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的各项工作

朱维群在西藏佛学院开院典礼上的讲话

2011年10月27日13:49   来源:中国西藏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在西藏佛学院开院典礼上的讲话
朱维群
(2011年10月20日)



  尊敬的帕巴拉·格列朗杰副主席

  朋友们、同志们:

  西藏佛学院竣工落成和开院是西藏宗教界的一件大事,也是我国宗教界的一件大事。我十分高兴能够参加今天的庆典。在此,我谨代表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杜青林同志,代表中央统战部,向西藏佛学院竣工落成和开院表示热烈祝贺!向关心支持西藏佛学院建设的中央有关部委,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向中国佛教协会,向帕巴拉副主席,以及珠康活佛为院长的全体教职员工和社会各界的朋友们表示诚挚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借此机会,我讲几点意见供大家参考。

  一、 建设西藏佛学院是藏传佛教健康发展的需要

  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藏传佛教工作,关心藏传佛教界特别是爱国爱教骨干力量的成长。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我们党就十分重视发挥藏传佛教界爱国力量的作用,十分重视培养爱国爱教的宗教人士队伍。十世班禅大师、帕巴拉·格列朗杰副主席等都是在毛主席、周总理的亲切关怀下成长起来的。改革开放以来,藏传佛教代表人士的培养逐步走向规范化、现代化。1987年,由十世班禅大师倡导的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在北京成立,开创了藏传佛教学院式教学的先河,今天在座的珠康活佛、那仓院长等很多高僧活佛都曾在北京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学习深造,目前藏传佛教很多佛协理事、民管会主任、寺庙堪布、活佛等都有在佛学院接受系统学习的经历。2003年以来,胡锦涛、贾庆林等中央领导同志多次就做好藏传佛教僧人的培养教育工作做出重要批示。2004年,经过广泛征求藏传佛教界代表人士的意见,藏传佛教高级学衔“拓然巴”在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正式设立,成为藏传佛教的最高学位,至今已有6届66名学员顺利毕业并获得“拓然巴”学位。

  但总体看,新一代爱国宗教界代表人士在数量、结构、素质上与时代发展的要求还不相适应,特别是政治立场坚定、宗教学识高、道德品质好、在信教群众中有较高威望的代表人士还比较缺乏。一些地方已有的佛学院院舍老化,教学设备落后,同时受限于师资和经费原因,很难承担繁重的培养任务。有的寺庙私办“佛学院”,无序扩张,秩序混乱,甚至成为不稳定因素。建设好西藏佛学院是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需要,顺应时代发展的需要,也是抵御达赖集团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的需要。我认为,建设包括西藏佛学院在内的藏传佛教佛学院,应该努力实现以下目标。

  一是推进藏传佛教学经制度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实现规范化、现代化。传统的经院式学经方式有其特色和优点,但是由于缺少变革,离时代进步的要求越来越远,学经内容陈旧、学习方式僵化、学衔制度不健全,制约了僧人宗教造诣的提升,也制约了藏传佛教与时俱进。时至今日,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吸收现代科学管理和教学方式的长处,走规范化、现代化的道路已经势在必然。2O多年前,十世班禅大师就以远大的眼光看到了这一点。佛学院学习制度是一种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新型学经制度,在吸收传统经院式学经优点的基础上,结合了现代学院的学习管理制度,有利于对学僧进行集中规范教育管理。佛学院授课内容宽泛,既开设有传统的佛学经典课程,又安排有社会科学、法律、历史、国际政治等知识学习,有利于开阔学僧视野,结合现代科学、时政,深化对佛学经典的深入思考。同时,佛学院作为一个交流平台,可以延请各派别高僧、各领域专家学者来此授课、交流,有利于宗教界对教规教义作出符合时代进步要求的阐释,弘扬藏传佛教爱国爱教、护国利民的优良传统,推动藏传佛教优秀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二是更多更好培养藏传佛教优秀僧才。藏传佛教佛学理论博大精深,同时涉及哲学、文学、医学、天文、绘画、音乐、管理等众多领域。但传统上,寺院教育都是以师带徒的形式延续,培养能力有限,培养内容狭隘。佛学院作为综合性院校,可以根据培养对象的素质因材施教,根据寺庙的实际需要确定培养对象和招生规模。通常情况以培养研修佛学经典的高僧为主,同时还可以根据需要分批次培养不同对象,比如民管会主任培训班、活佛培训班、应用技能培训班等。各类僧才的健康成长,对于藏传佛教的传承和变革将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三是有效抵御分裂势力对宗教领域的渗透。长期以来,达赖集团在西方反华势力的怂恿和支持下,利用“达赖喇嘛”的名号进行分裂主义活动,其中包括利用我们学经制度的弊端和缺点,采取“册封”宗教名位、“授予”宗教学位等手段诱骗僧人出境,严重干扰了寺庙正常的学经秩序,阻扰了优秀僧才的健康成长。寺庙有的学经班管理失控,成为达赖集团搞分裂破坏活动的急先锋和打手,有的僧人不惜偷越国境到境外“学经”,其中有些人又被派遣回国搞分裂主义活动。西藏佛学院的建立一方面解决了一些寺庙尤其是边远寺庙缺少学经条件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学僧正确理解佛教真谛,走爱国爱教道路的问题。对于藏传佛教界学经、研修经典,我们一贯持支持和欢迎态度,但对于有人想利用学经想搞坏藏传佛教,搞分裂破坏活动,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坚决反对。

  二、坚定不移地保持藏传佛教的正确发展方向

  藏传佛教历史悠久,经典浩如烟海,杰出人物层出不穷,是西藏文化的重要载体,在藏民族生活中占有重要位置。但是在旧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下,藏传佛教被三大领主所控制,成为其欺压人民、实行专制统治的工具。当年周恩来总理曾经指出:“现在存在的被封建农奴制玷污的宗教是很不慈悲的”,“民主改革就是要去掉宗教中被封建农奴制玷污的东西,恢复宗教的本来面目”。民主改革以来,西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藏传佛教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被推翻,寺庙的宗教特权和少数宗教上层对广大僧人的压迫被废除,一些明显有碍社会发展的东西被清理,寺庙学习传承制度也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不少高僧大德在历史巨变的重大关头,做出了站在党和人民一边的正确选择,以非凡的智慧和勇气推动藏传佛教顺应历史潮流。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十世班禅大师就要求僧众高举爱国主义旗帜,既爱民族又爱宗教,僧要像僧,寺要像寺。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宗教和睦,在国际社会的地位和影响力全面提升。西藏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正在与全国一道向着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迈进。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为西藏和四省藏区描绘出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新蓝图。同时我们也看到,以十四世达赖喇嘛为代表的旧西藏封建农奴制残余势力,从其分裂主义图谋出发,极力阻止藏传佛教的任何进步和积极变化,企图把藏传佛教变成扰乱社会、分裂祖国的工具,其分裂主义行径不仅对西藏和四省藏区的发展稳定造成很大干扰,也极大地损害了藏传佛教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形象。

  在今天的形势下,藏传佛教面临着又一次历史性的选择。是同绝大多数寺庙、僧人所希望的那样与国家、人民一起前进,还是同极少数人所图谋的那样,站在国家和人民的对立面。走前一条路,藏传佛教将为国家和人民建立新的功勋,博得国家的赞扬、人民的尊重;走后一条路,藏传佛教只能是与时代潮流相违背,不仅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损害,更将使自己丧失前途,成为十四世达赖个人的殉葬品。所以,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与国家、人民一起前进。为此,就要坚定不移地同达赖集团斗争,坚定不移地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就要自觉树立国家意识、法律意识、公民意识,自觉接受政府的依法管理;就要顺应国家民主政治建设的潮流,扎实推进寺庙民主管理工作;就要不断完善现代学经体系,开展藏传佛教佛学思想建设,深入挖掘藏传佛教教义教规中有益于国家、社会的积极因素,弘扬藏传佛教利益众生、护国利民的优良传统,革除不符合社会进步的陈规陋习,主动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热爱藏传佛教,果能如此,藏传佛教一定有无比光明的前途。

  三、努力办好西藏佛学院

  1982年,为落实党的宗教政策,西藏曾办过佛学院,但由于受达赖集团在宗教领域分裂主义活动渗透的影响,加之管理有所欠缺,导致部分学员思想混乱,甚至出现了参与骚乱闹事的严重问题,于1996年被迫停办。所以,把佛学院办好可能比建一座佛学院更难更艰巨。我们要总结汲取过去的经验和教训,努力学习借鉴其它宗教院校的成功经验,深入研究新形势下爱国宗教界人士成长的特点和规律,以年轻一代僧才为主要培养对象,着力在提高政治素质、宗教学识、品德修养上下功夫,为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打下坚固的人才基础。

  第一,始终把握正确的政治方向。正确的政治方向是包括佛学院在内的我国各大宗教院校的生命线。西藏佛学院要始终把政治思想教育放在突出位置,把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和法律法规作为重要学习内容,让进入佛学院的各类学员通过学习不断增进对党的执政理念的认识,增进对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认识,增进对我国改革开放取得的辉煌成就的认识,增强接受党的领导、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自觉性,牢固树立公民意识、法律意识、政府意识、奉献意识,为在宗教界长远发挥积极作用作好思想政治上的准备。由于佛学院同样面临抵御达赖集团渗透破坏的任务,在师资的配备、学员的选择上都要把好政治关、入口关。

  第二,努力提高学僧的宗教造诣。佛学经典是佛学院的主要学习内容。如果佛学造诣得不到提高,难以让信教群众信服,佛学院也就很难称其为佛学院。要鼓励和支持学员向历史上的高僧大德学习,努力钻研佛学经典,并善于对藏传佛教教规教义作出符合社会进步要求的阐释。学院要坚持文化知识和宗教学识并重,努力提高学僧的宗教学识和讲经传法的综合素质,培养出更多德才兼备、显密双融、学富五明的高僧大德。

  第三,不断健全内部管理制度。近年来少数寺庙和学经班戒律松弛,一些僧人追名逐利,违犯国家法律法规,严重损害了藏传佛教界的形象。因此,加强佛学院内部管理,规范学僧的言行举止显得十分重要。佛学院在内部管理上从一开始就要高起点、严要求,一方面,要努力挖掘宗教经典中与时代相适应的伦理道德和清规戒律,教育和引导学僧以信为本,以戒为师,加强修持,严守戒律;另一方面,要吸收并运用现代院校的管理经验,不断完善各项规章制度,以制度建校,以制度管人。

  第四,形成和健全藏传佛教规范化的院校体系。西藏佛学院作为藏传佛教的一所综合院校,藏传佛教界有义务积极参与和支持其各项建设,佛学院也要在课程设置、师资安排、培养对象等方面为藏传佛教界开展相关工作创造条件。西藏佛学院还要理顺与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与其他地方佛学院,与各大寺庙学经班的关系,探索建立完整、规范、上下衔接的藏传佛教学经体系和学衔制度,促进藏传佛教内部和谐、健康发展。

  西藏佛学院的建设和发展,离不开党委、政府的重视和各部门的大力支持。希望自治区党委、政府进一步加强对西藏佛学院各项工作的指导,统战、宗教工作部门切实加强对佛学院的领导,各有关部门各司其职,在硬件设施、师资力量、教材编译、招生教学、工作经费等各方面给予支持与帮助,推动西藏佛学院不断发展进步,建成为国内一流的宗教院校。

  朋友们、同志们,前不久,习近平同志率中央代表团入藏,祝贺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带来了中央和全国人民的亲切问候。在藏期间,中央代表团看望了大昭寺、扎什伦布寺、强巴林寺等寺庙和宗教人士,对藏传佛教工作提出了新要求,对藏传佛教界提出了殷切期望。我相信,有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有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有大家的共同努力,西藏佛学院一定能开好头、迈好步,不断开拓前进,为藏传佛教的传承和发展,为西藏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做出应有的贡献。

  扎西德勒!
(责编:常雪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