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干部论坛

强卫在青海省文化改革发展大会上的讲话 (2)

(二○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2011年12月01日11:14   来源:青海日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第二,增强文化自信,彰显文化特色

  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政党对自身文化体系和文化价值的肯定、坚持与弘扬。青海历史文化、民族文化、宗教文化和当代文化资源十分丰富,文化的地域特色十分鲜明,为中华民族多元文化的形成、发展和繁荣做出了和正在做着积极贡献。特别是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青海逐步形成了以昆仑文化为主体的多元一体文化格局。这些,是我们树立文化自信的依据所在。

  ———青海是中华民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青海高原幅员辽阔,山川壮美,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和灿烂的古代文明。从地理空间看,地理环境对文化形成具有重要作用。青海是山之宗、水之源,中华民族精神高地———昆仑山横亘境内,与唐古拉山、祁连山等山脉构成了名副其实的“亚洲脊柱”;中华民族母亲河———黄河、长江发源于此,与澜沧江、黑河等形成了闻名于世的江河源头。山是骨架,水为血脉。青海的山脉水系呈扇状向北、东、南三个方向发散,延伸辐射中华大地,构成了中华民族生存繁衍和中华文明形成发展的地理空间。从人类起源看,青海高原距今三万年左右就有了古人类活动的足迹。起源于青海高原的羌人、戎人,是中国许多古老民族的先民,在不断地发展、迁徙中,形成了中华民族的早期文明。历史上的炎帝部落既是生活在青海高原古代先民羌人的祖先,又是华夏民族的结合体。历史学家顾颉刚说,“中华民族的人文的始祖炎黄首先是羌人的祖先,然后才是华夏族的祖先。”历史学家翦伯赞说,“在野蛮时代之初,分布于甘肃、青海一带的诸羌之族,亦开始新的迁徙,一批批羌人走下昆仑山,来到东方,创造了中华民族的早期文明。”小柴旦遗址、柳湾彩陶、喇家遗址以及沈那、宗日、辛店、卡约等远古文化遗迹灿若星辰般地遍布全省,无不说明青海是中华民族形成发展的重要源头之一。从文化起源看,昆仑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根母文化。昆仑山被誉为中华民族的“龙祖之脉”,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坐标”,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原始崇拜,演绎成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昆仑文化是以神话传说为内容,以人类起源为特点的文化体系。“共工怒触不周山”、“女娲炼石补天”、“西王母瑶池”、“大禹治水”等神话传说,都能在我省找到地理的印记和历史的回音。昆仑文化作为青海最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博大精深,内涵丰富,凝结着中华文化中“和谐、和平、和睦”、“天人合一”的思想,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和穿越时空的影响力,是中华民族的文脉之根、灵魂之乡,从古至今不仅对海内外中华儿女产生着巨大而深远影响,在世界文化史上也有很高的地位。

  ———青海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交融地之一。青海处在祖国西北地区的核心部位,是唐蕃古道、丝绸之路南线的必经之地,自古以来就是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地区。一是民族文化在这里交汇。青海就如同一个集散地,多个民族、多种文化在这里相遇碰撞、交流融合、扩散发展。自古至今,先后有戎、氐、羌、汉、匈奴、月氏、鲜卑、回纥、吐蕃等20多个民族在这里生活,经过千百年的融合演变,形成了现在的汉、藏、回、土、蒙古、撒拉等六个世居民族,各民族的音乐、舞蹈、建筑、医学、技艺、绘画等文化艺术交融相汇,取长补短。1300多年前唐王朝文成公主经青入藏,弘化公主同青海境内的吐谷浑和亲,留下了一段段民族团结的千古佳话,是我省民族融合、和睦相处的真实写照。今天,各民族继续发扬优良传统,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形成“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各少数民族之间也相互离不开”的生动局面。二是宗教文化在这里共生。青海是一个多种宗教并存的地区,多种宗教信仰在这里汇聚交融、和睦相处,本土原始宗教苯教、萨满教、道教等与外来的佛教等宗教文化交流碰撞、相互融合吸收,并在藏传佛教后弘期发挥了重要作用。儒家学说、藏传佛教、汉传佛教、伊斯兰教、道教等多种宗教最终都扎根在青海大地,和谐并存,共同发展。在西宁市,藏传佛教圣地塔尔寺、伊斯兰教东关清真大寺都闻名中外,一个城市里不同宗教及其具有影响的著名寺院和谐相处,这种现象在世界上都十分罕见。西宁北禅寺集“儒释道”为一体,贵德文昌庙中汉传佛教、藏传佛教、道教共存共生,这些都是青海多宗教和谐发展的例证,丰富了青海文化的内涵。三是传统文化在这里延续。“青海长云暗雪山”、“黄河之水天上来”等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诗句,唐代一批边塞诗人正是以青海的高山大川、草原大漠为背景,以战争与和平为题材,激情迸发、才华四溢,创作出一系列不朽的诗篇。自古以来,我们美丽的青海就如同一个大舞台,各种文化在这里纷纷登台、争奇斗艳,逐步演绎形成河湟文化、三江源文化、柴达木文化、吐谷浑文化、格萨尔文化、热贡文化等文化形态,并衍生出“花儿”、“安召”、“轮子秋”、藏族舞蹈、藏族民歌“拉伊”、回族撒拉族宴席曲等别具一格、多姿多彩的文化形式和艺术风格。其中,史诗《格萨尔》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之一,是世界口承文化研究的活化石;土族的“纳顿节”被称为世界上历时最长的狂欢节;同仁的“六月会”至今已延续500多年。在河湟地区,耕读传家的农耕文明气息至今依旧十分浓厚。近年,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贵德农民诗人张荫西和民和土族诗人李宜晴等人的古体诗集,就是这种耕读文化的例证。我们有可以与宁夏西夏王陵媲美的都兰热水古墓,还有丹噶尔古城、伏俟古城、石堡城以及柳湾遗址、三角城遗址、瞿昙寺等文物古迹,都从不同侧面反映出青海传统文化的丰富多彩。四是现代文化在这里绽放。近代以来,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之后,青海各族人民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同时,不断推陈出新,为传统文化注入了现代元素,青海文化内容进一步丰富,活力进一步增强。比如,热贡艺术、湟源排灯、土族盘绣等都体现了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完美结合,突出体现了青海的地域和民族特色,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作。青海贤孝、平弦、藏戏等传统戏曲剧,经过现代艺术形式和科学手段的提升改造,也重现活力。藏毯、中藏药、民族服饰等创造性地引进现代工业的理念,焕发出勃勃的生机,实现了经济效益与文化效益的双赢。昆仑玉被2008年北京奥运会采用为奖牌用玉,知名度大大提升,昆仑玉产业迅速发展。近现代以来,在青海这片热土上,涌现了王洛宾、昌耀、朱乃正、李文实、方之南、郭世清、根敦琼佩等一大批在国内外有重要影响的文化名人以及夏吾才让等上百位非物质文化代表性传承人,《在那遥远的地方》、《金瓶似的小山》、《中国藏族文化艺术彩绘大观》等作品声名远扬。进入新世纪以来,《青溜溜的青海》、《藏羚羊》等诸多富有青海文化元素的文艺作品相继诞生,青海正迎来一个文化繁荣发展的崭新时期。总之,青海以昆仑文化为主体的多元一体文化格局,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中华文化的丰富发展做出了独特贡献。

  ———青海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展现地之一。团结统一、独立自主、爱好和平、自强不息是中华文化传统和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内核。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始终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青海各族人民继承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弘扬中华民族伟大精神,在革命、建设、改革的各个时期,不断塑造了紧扣时代脉搏、反映时代精神、具有鲜明青海特点的精神品格。在革命战争年代,红军在果洛州班玛县子达木沟口岩石上留下了“响应北上抗日反蒋斗争”的标语;西路军将士在祁连山区浴血奋战,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牺牲,表现出坚持革命、不畏艰险的英雄主义气概和为党为人民英勇献身的精神。新中国成立之初,老一代革命人和创业者在青藏公路建设和柴达木开发的进程中,形成了“艰苦创业、无私奉献、勇于创新、团结奋斗、科学务实”的柴达木精神。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聚集到我省的金银滩,在极为恶劣的环境下,成功研制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和第一颗氢弹,打破了帝国主义的“核讹诈”,锻造了“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于攀登”的“两弹一星”精神。改革开放以来,青海各族儿女再次铸就了“挑战极限、勇创一流”的青藏铁路精神、“五个特别”的青藏高原精神、自信开放创新的青海意识和“人一之、我十之”的实干精神,展示了“大爱同心、坚韧不拔、挑战极限、感恩奋进”的玉树抗震救灾精神。这些,都是中华民族精神在青海高原的具体展现,是青海各族人民追求发展进步强烈愿望的生动写照,是当代中国先进文化和时代精神的集中体现,不仅是青海各族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已成为当代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青海人民创造了蜚声中外的灿烂文化,拥有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我们完全具备建设文化名省的良好基础和先决条件。十八、十九世纪的俄国,在经济极为落后的情况下,创造了非常灿烂甚至超越当时西方国家的文学、音乐方面的成就,涌现出了普希金、托尔斯泰、柴科夫斯基等一大批耀眼的文化巨匠,这充分说明社会经济的落后并不一定必然导致文化发展的落后。因此,我们决不能妄自菲薄,要满怀信心和豪情,坚持自信开放创新的青海意识,抢抓机遇,迎难而上,开拓创新,锐意进取,大力发展青海特色文化,把文化资源的潜在优势转化为文化发展的现实优势,力争在文化领域异军突起,实现青海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使其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
【1】 【2】 【3】 【4】 

   
 
(责编:常雪梅)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