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綜合報道

護士節,我們在抗疫一線過——直擊“南丁格爾”們的堅守

2020年05月12日11:01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護士節,我們在抗疫一線過——直擊“南丁格爾”們的堅守

新華社哈爾濱5月12日電 

新華社記者閆睿、王建、強勇

“5·12”國際護士節。對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牡丹江市的一些護士們而言,今年的護士節是別樣的。至今還有一些人忙碌在抗疫救治一線。在崗位上,“南丁格爾”們用專業、敬畏和溫暖,點亮著生命之光。

“未卸盔甲,又上戰場”

從武漢支援歸來、完成集中隔離后沒幾日,41歲的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症醫學科護士長王磊,又出現在黑龍江省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

“最開始一周,常常忙到半夜。有時躺下三四個小時,就又出發了。”王磊說。

即使夜裡在駐地,王磊也時常會被緊急電話叫醒。“不僅要隨時關注患者情況,我作為‘大家長’也要留心護士們的情況,鼓勵大家不緊張、不畏懼。”她說。

工作21年的王磊說,重症醫學科一大特點就是救治要快,醫護人員走路生風,但這與伙伴們本身的溫柔暖心並不矛盾。

就在前幾天,一通急促的電話打到救治中心。電話那頭,一位女士懇切地說,60多歲的父親正在重症病房治療,很快就是他的生日了。往年都是家裡人陪他一起,今年希望醫護人員能幫著照看父親。

大家記下了這個事情。王磊說,患者生日當天,院裡專門准備了生日面、雞蛋。晚些,醫護人員訂購的蛋糕也送來了。大家圍在患者身旁,給他唱生日歌。“因為和自己父母年齡相仿,很多在場醫護人員激動地流淚了。”王磊說。

“經過這次疫情,我更加覺得,有時我們不只是護士,更是患者的家人。”王磊說,當護士沒太多秘訣,從患者角度出發,踏踏實實做好每一件事,就不簡單了。

“這是我最難忘的護士時光”

“大盟,你好嗎?重症病房內節奏太快,你下了班,一定要多休息。”

走出牡丹江醫學院附屬紅旗醫院的隔離病房,該院35歲的護士崔輪盟看到這樣一條微信留言。

“是前不久照顧的王阿姨發來的。她是天津人,治愈正在隔離中。”崔輪盟說。她所在的這家醫院,集中收治著境外輸入新冠肺炎患者。

王阿姨住院期間,崔輪盟負責照料她。由於穿著防護服,王阿姨一直不知“她”是誰。聽聲辨人找到崔輪盟時,王阿姨拉著她的手久久不願鬆開。

“真的沒什麼,都是應該做的。”說起這些,崔輪盟“不善言談”。但提到護理工作,她的感慨很多,一再強調要嚴謹,“在重症醫學科,患者的任一生命體征都是信號,我們要細致、再細致。”

從年后到現在,哈爾濱市傳染病院52歲的護士長高玉梅一直在帶隊奮戰。“隔離區內24小時都要有護士,給患者吸痰、翻身、監測生命體征,事無巨細都要護理周到。”她說。

“雖然很辛苦,但大家沒抱怨。”高玉梅說,病房工作有如打仗。疫情期間,護士們像陀螺一樣不停歇,要熟悉每個患者的情況。患者中不少是老年人,生活難自理,全靠護士照顧,絲毫不能大意。

“身為護士,擁有細心、耐心、同理心很重要。”高玉梅說。

跟高玉梅在一線的護士,多是些二三十歲的年輕人。“這種歷練終生難忘,每個人都在疫情中成長。”高玉梅說,護士們也相互搶著分擔。有的護士會在隔離區多待會兒,就是為了能讓其他護士多休息會兒。

“我是‘男’丁格爾,我驕傲”

從2月中旬起,堅守在黑龍江省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一個多月,到支援牡丹江市新冠肺炎救治工作,再到返回哈爾濱當日即入列一線救治,短短三四個月內,31歲的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男護士劉浩3次“逆行”出征。

每天6點多,劉浩就進入隔離病房,為患者進行核酸採樣,在9點前交給轉運組送檢。忙完這些,他就回到隔離病房照看患者。

“現在照顧的幾位重症患者,都在借助ECMO治療。設備管路多,每一條都要細致梳理,一個患者看下來要二三十分鐘。”劉浩說。

誰說鐵漢不細致。重症病房的一名患者,看到同屋病人陸續轉出,眼神中充滿焦急。劉浩看出他的情緒,安撫他耐心接受治療。“他后來身體逐漸恢復,轉到輕症病房已10多天了。”劉浩說,看到自己護理的患者康復,心裡滿是驕傲。

4月11日,援助湖北歸來不久的邱煥昀,將妻女送到親戚家,便又全身心投入所在牡丹江醫學院附屬紅旗醫院的戰“疫”工作。

一位重症患者病情加重,需要對其開展血液淨化治療。曾在湖北應城市中醫醫院連續奮戰37個小時完成這項治療的邱煥昀,主動承擔了下來。

實時監測患者20余項指標……奮戰12個小時后,這名患者生命體征重回平穩。“重症監護中心護理量大,男護士理應多承擔一些。”邱煥昀說。

早5時,上了一宿夜班的邱煥昀走出隔離病房。晨光熹微,一切看起來都那麼有生機。

(責編:王靜、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