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專題報道>>人民戰“疫”黨旗飄揚

在火線成長 在火線檢驗

——探尋兩名火線入黨黨員的心路歷程

邵龍飛 庄穎娜 張振威

2020年03月30日08:46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在火線成長 在火線檢驗

“我宣誓: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履行黨員義務……”

3月16日上午,在重組新冠疫苗研發獲批正式進入臨床試驗的特殊節點,一場“火線入黨”宣誓儀式在中部戰區總醫院移動檢測實驗室前舉行。堅守戰“疫”一線50余天的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黎浩、助理研究員張夢瑤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

軍事醫學專家組全體黨員在臨時黨支部書記、中國工程院院士陳薇的帶領下,面對黨旗庄嚴宣誓,重溫入黨誓詞。

“入黨不僅意味著身份的轉變,也意味著沉甸甸的責任。希望你們在今后工作中,時刻以一名合格黨員的標准要求自己,堅決服從黨的領導,關鍵時刻沖得上去、危難關頭豁得出來,隻有做到戰斗精神更強、工作標准更高、服務態度更好、完成任務更優,才無愧於共產黨員的光榮稱號。”儀式后,陳薇院士的話既是鼓勵更是鞭策。

“堅決完成黨和人民交給的任務,靠的就是戰斗堡壘堅強,黨員先鋒模范作用好。”陳薇告訴記者,專家組在組建伊始,就同步成立了臨時黨支部,絕大多數黨員參加過抗擊非典、抗震救災、援非抗埃等重大任務,人員數量精、專業技術水平高。

“在這個艱巨的時刻,我將迎難而上,堅決聽從黨的安排,盡職盡責,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貢獻自己的力量!” “聽黨指揮,全力以赴,沖鋒在前,不辱使命!”面對鮮紅的黨旗,黎浩、張夢瑤都表達了堅守疫情防控一線、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的堅定決心。

願用一生擔起使命職責

■黎 浩

我出生在湖北咸寧,大學畢業於武漢大學,這裡是我的家鄉。能在戰“疫”一線光榮入黨,對我來說有著特殊的意義。

2008年,我在武漢大學獲得學士學位,並被保送至原軍事醫學科學院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參軍入伍,2013年留院工作。

說實話,學生時代的我曾一度以為,入不入黨對我來說並不重要,隻要遵規守紀,一門心思搞科研就足夠了。在戰“疫”一線50多天的戰斗生活,促使我認真回顧了10多年來在軍事醫學科研殿堂的成長成才足跡,讓我真正認識到:是組織培養我成為關鍵時刻能頂上去的“防疫尖兵”,是身邊的共產黨員帶動我成為再危險、再疲憊也不下火線的“鋼鐵戰士”,加入黨組織成為我前所未有的熱切期望。

我所在的研究所有著60多年的光榮歷史,為攻克部隊衛勤保障難題,老一輩科研工作者曾經冒著槍林彈雨,在祖國西南邊陲的密林中用茅草搭起實驗室搞科研。入學后,我多次聽到導師講起他們的故事。

參加工作后,我主要從事新發傳染病研究。在曹務春研究員的帶領下,我跟隨科研團隊在我國蜱媒傳染病最為嚴重的地區開展了8年前瞻性研究。每一次野外作業,曹研究員都身先士卒,冒著被叮咬患病的危險,帶領課題組的年輕同志深入戈壁、草原、森林,採集媒介與宿主動物標本,獲取蜱虫種類、季節消長、病原體本底等一手數據,為部隊官兵和當地醫院提供詳盡的蜱媒傳染病防控解決方案。在這期間,我們發現了數種世界上從未報道過的新蜱媒傳染病,相關成果獲得了2019年度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

這期間,我個人在學術領域也取得了很大收獲,不僅主持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課題,在國際知名學術期刊發表SCI論文20余篇,還獲評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優秀青年科學基金、北京市科技新星。我被組織破格晉升為研究員,獲得正高職稱。

在參與多項重要科研攻關和執行重大任務中,我也接觸到了更多優秀的共產黨員,他們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勤勤懇懇工作。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黨的優良傳統和作風。

這次到武漢戰“疫”一線,所見所聞更加深了我對黨的認識。陳薇院士、曹務春研究員等都沖在抗擊疫情的最前沿,不懼危險,開展實地調查,指導樣本篩檢,制定防控策略,組織疫苗研發。他們的堅強黨性、奉獻精神,深深地感染了我、鼓舞了我,讓我明白了黨員是什麼。對我來說,入黨是我人生的必選項。

習主席說:青年一代有理想、有本領、有擔當,國家就有前途,民族就有希望。作為一名公共衛生領域的科研人員和部隊防疫戰士,我深刻體會到了使命感、責任感。在這個艱巨的時刻,我將迎難而上,堅決聽從黨的安排,盡職盡責,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貢獻自己的力量!

入黨是發自內心的選擇

■張夢瑤

我出生在一個軍人家庭,父親是一名軍隊政治工作干部,參加過青海玉樹抗震救災,還被評為“全國抗震救災模范”。我記得,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帶著我一起長跑,寒暑無阻,不僅強健了體魄,還潛移默化地塑造了我積極、奮進、堅定的性格。父親一直是我的導師和榜樣,直到現在,遇到重要的事情我總會征求他的意見。

從小學到大學,我學習成績一直很好,沒讓父母操過心。可沒想到,在入黨的問題上,父親連續兩次給我潑了冷水,建議我“暫緩”。

第一次遞交入黨申請書,是我大學本科畢業那年。父親跟我長談后說,我對黨的基本知識掌握不牢,不具備入黨條件,建議我全面深入學習以后,再考慮入黨的事。

不久后,我考入原第四軍醫大學,碩博連讀,還獲得了赴國外繼續深造的機會。在即將獲得博士學位的時刻,我鄭重地告訴父親:我已經認真學習了黨的知識、黨的理論,決定再次申請入黨。

沒想到,再次與我促膝長談后,父親認為我依然不具備入黨條件。

軍校博士生中,黨員比例很高。我感到“別人是黨員,我也應該是”。父親說:“這是對黨認識不深,思想上不成熟的表現。”

“入黨不是攀比,也不是一種榮譽憑証,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信仰。”他的這句話讓我至今記憶猶新。

如今,在戰“疫”一線,我對入黨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這裡,我身邊的多名黨員都叫響“跟我上”,每天不知疲倦地忘我工作。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他們舍小家、顧大家的大局意識,臨危不懼、奮勇當先的無畏精神,吃苦耐勞、紀律嚴明的優良作風。受到他們的感染,我也渾身充滿了干勁。

我所從事的核酸檢測工作,晝夜顛倒、輪班進行是常態。一次全流程的核酸檢測,從單批次的檢測數量到人員進艙出艙准備、檢測的時間,都相對固定。有時送檢樣本數量多,檢測人員不但輪番上陣,還要連夜趕工,最終確認結果往往要到凌晨四五點。

一天天下來,我開始習慣這樣的工作強度,習慣在附近的會議室找個地方瞇一會,習慣了“沾床就著”,習慣了臉上長痘、黑眼圈、掉頭發,習慣了像是被人狠狠揍過一頓的肌肉酸痛……曹誠研究員代表黨組織找我談話那天,我也是剛奮戰一個通宵,早上7點多才從實驗室出來。

“我也想成為這樣的人,成為黨組織的一員。”我在入黨申請書中寫下了自己最真實的感受、最迫切的願望。

得知我在疫情防控最前沿火線入黨,父親發信息勉勵我:入了黨就要一生堅定追隨黨,服從安排聽指揮,盡職盡責作貢獻。

能在一線火線入黨,我感到無比驕傲和自豪!我想告訴黨組織,告訴大家:入黨是我發自內心的選擇。

(責編:王珂園、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