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资料中心>>文艺作品>>文学作品
党费
2008年07月11日16:57   来源:《广西日报》
【字号 】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每逢我领到了津贴费,拿出钱来缴党费的时候;每逢我看着党的小组长接过钱,在我的名字下面填上钱数的时候,我就不由得心里一热,想起了1934年的秋天。

  1934年,我们闽粤赣边区斗争最艰苦的岁月开始了。在主力红军北上后,我们留下来坚持敌后斗争的一支小部队,就遭到白匪疯狂的“围剿”。为了保存力量,坚持斗争,我们被逼上了山。敌人为了整垮我们,竟使出了“移民并村”的毒招,切断了我们和群众的联系。这时,支队政委魏杰同志要我当“交通”,下山和地方党组织取得联系。

  我要接头的人名叫黄新,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媳妇,丈夫跟着毛主席长征了,眼下家里就剩下她跟一个五岁的小妞儿。魏政委怕我找错人,交待任务时特别嘱咐“她耳朵边上有个黑痣”。

  八角坳离山有三十里路,再加上要拐弯抹角地走小路,下半夜才赶到。我悄悄摸进村子,按着政委告诉的记号走到窝棚门口。里面还点着灯,屋里有人轻轻哼着过去“扩红”时最流行的《送郎当红军》。我轻轻敲门,歌声停了,一个老妈妈开了门。小窝棚里坐着三个人,我一眼看见一位大嫂耳朵上的黑痣,就用暗号和她联系上。她很机灵,像招呼老熟人似的,一把扔给我个木凳让我坐,一面让另外几个人回家去。她关上门,把小油灯遮严,告诉我刚才那几个是自己人,还很老练地教我以后再来,先从墙角上一个破洞瞅瞅,别出什么岔子。这位大嫂看上去和善、安详又机警。她没有向我谈困难,而是口口声声谈怎么坚持斗争。在我传达县委对地下党活动的指示时,她一边听一边点头,把困难的任务都包下来了。我要趁早晨雾大赶回去。出门时,她叫住了我,从用纸包着的党证里拿出两块银洋,说自从“并村”后好几个月没交党费了。我觉得很为难,一来上级对这个问题没有指示,二来一个女人拖着孩子在这样环境里坚持工作,也得准备点用场。她见我不肯带,想了想又说:“也对,目下这个情况,还是实用的东西好些。”

  过了半个多月,我又带着新的指示来到八角坳,一到黄新同志门口,我按她说的顺着墙缝朝里瞅瞅,灯影里,她正忙着呢。屋里地上摆着好几堆腌好的咸菜,也摆着上次拿咸菜给我吃的那个破坛子,有腌白菜、腌萝卜、腌蚕豆……有黄的,有绿的。她把这各种各样的菜理好了,放进一个箩筐里。一边整着,一边哄孩子:

  “乖妞子,咱不要,这是妈要拿去卖的,等妈卖了菜。赚了钱,给你买个大烧饼……什么都买!咱不要,咱不要!”妞儿不如大人经折磨,不听妈妈的哄劝,把干瘦的小手伸进坛子里,用指头沾点盐水,填到口里吮着,最后忍不住抓了根腌豆角,就要往嘴里填。她妈一扭头看见了,忙把那根菜拿过来。孩子哇的一声哭了。

  我看到这情景鼻子一酸,就敲门进去。一进门我就说:“阿嫂,你这就不对了,要卖嘛,自己的孩子吃根菜也算不了啥,别屈了孩子!”她看我来了,又提到孩子吃菜的事,长抽了一口气说:“老程啊,你寻思我当真是要卖?这年头盐比金子还贵,哪里有咸菜卖啊!这是我们几个党员凑合着腌了这点咸菜,想交给党算作党费,兴许能给山上的同志们解决点困难。这刚刚凑齐,等着你来哪!”

  我想起来了,第一次接头时碰到她们在摘青菜,就是这咸菜啊!

  她望望我,望望孩子,像是对我说,又像自言自语似的说:“只要有咱的党,有咱的红军,说不定能保住多少孩子哩!”

  我看看孩子,孩子不哭了,可是还围着个空坛子转。我随手抓起一把豆角递到孩子手里,说:“千难万难也不差这一点点,我宁愿十天不吃啥也不能让孩子受苦……”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门外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一个人跑到门口,轻轻地敲着门,急乎乎地说:“阿嫂,快,快开门!”

  拉开门一看,原来就是第一次来时见到的摘菜的一个妇女。她气喘吁吁地说:“有人走漏了消息!说山上来了人,现在,白鬼来搜人了,快想办法吧!我再通知别人去。”说罢,悄悄地走了。我一听有情况,忙说:“我走!”

  黄新一把拉住我说:“人家来搜人,还不围个风雨不透?你往哪走?快想法隐蔽起来!”

  这情况我也估计到了,可是为了怕连累了她,我还想甩开她往外走。她一霎间变得严肃起来,板着脸,说话也完全不像刚才那么柔声和气了,变得又刚强,又果断。她斩钉截铁地说:“按地下工作的纪律,在这里你得听我管!为了党,你得活着!”她指了指阁楼说:“快上去躲起来,不管出了什么事也不要动,一切有我应付!”

  这时,街上乱成了一团,吆喝声、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我上了阁楼,从楼板缝里往下看,看见她把菜筐子用草盖了盖,很快地抱起孩子亲了亲,把孩子放在地铺上,又霍地转过身来,朝着我说:“程同志,既然敌人已经发觉了,看样子是逃不脱这一关了,万一我有个什么好歹,八角坳的党组织还在……”她指了指那筐咸菜,又说:“你可要想着把这些菜带上山去,这是我们缴的党费!”

  停了一会儿,她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又说话了,只是声音又变得那么和善了:“孩子,要是你能带,也托你带上山去,或者带到外地去养着,将来咱们的红军打回来,把她交给卢进勇同志。”话又停了,大概她的心绪激动得很厉害,“还有,上次托你缴的钱,和我的党证,也一起带去,有一块钱买盐用了。我把它放在砂罐里,你千万记着带走!”

  话刚完,白鬼子已经赶到门口了。她连忙转过身来,搂着孩子坐下,慢条斯理地理着孩子的头发。我从板缝里看她,她还像第一次见面时那么和善,那么安详。

  白匪敲门了。她慢慢地走过去,开了门。四五个白鬼闯进来,劈胸揪住了她问:“山上来的人在哪?”

  她摇摇头:“不知道!”

  白鬼们在屋里到处翻了一阵,眼看着泄气了,忽然一个家伙儿发现了那一箩筐咸菜,一脚把箩筐踢翻,咸菜全撒了。白鬼用刺刀拨着咸菜,似乎看出了什么,问:“这咸菜是哪来的!”

  “自己的!”

  “自己的!干吗有这么多的颜色!这不是凑了来往山上送的?”那家伙儿打量了一下屋子,命令其他白鬼说:“给我翻!”

  就这么间房子,要翻还不翻到阁楼上来?这时,只听得她大声地说:“知道了还问什么!”她猛地一挣跑到了门口,直着嗓子喊:“程同志,往西跑啊!”两个白匪跑出去,剩下的两个扭住她就往外走。

  我原来想事情可以平安过去的,现在眼看她被抓走了,我能眼看着让别人替我去牺牲?我得去!凭我这身板,赤手空拳也干个够本!我刚打算往下跳,只见她扭回头来,两眼直盯着被惊呆了的孩子,拉长了声音说:“孩子,好好地听妈妈的话啊!”

  这是我听到她最后的一句话。这句话使我想到刚才发生情况时她说的话,我用力抑制住了冲动。但是这句话也只有我明白,“听妈妈的话”,妈妈,就是党啊!

  当天晚上,村里平静了以后,我把孩子哄得不哭了。我收拾了咸菜,从砂罐里菜窝窝底下找到了黄新同志的党证和那一块银洋,然后,把孩子也放到一个箩筐里,一头是菜一头是孩子,挑着上山了。见了魏政委。他把孩子揽到怀里,听我汇报。他详细地研究了八角坳的情况以后,按照往常做的那样,在登记党费的本子上端端正正地写上:

  黄新同志1934年11月21日缴到党费……

  他写不下去了。他停住了笔。在他脸上我看到了一种不常见的严肃的神情。他久久地抚摸着孩子的头,看着面前的党证和咸菜。然后掏出手巾,蘸着草叶上的露水,轻轻地,轻轻地把孩子脸上的泪痕擦去。

  在黄新的名字下面,他再也没有写出党费的数目。

  是的,一筐咸菜是可以用数字来计算的,一个共产党员爱党的心怎么能够计算呢?一个党员献身的精神怎么能够计算呢? (王愿坚)
  
  作者简介:王愿坚,1929年生,山东诸城县相州镇人。1944年参加革命,曾先后在华东野战军第三纵队政治部任文化团分队长、报社编辑、新华社分社记者、编辑室副主任等职。1952年以后曾担任过《解放军文艺》和革命回忆录《星火燎原》的编辑工作,其间,到老革命根据地采访,革命前辈的英勇斗争事迹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从1954年开始,他陆续发表了《党费》、《粮食的故事》、《七根火柴》等优秀短篇小说。1972年和1975年,他曾访问井冈山和赣南革命老根据地,并先后两次到长征路上采访。1974年,王愿坚和陆柱国共同执笔编写了电影文学剧本《闪闪的红星》;粉碎“四人帮”以后,发表了《足迹》、《路标》等作品。王愿坚的作品,多取材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苏区军民的斗争生活和长征路上的生活片断。 
(责任编辑:景玥(实习))


我要发表留言
      留言须知

·精彩推荐
贯彻落实十七大精神贯彻落实十七大精神   纪念建党87周年纪念建党87周年
毛新宇:爱摄影的母亲曾"偷"拍主席照片 访谈实录
特稿|举办党代会年会 运载火箭研究院探索党内民主调查
早读|工资正常增长要政府与市场联手|让受贿成亏本生意
[周刊]历数吏治腐败的四大成因|“裸体做官”狡兔三窟?
[组织]贵阳尝试县委书记"竞争上岗" 82人角逐4"一把手"
[纪检]省高院执行局原局长被中纪委调查 广东很被动?
[史海回眸]王明是如何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异军突起的

  48小时新闻排行  
1.株洲纪委书记实名上网 气得想摔键盘不敢爆粗口
2.文韬武略——毛泽东与1959年平息西藏叛乱
3.省高院执行局原局长杨贤才被中纪委调查 广东很被…
4.【党政视点】薄熙来:经典歌曲势如移山填海 为我…
5.记新中国首任江西省委书记陈正人与彭儒夫妇
6.胡主席有力驳斥彰显大国领袖风范
7.外媒:与G8对话显示中国影响力 胡锦涛风头最健
8.【党报早读】李克强牵挂攸关浙江发展的三件大事:…
9.王明是如何在六届四中全会上异军突起的
10.中国官员新时期的必修课:学会直面公众

·图片新闻
胡锦涛主席同俄罗斯印度巴西领导人会晤
胡锦涛主席同俄罗斯印度巴西领导人会晤
  殷殷期许寄香江——习近平副主席访问香港侧记
殷殷期许寄香江——习近平副主席访问香港侧记
 

  48小时评论排行  
【党政视点】薄熙来:经典歌曲势如移山填海为我们…
听网友为总理作歌:《人民心疼你》
石宗源:要使群众有话有处说有理有处讲有难有处帮
外媒:与G8对话显示中国影响力胡锦涛风头最健
“人民心疼你”唱出人民的心声
【党政视点】胡锦涛2天出席近20场会议中国在八…
毛新宇做客人民网谈“我的母亲邵华”
尝试县委书记竞争上岗
卫留成提倡的“五敢”,有多少干部能做到?
省高院执行局原局长杨贤才被中纪委调查 广东很被…

论坛·博客·网友
中央党校王长江教授谈“从总书记上网看党的执政能力”
中央党校王长江教授谈“从总书记上网看党的执政能力”
  国家行政学院汪玉凯教授、龚维斌教授谈\
国家行政学院汪玉凯教授、龚维斌教授谈"从总书记上网看中国民主政治"
 
·把“办公室”搬到最基层,好! 
·胡主席敢于对世界说“不”的硬气昭示啥?
·干部“办公室”搬到基层,“心”亦要沉到基层
·感悟吴邦国的“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战略思想”
·解读李克强信心、活力、责任三要点
·《人民心疼你》缘何红透网络?

·史海回眸
建国后的贺龙
建国后的贺龙
  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回顾
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回顾
 
·文韬武略——毛泽东与1959年平息西藏叛乱
·记新中国首任江西省委书记陈正人与彭儒夫妇
·舒同与毛泽东的翰墨情缘
·毛泽东与梁漱溟的交往二三事
·黄克诚千里奔波寻找党
·陈独秀与汪孟邹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