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时代先锋

使命与青春完美对接——记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青年人才群体

记者 余建斌

2011年12月19日08:1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一个崇高而艰巨的使命,中国航天史上两个飞行器首次在浩瀚太空彼此追寻并紧紧相拥;一支平均年龄32岁的年轻团队,激活了航天飞行任务的“神经中枢”,随心所欲般牵引着“放牧”飞行器的天地纽带。

  这一瞬间已载入中国航天史册:2011年11月3日1时36分,神舟八号与天宫一号完美对接;这一瞬间,这支年轻的队伍也兑现了把青春与使命完美对接的誓言——他们以100%的成功率,堪称完美的表现,将中国航天飞行控制技术推向新的高度。

  这一群年轻人,来自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

  闯出一条中国飞控之路

  11月3日,“天宫”、“神八”第一次高难度“空中之吻”,开启了中国航天新旅程,唱响中国空间站建设的前奏。第一次的成功交会对接意义深远,标志着继掌握天地往返、出舱活动技术后,我国突破了载人航天三大基础性技术的最后一项——空间交会对接。

  航天飞行控制有多重要?公认的是,空间交会对接,重点在飞控,关键在飞控,难点也在飞控。作为航天飞行任务的“神经中枢”,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成为舞台中心的主角,也是压力最大的角色:所有的指令都从这里发出,所有的数据都在这里汇聚,所有的信息都从这里传输,所有的控制都在这里实施。一旦出现意外,应急决策也将在这里产生。 

  这里的科技人员用自主创新打造了航天测控的奇迹,队伍中的年轻人则勇敢地冲在了解决世界性航天难题的最前列。

  茫茫太空,同时控制两个航天器协同飞行,在我国航天发展史上还是第一次。测控的第一道难关是制定总体飞控方案。“做方案需要对任务有全局的把握和超前的预判。”飞控中心副总工程师、70后航天测控专家李剑大胆提出了一种全新的飞控模式,结果证明:既可解决技术难题,又大大提高了控制的灵活性、安全性、可靠性。

  交会对接任务中,飞行器的轨道控制难度非常大。41岁的轨道专家唐歌实自主研究了全新的轨控策略,极大地提高了轨道控制精度,控制偏差均在千分之三以内,为交会对接成功奠定了坚实基础。

  作为交会对接任务的数据交换中心,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负责与国内外测控站进行数据交换,这也带来网络安全的风险,一旦遭受干扰和侵袭,后果不堪设想。年轻的通信专家刘博扬和他的团队建立起来的网络隔离系统,实现了主任务系统与外网数据的双向过滤,为交会对接任务安全测控搭起了一道铜墙铁壁。 

  短短3年里, 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这群年轻人进行了400多次内外部联调联试,精心编写了500多万字的各种总体技术实施方案,制定各类应急预案700余项,成功研制出500余万行源程序的飞行控制软件系统。

  在追求完美中超越自我

  载人航天是一项高风险的事业,交会对接任务更是航天领域公认的技术难关。科学试验来不得半点马虎,只有求真务实、严谨细致,才能确保任务的成功。 

  锲而不舍,追根问底,决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这成为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年轻人的普遍特点。每个人对数据都异常敏感,常常为了小数点后6位数和零点几毫米的差别争得面红耳赤。他们拿着一个“双面放大镜”,“一面”是不断地、仔细地查找自身的不足,“另一面”是不断地请人给自己挑毛病。

  交会对接飞控事件密集,每一次控制都会有风险,即使这个问题只有1%发生的可能,地面一切准备工作都朝着“零故障、零缺陷”的目标做好百分之百的准备。担任总体故障对策工作的70后博士汪广洪说,“要把任务过程往最坏的方面预想,把所有能想到的问题、故障全部预料到,全部找到应对的方法。这次任务比预想的还完美,来源于事前做足了准备。”

  今年1月,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进行了第一次交会对接“天地一体化验证”的实战演练。演练中,神舟八号飞行至第二十八圈时,突然不执行发出的数据注入指令,此时距离两目标实施对接已不足2小时,如不采取措施,演练将以失败告终。危急时刻,总体室副主任邹雪梅和她的团队提出了处理方案,在最后10秒钟内成功实施了一次应急数据注入,飞船按指令准确完成了一系列动作,顺利完成了联试。关键时刻化险为夷,离不开邹雪梅平时扎实细致的准备,邹雪梅说,“要像熟悉自己一样熟悉任务”。

  在天宫一号第一次近地点变轨之后,轨道室主任谢剑锋分析比较发现,相关参数存在千分之二的误差,虽然误差属于正常范围之内,但他进行了大量的计算和比对,最终将误差控制在万分之三范围内。细节决定成败,责任重于泰山。这正是这支年轻队伍创造骄人成绩的秘诀之一。

  用青春书写航天新篇章

  交会对接成功的辉煌令世人瞩目,无限风光的航天事业背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此次载人航天任务实施密度之高、时间持续之长前所未有。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要完成4次任务和2次对接。近3年的时间里,北京飞控中心这群年轻人过着“白加黑”,“5+2”的日子。他们与数据作伴,与程序共舞,几乎放弃了所有的休息时间。

  28岁的工程师王成,因为在天宫和神八“双线作战”,每天要加班到凌晨。他甚至没有陪妻子做过一次孕检,没有完整地照顾过孩子一天。为了任务,意外脚部骨折的轨道室专家李革非只是短短休息了六天,就打着石膏、拄着拐杖返回工作岗位。 

  29岁的乔宗涛称得上是飞控大厅内最引人瞩目、最紧张也最忙碌的人,因为他是总调度,从发射场到陆海天基测控站,成千上万条调度口令都要由总调度来下达。他的抽屉里,长年放着两种药——咽喉片和健胃消食片。咽喉片是他保持清亮嗓音的常用之物。健胃消食片则是这一久坐不动岗位的必备药,“吃一顿饭要吃得很饱,因为不知道下一顿饭要到什么时候。久坐不动呢,则是因为我不能随便站起来——总调度一站起来,大家会以为出了什么故障。”

  平时陪伴家人太少,这样的愧疚几乎发生在每个年轻的航天人身上。曾担任“神六”、“神七”、“嫦娥一号”任务总调度的肖龙这次接到任务后,他知道,以办公室为家的日子又来了。作为一个5岁孩子的父亲,提起孩子,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愧意。

  “大家的心里热爱这份事业,并且甘为这份事业奉献一生。”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党委书记刘清华动情地说,几代中国航天人无私奉献的精神,在这群年轻人身上依然熠熠闪耀。

  就是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用青春坚守着使命,脚踏实地,仰望星空。



    
(责编:黄策舆(实习))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