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期刊選粹>>重慶當代黨員

以“黔江精神”答好鄉村振興“新考卷”

——鄉村振興綜合試驗的黔江探索

2019年12月13日10:43    來源:當代黨員

武陵山自西南向東北,在渝、黔、鄂、湘交界處綿延千裡。

黔江區,就藏在這山脈深處。

這裡自古以來聚居著以土家族、苗族為主的20多個少數民族,大山的阻隔,造就了黔江千百年來的貧瘠。

就在這塊苦甲天下的地方,上世紀80年代,黔江人率先吹響了向貧困宣戰的號角。在這一過程中所形成的“寧願苦干,不願苦熬”的“黔江精神”,成為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的一面旗幟。

如今,站在新的歷史節點,鄉村振興的號角已經響徹巴渝大地。

作為重慶市鄉村振興綜合試驗示范區,黔江區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行動計劃,真正讓農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麗家園,讓農業成為有奔頭的產業。

高位推動鑄就最強“大腦”

2018年11月8日,濯水古鎮。

夜已深,鎮政府辦公室裡還有一盞燈尚未熄滅。

明晃晃的燈光下,副鎮長龐建軍伏在書桌前,仔細翻閱著關於鄉村振興的政策材料。

幾天前,39歲的龐建軍迎來了新的考驗——前往黔江鄉村振興辦工作。

驚訝之后,巨大的壓力隨之而來。

“自己在農村長大,一直都對‘三農’工作有特殊的感情。”龐建軍有些感慨,“但這項工作充滿挑戰,擔心自己不能勝任。”

為了能快速投入工作,到崗之前,龐建軍利用業余時間系統學習相關政策文件。

為此,辦公室的燈常亮至凌晨。

不久后,一支來自不同單位的隊伍在鄉村振興辦公室匯集。

有的來自區委政策研究室,有的來自區農業農村委員會,如何高效整合自身人力資源,將隊伍打造成“鐵板一塊”?

“最主要的還是加強學習,學習其他區縣在制度設計、產業發展上的優秀做法。”龐建軍稱,“心往一處想了,勁才能往一處使。”

與此同時,一個利好消息傳來。

2019年1月,黔江區委、區政府深入研究、創新謀劃,以新一輪機構改革為契機,在全市率先將鄉村振興辦公室列為區委工作部門,高位推動鄉村振興工作。

這個消息,無疑給黔江區的鄉村振興工作注入了一支“強心劑”。

“我們主要統籌推進全區的鄉村振興工作,解決力量分散、效率不高等問題。”龐建軍稱。

與此同時,黔江區委鄉村振興辦迅速完成了對自身人力資源的優化配置,一系列制度相繼推出——

制定工作統籌、項目清單、專班專抓等6項工作制度,做到規范運行、有章可循﹔

對重點任務推行項目化、清單化、台賬式管理推進,實行“一月一督查、一月一通報、一月一例會”﹔

……

有了“堅強前哨”和“可靠中樞”,黔江區鄉村振興工作的各項目標任務迅速分解、高效落實。

產業融合實現結構調優

2019年9月,金溪鎮長春村。

盡管已是深夜,但空氣中的燥熱並未退去。

村民陳明超在翼鑫恆農業股份合作社養蠶大棚裡忙碌著,汗水沿著他的臉頰不住地往下流淌。

“現在正是農忙時期,作為一名老黨員更要以身作則。”陳明超咧嘴笑道。

看著潔白的蠶寶寶扭動著身軀,陳明超臉上的笑意更濃了:“我們合作社今年產值大約在15萬元左右,真替大伙兒感到高興!”

長春村是重慶市深度貧困村之一,這裡土地資源貧瘠,屬於典型的“九山半水半分田”。

“以前長春村80%的土地都是撂荒地,產業小且散。”村黨支部書記萬書秦攤了攤手,顯得有些無奈,“村裡的年輕人都外出務工去了。”

“沒有產業可不行!”經過再三考量,村裡瞄准了黔江的特色產業之一——桑蠶業。該產業除了適宜當地的土質和氣候外,還具有抗風險性高、見效快、產業壽命長的優勢。

於是,長春村先后成立了5個合作社,推動1600余畝撂荒地變為產業基地,累計發放紅利28.59萬元。

在離長春村不遠的中塘鎮興泉社區,漫山遍野的獼猴桃是這裡最亮眼的招牌。

2010年,重慶三磊田甜農業開發有限公司來到這裡打造萬畝獼猴桃現代農業園區。

從那時起,靠山吃山的當地村民,逐漸走上了產業路。

“沒想到小小的獼猴桃,能給我的生活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47歲的村民張太彪對此頗有感觸。

幾年前,張太彪的三個子女即將入學,一大筆學費支出瞬間讓這個家庭陷入貧困。

張太彪喃喃地說:“沒有錢,娃兒連學都上不起。”

恰好此時,社區干部上門勸說村民將土地流轉給三磊田甜公司。張太彪毫不猶豫,將家裡8畝土地以每畝600元的價格流轉出來,自己還進入這家公司打起了零工。

由於善於觀察和學習,張太彪很快掌握了機器的維修技術,隨后升任生產主管。

如今,除了每個月3000元的固定工資,張太彪還和妻子從公司“反承包”了25畝地,每年收入超過6萬元,成功摘掉了“貧困帽”。

這並非個例。在興泉社區,通過引進三磊田甜公司,已帶動了200余農戶600余人就近務工,讓產業變成了農民的“甜蜜事業”。

近年來,黔江區聚力國家產業融合示范區建設,實現結構調優、產業升級,糧經比由2017年的7︰3調整到今年的4︰6,全區農業增加值達到23.87億元,增長5.2%。

環境整治營造紅火生活

“峰巒疊嶂似畫廊,綠樹紅花繞村旁”……盡管已是初冬時節,但黔江農村地區卻絲毫不見蕭條之景,反而呈現出生機勃勃的模樣。

在位於中塘鎮興泉社區的黃泥田大院裡,村民們正三三兩兩聚到一起喝茶聊天。

“這裡聚集了大約200戶農戶。” 興泉社區居委會主任李勝輝稱,“現在可熱鬧了,每晚都有人出來跳壩壩舞。”

然而在以前,黃泥田大院卻是另一副模樣——道路坑坑窪窪,不少農戶的院壩裡滿是雞屎、鴨屎,臭氣熏天。

“可以說根本無從下腳。”李勝輝瞇縫著眼睛回憶道。

改變,從去年開始。

隨著農村環境綜合整治行動的深入開展,大院裡一幢幢小“別墅”建起來了、一盞盞太陽能路燈豎起來了,不僅如此,村民們還自發購置了幾個音箱放在廣場上。

“以前大家干完活,除了喝酒打牌,很少有其他活動,矛盾糾紛也多。”村民李興龍稱,“如今農閑時,大家還能到廣場上跳舞讀報,生活充實多了!”

“鄉親們之前沒有這個意識。”李勝輝說,“但他們來黃泥田大院參觀后,都嚷著要把自家院壩打掃得像這裡一樣干淨。”

如果說黃泥田大院是一幅遠山圖,那麼,阿蓬江畔的馮家街道中壩社區則宛如一幅水墨畫,河水潺潺、草木葳蕤。

“現在阿蓬江上吹來的風,也是甜的。”78歲的維祥樂是土生土長的中壩人,家鄉的變化他都一一看在眼裡。

“以前都羨慕城裡人,住得寬敞明亮,一天腳都不沾灰,但我現在更喜歡農村生活。”維祥樂樂呵呵地說。

黃泥田大院、中壩社區的蝶變,只是黔江改善農村人居環境的一個縮影。

近年來,黔江緊密結合脫貧攻堅、美麗黔江建設,創新農村人居環境整治“5個5”工作機制,即以“五通”“五治”“五改”“五化”“五定”為工作重心,推動農村人居環境工作順利開展。

如今,黔江已完成10個人居環境改善示范點建設,實施了85個行政村環境連片整治,創建市級生態鄉鎮3個、生態村54個。

文明鄉風勁吹鄉村大地

“各級黨組織要深入推進‘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10月的一個清晨,杉嶺鄉廣播站裡傳來鄉廣播員“陳喇叭”熟悉的聲音。

“陳喇叭”是鄉親們對公共文化服務中心主任陳朝祿的親切稱呼,自從杉嶺鄉恢復廣播以來,客串播音員,便成為陳朝祿的“職責”所在。

廣播信號從這個不足10平方米的播音站發射出去,輻射了杉嶺鄉2個社區、4個行政村。

“不管是政策解讀,還是弘揚鄉風,都是我們廣播的題材。”陳朝祿笑道。

村民黃輝政是廣播站的忠實聽眾,每次廣播響起,他都會停下手裡的工作,靜靜聽上一段。

“能通過廣播了解到不少東西。”黃輝政坦言,遇上關於鄉風文明的知識,自己還會拿本子記錄下來,同鄰居們分享。

不僅是廣播,微信群也變成杉嶺鄉宣傳政策、推動鄉風文明的一個重要載體。

據悉,全鄉建有多個微信群,幾乎實現了村組全覆蓋,“層層落實群主負責制,所有微信群發出的是好聲音、傳播的是正能量”。

此外,黔江還利用楹聯等方式,傳遞著厚重的民俗歷史文化——

“雁宿蒲花,未分行色何分月﹔客留蓬島,雖是流雲亦是天。”

“誰振唐鐘,揚古鎮遺風,聲歸飄渺群山外﹔橋橫野渡,共長河皓月,影在潺湲一水間。”

……

在濯水古鎮風雨廊橋上,86幅黑底綠字的楹聯次第排列在廊橋兩側的廊柱上,與橋上的雕花木窗、紅漆長凳相互映襯,主題涵蓋了濯水的歷史文化、廊橋文化、土家族苗族風情。

“濯水風雨廊橋,已經獲得‘中國楹聯文化名橋’的稱號。”黔江區文聯相關負責人介紹,廊橋楹聯可謂是一道靚麗的人文風景線,能夠讓外地游客更多了解到濯水厚重的歷史人文,促進濯水的文旅融合。

鄉村振興,鄉風文明是基礎。

當前,黔江正全面實施“4+2”重點工程,以創建全國文明城區為抓手,持續培育新時代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朴民風,為鄉村振興提供強大精神動力。(重慶黨刊全媒體記者 許幼飛)

重慶《當代黨員》雜志授權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發布,請勿轉載) 

>>>點擊進入“全國黨建期刊博覽”

 

(責編:謝倩、閆妍)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