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综合报道

祖国至上--军事医学科学院忠诚履行使命纪实

人民网记者  苏银成  新华社记者  胥金章

2010年01月24日08:1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北京,太平路27号。

  这个坐落于西四环外的寂静院落,一度是新中国成立后最神秘的地方之一。

  半个世纪,历史一瞬;半个世纪,天翻地覆。今天,军事医学科学院已不再神秘,在非典、禽流感、甲型H1N1流感的防治中,他们成了家喻户晓的“国家队”。从“无名”到“闻名”的背后,映射出的是这个特殊群体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忠诚。

  临危受命,心系祖国

  国家安全高于一切

  1951年6月16日,一份“关于迅速成立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命令从中南海发出。该院从成立之初就被中央军委赋予原子武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军事医学防护研究的重大任务。

  是年8月1日,军事医学科学院在上海宣告成立,成为继中国科学院之后新中国建立的第二个科学院。

  7年后,这支由一大批国内外著名医学、药学专家组成的“特种部队”奉命迁至北京。

  今天,这支“特种部队”的面纱终于揭开。当年那些曾隐姓埋名的先行者,也将永远被祖国和人民所铭记。

  蔡翘,作为原国民党“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中国生命科学界和中国生理科学界的泰斗,曾在上世纪20年代初发现视角与眼球运动功能的中枢部位——顶盖前核,这一发现被国际医学界以“蔡氏区”命名。在新中国成立后,他光荣入伍,曾担任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

  “院士夫妻”——周廷冲和黄翠芬。1949年10月1日,旅居美国的周廷冲和黄翠芬夫妇,在收到后来成为军事医学科学院第一任院长宫乃泉从祖国转来的亲笔邀请信后,当即向美国移民局提出回国申请,不料受到刁难。他们变卖家当,除留下路费外,皆买成仪器作为献给新中国的礼物。1950年5月,在浩瀚苍茫的太平洋上漂泊了56天,周廷冲和黄翠芬才“偷渡”回国。

  “红军中仅有的3位博士——钱信忠、涂通今和潘世征,都曾先后担任军事医学科学院的院长或副院长。”现任院长贺福初说,正是有了一大批这样的“大师”,才成就了军事医学科学院历史上的开天辟地。

  1956年,经过5年创业,军事医学科学院初具雏形,并制定了第一个“20年发展规划”,迎来了军事医学研究事业的第一个春天。

  防治原子武器损伤研究团队,先后参与了我国包括首次原子弹、首次导弹核武器、首次氢弹在内的所有类型核试验,终使中国的核武器医学防护跻身世界先进行列。

  防治化学武器损伤研究团队,掌握了各种化学战剂的致毒机理,具备了针对外军装备的神经性毒剂等化学战剂的检测能力,研制了一整套防、救、治等技术与器材,达到国际领先。

  防治生物武器损伤研究团队,具备检测几十种生物战剂的能力。在唐山大地震中,他们将防生研究成果用于抗震救灾,把肠道传染病发病率从50%以上降到5%以下,发挥了重要作用。

  1985年,汇聚该院防核、防化和防生三个方面研究成果的“战时特种武器伤害的医学防护研究”,获得共和国首次颁发的“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与 “两弹一星”、“大庆油田发现”、“人工牛胰岛素合成”等震撼世界的成果比肩。

  锐意改革,共克时艰

  在变革中走出军事医学研究的新路子

  1985年,中央军委决定百万大裁军。新中国成立后延续了30多年的军事战略由此转变。

  根据国家和军队的需求,军事医学科学院进行了“从单纯科研型向科研开发型转变,从单纯军用型向军民结合型转变,从封闭型向开放型转变”的科技改革。

  课题组长负责制、首席科学家负责制、研究室主任聘任制,固定加流动用才模式等一系列改革举措应运而生。大刀阔斧的改革,为军事医学科学院培养造就和保留稳定高素质科技人才起到了关键作用。孙曼霁、吴祖泽、吴德昌等14名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李松、曹务春、杨晓等300多名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人选、国家和军队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等杰出科技人才的汇聚,使该院始终保持令国内外科技界刮目相看的强势阵容。

  改革创新,催生了一批批新的科研成果。

  军事医学科学院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进行生物芯片技术研究,在全球最早5种获得新药证书和生产批文的硅基生物芯片中,有3种是军事医学科学院研制的,目前已被广泛应用于疾病的监测和诊断。

  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分析实验室,成为被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指定的武器核查实验室,标志着中国成为了继美国之后、世界上第二个同时拥有两个指定实验室的国际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缔约国……

  战略转型,拓展职能

  全面提升保障国家安全实力

  2003年的早春,SARS病毒席卷全球,中国成为全球的“重灾区”。

  军事医学科学院流行病学专家曹务春和病毒学专家祝庆余受命前往广东疫区采集非典病毒标本。军事医学科学院在国内率先发现并确认“冠状病毒”;与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联合攻关,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成4株新型冠状病毒全基因测序的国家;研制出“免疫荧光法”快速诊断技术,2小时内出结果,检测准确率达95%以上;研制出非典预防药物“基因工程人干扰素ω滴鼻剂”,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进入临床……

  2003年8月10月,“解放军疾控中心”在军事医学科学院正式成立。2004年被国家批准纳入公共卫生体系。一段新的征程,就此开启。

  2005年初,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员李松带领科研人员成功研制出抗人禽流感特效药“军科奥韦”(达菲),并建成专用生产线,标志着我国具备自主保障和防控能力。

  非典和禽流感的连续考验,亦使军事医学科学院职能拓展的方向愈加明朗。

  2005年8月,军事医学科学院确立了建设“三大力量”的职能定位:军事斗争卫勤准备科技攻关的核心力量;反恐和处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突击力量;军队疾病预防控制的主要力量,并逐步纳入国家相关体系。

  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军事医学科学院186名卫生防疫专家和技术人员第一时间奔赴汶川重灾区,向党中央和军地抗震救灾联合指挥部先后提交科学施防建议案69份,统筹整合灾区42支军地防疫力量,承担起汶川县震后的卫生防疫任务,为“大灾之后无大疫”作出了突出贡献,被誉为战场和灾难救治的“诺亚方舟”。

  2008年8月8日,万众瞩目的北京奥运会如期而至。军事医学科学院以滴水不漏的安保工作,向世界展示了医疗保障实力。

  2009年4月,全球拉响了甲型H1N1流感警报,该院科技专家闻讯而动,主动作为。5月11日,我国第一例输入型甲流患者,由军事医学科学院和国家疾控中心共同确诊。9月底,军事医学科学院作为唯一指定单位,圆满完成国家1300万人份甲型H1N1流感防治药物的储备任务;10月中旬,又向国家储备无偿捐献5万人份适合老年和儿童服用的甲型H1N1流感防治药物新剂型。 

 

(责编:郑光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