一个选举出来的委员会(农民委员会)的农会。

  (3)使党的乡村支部成为农民委员会的基础。

  (4)使无产阶级及贫农中的无党籍的积极分子紧结在支部的周围。

  (5)乡村支部及上级党的机关在一切工作中须注意使乡村党的组织的发展是建筑在乡村无产阶级及贫农成分上。至于富裕的也应当吸收到革命运动中来的,比较富裕的成份则经过农会吸收他们。

  附二:

  组织问题决议案提纲――大会通过这一提纲,并决议委托中央委员会依据这提纲做成详细决议案――〔2〕

  (一)党的主要任务

  (一)革命与反革命的两个极端营垒的形式。

  (二)工农群众政治觉悟日高一日,但党在组织上却有下列的危险现象:一、党的工人成分减少,农民数量超过工人同志七倍,农民的意识将影响到党的组织路线上来。

  二、党与群众的关系逐渐脱离。

  三、党没有计划夺取群众尤其是重要的产业区域。

  四、各级党部及工作人员受了不断的摧残和屠杀。

  五、党还不是工人群众的。

  群众说:你们党没有力量。

  工人同志说:你们现在不管我们了。

  (三)在夺取群众走向革命高潮的政治任务前面应以:

  一、建立产业支部,

  二、建立地方支部,

  三、发展工农组织,为组织上主要任务,以达到党成为工人阶级自己的群众化的战斗的党的目的。

  (二)组织上基本问题

  (一)党的无产阶级化

  一、党员成分:从知识分子占多数的党转到农民同志占百分之七十六。――产业工人同志占党的极小数量。――十元以上的工人不要。――党员的标准要“暴徒”能拚命的。――党员中存在着小资产阶级意气之争。――党员拚命与消极两极端。――工人党员离党的现象。――吸收工人分子到现在还不得法。

  二、党的指导机关:知识分子充满了的指导机关,虽逐渐参加了工农分子,但进展仍是很慢。――许多地方的改组尚多是缺乏教育性的形式主义。――理论的缺乏与群众的隔离,集体指导与集体而分工。――各级党部关系不密,多存在命令形式上的关系。

  三、党内民主主义:从前下级群众是没有讨论过政策,没有发表意见的机会,没有选举过自己支部干事会和委员会。――与机会主义奋斗后,渐能批评自己和上级机关,但党的政策还是没有能普遍的传达到下级党部,引起群众的讨论。――由家长制转变后倾向于极端民主主义。

  这证明机会主义的遗毒在组织上并未肃清。

  (二)支部生活

  支部是党的命令传达所和宣传机关。――组织上成为军队的形式,只有服从不容讨论。――书记是委派的,斗争是命令的,一失败只有怨党,或更脱离了党,否则便来向党要工作。――没有支部生活,没有支部的中心工作。――没有大工厂大企业的中心支部。――农村支部是易得而易失的。――交通机关的支部与兵士支部亦是极不发展。――党员入党后反怕向群众宣传,甚至其生活亦渐与群众隔离――于是支部便不能成为群众的核心,甚至工农同志及一切下级党部党员,不把党看成是他们自己的。――一遭挫折或斗争失败,常常是整个支部瓦解。

  没有支部生活,便产生不出干部人材,――党的改造基础便极不强健――加以教育与训练的缺乏,党的干部人材更显不足。

  没有支部生活便没有党内生活的基础,也就没有无产阶级党的基础。

  (三)组织上错误倾向和方法

  一、国民党式的组织路线――“以党治国”“党权高于一切”“命令”和“委派”以至强迫罢工,命令暴动。

  二、小资产阶级的意气之争――党内纠纷和互相攻击。

  三、极端的自由选举观念。――抹杀了党在秘密条件之下指导机关的选举权及布尔塞维克的民主集中制。――但不相信群众举出的干部亦是不对的。

  四、将党的机关与群众对立也是错误的企图。

  五、尾巴主义与盲动主义――在组织上都是脱离群众不能领导群众的危险行动。

  六、机械的执行纪律――“惩办主义”与说服。

  七、批评如失了政治和认真办事的精神和意义,便要走到个人无原则的相互倾轧,引起否认一切纪律。

  八、反知识分子的倾向――每个知识分子一定犯机会主义错误的不正确观念――知识分子拚命也是靠不住的,同时,知识分子的怠工,尤其是不好的倾向。

  九、雇佣革命与革命职业――组织上历史的遗留和历来党的组织路线的造成,是属于前者多而后者少。――失业的同志应尽力打入群众中去。

  十、不正确的平等观念――物质上的平均分配――地域上的平均发展。

  这些错误的倾向和方法,有许多都是加强了党与群众关系脱离的危险。

  (四)地下党的组织条件

  一、非躲避主义的机关秘密――离开工人区域离开城市的乡下党部的危险。

  二、深入群众中去的接近群众与少数人的秘密会议。

  三、工作人员的接替准备。――反对拚命与蛮干。

  四、旧的工作方法应根本改变。――要走上布尔塞维克的路线,从群众生活中学得斗争和工作方法。

  五、无政府状态与英雄色彩的行动,是打破组织的重要原因。

  (五)党及群众的关系

  党办工农会的传统政策。――命令群众而不是说服群众,领导群众。――使群众倚靠政治势力的错误影响。――革命斗争失败后,群众乃逐渐与组织脱离。――不知如何取得群众,组织群众,而只是简单的作工会罢工暴动以及共产党的宣传。――有些地方罢工或暴动,党便来直接指挥,甚至连已经有了的革命的工农会都不经过。――于是工农会便失去独立性,有时工会成了党的行动机关(党的支部仅是宣传机关)。――工会职员中完全没有非党群众,有时工会不起作用,党的支部便代替了工会。――党团便根本失其作用而等于消灭。党很少注意产业工人的组织和打进黄色工会群众中的工作。――农会的中心还没有建筑在贫农和雇农身上――工农组织的新的秘密形式还未产生。

  党疏忽了并且隔断了小资产阶级下层群众的关系,反动军队和土匪民团中极少我们的组织。――会帮的组织中我们亦未打入。

  在苏维埃的区域,党不会组织政权建立红军。

  青年妇女运动的指导和组织上的关系都未弄好。

  济难会工作未能群众化,宣传化,仅成为单纯的救济机关。

  这些组织上的基本问题都未完满解决,所以过去党还不能成为工人阶级自己的群众化的战斗的党。党的削弱由于党与群众脱离,和敌人白色恐怖加紧,而盲动主义亦予以损失上打击不少。

  (三)党内的组织任务

  (一)征收党员的调节,和吸收广大的积极的产业工人分子入党。

  (二)党应特别注意在主要的大工业中(金属业,纺织业,铁路,交通,海运,市政,兵工厂等等)巩固与发展党的影响,建立坚强的党的工厂支部。――并须有模范支部的建立,以创造党的支部生活。――农村支部中应注意中心干部的建立。

  (三)反机会主义的斗争与党的民主化。――尽量的有教育方法的使积极的工农分子参加各级党部的指导机关。――使党的全部能不断的讨论各级工作的主要问题。

  (四)加强党的集体指导,实行分工的集体,形成无产阶级指导中坚的工作。――密切各级指导机关的关系,加多巡视工作。

  (五)注意中心区域党的发展,如大的工商业城市,军事重镇,海运及沿铁路大河的城市,农村等。――加强城市中党的组织。

  (六)建立地方党部的工作――如无健全的地方党部,便没有正确的党的组织:

  一、地方党部指导机关中要有最有威信的地方党员加入。

  二、地方党部指导机关中要有当地大支部的积极分子加入。

  三、地方党部指导机关与当地各支部要有最密切的关系。

  四、支部以至地方党部的指导机关,照一般的规则,应由本支部及当地党部自己选出,但同时省委及县市委或区委对于地方党部及支部的工作应十分加紧指导。

  五、地方党部应特别注意支部的组织问题。――产业支部的组织方式和街道支部的组织和运用。――农村支部与市镇支部的组织关系。――兵士支部的发展和运用。

  六、支部开会的各种形式与征收党费的组织意义。

  七、干部人材的产生和训练。――工农运动训练班,与弟兄党的党校。

  八、有条理的调派负责党员,非必要时可以不必更调。

  九、地方支部应在工农群众组织中组织党团,以联结这些组织。

  十、支部是群众中的核心,党团是受支部指导在群众中发生核心作用的组织。

  十一、地方党部应特别注意非党群众中的工作。

  十二、在日常工作中发展党的影响和领导。

  十三、地方党部应注意支部和党团是否能使非党群众组织于我们党的口号之下。

  十四、地方党部应严重的审查各项工作执行的程度。

  十五、党的纪律和指导要使一般党员做到自觉的真实的接受和遵守。

  十六、地方党部要注意于全体党员军事化的指导。

  十七、要注意深入群众的秘密工作。

  十八、党的宣传品报章,要有很好的组织方法分配散布到工农兵士贫民群众中去。

  十九、地下党会议时必守的条件――有一两位负责同志不去参加会议。

  二十、各级党部应定期开会。

  二十一、各级党部机关应吸收下级党部干部分子参加各部工作。

  二十二、党应坚决的提出工人分子充实各地党部机关。

  二十三、各级党部应有系统的在党员群众前报告自己的工作――下级党部亦应经常不断的向上级党部做报告并引起党员群众对党的政策讨论和了解的兴趣。

  二十四、党的组织上的技术工作应在各级党部中建立起来。――关于调查统计,应有精确的材料,关于交通工作尤应有严密和灵敏的组织。

  二十五、地方党部彼此间的关系,应由上级党部予以联络上的帮助。

  二十六、地方党部对于当地的妇女运动尤其是女工农妇的运动应予以极大注意,不应将他看成是女党员的专门工作。

  (七)党与青年团的关系――党与团的各级指导机关均应按时相互派代表出席会议,互作报告,党除给团以政治上指导外,并应予物质上的帮助。――在党没有组织的地方,团得自己发展到成年群众中去,但其政治活动必须依据上级党部的政治路线,同时须介绍团员中的积极分子入党,以成立和发展党的组织――团应经常介绍其成年或非成年的积极分子入党,给党以干部人材,同时党应顾及团的工作,不应将团的得力党员调得太多,致减弱了团的指导力量。―一党更应经常的指导兼团党员,经过他们在青年团中发生政治指导上的影响。

  (四)党在群众中的组织任务

  (一)群众中组织的中心任务

  党在群众中组织上的中心任务是团结城市与乡村最广大的劳动群众于党的周围及党的口号领导之下。――因此党不但要注意非党的工农群众团体中的工作,并且要利用任何机会,不拘任何形式创造非党的工农组织。

  (二)工人阶级中的组织问题

  一、党包办工会――党包办工会命令群众的遗留,白色恐怖的广大摧残,工贼国民党的破坏,均使党在职工运动的组织上发生许多困难。――因此党要极力纠正派人办职工会及工人团体的传统观念,使其能表现工人群众自己的独立能力,吸收广大的非党群众,而党从中发生党团作用,以消灭党代工会及不能发生工人群众组织的目前现象。

  二、秘密工会――组织秘密工会,仍成为目前职工运动中的重要任务。――不拘采用任何形式(如兄弟团,姊妹团,合作社,互助团,储金会等),去团结群众。且这种组织必须以领导这各种形式的组织生长到赤色工会的组织为目的;必须依靠于下层党的支部工作与其在群众中所得的信仰和联系。――秘密工会不但需要在每个工厂作坊和各大企业中有他的组织(即是工厂的工会支部,指一个工厂中的全体会员而言),并且需要有全体产业的和地方的总的工会组织,尤其是在下层工会已有了群众的时候。――特别在大产业中要注意秘密工会的发展。

  三、群众集会日常斗争与工人组织――党应利用各种公开的可能,不放过任何机会的偶发的工人群众集会的参加和指导,即使是游艺会,募捐救济会,体育会也应扩大去组织使之由临时的变为经常的组织――在工人阶级日常的生活斗争中,不管是自发的或是党的领导的,党必须尽可能的使之扩大这一斗争达到可以发生组织的地步。

  四、工厂作坊委员会――党在职工运动中组织上基本任务是要将职工会的重心放在巨大工业上,而他的组织基础要从“工厂作坊委员会”中建立起来。――“工厂作坊委员会”或类似这个名词的这一组织,是由每个工厂作坊工人群众产生出来的统一组织(即是某种产业中工人的最初期组织)。他是由每一工厂作坊全体工人或大多数工人(不论他加入了什么性质的工会或是没有加入)选举出来的。――这一组织(工厂作坊委员会)的名词,在中国常常与每一个工厂作坊工会(即是职工会的工厂支部,所谓工会支部)相混,但实际上每当着群众自发的或未用工会名义领导的斗争起来的时候,工人群众大会或代表会议所举出来主持斗争出名交涉的委员会或干事会,这便是“工厂作坊委员会”的雏形,绝对不是工会。党应该依照这样组织路线使群众所举出来的委员会或干事会争得合法的可能的继续存在和发展下去,以完成十足的“工厂作坊委员会”。

  五、工厂委员会,工厂工会与党的支部――在中国现在的状态下,假使一种工厂或作坊中间,同时有三种名义和组织(党的支部,工厂职工会,工厂委员会)存在,很容易使党员群众不知运用――现在明显的组织出路是:工厂工会是整个产业组织的一个支部,是在他的领导之下领导工人阶级斗争的组织,所以他的会员人数不必一定很多,而其存在在目前多半是秘密的。――“工厂委员会”只是各个工厂工人群众自己的组织,没有会员只有委员,并还没有产业的联合,他一产生便是公开的,且大多数是由日常生活斗争中产生,故他遂成为工会实行斗争的公开斗争形式,他在将来更要成为苏维埃――地方人民代表会议的组织基矗――党的支部如遇到此种组织都存在时,只能派遣一部分同志加入工厂职工会的指导机关和“工厂委员会”,为的组织不太复杂起见,不必单独组织党团,两种组织中的工作同志可直接受支部指导以发生党团作用。――通常己有职工会的工厂中,党的支部在职工会中起党团作用,工会又在全体工人之中起工会的党团作用(如鼓动工人群众选举工厂委员会),在没有职工会的工厂里,党的支部就要在斗争过程及“厂委”运动中建立工会。

  六、工会职员绝对不应当都是同志――在党领导之下的职工会、“工厂作坊委员会”以至工人群众的任何组织,其指导机关的地位,我们同志只应占相当数目,绝对不应采取占全部机关的包办形式。――这不但在下层组织应如此,便在上层的总工会中也应如此。

  七、职工会应作到与群众的广大而巩固的联系,能逐日得到职工运动的链子中的每个环子的各式报告,然后才更有益于职工会的指示和领导――党在职工会中应领导其不单讨论工会的本身问题,而更注意于工人群众的日常生活及其所要解决的问题,以提高群众对职工会的信仰和同情。――目前职工运动中非常需要由斗争中产生出来的领袖,党应用教育来帮助他的方法达到这一目的。

  八、黄色工会与挂国民党招牌的群众工会。――有群众的黄色工会,甚至挂国民党招牌而亦有群众的工厂工会,我们均应加入活动,揭露黄色工会以至反动工会领袖出卖阶级的事实,以夺取群众到革命方面来。

  九、说服群众与群众日常斗争――这应消灭旧时的命令群众强迫罢工的工作方法,要坚决的执行说服群众引导群众的实际工作。――一切这些工作及对此工作的领导必须充满了活的政治的经济的斗争的问题。从工人群众日常生活中极小的斗争发展到大的斗争,吸引他们到组织方面来,以振作起群众的革命失败后颓丧烦闷的情绪。

  十、失业工人的组织与出路――革命工会必须坚决的进行组织失业群众于自己周围的工作,尤其要使他们脱离黄色工会或政府工会腐化了他们的影响(如收买失业工人在革命工人队伍中捣乱及机器工会的体育队等等)。――失业工人实关联到了乡村工作,多数失业工人是可以有组织的回到乡村中指导农民斗争和参加农民武装暴动的。――即在城市暴动的准备中,失业工人也可做成暴动的煽动者和暴动夺取政权时的一支同盟军。

  (三)农民群众中的组织问题

  一、农协仍为主要口号――在目前农民协会仍是在农民组织中的主要口号。――在许多已经用了农民委员会的名义或农民协会机关已为国民党所占的地方,我们必须另组织秘密的农民委员会,农民协会的名义可以不用。――但国民党占的农民协会如果是群众的,我们必须加入活动揭破其反革命的阴谋。

  二、农协的成分与组织系统――农协的成分在过去还包含了许多反革命分子,如豪绅及反对土地革命的富农,在下级指导机关中亦有许多非革命分子混入。――党必须在今后,使农会成为广大群众的基本组织,而以贫农雇农为其成分中及指导机关中的中心。――农会的组织系统,乡农会,区农会,县农会为吸收广大群众领导农民斗争最得用的团体,省农会于必要时可以用名义的号召和代表的召集(不便开省代表会时亦可分区分路开)。

  三、农会独立与党的领导――农民组织中党亦应抛弃包办农会的传统观念。使农会的工作在党的领导之下能够独立的做好,以提高农会的威权。党不要企图把所有的倾向于革命的农民都加入了党,但大多数农民要求入党时,除掉是投机不可靠的分子,亦不必拒绝,但须有干部的训练。――农会指导机关亦不应完全是党员充当,要尽可能的使非党员的贫农或雇农当选。――因此,党又必须加强在农会中的领导,即是要用在乡村中最有威信的党员加入农会的指导机关,以防止农会变成农民党的可能的危险。

  四、建立秘密的农民组织――对于农民群众中其他秘密的迷信的组织,党必须设法加入以接近其群众,揭破其领袖的欺骗,逐渐打破其迷性〔信〕的成见和习惯,以至改变其群众组织,夺取其群众到革命方面来。

  五、失业无地的农民――党必须使乡村失业的农民和流氓得到适当的领导,团结于农会的周围,以至加入农会。――在斗争时,尤其要使其能接受贫农和雇农的影响而参加斗争,以至游击队的战争成为农民武装行动时最得力的斗争力量。

  六、农民斗争与发展组织――在一切农民自发的斗争中,党必须尽可能的领导他们使之达到最高度的组织,在没有农民组织的地方,更要立即发展农会的组织,以夺取广大的群众。

  七、各农民苏维埃与农协及雇农工会――为着武装斗争发展到最激烈的状态,必须转到武装暴动时,党必须尽可能的,以农会名义召集农民大会,或代表会议产生的革命委员会以指导暴动,夺取政权。暴动成功后,这一政府的组织便须由临时的转到正式的,亦即是由乡村工农兵代表会议――乡村苏维埃产生出乡村区政府的机关。――在暴动前后农会仍可存在,但到了乡村政府的农民代表会议经过了多次的集会,农民已直接的参加和管理政权时,农会便可由此失其作用。这就是农协生长成为农民代表会议,农民群众到那时自然感觉到农民代表会议之外,并无另外再组织农协之必要。――农民乡区政权之苏维埃的干部,应团结而为秘密农协干部,仍与群众发生密切的联系和指导作用。――在乡村政权已经为农民夺取后,某些地方于条件成熟中可单独的成立雇农工会。――(所谓成熟条件如农会己取消,雇农数量较多,乡村政权较能持久等等)。

  (四)武装团体中的组织问题

  一、兵士支部――夺取兵士群众建立兵士支部发展兵士群众中任何形式的革命组织,是党在反动武装团体中最主要的组织任务。

  二、组织工农及失业者投身军队――党宜注意派遣得力同志和组织工农群众去接触或投到敌人军队中去,而组织失业工人农民,经过宣传后领导之投入军队之工作更为必要。

  三、帝国主义军队中的组织――在帝国主义驻华军队中,尤其是有色人种的军队中,党应得到兄弟党的帮助,发展革命宣传的组织。

  四、反动的或半封建的武装团体中――在一切反动的或半封建的武装团体中――如保安队,警察,商团,人民自卫团,民团以至红枪会,大刀会土匪等等组织中,党均应从中发展秘密组织,以推翻反动领袖,夺取其群众和武装,改变其旧式的组织和习惯为工作原则。

  五、工农武装组织及红军――工农的武装组织和训练,农民的游击队和苏维埃政权及红军的组织,党均应有详细的规定,在这些组织中的成分,均应以产业工人和贫农雇农分子为中心基础。

  (五)在城市贫民中的组织问题

  一、城市贫民组织与党的工作――党应注意城市小资产阶级的各种组织,特别是学生组织中的党的工作,使之真能领导城市贫民走向革命方面。

  二、要打入敌人所领导的群众革命运动中揭破其阴谋。――党员参加到敌人所领导的群众运动团体中,其目的是在揭破敌人骗取群众运动出卖革命的阴谋,而领导群众走到我们的革命旗帜之下,并非企图存在其中作少数运动。

  (六)青年和妇女运动

  一、在青年工农贫民群众中的组织工作――党应帮助青年团在青年工农贫民群众中工作,并给以工作发展的机会。――在职工会,农会及一切工农群众组织中,要尽可能的领导青年工农参加各级指导机关和各部工作。――在工农群众中青年的单独组织如体育队、童子团以及乡村中少年先锋队,均应隶属于职工会或农会指导之下。

  二、在女工农妇中的组织工作――党应在工农群众及一切贫农运动中注意到妇女运动,并领导妇女中的积极分子参加实际工作。――在工农会的各级指导机关中要有女工农妇参加,于其下组织妇女运动委员会调查和计划妇女工作,并须有妇女到各部工作,于必要时,工农会的妇委得召集妇女会议讨论一切工作,但非成为经常的组织。这种妇女会议的工作,是一种经常的运动帮助工会等去教育宣传鼓动女工农妇。

  (七)济难会的工作

  一、党应从各方面帮助济难会在群众中发展,尤其是地方党部以及有广大群众环绕于他的支部,更应特别注意这项工作。

  二、党应指导济难会在群众中的发展,不拘用何种名义,其目的总在团结最广大的群众同情于革命便利于党的发展。

  (八)党团组织问题

  一、凡在非党的劳动群众的组织及其机关(委员会,干事会,代表会,大会等)中,共产党籍分子必须组织党团以进行积极的党团工作。――党团必须尽力争取该组织内的大多数分子在自己影响之下。如果他们能够很热烈的实际的努力的求了解该组织内分子的要求,他们才能无微不至的拥护劳动群众本身的利益,才能将目前斗争任务与工农群众斗争最终目的相联贯起来,然后党的影响才能更易获得。――一切党团工作必须在各该非党的劳动群众组织章程与决议范围之内进行。

  二、党在工农会的上级机关中(如产总,全总,省总,地方总工会,以至各区代表会议的执行委员会,省农协,区农协等)都应有党团的组织,至在工厂作坊委员会中,在工会支部(即工厂工会)中,在乡农协中,不必再组织党团,即以支部全体党员起党团作用。

  三、在各地一切群众团体的组织形式(或单独的组织党团,或即由支部起“党团作用”)由各地党部自己决定,但必须不违党团作用的原则。

  四、党团乃是隶属于各该级党部的一种组织,受各该级党部的指导机关指挥,他没有自己组织的系统和指挥系统,上级机关中党团决不能直接指挥同一团体中下级机关的党团(如铁总的党团决不能直接指挥各铁路工会的党团,全总的党团不能指挥各省总各全国产总的党团等),但决不因此而妨碍工农会的独立的组织和指挥系统,就是说工农会上级机关可以受该党团的影响而指挥下级工农会,然并不能由上级党团直接出面指挥下级党团。同时下级党部对于其所管辖的党团指导,必须根据于上级党部对各项工作的方针,使其能与上级党团的行动相合。

  决议及附一根据莫斯科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编印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刊印;附二根据中央编印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大会议决案》刊印

  注释

  〔1〕瓦西利也夫,出席中国共产党第六次代表大会的国际执委会组织部代表,亦译华西利耶夫。

  〔2〕这个“提纲”印发后,中央于一九二九年三月作如下更正:这个提纲是大会通过的一个组织问题的材料,瓦西利也夫的组织问题决议案草案是大会通过的作为组织问题决议案的基础。因瓦西利也夫的决议草案到得晚,故秘书处误将提纲作为决议草案印出。诘此数语以当更正。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