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07日 星期二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反腐倡廉

对话黑龙江省委书记:官场震荡后的独特感受
  2005年06月02日08:29 【字号 】【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资料图片:黑龙江省委书记宋法棠作客CCTV《新闻会客厅》

  ■在黑龙江,权力崇拜和腐败现象是有的,但现在已经有了很大变化

  编者按:政治人物的举止和言论之所以被高度关注,是因为他们的言行总是影响深远。《瞭望东方周刊》自本周起推出的“高端访问”栏目,旨在展示高端政治人物的风采智慧、深究他们的为人为政做事理念、追问他们身处风口浪尖时的真实思考,力图为读者打开一扇扇万众瞩目而又时时关闭的门扉。首篇推出的“对话黑龙江省委书记宋法棠”,即正面展示了一位省委书记在官场震荡后,引导黑龙江省在反腐同时稳定高速发展过程中的独特感受。

  我们是在一年中最好的季节来到哈尔滨的。但一下飞机就听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黑龙江省又有一位副省级干部被免职。

  宝马撞人案、原省长田凤山腐败案、原政协主席韩桂芝腐败案、马德卖官案……2004年下半年,黑龙江有五名副省级官员被免职,相当一部分地市级“一把手”被免职或“双规”。在这样剧烈的官场震荡之后,黑龙江会是一个什么状态?

  但紧接着就了解到另外一个同样令人惊讶的事实:就在政府高层最为动荡的去年,黑龙江的主要经济指标均创历史新高:全省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1.7%,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最高增幅;地方财政收入同比增长22.1%,是1994年分税制改革以来收入最好、增幅最高的一年。

  宋法棠书记的办公室大而简朴。座椅左侧的矮桌上,5部电话整齐地排列着,其中一部连通中南海的“红机子”显示着这里主人的身份。

  9个书架占据了整整一面墙。粗粗看去,有《四库全书珍本初集》、《资治通鉴》、《全宋词》、《危机处理手册》、《人生感悟》等等,还有一本反映贪官李真最后自白的书《地狱门前》。

  报架上有5份报纸: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光明日报、黑龙江日报和大众日报。

  大众日报是宋法棠家乡的报纸。他说,这一方面是关心家乡的动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借鉴山东的经验。

  黑龙江省委机关的干部用“儒雅”来形容他。在接受采访中,他喜欢使用富有文采的比喻和描述。一位干部说,“宋书记的个人修养好,从不随便冲人发火。”

  一位熟悉宋法棠的官员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他主政黑龙江的最初日子里,他的秘书瘦了4公斤,秘书长瘦了3公斤。“宋书记工作节奏太快。”这位官员说。

  黑龙江一位厅局级官员告诉我们,宋法棠上任以来,黑龙江的大小官员在春节和元旦两节期间走动大大减少,“大家都在自己家里团聚多好,不用考虑该去向谁拜年,也不用担心谁不请自来”。

  一位曾在宋法棠身边工作过的官员说,有些官员为了升迁,就到处托人在宋法棠面前说好话。但说得多了就会引起他的警惕,他反而会在心中对这个人打一个问号,“他最近起用了一批年轻、知识层次高的干部在地市主要领导岗位任职,被重用的都是那些不跑不要的实干型干部。”

  令我们印象深刻的是,他身边的人都介绍到他的家庭十分和睦。“他夫人原来也是政府干部,为了支持他提前退休了。她特别善良,书记身边的工作人员有时陪书记忙过了饭点,就一定要留在家里吃饭。”

  这些零零星星了解到的印象,一下子拉近了我们和一位党的高级干部的距离。在整整两个小时的对话中,他语速不快不慢,思维清晰。整个采访中,他甚至一口水都没有喝。

  《瞭望东方周刊》:宋书记,首先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过去都来过哈尔滨,这次在丁香花的浓郁香气中,我们都感受到了这个城市的巨大变化。你能回忆一下当初来黑龙江时的第一印象吗?和现在做一个对比,你觉得有哪些变化呢?

  宋法棠:我到黑龙江工作是2000年1月。黑龙江给我的印象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一个是“大”:疆域面积大,企业块头大,产品个头大,雪大、冰大。当时的困难也很大,四大国有煤矿基本停产,煤矿工人,林业工人发不出工资,省政府的前门后门都有上访者堵着,马上就面临稳定的问题。第二个是“多”:粮食多、土地多,粮食库存当时670多亿斤,卖不出去,压力很大。第三是“好”:生态环境好、空气好、粮肉蛋奶的品质好,尤其是黑龙江大米的品质好。

  如果说来黑龙江这几年感觉到的变化,“大”还是没有变,但是困难比过去小了。经济发展形势好了,煤矿工人、林业工人工资全部发下去了,还发了拖欠。生产形势好,安全事故也少了。社会稳定,城市面貌变化也很大,哈尔滨变得更美、更清洁了,更大气、洋气、秀气了。

  《瞭望东方周刊》:就是说和你刚来的时候比,头疼事少了。

  宋法棠:对,头疼事少多了。我来的时候,经常出不去门,上访的人把政府前门后门都堵着。现在没有这种情况了。开始的时候,粮食怎么能卖出去,工资能不能发下去都是问题。现在好多了,社会比较和谐了。

  《瞭望东方周刊》:我们知道你是山东人,在孔子故乡曲阜读大学。和你手下的官员谈话,他们对你的评价是“儒雅”,那么你如何评价自己?你觉得在你这个位置上,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宋法棠:我觉得最重要的四个字,勤奋,诚信。先说勤奋,既然党给了你这个担子,你就要竭尽全力为党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没有服务好,就会感到寝食不安。二是诚信。一个领导干部,一个政府,说话要算数。要么不说,说了就要兑现。当然,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是基本的东西。

  《瞭望东方周刊》:有人说市场经济实际上就是诚信经济。我们就此谈谈东北人。东北人讲感情、义气,有人说是优点,感情和义气意味着诚信。也有人说这是缺点,感情和义气不能代表市场规律,容易吃亏。你怎么看东北人的这种个性特点?

  宋法棠:诚信肯定是一个好的品质。重感情和讲义气也不错。但孔子说过,过犹不及。什么事情都要恰如其分。过了或者不到都不好。比如东北人讲义气,重感情,但你的承诺要慎重,哥俩好了什么事都可以拍胸脯,可到时候如果做不到就不好。我总的感觉,东北人好交往,心底都看得很清楚,但不那么细,少数人把这种豪爽任勇的性格发挥过了。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发脾气。我认为好的方面应该发扬,不足的地方要注意克服。

  《瞭望东方周刊》:那你如何评价在这种亚文化下成长起来的东北官员呢?和其他地方的官员比有什么特点呢?

  宋法棠:东北的官员总的来说,绝大多数是好的。尽管最近两年来,黑龙江出了一些案件,引起震动,但干部绝大多数都是好的。他们非常勤奋,不怕困难,勇于进取,热情豪爽,过去不仅创造了物质财富,且创造了大庆精神、铁人精神,北大荒精神,对困难是非常藐视的,“蓝天当被地当床”、“头上青天一顶,脚下荒原一片”,那种豪迈的气魄和宽大的胸襟,那种创业的精神是很感人的。大庆生产的石油占全国陆上石油的46%,北大荒变成了北大仓,这都是黑龙江的干部群众在黑土地上创造的。

  黑龙江曾经有过很辉煌的时候,为国家贡献的粮食、林木和石油份额很大。现在遇到困难,干部待遇低,生活条件差,但是他们能负重工作,负重前行。从这一点来说,他们还是比较值得敬重的。

  《瞭望东方周刊》:现在很多人也都在问,这么多高级官员涉及腐败的动荡为什么会发生在黑龙江,原因到底在哪里?

  宋法棠:近几年黑龙江省连续揭露出党员领导干部腐败案件,主要是少数领导干部世界观出了问题,从组织上总结经验教训,一是党风廉政建设教育不够有力,要求不严,没有做到警钟长鸣。二是发现问题没有及时严肃处理,积累起来,“小洞不补,大洞尺五”。还有一个客观的原因,就是人文环境,刚才说到黑龙江人比较重感情,有些人开始是人情往来,后来发展到权钱交易。所以我们在总结教训中,也提出提倡健康的礼尚文化。群众包括官员之间不是不要礼尚往来,而是要健康的礼尚往来。我们正在全省进行这方面的教育。

  《瞭望东方周刊》:黑龙江的官员有没有什么特别让你感动和着急的地方?

  宋法棠:黑龙江的官员最让我感动的是奉献精神,是相信党和人民群众的这种忠诚精神。特别是去年有些干部一方面在接受组织审查,一方面响应省委号召在奋力工作,可以说负重工作,负重前行,不仅没有撂挑子,工作还做得挺好。这种相信组织忠于组织的表现非常令我感动。令我着急的问题,有两条。一是节奏慢。抢抓机遇抢不上来。二是工作粗。可能和性格有关系。工作标准不够高。

  我接任省委书记的第一件事,就是抓党风廉政和干部作风这“两风”建设。第一条就是解决用人问题。干部想进步是很正常的。关键是通过什么渠道、怎么样来要求进步。我们明确提出坚持德才兼备的标准,用肯干事、能干事、能干成事,清正廉洁、群众公认的干部。第二个问题就是解决廉洁从政问题。第三,作风上要求真务实,讲求实效,雷厉风行。

  这三个问题解决了,干部都扎扎实实做事了,我们才能发展,黑龙江才能有希望。事实证明,我们抓“两风”抓对了。现在大家都比着干。为什么出了“两案”后,黑龙江的形势还这么好啊,是因为我们的干部在做事,在实干。

  《瞭望东方周刊》:能不能具体谈谈你喜欢提拔和鼓励什么样的干部?

  宋法棠:前面谈到了提拔干部首先要端正用人导向。干部想进步要靠工作,不能靠运作。我在大会上说,你想进步,就要干出来,我鼓励和提拔干实事的干部。二是严格执行中央选拔任用干部条例。三是我们结合黑龙江的实际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包括酝酿、提名、考察、公选公示、竞争上岗及工作实绩考评等,我们建立了整套的考核机制。我们还在探索公开、公平选拔干部的新渠道,通过猎头公司招聘。我们委托国家人事部人才招聘公司招聘招商局副局长,计划招两人,结果报名500多人,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高管人员,在跨国公司工作的人员,连外交部也有人报名。大家对黑龙江还是有信心的。

  《瞭望东方周刊》:我们特别感兴趣的是,你如何做到在消除官场的震荡中保持社会和人心的稳定,保证经济的发展?

  宋法棠:过去两年虽然黑龙江发生了在全国有较大影响的领导干部腐败案件,但全省政治安定,社会稳定,经济形势空前的好,主要是因为我们坚决贯彻中央确定的“既要惩治腐败又要维护社会稳定,既要坚决打击少数严重腐败分子,又要争取教育挽救大多数”的原则。第二,我们始终紧紧抓住发展这个第一要务,突出经济发展这个中心。人民群众最希望的就是发展,在反腐败中也始终突出抓发展,就能人心凝聚,我们的事业就能前进。第三,正确把握政策,妥善处理犯错误的干部,做到既反腐败,又促发展;既处理了犯错误的干部,又能稳定人心。

  《瞭望东方周刊》:现在这种官场震荡是否已经停止,黑龙江是不是已经走出了田凤山、韩桂芝、马德等案件的阴影?现在还有没有余震?

  宋法棠:马德等案的揭露,首先是给黑龙江干部一个很好的教育,也是黑龙江党风廉政建设的转折点,从长远看,对促进黑龙江经济发展有好处。但是案件的揭露给黑龙江干部群众很大压力,对外的形象也蒙上阴影。经过这一段工作,应该说黑龙江的干部基本上已经走出了这种阴影,我说基本上,但在外面,影响还要有相当一段时间才能消除。

  《瞭望东方周刊》:我们刚刚听说又有一位副省级干部被免职。这里面有什么内幕?外界传言还比较多。

  宋法棠:他应该是韩案牵涉出来的,也是经济方面的问题。没有更深的内幕。

  《瞭望东方周刊》:马德并不是你提拔的干部,但是马德案后你曾向全省表示道歉,你为什么要道这个歉?

  宋法棠:马德2000年2月5日由市长改任书记,我2000年1月3日到黑龙江任省长,已是省委领导班子一员。所以我不是一点责任没有。我2003年3月底任职省委书记后,第一件事抓“两风”建设,重点解决用人问题,到马德原任职的绥化市去调研,听听大家讲如何防止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开了几个座谈会,其中两位在当地有影响的老同志提的意见很尖锐,说马德和王慎义都是省委派来的干部,这两个干部也是省委管理的,省委有什么责任,应该有个态度。我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用人失察和监督不到位省委是有责任的。我作为省委现任的主要领导人,我应该对干部的批评有个态度,所以就代表省委做了检讨。

  《瞭望东方周刊》:这是否也算是开了省委书记公开道歉的风气之先?

  宋法棠:媒体是这么说。实际上我是在内部干部会议上讲的,并没有打算让媒体报道,但是媒体觉得这是新闻。

  《瞭望东方周刊》:你这样承担责任的效果如何?道歉对稳定局势和民心有没有作用?

  宋法棠:我看效果是好的。首先,我道歉后,干部群众对省委提出的“两风”建设有了更多的认同。领导敢于承认错误,说明是要诚心改正错误,人们对省委的信任度高了,稳定了人心。其次,这次道歉后,没人再对这个问题提出批评了。党的实事求是作风和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传统还是管用的。

  《瞭望东方周刊》:不久前,中直机关派出94人到东北三省挂职锻炼或调任东北三省任职。其中,有26人到黑龙江工作。在此之前,中央也下派了一些副省级官员到黑龙江重要岗位任职。你对此怎么看待?目前这26人的工作情况如何?

  宋法棠:东北的建设发展和人才的聚集是分不开的。1945年,中央派了21名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带领二万干部,十万官兵到东北,那是东北的第一次人才大聚集。新中国成立初期,苏联援建了26个项目,十几个在黑龙江,那时又调集全国人才到黑龙江。60年代,王震同志带领十几万名官兵开发北大荒。还有大庆会战。每次东北开发建设和大发展,都和人才聚集分不开。

  这次中央决定派出一百名干部来东北,这是中央对东北振兴的关心和支持。这次来黑龙江工作的26名干部,是中央人才支持东北振兴的一部分战略。这是配合东北振兴的,不是外面有些人所说的东北的干部要大换血了,这和田韩案件无关。

  《瞭望东方周刊》:目前他们的工作情况如何?

  宋法棠:今年年初,中央向黑龙江省选派了6名同志担任正副省级领导职务,这6名同志是中央按照能力强,作风正,形象好的标准精心挑选的,他们原来都在中央国家机关重要岗位担任领导职务,这充分反映了中央对黑龙江工作的高度重视和巨大支持。此后,中央又于今年3月份给黑龙江省选派了26名地厅级、县处级任挂职干部,从几个月的工作情况看,这批同志政治上比较强,工作勤奋,作风深入,进入角色较快,工作比较好。

  《瞭望东方周刊》:有人说黑龙江人似乎比较“黑”——在东南沿海一些地区的社区就有过不许东北人租住房屋的规定。提起东北人,有些人的感觉是:“打架很厉害,敢动刀子,敢下死手。”你怎么看这种偏见?东北人如何为自己正名?

  宋法棠:首先我得说明几点,我们黑龙江在北京干保安的比较多,不是因为黑龙江人能打打杀杀,而是因为黑龙江人个头比较高,形象比较好。还有前几年做保安的干得不错,所以,黑龙江在北京的“保安”牌打得比较响,好些受奖励的多是黑龙江人,包括社区的、企业的、饭店的保安。

  对于劳务输出,我们是有组织地派出去,就是说这边的政府给你选、培训,那边也有组织,加强联系、管理和考核。你刚才说的广东等地曾发生过不出租房子给东北人,后来我知道他们道歉了。这是一种地域歧视,这是不对的。

  另外回过头来说,东北人确实也有他的缺点。东北人侠义、坦诚、直率、敢爱敢恨、喜形于表,这确实是东北人的特点。但少数人把这个发挥过了头,就成了缺点。而且黑龙江地域偏远,真正到这里的人比较少,都是通过人言相传、媒体报道了解的。少数的、影响大的事就传得比较广泛,有时形成一种偏见,说东北人好打架,好动粗。

  最近几年,我们一直抓环境建设。我们从2001年开始在全省开展新世纪黑龙江人的大讨论。专家,学者,群众,干部,大家都来讨论新世纪黑龙江人到底应该是什么形象。黑龙江人的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怎样发挥优点、克服缺点。讨论本身就是教育。经过这个讨论、教育,经过我们抓投资环境的建设,现在好多了。

  最近哈尔滨举办国际医疗器械博览会,15万人齐聚哈尔滨,上上下下反响都非常好。前几天我们到绥化走了几个县,许多到当地投资的企业也一致赞赏。

  我想,随着黑龙江人素质的不断提高,黑龙江人的形象将会越来越好。随着黑龙江对外交往的扩大和深入,黑龙江人一定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所接受、所喜欢。

  《瞭望东方周刊》:有人说,在东北,正当的游戏规则常被感性取代。理性关系丧失的结果,使东北人有门不走专跳窗户。明明通过正常途径完全可以解决的问题,但在东北你要找人,要找关系,不找就心里没底。这种风气导致了对权力的崇拜,也成为滋生腐败分子的土壤。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宋法棠:相当一部分来东北办事的人确实是有这些想法和做法,我说这是不正确的,也是很危险的。诚然,黑龙江受计划经济体制影响的时间最长、程度最深,市场机制发育相对滞后,因此权力崇拜和腐败现象是有的。黑龙江的礼尚文化中也有不健康的成分,把人情往来、人际关系看得过重,对法律、规则重视不够。应该说这多是过去的情况,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2003年“两风”建设以后,尤其是田、韩案件揭露以后,我们大张旗鼓地开展了警示教育,廉洁从政,高效服务,依法办事,努力加快发展已蔚然成风。我们还将继续抓“两风”建设,进一步改善发展环境,情况将会变得更好。

  《瞭望东方周刊》:那你怎么看振兴东北先振兴东北人的说法?你觉得东北人的改变对振兴东北有多大的作用?

  宋法棠:非常关键。“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为政之要,贵在用人。振兴东北,关键在用人。用人根本在于体制创新和机制创新,这也是温家宝总理对振兴东北提出的基本要求。

  《瞭望东方周刊》:你到黑龙江后做了很多实事,我们也了解到你最近又有了一个大手笔的规划——哈大齐工业走廊。你的部下都说你工作节奏非常快,精神很饱满,你每天这么忙,怎么还能保持这么好的工作精力呢?

  宋法棠:每一个人都有潜力,关键看你发挥的程度,看能不能激发潜力和活力。你心里有一个奋斗目标,想尽快达到这个目标,你就有干劲。所以人的生活目标是非常重要的,精神面貌是非常重要的。越是无所事事,就越是萎靡不振。

  我想,既然中央把我派到黑龙江来,就要把黑龙江的工作做好。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很有发展潜力的省,也是有很多困难的省。我经常和沿海、和发达省份比,一比,就比出差距来,就要努力缩小这个差距。老是感到很多工作做不完,感觉潜力没有发挥出来。有时候,我身边的工作人员、我爱人都说我,你不要这么拼命了。但心中想着黑龙江如何加快发展,如何使群众尽快富裕,所以觉得有做不完的工作。

  当然,保持好的精力还要有好的身体,注意身体的调节。我平常也有一些体育活动。我的爱好比较广泛。什么都会一点,什么都不太精。打打乒乓球、篮球、羽毛球。另外散步、跑步,目的是使自己始终保持一个好的精神状态。

  《瞭望东方周刊》:我们还是想对你多一些了解。我们听到很多官员对你的印象,说工作是你的第一爱好,是不是这样呢?

  宋法棠:是这样的。我脑子里整天想的首先是工作,看材料、找人谈话,一坐就是半天,要么就出去调研。原来我比较爱看书,但现在看书的时间很少了。有的时候也陪一陪家人,就是看电视、看新闻的时候,和家人谈话的时候就很少了。

  《瞭望东方周刊》:那你夫人会不会对你有意见呢?

  宋法棠:有意见,但他们也理解。他们知道,在黑龙江这样一个比较困难的省,担当主要领导不容易。他们听到大家对我的反响还比较好,他们也很高兴,觉得我的付出是值得的。

  《瞭望东方周刊》:听说你的家庭非常和睦,你也谈到家人比较理解你,是他们主动理解呢,还是你有一些办法让他们理解?你的秘诀是什么?

  宋法棠:就是要互相理解、互相尊重,他们尊重我,我也很尊重他们。他们主动照顾我,我有点时间也照顾照顾他们,你比如说做家务活,有时我看到了哪个地方没做到的,我也动动手。我拖过地,打扫过卫生,都做过。有时候他们发点牢骚,有两句埋怨话,我都不吭声的。过后再给他们做点解释。

  《瞭望东方周刊》:黑龙江曾经发生过影响很大的宝马撞人案,这主要是通过网络传播和产生影响的。你平时上网吗?

  宋法棠:我上网不太多。有时我需要上去看看新闻,看看网上怎么说。网络时代,网上信息量太大,看不过来。我办公室能上网,网上的东西应该重视。我了解新闻的渠道比较多。电视新闻,我每天必看;广播我每天必听;报纸也天天看。但网络我只是浏览一下,报纸电视上有的新闻就过了,没有的我看一下,作为信息来源的补充。

  (新华社对外部记者郝亚琳对此报道亦有贡献)

  宋法棠,生于1940年12月,中共黑龙江省委书记,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山东郯城人。1961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7月任中共山东省委监委干部。1967年8月任山东省革委会组织部干事。1986年8月任中共山东省泰安市委书记。1989年3月任山东省副省长。2000年1月任中共黑龙江省委副书记、黑龙江省省长。2003年3月任黑龙江省委书记。2003年4月24日在黑龙江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当选为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责任编辑:王新玲)

请注意:
  1.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2. 人民网拥有管理笔名和留言的一切权力。
  3. 您在人民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人民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4.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向留言板管理员人民日报网络中心反映。

每日新闻排行榜10条 网友热评排行榜10条
...更多
...更多

镜像:日本  教育网  科技网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闻线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报社概况 | 关于人民网 | 招聘英才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ENGLISH
  京ICP证000006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京朝工商广字第0394号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