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综合报道
黄克诚:一生洞若观火
记者 寿蓓蓓
2006年09月14日17:30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黄克诚之女黄梅

  黄克诚:一生洞若观火

  ■黄克诚(1902-1986):湖南永兴人。在长征中曾任红军团长,支队、师政委,军政治部主任,第三军团政治部代主任。建国后曾任中央军委秘书长,国防部副部长,解放军总参谋长。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59年与彭德怀等被错定为“反党集团”成员。1978年平反后任中纪委第二书记。(据《辞海》1999年版)

  ■黄晴:先后考入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和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毕业后进入人民日报国际部工作至今。其间曾获英国赫尔大学国际关系硕士学位。

  ■黄梅:1978年考入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英美文学系。毕业后进入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工作。其间曾获美国新泽西大学文学博士学位。

  

黄梅 记者 王轶庶/图


  三年级的小学生黄梅恐慌了整整一个暑假,也没见家长来责问她为什么操行评定只得了“中”。这是1959年夏天,父亲黄克诚参加庐山会议回来,全家人的命运急转直下,9岁的小黄梅对此还浑然不觉。

  近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读书吊儿郎当的小姑娘已渡尽劫波。2006年7月27日,在重走长征路上,56岁的黄梅主动向记者讲起“父亲的马”,这是她听父亲讲的惟一一个长征故事,能够与父亲平静地交谈便是幸福回忆了。

  口述实录:马的故事

  1934年9月底,黄克诚从博古报告和张闻天的文章中,觉察到中央有向外线转移的迹象。他急忙赶到部队医院里去,动员伤病员立即出院,随部队转移。当时红三军团的伤病员约有一万余人,他们对部队马上准备转移一无所知,绝大多数伤病员不想和不能出院,只有少数同志归队了。那些没有跟部队转移走的伤病员,后来全部损失掉了。就这样,红三军团从于都出发,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征。

  长征途中,红军“捡”到了一个土豪的儿子,只得带着他走南闯北。

  起初有位炊事员用箩筐挑着他,后来长征过雪山,在最艰难的时候,他和我父亲一道,拉着父亲那匹马的尾巴一步一喘地攀过山来。父亲说:“我们爬的第一座雪山是夹金山,这座山看上去不算高,海拔不过三千多米,但爬起来却感到非常吃力,每移动一步,都相当困难。”

  “我们那位老饲养员不简单哪,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养活了那匹马,要不是那匹马,我们就都埋在那了。”

  土豪的儿子走过长征成了战士,在解放战争中他战死沙场,死时才20岁出头,已经是骁勇善战的团长了。轻易不流露感情的父亲极为悲恸,由于南方口音“黄、王”不分,有些人还以为这个姓王的年轻团长是我父亲的儿子呢。

  长征不仅仅是父亲的长征,不仅仅是领袖们的长征,也是老马夫们的长征,还是父亲那匹战马的长征,是许许多多倒在这条路上的牺牲者的长征。

  长征出发时,我父亲是红三军团第四师的政委。他们师是先头部队,先后有两位师长阵亡,一位师长负重伤,他也几次遇险幸免于难。

  父亲在长征出发时是师政委,因多次直言,等到陕北时,已什么职务都没有了,他的马也早没了。

  但不论父亲的个人际遇如何,都没动摇他跟着队伍革命到底的决心。他深信这支队伍的宗旨是为中国、为中国的劳苦大众谋幸福的。也许,这就是长征人拖不垮打不烂的原因吧。

  忆彭德怀:久共患难自难忘

  湘江战役异常激烈。第十团团长沈述清牺牲,师参谋长杜中美即前去接任该团团长,不久也牺牲。当主力全部通过湘江之后,黄克诚就对张宗逊师长说,应指挥部队迅速撤退。张宗逊因为还没有接到上级的撤退命令,就说不能撤。黄克诚说:“你指挥部队迅速撤离,去追赶主力,一切由我负全部责任。”这样,张宗逊才勉强把部队撤走,使第四师得以保全。当时红五军团的第三十四师就在湖南境内被敌人截住而损失掉了。

  中央军委秘书长、大将、解放军总参谋长……人们记住黄克诚,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一长串耀眼的头衔,亦是因为他1959年在庐山会议上的仗义执言。

  1965年,赋闲在家的黄克诚就任山西省副省长,第二年到太行山区抗旱时,念及彭德怀,赋《江城子》一首:“久共患难自难忘/不思量/又思量/山水阻隔/无从话短长/两地关怀当一样/太行顶/峨嵋冈;”“犹得相逢在梦乡/宛当年/上战场/军号频吹/声震山河壮/富国强兵愿必偿/且共勉/莫忧伤。”

  黄克诚听说,彭德怀临死时,说黄是他最好的朋友,而黄克诚也曾几度梦见他。

  童年最后一个夏天

  部队在瓮安度过了1935年元旦。经过长途跋涉转战,体力消耗相当大。过元旦时黄克诚曾想方设法搞到一点好吃的东西,让战士们过新年时稍许改善一下伙食。结果连一点豆腐也没能搞得到,当时心里真不是滋味。这年元旦的窘迫景状,使黄克诚后来许多年都不能忘记。

  “对父亲的记忆是从庐山会议后开始的。”黄克诚之子黄晴说。当年他11岁,上小学四年级。他记得,父亲那次开会走了很久,开完会回家,“一进屋就谁都不让进了,和我母亲在屋里谈话。当天夜里,母亲把我和哥哥从床上叫起来,告诉我们父亲犯错误了”。

  “当时我就懵了,有无法存身的感觉。”这种感觉如此清晰,黄晴形容,如同脚下的土地一下子没了。黄晴就读的八一小学是军队干部子弟学校,他顿时陷入被逐出校门的恐惧中。

  事实上,不仅他没有被逐出校门,妹妹黄梅反而转学进来。开学时,父母终于发现黄梅隐瞒了一个暑假的坏消息。“大概觉得没有余力管教吧,决定送我去住校。那时父亲已被罢了官,还费了点力气才把我送进八一学校。”黄梅说。

  尽管没有人告诉黄梅家庭横生变故,9岁的女孩却隐约意识到了这一切。“我父亲出了事我是知道的,”黄梅说,“干部子弟学校多少有这种风气,比谁家在部队里怎么样,我知道我是另类,不能跟人家比。”

  处在同样的环境压力下,哥哥黄晴也有同感。他印象较深的一件事是一次打乒乓球,打赢了的他嘲笑对手球技太烂,结果同学火了就说你们家是反动派。“我不说什么,拿着拍子就走了。”“我懂事以后,一直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大阴影下,有种想摆脱的愿望。”黄梅说。转学之后,她的成绩突飞猛进地好了起来,一跃成为班上学习最好的学生。

  那件事在家里无人提起,也无人忘记,孩子们各自面对人生忧患的起始,之间并没有沟通,而对于自己的童年,黄晴黄梅兄妹不约而同的评价是:早熟。

  认识父亲回归平常

  渡过大渡河后,部队在芦山、宝兴短暂停留,准备过雪山。这一带气候寒冷,前一段因天气暖和,黄克诚把皮大衣丢掉了,感到非常后悔。这时有的同志为了轻装,要丢掉皮大衣,黄克诚力劝他们不要丢,过雪山时用得着。如果早知道要过雪山、草地,部队的服装、粮食、食盐等预先准备充足一点,在雪山、草地的牺牲就可能大大减少。但此时已来不及了。

  黄晴的早熟体现在政治上。“家里不谈政治,但我心里有看法,我觉得父亲他们并没有太大的过错。”他说。

  而黄梅认识父亲,则花了长得多的时间。她后来在悼念父亲的文章中写道:“我不知父亲是否注意到了我的冷蔑态度。小孩子有时是很残酷的。”在《我心目中的父亲黄克诚》中有这样一段记述:“我总是怀着极其警惕的眼光注视着这个朴素、淡泊、不像坏人的‘坏人’。”

  了解父亲始于1972年5月,黄克诚与家人隔绝已是第六个年头,第一次被允许家属探视。

  得知大儿子在湘南沱江工作,黄克诚连称那里山清水秀,说他长征时从沱江附近走过;听说一个月有46元薪水,黄克诚又赞叹说,有吃有穿,有工作做,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啦。

  他最关心的仍是国家建设,黄梅写道:“他对湖南省那年的粮产颇为不满‘怎么还不到400亿斤哪’,接着话题又转到铁路建设,然后又是新油田……‘这些都是我从报纸缝里读来的’,他像孩子般得意地说。”

  “他的笑意与他的处境、样貌极不相称,从中我第一次模糊地意识到,蕴藏在他心底的一个共产党人不折不挠的精神力量。”

  双目失明洞若观火

  (到陕北后)黄克诚被任命为军委卫生部长。他认为,在长征途中,最辛苦的要属三类人员:一是司务长、炊事员、后勤人员和医务人员;二是侦察、测绘人员;三是电台、电讯人员。若没有上述这些同志异常艰苦的工作,部队简直是寸步难行。称他们为无名英雄,是当之无愧的。

  1978年,黄克诚以76岁高龄复出,任中纪委常务副书记,一如既往讲真话。复出一年后黄克诚双目失明。1980年他在中纪委一次座谈会上说:“中央提出的一系列方针、政策,现在贯彻得很不理想、很不得力。为什么不敢负责呢?就是怕出错,怕得罪人,怕丢乌纱帽!”

  “父亲做的最后一件大事,是发表讲话《关于对毛主席评价和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问题》,”黄梅说,“1980年代初,社会上有一股全面否定毛泽东的思潮。我父亲不计个人恩怨,从党和国家根本利益出发,维护了毛泽东的历史地位。”

  对林彪的评价他也力求公正。《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编写林彪条目时,送请黄克诚审读。他让秘书念了两遍后说:“林彪的条目不能这么写。这样是不能向后人交代的。虽然林彪也是整我的,但我还是要实事求是地说话。”“文字少不说,他的战功也没有反映出来。既然是百科全书,就应该经得起历史的检验。”黄克诚说。

  于是他约请编辑当面阐述了修改意见,提出要学习司马迁秉笔直书,写出历史的真面貌。

  黄克诚1986年以84岁高龄去世。他的“家训”有:“你们要学革命,不要学世故。千万不可不学革命,却把世故学会了。”“你们要靠自己的努力奋斗成才,不要靠我的什么‘关系’、‘后门’,我黄克诚是没有什么后门可走的。”

  黄晴说,父亲从不关心孩子有没有“出息”,只是要求有一技之长自食其力。

  黄克诚的两子两女无一从政,从事的职业分别是工程师、学者和记者。采访中本报记者接触到的黄家子女作风朴实,都是寻常百姓,确有“乃父之风”。(资讯:马捷婷)

  注:文中关于长征的楷体文字均据黄克诚《我在红三军团的经历》。
【1】 【2】 【3】 【4】 【5】 【6】 【7】 【8】 【9】 【10】 

  
 
来源:《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刘倩)

  党史资料库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
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
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
·一对外国夫妇和《人民日报》的不解情缘
·当世界闻听毛主席逝世53个国家降下半旗
·在长征路上与疾病做斗争 创造医学奇迹
·回忆广交会:周总理北京调车援广交会
·周伯萍:周总理深夜同我谈家事
  要闻推荐
胡锦涛总书记关心新疆教育事业
胡锦涛总书记关心新疆教育事业
延安老红军 喜看高速路
延安老红军 喜看高速路
·曾庆红会见叙利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代表团
·【理论周刊】人与人的和谐是和谐社会的重要标志
·人民日报:“文化长征”  用生命诠释人生的价值
·个人受贿2万国家损失450万 浙江一县长被判刑
·理论热点面对面(2006):竭泽而渔之路不能走

 相关新闻
· 长征“护卫”罗瑞卿 [2006年09月14日]
· 长征路上的陈赓——崭露头角的天才将军 [2006年09月14日]
· 徐向前,与四方面军血脉相连 [2006年09月14日]
· 周恩来:我没有权利不努力工作 [2006年09月14日]
· 彭德怀回忆长征——“我只是个幸存者” [2006年09月14日]
· 毛泽东称他为“党内圣人” [2006年09月14日]
· 70年后长征成为人类新的“荷马史诗” [2006年09月14日]
· 点评:决定错误 再受磨难 [2006年09月14日]
· 元勋子弟集体亮相  长征路上口述历史 [2006年09月14日]
· 草地茫茫 红军靠什么撑过七天 [2006年09月14日]
[打印正文]  [给编辑写信]  [E-mail推荐]
留 言 区
请注意:
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或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我要留言: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1【人物周刊】胡锦涛总书记的眼泪为谁而流
2“毛泽东纪念馆”网友留言突破六千
3西藏自治区任免干部 秦宜智兼任拉萨市委…
4吴显国同志任石家庄市委书记
5中共苏州市委、市纪委选出新一届领导班子…
6人民日报:烈士陵园该搬迁吗?
7邓小平论毛泽东 思想培育了我们整整一…
8内蒙古一科级干部因贪污受贿巨额不明财产…
9【党建周刊】反腐如何促和谐
10大力推动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不断提…
48小时评论排行榜
邓小平论毛泽东  思想培育了我们整整一代人
【特别策划】贪官黑手PK法律权威
从严治政健全问责制度
飞夺泸定桥——22位红军勇士英名永存
邓小平披露红军“真正优势”
上海综治网开通 市委副书记网上畅谈综治
“厅局级享受”是怎样的“黑色幽默”?
【人物周刊】胡锦涛总书记的眼泪为谁而流
最新专题
“党员闺女”林秀贞

事迹报道  评论
学习《江泽民文选》

报道  学习动态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

长征故事  图片
一心为民的“草帽书记”黄成模

事迹报道  评论
学习《科学发展观学习读本》

连载  学习体会
  ·学习胡锦涛在庆祝建党85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
·值得托付生命的人 华益慰
·红色记忆  时代先锋
·我党对外交往历程图片集
调 查
您认为领导干部的配偶去监狱接受警示教育有助于反腐倡廉吗?
可以,形式新颖独特,能够起到应有的震慑作用。
也许会有效果,毕竟这也算是一种反腐举措的创新。
没有实际意义,不可能从根本上治理腐败问题。
不好作出结论,还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网站律师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