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综合报道

乐团花费全部通过市场解决

东方小交 不花政府一分钱

记者 曹玲娟

2010年12月06日08:3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运营一支成熟的交响乐团,是件很花钱的事情。

  著名的芝加哥交响乐团每年开支几千万美元,票房只能抵1/3,其余依赖个人与企业捐赠。在我国,由于社会资金投入体系尚不健全,乐团一般由政府扶持。一旦地方财力不能顾及,交响乐团就会面临难以为继的窘境。

  而在上海,有一支特别的交响乐团,走出了一条新路。

  新机制

  完全的音乐总监负责制

  2010年12月,东方小交响乐团将在东方艺术中心举行诞生后的第五个音乐季。

  这是一支立足于上海的交响乐团。它是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常驻乐团,也是上海东方市民系列音乐会的指定乐团之一。2008年,由它举办的“双龙会”被《音乐爱好者》选评为“年度最受欢迎的音乐会”。

  5年来,乐团没有向国家要一分钱,全国仅此一支。

  2006年10月,东方小交在上海浦东新区成立,音乐家许忠出任乐团音乐总监。与其它乐团不同,东方小交坚持完全的音乐总监负责制。对于一家没有拨款的乐团来说,市场化运营机制成为必然的选择。

  “很多省市乐团的花费全部依靠财政支出。我们全部通过市场解决。”在运营费用上,许忠不停争取来赞助,“就是要‘讨饭’的本事,真的不容易。”演出资金没有及时到位,许忠就用自己的钱先行垫付。为了生存下去,东方小交多方尝试新的艺术形式,比如在中国首次以严肃音乐诠释网络游戏。

  虽然没有拨款,政府、社会各界对东方小交给予了许多帮助。东方艺术中心给予小交排练厅和宣传渠道等资源的优先使用权。

  新模式

  “小交不养人”

  提到小交,许多业内人士立刻就会提起一句话,“小交不养人”。

  东方小交的用人机制是极其特殊的。为严格控制运营成本,小交全体成员采用聘用制,完全以演出和排练的表现作为取舍的第一标准,还废除首席终身制,首创“多首席制”,以便激励所有演奏员都有机会担纲各声部首席。

  “很多交响乐团,想换个首席是要‘地震’的,很难做到把最合适的人放在最合适的位置。”在乐界多年的许忠感慨,“小交没有太大的人员包袱,这个团有活力,可以做到兼容职业发展与培训专业乐队人才。”

  这个团的成员,没有月工资,人员流动自由,淘汰方便。但正因如此,小交的成员把演奏家的荣誉看得特别重。许忠自豪地说,“乐团演奏员们最在乎的是能在这里得到实践、提升和满足。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舍得离开。”

  在排练现场,许忠随口将碰到的演奏家介绍给记者,“这位是孙中炜,在维也纳学习7年刚刚回国发展。这位是陆蒙达,曾任巴黎国际交响乐团首席,现在是上海音乐学院的老师……”

  5年来,东方小交坚持邀请海内外一流的演奏家合作和授课。在与这些知名演奏家交流合作的过程中,东方小交成为一批年轻演奏家的起飞地。许忠希望,能把小交变为中国一流交响乐人才的培养基地。

  新探讨

  “小交模式”能否推广

  被尊称为“中国元老级指挥大师”的黄晓同教授这样谈道:“这是一支由有理想、有追求、有水平的音乐家组成的乐队,正在逐步走向成熟,并形成自己独有的艺术风格。中国需要更多的这样的乐队。”

  “小交这个形式比较特殊。”许忠认为,乐团不经意间迎合了中国文化体制改革的方向。如合同制,乐团成员可以有其他工作;“订单”制,可以根据曲目要求,组成高水平的演奏团队;抛弃了政府长期的财政包袱;打破编制制度,给予乐团新人以水平来论座席的机会等,都是通过市场方式解决交响乐团困境的有益尝试。

  在国外,由于交响乐普及程度高,类似模式并不罕见。但“小交模式在国内还是独一无二的,最起码国内大城市可以考虑效仿。”许忠说。可贵的是,小交在市场化运作的同时也不忘回馈社会,每次演出都安排300张赠票给在经济上无力承受的爱乐者。

(责编:高雷)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