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瓦拉 铁托 基辛格……中共60年来广交好友
  怀着和平、发展、进步的理想,中国共产党在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成功执政60年。在这一奋斗历程中,带着广交天下良友的愿望,中国共产党与外国政党和政治组织开展着形式多样、内同丰富的友好交往。她的政党朋友由少及多,相交由浅至深,彼此平等交流,真诚合作,共同发展。目前,中国共产党已同世界上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20多个政党、政治组织,保持着不同形式的友好交往和联系,其中执政党和参政党约占1/3。

围绕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以“打破封锁”为核心使命

    建国之初,围绕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这一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以“打破封锁”为核心使命,党的对外工作实现了第一步跨越式发展。6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正值东西方冷战波诡云谲,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对刚刚诞生的新中国实行经济封锁和外交孤立政策。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审时度势,果断决定实行“一边倒”的对外政策,与社会主义阵营全面合作。【详细】

  1. 毛泽东和斯大林
    毛泽东和斯大林
  2. 毛泽东和金日成观看阅兵式
    毛泽东和金日成观看阅兵式
  3. 毛泽东周恩来迎接胡志明
    毛泽东周恩来迎接胡志明
  4. 周恩来与格瓦拉握手
    周恩来与格瓦拉握手
  5. 刘少奇同米高扬握手
    刘少奇同米高扬握手
  6. 朱德在波兰华沙发表讲话
    朱德在波兰华沙发表讲话
  7. 陈毅接受尼泊尔共产党礼物
    陈毅接受尼泊尔共产党礼物
  8. 王稼祥与丹麦共产党主席
    王稼祥与丹麦共产党主席
  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我们党积极与社会主义国家和其他国家共产党及进步力量发展友好关系,致力于争取广泛的国际同情和支持,迅速打开了对外关系局面。1956年中共召开“八大”时,56个国家的共产党、工人党派代表来华表示支持和祝贺。1959年,新中国成立10周年,61个外国政党应邀出席国庆典礼。
  这一时期,党的对外交往成为国家总体外交的重要支撑力量,极大地拓展了新中国与国际社会的联系,对我们打破帝国主义的封锁、稳定新生政权和争取国内建设需要的国际支持与援助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随后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党的对外工作与其他事业一样也受到严重冲击,党的对外交往范围明显缩小。【详细】

历史珍闻


中俄揭秘档案:毛泽东四会赫鲁晓夫

    20世纪五六十年代,苏联赫鲁晓夫当政期间,毛泽东曾四度与他进行会晤。这四次会晤成为中苏关系从蜜月到分歧、从分歧到争吵、从争吵到决裂的标志。毛泽东和赫鲁晓夫作为中苏两国两党的最高领导人,在各自国内的政治生活中都举足轻重,甚至一言九鼎。他们年龄相仿,但两人的政治理念和个人性格却大相径庭,因此,他们的交往给中苏两国两党的关系带来了重大影响。
  1954年9月29日,赫鲁晓夫率领庞大的党政代表团飞抵北京。这是苏联自成立以来最高领导人第一次访华,也是新中国成立后苏联来华的最高规格的代表团。中国党和政府对赫鲁晓夫此次率团来访极为重视,主要领导人都前往机场迎接,并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
  10月1日,毛泽东率领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陈云、邓小平等主要领导人会见了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联党政代表团,并一起出席了国庆庆典等一系列活动,中方始终把赫鲁晓夫安排在毛泽东身边。[更多]

围绕经济建设这一中心工作,以争取有利的国际环境为核心使命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至世纪之交,围绕经济建设这一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以争取于我有利的国际环境为核心使命,党的对外工作实现了第二步跨越式发展。党的对外工作拨乱反正,在指导思想、战略目标、交往对象、交往原则和工作方针等方面都进行了一系列重大调整。明确了新时期党的对外工作的根本任务是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争取一个有利的国际环境,特别是稳定的周边环境;确立了“独立自主、完全平等、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部事务”党际交往四项原则;促进国家关系健康、稳定、全面发展,成为党的对外工作的基本出发点和落脚点。【详细】

  1. 邓小平会见密特朗
    邓小平会见密特朗
  2. 邓小平与贝林格会谈
    邓小平与贝林格会谈
  3. 叶剑英陪同铁托观看表演
    叶剑英陪同铁托观看表演
  4. 杨尚昆宴请戈尔巴乔夫
    杨尚昆宴请戈尔巴乔夫
  5. 李先念会见阿兰·加西亚
    李先念会见阿兰·加西亚
  6. 习仲勋会见南非共产党主席
    习仲勋会见南非共产党主席
  7. 耿飚拜会巴基斯坦总统
    耿飚拜会巴基斯坦总统
  8. 乔石会见英国工党总书记
    乔石会见英国工党总书记
  党的对外工作在新时期先后作出了五步重要调整:一是从上世纪70年代末起,本着不纠缠历史旧账,立足向前看、谋求合作的原则,逐步与一些国家的共产党恢复关系。二是着眼于发展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团结与合作,逐步与非洲、拉美和亚洲国家的民族民主政党建立关系。三是从80年代初起,本着超越意识形态差异、谋求相互了解与合作的精神,同欧洲国家的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工党及其国际组织相继建立联系。四是从80年代中期起,为促进我国同发达国家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积极同西欧国家的一些传统中右翼政党开展接触与交往。五是90年代初,在苏东剧变、多党制浪潮席卷的背景下,稳妥开展对前苏东地区和非洲国家各类新老政党的交往。
  这一时期,虽然国际形势风云变幻,世界政党格局剧变重组,但党的对外工作处变不惊,始终紧紧围绕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稳健走出了对外交往的新步伐,丰富和拓展了交往的形式和内涵,为营造于我有利的国际环境作出了积极贡献。【详细】

历史珍闻


邓小平会见撒切尔夫人

    1978年年底,麦理浩爵士应中国外贸部长的邀请访问北京。英国一直努力扭转对华出口不振的局面,自然不会错过这样一个机会。1979年3月和4月举行的双边会谈“打开了误会、故作姿态和不守信用的潘多拉之盒”,双方经过艰苦谈判,就香港的前途达成协议。麦理浩爵士受到殷勤款待,麦理浩之行无疑是个历史性事件,这是在任香港总督首次访问北京,而且是在中国对外关系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一年。
  1982年9月,邓小平与撒切尔夫人讨论香港问题,撒切尔首相结束对北京的访问后又访问了香港。不过,除了使英国谈判代表的任务变得更为艰巨之外,很难说撒切尔夫人造成了什么长期的灾难性后果。事实上,中国决心已定,英国没有什么底牌可打。
  1984年9月,双方最终达成协议。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已是既成事实,“不可能再做任何修正。如果不接受现有协议,再也无法达成任何协议……这是香港历史的现实所赋予的抉择”。[更多]

围绕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局面,以统筹两个大局为核心使命

    新世纪初至今,围绕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局面这一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以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为核心使命,党的对外工作实现了新的跨越式发展。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党的十六大以来,党的对外工作着眼于国际形势和我国同国际社会关系发生的深刻变化,立足于维护和延长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统筹规划工作任务,不断丰富工作内涵,不断拓展工作领域。【详细】

  1. 江泽民访问希腊
    江泽民访问希腊
  2. 李鹏会见沙曼
    李鹏会见沙曼
  3. 朱镕基访问越南
    朱镕基访问越南
  4. 李岚清会见孔塞普西翁
    李岚清会见孔塞普西翁
  5. 胡锦涛探望卡斯特罗
    胡锦涛探望卡斯特罗
  6. 温家宝会见基辛格
    温家宝会见基辛格
  7. 习近平会见久加诺夫
    习近平会见久加诺夫
  8. 金正日会见王家瑞
    金正日会见王家瑞
  一是充分发挥高层次交往、深层次沟通、预防性外交的特色和优势,积极宣传我们党的内外政策,努力增进我党与外国政党之间的相互理解与信任,推动国家间实质性问题的解决,促进国家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二是不断在党的对外工作中注入经济文化因素,大力支持我国各地区及有关民间组织、企业与国外的人文和经济交流,不断夯实国家关系的基础,增进中国人民与各国人民的友谊与合作。三是注重为中央决策提供智力支持,围绕中央关心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初步形成了国际形势与对外战略、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政党政治和国外治国理政经验教训、国际政治社会思潮发展走向四个富有特色的研究领域。
  这一时期,党的对外工作初步形成了一个以各国执政党、参政党、合法在野党以及未建交国政党和一些政党国际组织为对象的,全方位、多渠道、宽领域、深层次的党的对外交往格局。目前,我们党已同世界上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20多个政党、政治组织,保持着不同形式的友好交往和联系,其中执政党和参政党约占1/3。【详细】

相关链接




王家瑞:不断推动党的对外工作实现跨越式发展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60年来,我们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以一往无前的进取精神和波澜壮阔的创新实践,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使社会主义中国和我们党自身的面貌发生了历史性变化。党的对外工作作为党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国家总体外交的重要战线,也实现了多渠道、宽领域、全方位的跨越式发展。
  60年来,党的对外工作不断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历史进程告诉我们,只有紧紧围绕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从党和国家的需要出发去找准工作的切入点和着力点,党的对外工作才能抓住发挥作用的关键点和自身发展的增长点,才能实现为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服务的根本目标。

中国共产党的国际交往

改革开放30年党的对外工作成绩斐然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政视点>>时事热点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时间:2009年09月16日07:19    (责编:高雷)
48小时排行榜 48小时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