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綜合報道

“習書記要求件件有反饋、事事有落實”

——習近平在福州(十五)

2020年01月13日14:01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習書記要求件件有反饋、事事有落實”

採訪對象:林文斌,1945年12月生,福州人。1987年任福州市鼓樓區委書記,1989年3月任福州市委秘書長,1992年任市委常委、秘書長,1997年12月之后任福建省民族宗教廳黨組書記、廳長。

採 訪 組:邱 然 黃 珊 陳 思

採訪日期:2017年6月5日

採訪地點:福州市林文斌家中

採訪組:林文斌同志,您好!您是什麼時候認識習近平同志的?

林文斌:習近平同志還沒來到福州工作前,我在一次省委常委擴大會議上第一次見到他。那時候我是會議工作人員,他是寧德地委書記。其實,他在廈門工作的時候,我就聽說過他的名字。

在那次省委常委擴大會議上,我們福州市和寧德地區剛好安排在一個組。在學習討論的時候,我仔細打量了他。習書記那時候在寧德晒得很黑,穿的衣服也很朴素,整個人顯得非常朴實。但聽了他在小組的即席發言以后,我不禁對他肅然起敬。他的普通話非常標准,思路很清晰,邏輯性很強,緊緊圍繞會議重點,發言很有深度。而且,他那時候才三十多歲,這麼年輕,就這麼沉穩干練,讓我對他印象更深刻了。

半年之后,他來到福州當市委書記。當時,有的同志覺得他年紀很輕,所以用懷疑的眼光來看他:“這個小伙子,當省會城市的書記,行不行啊?”但我和一些見過他的同志,相對比較了解他的能力,對他非常看好。

事實証明,我們沒有看錯。習書記在福州工作的幾年中,思想解放、親民為民、殫精竭慮、夙夜在公,做了大量工作,為后來福州經濟社會的跨越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贏得了很高的威望。雖然他很年輕,卻得到眾多老同志的認可和贊賞。有一次,他讓我代表他去看望老領導項南同志。項南同志跟我聊天時說:“習老一家的子女最出類拔萃的就是近平。”回來以后,我把項南同志說的話反饋給習書記,他聽了只是微微一笑,什麼也沒說。

採訪組:習近平同志任福州市委書記期間,您是市委秘書長,和他的工作接觸非常多。請您講講你們開展工作的情況。

林文斌:習書記在福州市工作期間,我自始至終都在他身邊為他服務。雖然我年齡比他大不少,但他博覽群書、閱歷豐富、知識面廣、思維活躍、出口成章,而且很有定力,在他面前似乎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我們都十分敬重他。在他身邊工作,我們確實學到了許多東西,也得到了歷練。那幾年可以說是“朝夕相處”,經常一起工作,一起加班,甚至大年三十晚上,我們都是在一起吃飯,吃完飯就到派出所慰問干警、到街頭慰問環衛工人、到供電局慰問堅守崗位的干部職工……給他們拜年。

習書記的工作習慣是送閱件“立送立看立批”,他精力充沛、效率高、記性好,真正做到了案無積卷,事不過夜,當天事當天畢。他晚上都要到一兩點鐘才睡覺。我們對自己的要求是:習書記沒到辦公室,我們必須先到﹔他沒走,我們就不能走。那個時候,我們都很年輕,中午不休息甚至晚上不睡覺都可以熬得過去。跟習書記在一起共事,雖然很累,但學到了很多,心情十分愉快。因為他做工作有前瞻性、有規劃、有條理,大家雖然很忙,但忙而不亂,每件事都做得很順暢。這樣,我們就很有成就感,心情也很愉快。這一段歲月已成為我們人生中永遠不可磨滅的美好回憶。

習書記既在貧困山村梁家河當過支部書記,又在中央軍委辦公廳服務過中央領導,最基層和最高層的工作內容、方式都見識過,所以他做工作一方面很有規劃、講程序,一方面又非常接地氣、很扎實。

習書記來到福州以后,很多規矩都是在他手上建立起來的。比如每周都會有工作安排,開展的每一項活動都要制定切實可行的詳細方案,報送他提出意見並進行修改,之后就按照方案去落實。在方案執行過程中,隻要稍加改動,他馬上就會知道,就會問:為什麼變了?為什麼沒有按照具體方案實施?所以,如果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改變計劃,我們都及時向他匯報。

習書記在日常工作中會交代很多事情,各方面的事情都有,但即使是口頭交代的事情,也必須要有反饋。有的文件,他很快看完就簽字了,但所有經他簽過字的文件,他都會記在腦子裡,件件都要有反饋。他對這方面要求非常嚴格。他曾對我說:“你跟大家講,凡是我交代的事情,要盡快辦好。如果等到我去問了,那說明這事情已經拖延了。如果有的事情無法按時落實,辦事的過程也要報告。”

在我印象中,習書記開了幾次全市整頓機關作風的大會,市委辦公廳召開督查落實會議、信息工作會議等,他都親自到會講話。他很實在,也很嚴格,什麼事情隻要你沒有及時反饋,沒有落實,他就認定你還沒去做。所以,我們辦公廳也養成了習慣,所有辦好的事情都有文字反饋﹔我們下達的事情,也要求件件有反饋,事事有落實。如果一件事情超過7天沒有落實,就要有反饋,不能遙遙無期,杳無音信。

採訪組:習近平同志是什麼時候提出“馬上就辦”的?這個要求對機關效率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

林文斌:1991年2月20日,習書記在市委工作會議上第一次向全市干部明確提出:“要大力提倡‘馬上就辦’的工作精神,講求工作時效,提高辦事效率,使少講空話、狠抓落實在全市進一步形成風氣、形成習慣、形成規矩。”

1991年2月23日,在福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召開的現場辦公會上,習書記提出:“要抓住那些急需解決而又有能力解決的事進行研究,並且本著‘馬上就辦’的精神,組織實施。”

在他的嚴格要求下,我們逐漸形成了良好的習慣:嚴格辦事流程,“馬上就辦”,絕不拖延。

“馬上就辦”,大家都會講,很多領導也都講過“抓落實,有反饋”。講過之后,大家執行得怎麼樣,領導督查得怎麼樣,具體效果如何,就很難說了。所以光嘴上說說是不行的,一定要建立起切實可行的監督機制。

福州有一整套督查監督機制,就是在習書記任上建立起來的。市委常委會、常委擴大會決定的事項和習書記重要講話部署的工作都要分解立項,下達各部門抓落實。我們有專門的督查人員,市委辦公廳有一個督查科,每一個縣(區)委辦公室也都建立督查機構,市直部門辦公室都有專門的督查人員。所有的事情,每一件都要給他反饋。市長、副書記、常委,包括我這個秘書長也都負責督查。任何一件事情,都有責任人、有研究、有部署、有檢查,完成的進度、完成的效果等,全都有人督查。這樣,各個部門也就不得不重視起來,自然辦事效率就提高了。在這個監督機制下,我們就要盡快把事情落實好。那個時候,隻要是待辦的事情,不用習書記親自交代,辦公廳打一個電話,下面就會很快把事情辦好。

採訪組:請您講講“馬上就辦”的具體事例。

林文斌:在我們手上“馬上就辦,辦就辦好”的事情有很多,我就講一件因某種原因拖延下來而被習書記催促、督辦的事情吧。1991年2月28日,一份反映福州動物園現實困難的建議報告再次擺在習書記的案頭。半年前,習書記曾對該園存在的經費缺乏,辦公樓、動物園舍亟待修繕,飼養人員待遇較低等問題作出批示,要求有關部門予以研究解決。但這件事情拖了很長時間,一直沒有反饋。習書記再次接到報告后作了一段措辭嚴厲的批示:“這件事距市領導批示竟已過了半年,而依然故我,毫無改變。連一個回音也沒有。這與‘馬上就辦’的精神相去何遠?也不知這樣的拖延該由誰負責。俱往矣,從今天開始一周內辦結,請林文健、林永誠具體負責全過程的協調,哪個環節不通,及時向市委和我本人反映。另外,請市委辦林文斌同志及督查科督辦。還請督查科把從前石沉大海的批辦件清理一下,應鍥而不舍地要查辦結果。”習書記的批示一下來,我就開始著手辦這件事,很快把事情都落實好了。其實事情本身並沒有什麼難度,隻要領導干部重視且積極作為,大多事情都能很快處理好。

採訪組:請您講一講,在黨風廉政建設上,習近平同志當時對自己以及身邊工作人員是如何要求的?

林文斌:在黨風廉政建設方面,習書記對自己的要求非常嚴格。比如,他始終堅持按規定參加辦公廳黨小組的組織生活﹔他要求辦公廳建立貴重禮品登記報告制度,要求領導干部出國出境收受的貴重禮品、禮金必須如數上繳,他要求大家這樣做,自己首先帶頭嚴格遵守。按照福州的習俗,逢年過節有些企業家要登門拜年,習書記都很注意,他把女兒帶到樓上去,不讓他們給女兒塞紅包。

他當年插隊的梁家河的群眾到福州找他來看病、辦事,走之前,習書記都專門囑咐我們,其機票、餐費等都從他的稿費裡開支。

彭麗媛老師的家鄉是山東菏澤鄆城縣,有一次,時任菏澤行署專員(曾經當過鄆城縣長)來了一封信,表達了三層意思:一是要來福州訪問,二是要到廈門設辦事處,三是有意組織大批勞工到長樂機場務工,希望習書記幫忙支持解決。習書記當即在匯報材料上批了3句話:“1.歡迎菏澤領導來榕。2.去廈設辦事處是他們的自主權,我們沒有意見,要他們自己聯系。廈門與我市有所不同,對縣級政策不同。3.機場勞務不能指定,公開招標,擇優而用,明確告之,不能代為聯系。”由此可見,習書記是一個嚴格把握原則的人,即使是他愛人的家鄉提出來的事情,也是該做的就做,不該做的就不做。

習書記對身邊工作人員的要求也非常嚴格。上個世紀90年代初,伴隨著改革開放的發展,全國都興起經商辦企業的一股熱潮,辦公廳有的同志到外地參觀學習回來后,也建議創辦印刷廠、冰棒廠之類的企業,集資籌辦創收。習書記知道后,找我談了這個事情,說:“你要注意,黨政機關絕對不能經商辦企業,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想發財就不能當干部,當干部就不要想發財。”我們辦公廳嚴格照辦,始終就是一個“清水衙門”。

有一次,辦公廳的一個司機跟《福州晚報》一個記者打架。習書記獲悉后,立即派一位副秘書長去調查,並要求寫出調查報告給他。報告送上去后,習書記寫了很長一段批示:“凡在我身邊工作的同志都要更加嚴格要求,不能特殊,如果特殊隻能是特殊地嚴格要求。要檢查自身有何不足,不能光怪別人,要從中吸取教訓,今后要注意更加自覺地遵守各項紀律,注意各方面影響。”並讓我找這位司機談話,對他進行批評教育,督促其改正自己的錯誤。

習書記對辦公廳同志既嚴格要求,也真摯關心,“對黨忠誠、馬上就辦、嚴謹認真、同心協力、無私奉獻”是習書記直接指導提煉的福州市委辦公廳機關精神,從此成了機關全體同志的座右銘和自覺行動。

習書記十分關心辦公廳干部隊伍建設和辦公廳同志的政治成長,他說:“辦公廳干部都是我身邊的人,進出升降都要讓我知道一下。”“辦公廳是干事的地方,進人要嚴格把關,不能搞照顧,要選拔政治業務素質高的同志進來。”他每年都會不定期召開辦公廳干部職工座談會,與大家交流談心。他對辦公廳干部的情況十分熟悉,生活上關懷體貼,有時還登門探望生病的同志,讓他安心休息。習書記對辦公廳同志的親切關懷和嚴格要求,至今仍深深銘刻在大家的心中,當年市委辦公廳干部絕大多數現都已成為省市直屬各部門的領導骨干,每念及此,同志們都會感到十分親切和溫暖。

採訪組:習近平同志剛到福州的時候,住在離退休干部的小區,后來他的住房問題是如何解決的?

林文斌:上個世紀90年代以前,還在實行福利分房制度。當時,我負責市委分房子的事情。習書記剛從寧德來,因為沒有現成的房子,我們臨時安排他住在離退休老同志的小區裡,他在那裡住了一年多時間,與周邊的老同志相處得都很好。后來,福州市開發公司蓋了一棟房子,我們肯定要首先考慮給習書記分配,因為他住在離休干部樓,也不是長久之計。但當時新房很有限,到底怎麼分配也是個問題,習書記沒房子,市長和幾個常委也需要房子,個別離休干部也想要。我就提了一個辦法:由習書記先選,因為他職務最高,而且沒有房子。但有一位離休的市領導提出:“我多次要求分房,在離休老干部當中,就我還沒安排到新房子。”后來,我們就把他的房子安排在4樓,把習書記的房子安排在5樓,我把這個分配方案拿給習書記看,他表示沒有不同意見。但征求那位老同志意見的時候,他表示不同意,他說:“習書記還年輕,將來可能還會提拔,他以后還會有更大的房子。就這麼定了,你去跟習書記講,我就要他那一套。”

我回來就感到有點為難了。我想,這話怎麼跟習書記反饋呢?這個老同志的話,原封不動地跟習書記說,也有點太“刺激”了。我想來想去,丑媳婦總是要見公婆的,就把那位老同志的話原原本本地給習書記匯報了。出乎我意料的是,習書記不假思索地對我說:“文斌啊!房子都是身外之物,就讓他優先選擇吧。”於是,我又找到那位老同志,告訴他:“習書記讓你優先選擇,他那套可以給你,如果你還不滿意,郊區還在蓋房子,你也可以去看看。”

其實,那位老同志因為長期沒有分到房子有些情緒,之前說的都是氣話,他看到習書記這麼說,也就不較勁了。最后還是按照原來的方案,他住4樓,習書記住5樓。

習書記就分房子這件事的表態令我感到震撼,他的語氣和神情至今仍深深鐫刻在我的腦海中,他不為外物所動,不計個人得失,使我深受教育。

採訪組:據河北正定和陝西延川的同志講,您當年曾經跟習近平同志一起回過這兩個地方,請您講講具體情況吧。

林文斌:習書記帶我去過河北正定。那次,他帶著市直有關部門領導和部分企業家到石家庄地區,搞一個聯誼活動,簽訂了一系列合作協議書。那個時候,石家庄地區還相對落后一些,習書記搞這個活動,也是為了促進石家庄地區的經濟發展。其間,他還帶領我們瞻仰了西柏坡革命聖地和129師司令部舊址等,讓我們接受革命傳統教育。在石家庄期間,我們都深切感受到廣大干部群眾對習書記的真摯感情,來看望的干部群眾絡繹不絕,來時盛情歡迎,走時夾道歡送,依依難舍之情溢於言表,讓我們一行人都十分感動。

他還帶著我們去過他插隊的延川縣梁家河村,村裡的老百姓和他的感情非常深。我們一進村,來村口歡迎他的村民“人頭攢動”,十分熱鬧,對那個小村子可以說是“盛況空前”。他在村裡住的窯洞,我們都去看了,那個窯洞基本見不到陽光,條件非常簡陋,在那裡面住幾年真是很不容易。他還帶我們看望了住在窯洞裡的鄉親,給我們講了當年的生活情況,吃什麼飯,干什麼活,抽的旱煙也是用報紙卷起來的。此行,他還帶我們參觀了延安的毛澤東故居、朱德故居、楊家嶺等革命遺址,講述當年革命歷史,讓大家撫今追昔,發揚傳統,珍惜當下,努力工作。

他還帶著我們去過寧德各縣(市)搞協作。那是他工作過的地方,他對那裡的風土人情、社會經濟狀況都非常熟悉。我也陪他去過廈門。可以說,除了中央軍委辦公廳外,他工作過的地方,我基本上都去過了,我見識到了這些地方的干部群眾對習書記有著何等深厚的感情,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他對這些地方付出的心血。

跟隨習書記去他工作過的地方,我不僅了解到他豐富的從政經歷,也了解到他熱愛學習、酷愛讀書、善於學習和吸納新鮮事物。他的朋友很多,很多人也都喜歡跟他交朋友。有一次,習書記的一個朋友從北京來,他跟我聊天說:“習近平說話有很強的感染力,他跟你聊一次天,會讓你一輩子都忘不了。”

採訪組:請您介紹一下習近平同志在福州市任職期間開展雙擁工作的情況。

林文斌:習書記主政福州期間,是福州歷史上軍政、軍民關系最密切、最融洽的時期之一。習書記非常重視軍隊工作,他跟我說:“凡是師以上的部隊領導到福州,你跟我報告,我都要見一下。”軍隊的很多事情,諸如“菜籃子工程”、營區公路建設都是市裡解決的。子女就學、隨軍家屬調動、工作安排,許許多多的事情,都是習書記親自拍板給解決的。解決的過程都是件件有落實、事事有反饋。

每逢過年、過節和重要活動,習書記都帶著有關領導和雙擁辦同志去部隊慰問,都要開軍政座談會,廣泛開展“雙擁共建”活動。此外,軍隊一旦有突發性事件或重大糾紛,他都非常重視,要求盡快解決好。

我記得比較清楚的,有這樣一件事:駐榕空軍某部的一輛車在營區內撞傷了一個百姓,家屬一直對賠償金額不滿意,結果告到法院。法院經二審宣判,部隊應予賠償,並凍結了軍隊離退休老干部工資的賬戶。老干部成了無辜被牽連的“受害者”,於是駐軍派人到市委、市政府尋求解決辦法。習書記得知后說:“這個事關系重大,一定要好好協調,既要堅持依法辦事,又要維護社會穩定,要找出一個妥善解決的辦法。”在習書記的直接關心下,這件事經過反復協商,終於得到了圓滿解決。為此,部隊老同志個個笑逐顏開,向習書記表示深深的謝意。

同樣,駐榕部隊對地方工作也是全力支持,造林綠化、抗風防洪、搶險救災等急難險重的任務,都能召之即來,做了大量攻堅克難的工作。習書記為部隊做了太多太多的工作,所有這些,不是幾句話就能說得清楚的。在習書記任上,軍民共建、團結同心,福州市獲得了第一屆“全國雙擁模范城”的光榮稱號,這其中凝聚了他無數的心血和汗水。如果這些工作能夠好好地總結一下,地方政府能夠好好學習一下,軍民、軍政關系必將會更好。記得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遲浩田同志來福州視察時,經思考再三,題贈習書記一幅字:“榕城無處不榕樹,喜見榕城造福人”,寫得很貼切。

採訪組:習近平同志在工作中非常注重下基層調研,您和他一起工作的幾年當中,應該沒少跟他下基層吧?

林文斌:是的。習書記曾經跟我們說:“下基層調研是領導干部的基本功。”他下基層的方式有很多,有針對性的專題調研,有日常的調查走訪,有現場接訪解決群眾的實際問題,還有輪流到各縣(區)現場辦公。

我先講現場辦公。習書記要求每月安排一個縣(區)去現場辦公(一年輪完)。制訂現場辦公會的方案時,縣(區)要先寫出報告,匯報工作情況、存在問題、提出意見和需要市裡幫助解決的問題,經政府協調后上報習書記。開現場辦公會前,習書記先到鄉鎮、村居、企業調研,然后在現場辦公會上確定需要解決的問題,並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現場辦公會上確定下來的內容都納入督查范圍,后續處理情況也要反饋,最終都要落實到位。

現場接訪群眾,變群眾上訪為干部“下訪”,是習書記在福州的一項創舉。每一個月,他都會安排市五套班子和市直有關部門的領導,到一個縣(區)進行現場接訪。去之前,他要求縣(區)組織調查摸底,看看群眾到底有多少問題,在接訪之前能解決的,就把它解決掉。一般在現場接訪開始之前,就已經督促縣(區)領導解決了很多問題。

在接訪前三天就發布公告,歡迎群眾來訪。在接訪日,習書記從早上開始工作,重大的問題由他來接待﹔其他市領導也按分工到指定房間接訪,上訪群眾取號后按順序到相關領導的房間,當場反映問題,當場聽取解決問題的答案,旁邊還有專人負責現場記錄在案。

一天的接訪工作結束之后,都要有個總結。習書記聽取各小組的情況匯報,讓大家講講一天下來解決了多少問題,有哪些具體事例,群眾有什麼反應。最后,習書記歸納匯總。回來以后,所有的問題都要梳理一遍,都要抓落實。

就這樣,每次下縣(區)接訪,在去之前和回來后,都會清除大量疑難問題。而且,每一次現場接訪,習書記都要求報社、電視台記者到現場跟蹤報道。有了媒體監督,我們這些干部做事更不敢拖沓推諉。

群眾接訪工作,形式新、接地氣、效果好,深受群眾歡迎。特別是群眾接訪工作形成制度后,做到了持之以恆、鍥而不舍。這是十分難能可貴的,這也隻有像習書記這樣心中裝著群眾的領導才能做到。

我們現在有些地方的接訪制度還存在不完善的地方,積累的問題還很多,如果這些地方都能好好學習習書記當年的“下訪”,大量的問題就會在基層解決掉了。

(責編:呂騰龍、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