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时代先锋
17次癌症手术击不倒 忘我工作屡创奇迹

记营山县城南镇党委书记文建明

2010年11月11日13:49   来源:华西都市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记营山县城南镇党委书记文建明

  

文建明(中)在走马村下访寻问题彭杰摄



  文建明,男,47岁,南充市营山县城南镇党委书记。全国先进工作者、四川省优秀党务工作者。

  文建明在乡镇摸爬滚打29年,至今仍对基层工作充满激情,积极探索乡镇机关改革,“踩钱不越线”;身患癌症5年,做过大手术17次,至今依然骑着自行车访贫问苦,积极探索抗癌方法。

  文建明大胆创新乡镇运行机制,“村财镇管”,对镇、村财务收支状况全面公开,“口袋账”、“包包账”变成了明白账,镇、村已经彻底甩掉了债务包袱;“精简人员”,启动“分线运作、绩效管理”机制,只设21个集中管理岗位,村社干部也由192人减少到34人;“变群众上访为干部下访”,镇村干部每月用一周时间进村入户寻问题,能解决的立即办,一时不能解决的限时办,全镇无一例群众集访和越级上访事件发生。

  他是如何治理乡镇机关病,又是如何创造抗癌奇迹的?敬请关注本报今日开始推出的“文建明系列报道”。


  

送农货下乡



  

文建明



  

送鸡给农户



  文建明,男,47岁,南充市营山县城南镇党委书记。全国先进工作者、四川省优秀党务工作者。

  在乡镇摸爬滚打29年,身患癌症5年。他是如何治理乡镇机关病,又是如何创造抗癌奇迹的?

  文建明爱研究。凭借激情、思考、探索,文建明研究出一个个行之有效的基层工作方法;甚至在对抗病魔时,他也摸索出了自己的一套法子——这就是常被文建明津津乐道的,他自己的“土板眼”。

  也许,我们只有从文建明的这些“土板眼”中,探寻他创造奇迹的秘密。


  “癌症算什么,我就不当成病。忘我工作,也忘了病痛的折磨。”经历了17次手术,医生宣告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文建明居然能够“死里逃生”5年。见过文建明的人,都说他不像病人,都想知道他对抗癌症的秘密。

  晴天霹雳

  “工作狂”查出癌症


  “我知道他身体有病,一直叫他去医院看看,他哪听啊,总说工作忙。”妻子钟玉珍介绍,1995年,文建明就查出是乙肝携带者,“这哪是病嘛,全国几亿人都携带这个,”对于妻子的警告,文建明哪里听得进去,“工作忙嘛,乙肝病毒又不要命,你担心啥子!”

  一次下乡的途中,文建明突然流鼻血不止,出血量大得吓人。几个基层干部赶紧护送他到县人民医院检查,因为是鼻腔血管破裂,他这才不得不丢下工作,住院手术治疗。出院后的当天,他家都没有回,就跑到单位去上班了。

  2003年,文建明被查出患有早期肝硬化。他依旧每天忙忙碌碌,实在是痛得受不了了,就两手按住腹部,等那一阵子痛过后,又坚持上班。

  文建明病重的消息,很快被县上一位领导知道,领导狠狠地批评了文建明:“莫得身体,你拿啥子干工作?”

  这一回,文建明妥协了。丈夫要去南充治病了,钟玉珍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欢天喜地地将衣裳、棉絮、锅碗瓢盆,收拾了好几大口袋。

  可检查结果,却让钟玉珍痛不欲生:丈夫得的是原发性肝癌。

  拿着化验单,钟玉珍晕倒在医院过道里。医生一直说是肝硬化,咋是肝癌呢?双腿犹如灌满了沉重的铅,从检验室到病房几分钟的路程,钟玉珍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我躲躲闪闪,他看出了问题,输完液后直奔医生办公室,当看到肝癌的结果后,沉默了很久。第二天早晨起来,虽然没有说什么,我却发现他的枕巾,湿了一大片……”

  17次手术

  “就像细娃儿赶场”


  2005年11月初,文建明的第一次手术,在成都进行。“吃过早饭,就进的手术室;下手术台,太阳都落坡了。”钟玉珍说,术后右腹肿大,原以为文建明会在病床上呆很久。第二天,他醒来就拔掉身上的管子,“我不缺氧,不要这些。”两人将他从病床上扶起来,文建明说要到阳台走走,没想到摸出手

  机,竟然在问镇上的“十好家庭”评选进程如何了,“那一刻,我真的愤怒了,你到底还要不要命!我不管你是什么乡镇党委书记,什么国家干部,我只知道你是孩子他爸,我的丈夫!”钟玉珍一把抢过丈夫的手机,病友们怔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手术后的第十天,文建明出院了,“医生喊我们,回去准备后事,说他这病没治头了。”钟玉珍一路哭着,乘火车回营山。

  “我就不信要死了,你莫哭。”火车上,文建明安慰妻子。回家第二天,文建明背着妻子,骑上那辆老式28圈的淡绿色自行车,又上班了。城南镇镇长白秀华见了,连说几个“不可思议”:“人家癌症手术,医院要呆几个月,家里休养一年半载,他手术后一周多时间又回来,而且骑车来上班。”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4年来,文建明已经做了17次肝癌手术,“每次只请一周的病假,就像细娃儿(注:营山方言,就是“小孩子”)赶场一样。”文建明说他已经坦然面对死神的威胁,“我最多就是先走一步,只要活着一天,就要把群众的事情办好。”

  “浪子”怀疑

  书记是不是装病哦


  那时文建明已是营山县的知名人物,看到他经常骑着自行车进社区、下农村,好多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病?

  2006年4月,城南镇化育桥社区居民罗洪川出狱,他平日小偷小摸惯了,生活无着落。“试着去找文书记,看看他是不是别人说的那么好。”

  一天中午,罗洪川来到镇书记办公室,踢了几脚门,旁边一名干部说,文书记在县医院输液,有什么事下午再来。“老子杀过人、坐过牢,今天见不到文建

  明,就要杀人。”那名接待他的干部,拨通了文建明的电话:“小伙子,我也是判了死刑的人,有啥事我们见面再说。”

  十分钟后,罗洪川看见一名中年男子从的士下来,右手扎着针管、左手举着输液瓶,“还装得像哦。”罗洪川根本就不相信,眼前这名男子患有重症,开门见山说要钱、吃不起饭。

  办公室里,文建明安慰罗洪川:“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这时,一名中年妇女冲了进来:“文建明,你究竟是要命,还是要工作?”罗洪川后来才知道,中年妇女就是文建明的妻子。“文书记是偷偷溜出医院的,来见我这个‘二进宫’的人啊!”文建明后来给罗洪川找工作、介绍媳妇,现在小孩已经两岁多了。罗洪川很感激:“是文书记给了我这一切,给了第二次生命。”

  对抗病魔

  忘我工作自制“五味汤”


  “看到同事,我就来劲,又可以研究工作了。”文建明毫不忌讳说自己就是“工作狂”,喜欢群众来找他办事。

  不喝酒,不抽烟,不玩牌,平时连电视都很少看。文建明就是两件事:治病和工作。“病也不当成病,工作忙就忘了,这反而成了治病的良药。”对文建明来说,对他最大的处罚,就是让他回家休息,“不工作,好人都要耍出病来。”镇上建了一个服务110,群众有什么困难,打电话干部就得到场,身为镇党委书记的文建明从不关手机,随时接听群众的诉求。

  说起抗癌,文建明又来劲了,“就像研究工作一下,我也喜欢研究自己的病,自己对药物的反应。”几年摸索中,文建明无师自通,研制了一服“补药”:人参、黄芪、大枣、当归、枸杞。“道理很简单,这都是中药中的补药,就综合在一起,剂量大小再摸索。”开始将这5味补药切细,和鸭蛋蒸,发现因时间用火不一致,简直难以下咽;后来,将5味药一起熬,药水再煮鸭蛋,效果居然出奇地好。每天早上,钟玉珍天刚亮就起来熬药煮蛋,“天天吃稀饭,喝补药,身体看起来就像常人一样。”

  骑辆自行车,车兜里放个药罐,走到哪儿,都可以喝上两口——作为全省道德模范,文建明作为报告团成员之一,在川内巡回做了十回演讲,钟玉珍就跟在一起,“住宾馆都要偷偷摸摸熬药。”

  全国优秀乡村医生、营山县城南镇村医侯方杰,曾多次为文建明号脉拿药,他也曾研究过这名奇特的癌症病人:不把癌症当回事,天天忘我地工作,奇迹就发生了。

  “土板眼”加高科技根治“机关病”

  “就像我经常研究如何对付癌症一样,我也经常研究治理‘机关病’的办法”,采访中,文建明多次津津乐道他的土板眼儿,却能有效整治机关人员的懒和散。“这方法在哪都管用,就是看敢不敢逗硬!”

  自制“戒赌牌”全乡干部远离牌桌

  这一块小小的木牌,20厘米高,正面画有一个警钟,警钟两边各画一只眼睛,眼泪汪汪。警钟面一男一女正围绕一个“赌”字打架。木牌背面印有《戒赌歌谣》全文,共8句,128字,律诗形式,对仗押韵。营山县铁顶乡部分干部至今还保存着这块小木牌。

  文建明刚到铁顶乡任职不久,发现部分乡干部爱好赌博,通过明察暗访,他掌握了一些干部参加赌博的真实情况。一天晚上,文建明悄悄起床,将几个打麻将的干部当场抓获,集中到小会议室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教育。

  给每人发放《戒赌歌谣》,这是文建明自己编写的,要求参赌人员像小学生那样,整夜高声诵读,不能打瞌睡。第二天中午,几个参赌人员昏昏欲睡,连连告饶。文建明立即召开全乡戒赌大会,会上,那几名参赌乡干部先作检讨,每名乡干部领到一块特制的“戒赌牌”,此后,全乡干部远离牌桌,一心一意推动全乡各项工作。

  邮箱“打卡机”签到簿准时塞进去

  城南镇政府大院里,有一个很大的绿色邮箱,文建明说它有特别的用处:里面没有一封书信,却是一页页签到簿。签到簿咋会放在邮箱里呢?“机关考勤很考手艺,咋个科学合理呢?”

  买不起指纹机,莫法用指纹考勤;曾用过打卡考勤,代为打卡的现象时有发生……用了几种很“潮”的新办法,文建明发现效果都不理想。反复实验后,文建明又启用最原始的办法,像当初那样签名报到。签到簿就放在党政办,每天9点前,每名工作人员必须亲自到场签名。没几天,党政办主任又来诉苦:“文书记,有的来晚了,也要求补签,都是同事,又拉不下情面!”咋个解决这一新问题呢?文建明抬头看见了底楼窗户上的邮箱,反正也没用,每天9点钟,准时将签到簿塞进邮箱,“钥匙在文书记那里,莫法补签了。”

  邮箱每个月开一次,统计出每名工作人员的出勤率。签名处监控,避免找人代签。“这种原始和现代技术相结合的土办法,根治了长期以来乡镇考勤的诸多问题,”文建明介绍,为体现人性化管理,每天上午预留了半个小时的时间,8点半上班,9点签到都算数。中间临时有事外出,必须到党政办写明外出事项,以备查验。

  手机GPS监控上班时不敢坐茶楼

  城南镇二楼文建明的办公室里,电视上显示底楼“村务集中办公大厅”的每个角落,甚至在墙角的烟头都清晰可见。村干部如何为老百姓办事,一举一动,全在镇党委书记文建明眼皮底下。“我主要是监控他们到岗情况,看他们对老百姓的态度,更重要的有一种威慑感,让他们认真对待老百姓的每一件大事小事。”文建明介绍,当初一些村干部得知他在二楼监控,跑上楼来和他理论,“这也太侵犯我们的隐私了,一举一动都没自由!这个违不违法哦?”

  文建明搬出自己的土道理:“上班时间,就没得自己的个人隐私,何来侵犯?难道还想在工作时间,办公地点耍流氓不成!”村干部悻悻而去,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只有规规矩矩上班。

  去向牌上写的下乡,实际上可能在哪家茶楼喝茶了。文建明又是如何监控乡干部的“外出”行为呢?“去向牌上,莫炼副镇长写的是到保真村,我这儿可以查看他的行踪”,电脑上,莫炼的手机号显示他正朝保真村方向移动,“这是移动和电信推出的新技术,用GPS定位乡干部的行踪,”也有乡干部强烈抗议,“我只是备查这些人下乡是不是真实,配合他们在村上用座机打电话,填写下乡调研表。这是新技术下的土办法,管用。没人敢在上班时间坐茶楼。”

  (记者苏定伟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苏定伟摄)
(责编:刘红艳)


相关专题
· 人物事迹
· 四川南充市城南镇党委书记文建明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