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 >> 资料中心 >> 历次党代会 >> 第四次(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上海)
返回首页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对于职工运动之议决案
字号 】【论坛【打印【关闭

    (一)中国职工运动的过去状况及其现在的趋势

    殖民地及半殖民地的民族革命直接是打倒封建军阀和帝国主义,间接是推翻世界资本主义而促进世界无产阶级革命。所以在半殖民地的中国,工人阶级不仅为本阶级的利益而奋斗,同时还要参加民族革命运动,并且在民族运动中须取得领导地位。但工人阶级要真能达到领导者的地位,督促其他阶级前进,自身就须有强固的组织和独立的工作,所以赤色职工国际第三次大会决定中国工人阶级一方面要努力参加民族革命运动,但同时决不要忘了自己的独立工作--职工运动。

    中国的职工运动一开始便几乎完全在共产党指导之下,那时的斗争虽然还在一种原始状态里,然而一方面已是中国工人阶级阶级斗争的开始,别方面已是民族解放运动中新起的生力军。随后中国政治经济状况的变化及民族运动的进展,直接的间接的影响到职工运动。“二七”事变之后,中国职工运动显然已经经过两个时期,如今已到第三时期了。

    “二七”以前,中国最初期的职工运动曾经因欧战期及欧战后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势力稍稍减弱而取得一种初时的高潮的形势。“二七”以后,英美帝国主义及直系军阀在中国北部得势才很明显地、很强暴地压迫职工运动,几乎消灭所有公开的工会;同时欧战后的世界经济恐慌流入中国(尤其是纺织业),使本来已是供过于求的中国工人,几乎取纯粹的退守态度,就是南方的职工运动也几乎完全依附民族运动。--这是“二七”以后的第一时期。(一九二三年“二七”以后,一九二四年二月第一次铁路代表大会以前)

    当直系军阀尚能维持均势而江浙工业区勉强恢复经济上的稳定状态的时期,中国政治经济大约表面上只有局部的变化:北方铁路工人,曾经在军阀高压之下秘密进行全国的联合,--可是这种尝试,只能勉强维系各路路工领袖分子之间的关系,工会组织只有山东胶济路出现一次,然而不久公开的活动仍旧被禁止了。并且接着五月间京汉路又受军阀的第二次重大打击(铁路总工会及汉口职工运动的重要职员被捕);同时,湖南水口山矿工俱乐部也被军阀摧残了。上海方面丝厂工人、纺织工人、烟业工人,以及长江一带的手工业工人,曾经屡起屡仆地开始斗争,亦因为政治经济条件的束缚,还没有能巩固职工运动的基础。可是,南方的职工运动却在这一时期有相当的发展。--原来民族运动的国民党--处于英美直系压迫之下,屡试其纯粹军事行动而不成--开始倾向于求劳动群众的赞助,广东方面的职工运动便很得了些公开的发展机会(沙面罢工等)。国民党的改组,不但影响南方的职工运动,并且上述的北部铁路工人及江浙工业工人的运动,也和它有些关系。不但如此,国民党已经开始求与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合作,--素受国民党影响的海员工会,便得公开的参加世界运输工人会议,加入太平洋运输工人的结合。职工运动在这一时期,确有由退守的地位渐进于进取的趋势。--这是“二七”以后的第二时期。(一九二四年二月以后,十月北京政变以前)

    总之,这两期的情势,便是在“二七”严重的打击之后,工人阶级力求反守为攻的趋势。一方面,军阀、帝国主义者中间的矛盾冲突,别方面,民族解放运动乘机发展,工人阶级也就趁着这种趋势而求进攻。因此工人阶级与民族运动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实际上的结合。

    虽然如此,民族运动既然因为工人阶级的参加而大增其革命性,帝国主义及军阀便格外要扑灭职工运动;高压的手段和强暴的政策便也日益厉害起来(广东的商团、上海的外国政府、北方的直系军阀)。再则,民族运动的进展,亦就一部分是中国经济里资产阶级发展的结果;资产阶级的民族运动,认识了工人阶级的政治能力,也就竭力想利用职工运动,使工人阶级的组织变成民族运动的附属品;更有那反动的竟要使他成为官僚军阀的工具(国民党的右派在各地都勾结各种派别的“工贼”以抵制纯粹的阶级斗争派的共产党)。“二七”以后的职工运动,一方面遇着外部的更厉害的镇压政策,别方面发见内部的专想利用工人阶级的“工贼”,这是一种新的现象,它的发现和民族运动的进展很有关系,--直接的是资产阶级奸细破坏职工运动,间接的是帝国主义及军阀减弱民族运动中的革命力量。

    北京政变之后,职工运动又有开始一新时期的可能。直系军阀势力衰败后,新兴的军阀还在相持之中;国民党想利用的军事势力,所谓国民军,可以说已经侵入北方。因此,政局略有左倾的现象,--国民会议的召集,临时政府亦不能不声言赞成,并且有公布劳动法的拟议。而且全国国民会议的高潮里,国民党以及工人阶级自己都要求工会参加讨论国是的会议。所以至少在国民军领域内可以公开组织工会,便是其他地方,也可以有公开工会的可能。可是这期职工运动公开的可能愈多,工人势力膨胀的机会愈多,帝国主义的力谋摧残也愈急,军阀及资产阶级奸细(“工贼”)的力谋破坏或利用的方式也愈复杂。--这是最近--“二七”后第三时期的职工运动大概的趋势。   (二)职工运动与民族运动之关系

    照上述的职工运动过去状况及现在趋势看来,中国工人阶级现在最重要的职任,不但理论上在于注意自己独立的职工运动,同时参加民族革命以取得其领导地位;而且实行上也在于能适应民族运动进展中职工运动易于发展,同时亦易于受民族主义者之利用的情形,力争职工运动的独立及进展,而使民族运动充分的革命化。

    民族革命运动的过程中进行职工运动,往往容易混乱阶级的观点,而发生种种弊病。去年五月共产党扩大中央会议以前,职工运动差不多与民族运动混在一起,有些地方如广东的职工运动完全拿到国民党里,而失了自己的独立性,由此所发生的结果,一方面破坏了自己阶级的独立工作,别方面因此发现少数工人(即加入国民党者)之官僚化。同时,共产党在职工运动的原始时期,本来只做经过少数特殊工人以组织工会的工作,到了和国民党接触,往往以少数特殊工人的接洽而使职工运动方面只是将就国民党的政策,而真正的工人群众便不免对共产党员发生怀疑。因此,在民族革命运动时期,尤其是与国民党合作时期,共产党对于职工运动,应该特别注意以下几点:

    (A)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唯一的指导者,要使工人阶级取得民族革命运动的领导地位,对于职工运动应当特别注意;必须工人阶级有强固的群众的独立的阶级组织,他在民族运动中才能成为独立的政治势力;然后民族运动中的领导地位,方才能有保障;--而对于各种产业工人尤其要力求其完全组织在我们共产党指导之下,成为纯阶级性的独立组织;并且要尽力发展我们自己党的组织,力求深入群众。

    (B)为在国民党中发展劳动群众的左派势力起见,到必要时在一定区域内我们亦须领导大产业工人群众加入国民党,使国民党特别的革命化。不过国民党组织尚未达到的工人区域内,非必要时,不必急急为国民党组织党部。民族运动中工人阶级的危险,还不在于工人加入国民党,却在于共产党在真正工人群众中没有势力及没有独立的职工运动。所以在此等区域里应当以切实组织工会及阶级的宣传为第一要务。但是遇着国民党来着手组织时,我们一方面固然要格外加紧我们在工人群众里的工作,以树立我们的势力,另一方面还要将低层工人群众加入国民党党部,以免国民党联络少数上层工人,欺骗工人群众。

    (C)至于已经在国民党名义之下的工人组织,我们也应尽力去从中活动,取得指导权,吸收觉悟分子,组织我们党的支部,并须组织工厂小组(或工会小组),取得群众信仰以备彻底改组这种工会。尤其在工人与企业家发生经济冲突时,我们应利用此种冲突提高工人的阶级觉悟,指出国民党的本性,使之趋向于自己阶级的政党--共产党。

    (D)民族革命运动的时期中进行职工运动,须普遍地防止官僚化、机会主义化和工团主义的左倾的幼稚病。民族革命中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各有其出发点,我们应向工人群众明白解释。所以,我们在工人群众中宣传民族革命应根据工人阶级自身的具体的政治上经济上的利益,决不应笼统地抽象地宣传三民主义或孙中山个人。

    (三)职工运动的策略问题

    民族革命运动时期中职工运动里,尤其在现时工会有公开的可能的时候,不但是对于国民党的关系应当非常注意,便是普通的工会里也很容易发现各种反动派:军阀官僚的奸细、工头等,--国民党右派现在有集中这些反共产派于自己之手的阴谋。反动派在国民党有政权的地方往往受国民党的军阀官僚的利用,假借官僚的政权,行些市惠政策而蒙蔽群众,把持工会;他们竭力排斥共产派,往往因此而有分裂工会的倾向(如利用同乡、帮口等观念或组织)。我们的策略应当:(A)主动力争工会的公开,尤其是要使群众能自动的来力争,勿使群众觉着工会的恢复完全是国民党或所谓“进步的”军阀的恩惠;在反动政权之下的地方,公开工会的宣传,也同样要努力进行。总之,工人阶级初步的政治权利--群众的集会、结社、言论等自由的要求,我们应当认为是现时亟须提出的口号。(B)主张工会的统一--我们决不在已有别派有群众的工会之处分立同样的共产派工会,而且要加入这种工会工作,为各种具体的群众的利益而奋斗,以取得群众对于我们的信仰,而暴露反动派的真相。(C)职工运动中我们应当指导群众的行动的时候,必须注意于提出的口号,使能适合当地群众的组织力量、需要及情绪,而促起群众做切实的、更进一步的奋斗。过高的口号既不但不能真正引起群众自动的斗争,而且容易受反动派的中伤,在失败后借口归罪于我们。(D)工人阶级固然可以赞助资产阶级性的民族革命运动,然而不论企业家是外国人或中国人,私人或国家,进步的或反动的,工人对于他们在经济斗争里是一样的关系--便是劳动对抗资本的形势。所以职工运动遇着那种民族主义的官吏、军阀、企业家时,我们应当指导工人对他们绝不让步地斗争:只能使他们让步以求工人的赞助,决不能使工人受他们的影响而灭杀自己阶级斗争的攻势;并且我们应当利用民族主义者对工人阶级的联络,而得步进步地向资本进攻。此种阶级斗争的进行,必然能打倒工会各种反动派,尤其是国民党右派的势力,因为他们在这种地方必然显出他们不能代表工人群众利益的真相。

    (四)职工运动中共产党的政治教育及党的组织

    中国共产党在职工运动中应当取得指导的地位,但是向来我们的工作,往往偏于技术方面,纯粹的工会书记的工作。现在必须立即开始切实的党的工作:工人群众中的政治教育及党的组织。宣传上的政治教育在现时已经非常重要,必须在工人群众中解释中国政治状况及时局变化的意义(根据本党政治机关报及各该地本党党部的议决案),详细说明国民党及民族革命的意义,国民党右、中、左三派的性质及其对于工人阶级的关系;阐明阶级斗争与民族革命的相互关系及职工运动的阶级性,在每个经济斗争中应当指出其与政治斗争的关系;说明工人阶级须有自己阶级的政党--共产党,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党纲及策略,以具体的事实证明拥护工人阶级的利益只有共产党;浅显地解释工人阶级及职工运动的世界性及中国工人阶级与世界社会革命的关系。此等宣传当有经常的机关及计划。至于党的组织,则在工人群众中吸收党员已成为刻不可缓的工作,因为工人群众中没有我们的组织做主干,我们决不能和群众结合深切的关系。所以我们应当赶紧组织工厂及铁路等处的共产党支部,这些支部负有指导工会工作或组织工厂小组的责任,担任普遍群众中的政治教育及工人党员的训练等的工作。我们在职工运动中,必须充分有上述的宣传与工作,才算是共产党的职工运动,而免得工会主义运动的危险。

    (五)职工运动的组织问题

    自从“二七”以后职工运动有复兴的趋势时候到如今,虽然中间本党中央扩大会议(去年五月)曾经指出以前组织工会方法的不完善,并且决定从事于“工厂小组”的工作,然而进行的成绩极少。现在的时势,职工运动得更多的公开的可能,应当赶紧着手实行工厂小组的工作,庶几能真正深入群众,方才能保证我们对于工会反动派的胜利,而确立我们职工运动的基础。

    一切反动形势之下固然可以先组织工人互助会、俱乐部等灰色组织,以进行职工运动,但是只要有可能,到处都应当努力以工厂小组的方法去组织工会,现时虽有公开的可能,一切工会仍旧应当由工厂小组组织起来,这种工会方能在群众中有深切的关系及巩固的基础,不致于象以前一样,遇着反动潮流便完全瓦解。

    工厂小组,在每一工厂或作坊中,只要有三人以上,就可组织起来。一俟发展,就依据工厂工作部分,而分为若干小组。小组人数不定(只限于某一工作部分),倘人数过多不便开会,可组织十人团,而每组可由十人团的代表选举三人组织小组干事会(小组人数少的只要组长一人)。全厂各小组代表大会,为厂中最高机关,选举若干人(人数按情形而定)组织某工厂委员会。再由各厂代表选举若干人组织某企业或地方工会。不过在不能公开活动的地方,小组应绝对的秘密,并且在反动派之工会里边最适用这种组织。

    小组为基本组织,这个意义是因为工厂工作部分相同,便有同一的利害的缘故。故小组决非十人团可比,而十人团又决非基本单位组织,因工厂基本单位是依工作部分而分,决不以人为单位,(如纱厂之细纱间、弹花间、打包间、磅纱间……等;铁工厂之车床部、打磨部、翻砂部、锅炉部、打铁部……等,这各间各部都是工厂的基本单位)。我们若忽视了以上的意义,便容易将十人团认为基本组织,或是将小组当作十人团。

    小组为严重压迫之下的一种秘密组织,也就是我们职工运动发展的原动力。他的职能如下:(一)小组是潜伏于一工作部分的组织,不但可以避免厂家的压迫,即使厂家发现了这种组织,亦不能消灭全部,除了工厂倒闭或将全部工人开除,才能消灭全部组织;(二)小组是一工作部分的核心,在未有工厂委员会之前,便是工厂的核心,负有组织工厂委员会的责任,随时做广泛的组织工会的宣传和鼓动,并利用工厂压迫工人的事实,引导全厂工人起来反抗,以集合群众而扩大组织;(三)工厂临时发生冲突及其他行动,在未有工厂委员会时,小组应积极参与来指挥全厂工人而奋斗,但在工厂委员会之下的小组,则听委员会之命令而活动;(四)小组在工厂里,引导部分或全厂的工人奋斗,而能得着胜利,在组织上定能有发展的可能,使大多数工人加入工会运动;(五)工厂小组,发展到二组以上,就可起来组织工厂委员会。

    小组不但是训练工人的单位,也就是培养工人阶级战斗力量的养成所,其训练的方法:(一)每一星期或两星期开会一次;(二)告诉开会的形式和召集会议的方法,使每个组员能在工厂中开会,或召集其他工人开会,或发生冲突时的临时会;(三)应取本工厂发生的事件为讨论材料,指示他们活动和反抗的方法;(四)会议时各组员应有报告,而加以批评或讨论,借此来训练组员成为健全分子;(五)灌输劳动常识(注意阶级的意义及阶级斗争的方式,最好取浅近的事实作比喻,力避抽象的理论);(六)每次小组会应做含有批评的时事报告,以灌输政治常识,引起他们对政治注意。

    (六)职工运动的具体计划

    在第四次大会后,本党职工运动的重要工作:

    (一)产业工人的运动

    在经济落后的中国,最大的产业除了铁路、矿山、海运、纺织外,其余尚在幼稚时代。这类产业工人是本党的基础,我们要特别注重的。

    铁路工会运动,自遭“二七”失败后,即到了消沉的状态,在这种状况中只成立了一个铁路总工会,而实际上没有获得真正群众的基础。以后铁路总工会的责任:(1)应派人到各路进行下层组织;(2)应利用各种机会恢复原有之被封各路工会;(3)应在未曾组织之沪杭、沪宁、中东、南满各路迅速进行组织;(4)各路须努力发展本党的组织而成为各路工会的中心;(5)为使总工会与各路发生密切关系,应不时派人巡行各路并随时指导其工作。

    矿工运动在扩大会议后,在山东虽着手进行,但因此处同志运动方法错误,也没多大发展,如唐山、湖北、奉天、山西、湖南几个大矿区均没有进行,固然因经济人材的限制,但本党对于以上数十万产业工人当不能随便放弃,在第四次大会后当着手进行。

    海员运动,在香港、上海虽说初步进行,实际地没有深入海员群众中,在以前我们想完全借国民党来整理海员工会的政策,已不成功了。现在应一面由我们直接的去活动,活动的方法:(1)在海员工会进行本党的组织,以冀由上层改造海员工会;(2)在海员工会下面之各帮公所及寄宿舍、俱乐部去进行工会小组及党的组织;(3)联络未加入工会及公所之海员组织俱乐部这一类的团体;(4)派人到海船上去活动。以上工作进行到相当程度时,须联络起来改造现在之海员工会,而成为产业的斗争的工会。

    纺织工人在产业上亦占重要地位,单就数量上看来,亦不可忽视。本党在最近时已渐渐的注重这种工人的组织,并且各地着手进行起来了,各地组织进行到相当程度时,须联络组织全国产业的工会。

    (二)各工业区的工作

    上海、汉口、天津是新式工业最发达的区域,我们对于这几区的工人,能完全组织在本党指挥之下,则本党职工运动的基础更稳固了。以后对于这儿区职工运动应特别注意。其次青岛、无锡、南通、大连等也应注意。

    (三)大城市手工业工人的运动

    在产业落后的中国,手工业工人在全国工人成分上,实占大多数,尤其是各大城市之手工业工人,对于职工运动上更有关系,故以后对各大城市之手工业工人,我们应以相当的力量去组织及宣传。

    (四)妇女劳动及青年工人

    中国虽说是新式工业落后的国家,若就工人中妇女劳动日见增加的趋势看来,差不多和欧洲情形相同。而中国妇女又沉留于宗法社会,在职工运动发展上,实有很大的阻碍。我们要解决这种困难,必与妇女部协同进行。

    青年工人在职工运动中,占重要地位。并且是最勇敢而最有革命性的,就以前中国职工运动看来,青年工人差不多处在中心地位,以后不但对于青年工人须特别注意,并在本党指挥之下职工运动里应帮助青年团进行青年工人运动。

    (五)合作社

    合作社(生产的、消费的、金融的)也是劳动运动中最要紧的工作,他是经济利益之下团结工人,引导工人从事经济的斗争的一种方式。我们同志应该在各大产业区及手工业地方努力启发此项运动。我们的合作社工作是立足在阶级斗争的观点上,应力避小资产阶级改良的观念的煊染,这是要注意的。

    为执行以上职工运动的职任起见,我们的党应当有下列的办法:

    一、中央工农部内应设一职工运动委员会,指导上述的各种运动,并负切实调查劳动状况之责任做成统计。

    二、每地方之工农部,亦应特设一职工运动委员会专管职工运动,执行中央工农部的命令,负职工运动责任的地方委员应当和当地各工会里的共产党支部发生经常的联络关系,不仅供给他们以定期出版物、传单等指挥他们,并且要参加支部或小组会,作切实的训练。

    三、中国地域很大,中央为明了全国实际情形,随时特派巡行员,并同时便做职工运动的指导员。地方工农部将每月或每次工作的成绩须向中央报告。遇必要时,中央得召集全国或某区域之职工运动委员开职工运动讨论会,审查过去成绩,并规划以后进行的方法。

    四、中央机关报里,职工运动也要占第一等地位。

    五、中央工农部及地方工农部应编辑极浅近的各种小册子。

    六、各地宣传部应常常注意当地职工运动里的需要。

    七、我们应竭力设法到国民党的工人部里去工作,以便借此改造国民党之工会为阶级斗争的工会,而筑成统一的工人运动。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