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时代先锋

星落秋风五丈原——追记山东省滨州市交通局原局长高发明

记者 徐锦庚 刘成友

2010年05月31日08:3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高发明资料照片
高发明资料照片

【1】 【2】 

 
  三国时期,诸葛亮屯兵五丈原,积劳成疾病故于此。五丈原由此闻名,后人以“星落秋风五丈原”,咏叹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2009年冬,积劳成疾的高发明,经常念叨着“秋风五丈原”——或许冥冥之中,他已知道时日无多,拼着命与时间赛跑。2009年12月17日,高发明溘然长逝,终年52岁。葬礼那天,滨州市数千名干部群众洒泪为他送行。

  高发明生前是山东省滨州市交通局党组书记、局长,滨州北海新区党工委书记、筹委会主任。近日,中共山东省委决定,追授高发明同志“山东省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号召全省党员干部向他学习。

  6年跑了54万公里——

  “再艰巨的任务,只要交给高发明,就等于圆满完成”


  2003年5月,他出任滨州市交通局局长。当时,滨州是山东省惟一市区不通高速公路、不通铁路的地级城市,是没有深水港口的沿海城市。

  一路走来,高发明留下一串坚实的脚印。此后6年,滨州交通基础建设投入150多亿元,3000多项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完工,两座黄河大桥凌空飞架,5座浮桥贯通南北,建设2条国家主干道、3条高速路、17条省道,完成农村公路建设1.3万公里,全市100%的乡镇、99%的村通客车。

  这些业绩的背后,是高发明的殚精竭虑。6年间,他跑了54万公里,越野车成了流动办公室。

  “平均每年跑9万公里,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交通运输部一位干部作了对比,“北京市的出租车多数是双班倒,人停车不停,平均每辆每年也只跑8万公里。”

  高发明有一套“三到现场”工作法:发现问题要到现场,不要漂在上头;研究问题要到现场,不要凭空议论;解决问题要到现场,不要闭门造车。

  “高局长干起工作来不要命!当了6年局长,他没在家过过一个春节。”交通局副局长范金田说。2004年春节,交通局建设1.1万吨沥青库,按常规作业需4个月。为赶在沥青调价前完工,高发明率局班子成员与工人一道,在工地上过完除夕接着干,43天就竣工。

  打通北部海上通道是滨州几代人的追求。2005年上半年,滨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建设万吨大港,高发明为拿到第一流的设计,两赴交通部天津第一航运设计院,但都吃了闭门羹。

  “那年冬天,我送高局长第三次去天津。”司机吴伟民回忆,“雪大路滑,越野车滑进沟里。我在前面开,他在后面推,好不容易才把车弄到路上,溅得他满脸满身都是泥水。赶到天津后,一航院的领导看到他的样子,很感动,当场答应接这个活。”

  高发明的心血没有白费。如今,滨州港被列入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发展规划重点建设的四大港之一,已建成11公里导堤、18个泊位和21条人工河,两个3万吨码头已正式动工。

  “无论交给高发明啥任务,他从不讨价还价,从不讲条件,从不打折扣。”滨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韩奎祥说,“再艰巨的任务,再大的困难,只要交给高发明,就等于圆满完成!”

  大夫说这种病是累出来的——

  “像他这样为工作玩命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没日没夜地超负荷工作,高发明的身体终于累垮了。妻子李寿枝催他去医院检查,他总是一拖再拖:“等我忙完这阵儿再说。”

  2008年8月,高发明突然大量便血晕倒在工作中。经诊断,他患上一种较为罕见的“克罗恩肠溃疡”。大夫说,这种病是累出来的。住院期间,他常常是一打完吊瓶,就催司机往工地跑。

  2008年12月,高发明便血不止,连上楼也困难。

  去南京手术时,高发明已虚弱得不能行走,被人用轮椅推进医院。入院当晚,高发明得知,为配合全国燃油税改革,上级部门次日将核查滨州的交通规费征收情况,遂立刻安排有关科室通宵加班。因腹部剧痛,高发明的头发、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没有呻吟过一声。为给工作组提供准确详实的资料,整整一夜,他的手机没有歇过。

  “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不要命了吗?”医护人员向司机吴伟民打听。主治医生任健安感慨不已:“克罗恩氏病患者我接触了不下1000例,得这个病的,大都是些能力出众、事业心很强的人。但像他这样为工作玩命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临出院,医生再三叮嘱,术后要绝对静养半年。然而,一回到滨州,高发明就直奔工地。为隐瞒病情,他人前人后两个样,“上班死撑着,不让人知道,回家后经常肚子疼得在床上打滚……”

  “发明6岁丧母,家境贫寒,是在党的培养和组织的关怀下成长起来的,对党对组织始终怀着感激之情、报恩之心。”高发明的老领导、滨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郭德纲说。

  生命中的最后6天——

  “只要我能站着就要工作,我躺下了你再哭”


  去年12月12日早上,高发明感到不适,让妻子陪着去医院输液、输血。

  输液时,高发明照旧请护士把流速调到最大。别人打吊瓶是滴,他却是在流,每次都开到最大,一瓶液体20来分钟就输完,针头一拔就上工地。这次,针头刚刚拔下,他又要赶着离开。

  “你现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必须住院治疗。如果非要走,就先写一个保证书,证明你的生死跟医院无关!”深知病情严重性的医生急了。

  见丈夫执意要走,李寿枝急得哭出声:“你还要不要命了?你走,我就去找领导!”

  “别哭!只要我能站着就要工作,我躺下了你再哭!”高发明冲妻子发起火来。这几个月,他一直忙着编制滨州交通建设“十二五”规划,马上要上报省里,耽误不得——在他看来,这些事关滨州未来5年交通发展的大项目,哪一个不比自己身体重要!

  事实上,高发明焉能不知自己的病情——“他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他的同学,滨州市人民医院副院长王国明说。

  身为医学副教授的妻子深知丈夫的生命何等脆弱。但是,她更深知丈夫的脾气——命可误,工作不能误。李寿枝流着泪,默默地在保证书上签名。

  接下来的几天,高发明从没闲过:12月13日,与县区一位局长研究工作;12月14日,与市交通局稽查队研究公路交通超载超限问题,晚上又花两小时修改一份发言稿。

  12月15日上午,高发明来到市政府汇报“十二五”交通建设规划编制情况。11点40分汇报结束,高发明赶回交通局接着开会,针对市领导指出的问题组织修订,直到下午2点才吃午饭。

  12月16日一早,他把一切工作安排妥当后,赶赴济南检查病情。上午8点46分,他给一位副局长发去短信,要求把修改的“十二五”规划报有关领导。刚刚下了高速路,他终于支撑不住,再次昏倒在车上。傍晚,病床上的高发明收到手机短信,“十二五”规划的修改稿已报送给有关领导。他回复:“很好。”这是他生命中发出的最后一条短信。

  犹如春蚕吐尽最后的丝茧,仿佛蜡烛燃尽最后的余光,12月17日上午9点,高发明停止了呼吸,而他的眼睛依然半睁着。

  高发明啊,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是放心不下工作,还是牵挂着妻子爱女……
【1】 【2】 

 
(责编:高雷)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