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期刊選粹>>遼寧共產黨員

英雄不老

——記戰斗英雄、海城市西柳鎮小碼頭村原黨支部書記、國網遼寧鞍山海城市供電公司離休職工張貴斌

李勝基 楊峰

2019年11月25日14:26    來源:共產黨員

年逾九旬,滿臉皺紋,依然精神矍鑠、身體硬朗、思維清晰。今年8月末,鞍山海城市退役軍人事務局進行信息採集時,發現94歲高齡的他竟然是一位深藏功名幾十年的戰斗英雄、人民功臣。他所深藏的報功書早已泛黃,薄薄的一張紙滿載著歲月的痕跡,盡管邊角有些破損,但報功書上的寥寥文字依然清晰地印証了一名戰斗英雄浴血沙場的壯舉。

回憶起71年前那六天六夜的慘烈戰斗,他眼噙淚花說:“全連120人隻活下來3人。我活著,還看到祖國的繁榮昌盛,已是莫大的幸運。相比犧牲的戰友們,我太知足了!”回憶起作為“人民功臣”被毛主席等國家領導人接見的情景,他滿臉自豪地說:“那是我這輩子最激動、最光榮的時刻……”

這位老人名叫張貴斌,出生於1925年,1948年參軍,1949年入黨,戰功赫赫,先后立大功4次、小功4次。1954年,他因傷復員,將立功証壓在箱底,放棄了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機會,主動申請回到家鄉——海城市西柳鎮小碼頭村,投身到新中國建設中。離開部隊前,他向組織誠懇地說:“家有老母,我要回去盡孝﹔家鄉還很窮,我要回去建設。”

幾十年,他從未對外提及榮譽功勛﹔

幾十年,他從未向組織提出過任何要求﹔

幾十年,他在多個崗位上默默耕耘、無私奉獻﹔

幾十年,他始終心系家國,愛黨、愛人民、愛生活﹔

幾十年,他用平凡書寫著偉大!

槍林彈雨中不懼犧牲

幼年的張貴斌家境貧寒,時常吃了上頓沒下頓,全家人擠住在一間小土房裡。張貴斌不到十歲便開始為地主放牛養豬,還經常挨打挨罵,吃盡了舊社會的苦頭。父親一直給地主家干活,后來受地主和國民黨兵雙重迫害致死﹔哥哥被國民黨抓去當壯丁,因不堪忍受殘酷虐待而逃跑,被國民黨士兵追殺……

1948年2月19日,鞍山解放。1948年5月,懷著對舊社會的刻骨仇恨,張貴斌毅然報名參軍,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野戰軍第4縱隊后勤部擔架營2連3排12班的一名戰士。參軍前,他的妻子丁鳳珍已懷孕兩個月,家中還有多病的母親,親戚和鄰居都不同意他離家當兵:“你怎麼舍得妻兒老母?”張貴斌隻回答了一句話:“為了讓更多人過上好日子!”

當兵不久,張貴斌就趕上了遼沈戰役塔山阻擊戰。為保障人民解放軍主力部隊奪取錦州,東北野戰軍第4、第11縱隊等部於錦州西南塔山地區進行防御作戰,迎擊前來增援錦州的國民黨軍東進兵團。

1948年10月10日至15日,六天六夜的戰斗異常慘烈,國民黨軍的飛機、艦艇、大炮對塔山陣地全線猛轟,幾十萬發炸彈和炮彈把我軍陣地的泥土都炸鬆了好幾尺,但敵人幾十次全線沖鋒都被英勇頑強的解放軍戰士擊退。

當時的張貴斌一邊搶救傷員一邊打仗,始終堅守在塔山陣地上,“敵人沖上來,我就拿起槍射擊﹔敵人退下去,我就跳出戰壕搶救受傷的戰友,開始是抬,擔架不夠,就背就抱,輕傷的就攙著。雖然敵眾我寡,敵人的裝備也好,但我們解放軍就是頑強,沒有一個怕死的,誓與陣地共存亡。”敵機投下的一枚炸彈把張貴斌炸傷了,左腿被彈片削掉好大一塊肉,張貴斌顧不了那麼多,立馬從地上抓起一把碎土抹到血窟窿上,再用綁腿的長布條簡單地纏了幾下,馬上又拿起槍向敵人猛烈地射擊……

錦州方向的炮聲漸漸減弱,國民黨軍東進兵團在塔山地區始終未能前進一步。1948年10月15日,錦州解放,塔山阻擊戰勝利結束,東北野戰軍第4縱隊等部共斃傷敵軍7000余人。塔山阻擊戰直接決定了錦州戰役的勝利,甚至影響了遼沈戰役的結局。遼沈戰役結束后,國民黨內部就有了“黨國之敗,敗於塔山”的說法。

回憶起硝煙彌漫的戰場,張貴斌時而自豪激動,時而感懷傷感。自豪,是因為解放軍指戰員英勇無畏,用血肉之軀筑起鋼鐵防線,敵人來犯即亡﹔傷感,是因為太多親人般的戰友壯烈犧牲。“當時眼看著戰友一個接一個地犧牲,我沒有時間悲傷,跨過戰友的尸體,與敵人拼死戰斗。新中國成立后,戰友們的遺物都存放在錦州遼沈戰役紀念館,這些年我也沒能常去看看他們。我真想他們……”說到這兒,張老的聲音顫抖了,眼裡滿是淚水。

因在塔山阻擊戰中表現英勇,張貴斌獲得“人民功臣”榮譽稱號,並記大功一次。北京解放后,張貴斌受到了毛主席等中央領導的接見。1949年2月,張貴斌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當時他所在的連隊隻有3名黨員,“心裡那個自豪呀,我是一名共產黨員了,更得永遠聽黨的話、跟黨走,黨讓我干啥我就干啥”。后來,張貴斌所在的部隊參加了解放張家口等戰役,轉戰河北、河南、湖南、湖北、廣東、廣西等地,“參加大小戰斗的次數多得記不清,隻記得那時每天徒步行軍100多公裡,隨時隨地加入戰斗”。張貴斌回憶。

家鄉建設中不辭辛苦

1950年至1953年,張貴斌先后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第41軍任后勤部衛生隊上士、電訊隊上士、通信科供給員、軍直通訊營司務長。1953年年底,因常年急行軍、野外露營及長期工作勞累,張貴斌的腿部舊傷復發,住進了部隊醫院。1954年7月,他被轉到湖北咸寧療養院繼續接受康復治療。但沒過多久,因前方剿匪部隊的傷員增多,張貴斌的傷病雖未痊愈,卻主動讓出了床位,並要求復員。組織上為他提供了兩個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機會,可他卻“自主選擇”了回家鄉搞建設、孝敬母親。

離開心愛的軍營,張貴斌依舊保持著軍人雷厲風行、一心為民的作風,先后任小碼頭村黨支部書記、信用社負責人、供電所所長,后來又到農電局工作,於1978年10月離休。無論在哪個崗位干什麼工作,他都不怕苦不怕累、埋頭苦干、不懈耕耘、無私奉獻。

1955年1月,張貴斌回到西柳鎮小碼頭村的第一項工作就是組建生產社,當時村裡沒有錢,他把120元復員費全部捐出,為生產社買了3匹馬和一輛大車用於生產,“120元錢在當時是什麼概念?能夠買5間漂亮的大瓦房!而我們全家6口人卻一直住在一間半的草房裡。父親帶著傷病回到家鄉,組織上還給了他一些藥品。在那個年代,藥品是短缺的。而那些藥,父親並沒有用在自己身上,逢誰家有人生病,‘久病成醫’的父親都去送藥……”張貴斌的女兒張英回憶道。

83歲的王素清老人是張貴斌的老鄰居,聽說有記者採訪張貴斌,特意趕過來介紹張貴斌的往事:“他在小碼頭村擔任生產社委員時,事事做在先,公平公正,為老百姓做事真是盡心盡力,誰有困難都找他,全村人都敬佩他、信服他。我就舉兩個例子:有一天,他在路上撿到錢了,就一直守在原地等,等了好幾個小時,終於等到失主出現,鄰居們都說他‘傻’。后來,他當信用社主任,有個困難戶還不上貸款,他竟然自掏腰包幫人還錢,大家沒有不說他‘傻’的。不過,人們私底下議論時都豎大拇指——當過兵的人就是不一樣,素質高、境界高!”

今年66歲的李恩思,1962年隨父母下放到西柳鎮小碼頭村,張貴斌主動熱情地幫助他們一家安頓下來。后來,李恩思的父親病重,張貴斌幫忙買藥、打針。老人病逝后,張貴斌又幫忙料理了后事。那時,李恩思年紀還小,母親身體也不好,雖是“外來戶”,但李恩思母子從未受到冷落排擠,李家的事裡裡外外都是張貴斌幫忙張羅。李恩思說:“張貴斌總是為別人著想。他的好,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1964年,張貴斌接受組織安排,來到西柳鎮供電所任會計,第二年擔任所長一職。當所長期間,他每天工作到深夜,對於用戶電費收取工作做到極度准確,保証用戶不吃虧、國家不損失,同事和用戶都說他是“守原則的共產黨員”。

1968年,組織安排張貴斌到海城市農電局器材庫當負責人。從張貴斌家到單位的距離有20多公裡,全是土路,單程需要騎一個半小時的自行車。遇上惡劣天氣,他隻能強忍腿部的劇痛,推著自行車步行,但他從未遲到早退、從不抱怨。那時,每天都有大批水泥杆和木頭杆運到海城火車站,張貴斌和同事將材料抬上車,運到器材庫擺放整齊,常常一天忙下來都已是深夜。工作完成后,他從單位再騎一個半小時的車回家,其辛苦程度不難想象。張貴斌的同事、老局長郝俊成說:“我和張貴斌共事多年,過去從沒聽他說過什麼勛章,隻知道他曾是個軍人,前幾天剛知道他原來是一位戰功卓著的大英雄,我特別驚訝。工作中,他是個時時處處讓人信任的人,總是那麼和氣謙虛,從來不向組織提要求。”1978年9月,戰爭年代留下的傷痛終於令張貴斌無法再堅持工作,隻好向組織請求病退。待傷病稍好后,他每天都去單位不計報酬地幫著干活,令農電局全局上下深受感動,於是又返聘他到器材庫擔任守衛,一直工作到1985年才正式離開單位回家休養。

儉朴生活中不忘初心

從硝煙戰火中走出來的張貴斌,在和平時期選擇了深藏功名、淡泊名利,不忘初心,把余生奉獻給黨和人民。“比起犧牲的戰友,我能活到現在,過上好日子,還享受到黨和國家給的這麼高的待遇,不應該再要求什麼了。”張貴斌如是說。

張貴斌復員回到家鄉后便把所有的獎狀和勛章深藏在箱子裡,這一藏就是65年,即便妻子丁鳳珍和子女們也不知道這些獎狀和勛章的分量。女兒張英說:“我爸的那個箱子誰也不讓動,自己也從來不說過去打仗的事,就讓我們記住‘要多做好事,少做錯事,不准做任何對不起他人的事,更不准做壞事’。”

張貴斌和老伴丁鳳珍現在居住的房子房齡老、面積小,僅有31平方米,家具簡單陳舊,甚至連廚房都沒有,每天由女兒做好飯送過來。可張貴斌說:“夠住了,知足!”

張貴斌有3個女兒和1個兒子。他對子女的要求極其嚴格:不准攀比,不准奢華。過去,過年時別人家都給孩子做新衣、買新鞋,而張貴斌的子女卻沒有這個“待遇”。張貴斌常教育孩子們:“毛主席教導我們‘要艱苦朴素、勤儉節約’,我們不能言行不一。”平日裡,張貴斌穿的衣服都是極普通的,兩件舊衣服穿了十幾年,襪子總是補了又補。最心愛、最珍貴的,就是那套從部隊帶回來的軍裝,他一直舍不得穿,時常從箱子裡拿出來,摸摸,看看,再疊整齊放回去。

張貴斌享受離休待遇,醫藥費是全額報銷的,不但可以住好醫院,還可以住得時間長一點兒。但他每次住院,隻要感覺稍微好點兒,能下床走動,就催促女兒為他辦出院手續。他還對家人鄭重聲明:“誰都不准用我的醫保卡給自己買藥。”不僅如此,有時就連他自己生病也不讓用,而是用現金買藥。子女們一開始對此不理解,張貴斌解釋說:“咱們現在生活好了,但也不能花錢大手大腳,更不能有‘佔國家便宜’的念頭。盡量省下一些醫保錢,給那些更困難的人用,也是給國家減輕負擔。這是我們能做到的,也是我們應該做的。”早在十幾年前,張貴斌就囑咐過兒女:“要是我死了,就給我蓋上一面黨旗,其他的什麼都不要准備。火化后,把骨灰撒入河裡,簡單結束。”

在軍旅生涯中,張貴斌一邊行軍打仗一邊學習文化,具備了一定的文化水平。離休在家,他堅持每天看報看新聞,關心國家大事,關心國家發展,認真寫學習筆記,並時常讀給老伴和子女聽。本刊記者特意摘錄了他筆記的一部分——

“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每一個人都要有愛國之心,要有艱苦奮斗的精神,要盡職盡責多作奉獻,讓祖國更強大,讓全國各族人民都過上美滿幸福的生活。”

“70年輝煌成就,是在中國共產黨的英明領導下經過艱苦奮斗的結果,是多少烈士用生命換來的,不能忘了前人。”

……

今年10月1日當天,張貴斌很早就起床,迫不及待地穿好軍裝、戴好軍帽,守在電視機旁,認真地收看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現場直播。他對家人說:“犧牲的戰友們沒有享受到今天的好時光,我要替他們好好看看祖國的繁榮昌盛。”說罷,老人又一次熱淚盈眶。

10月17日,張貴斌在家人的陪同下來到遼沈戰役紀念館,重返戰場舊址追憶戰友。走出紀念館,他在烈士名錄牆前久久不願離去,用手輕輕地撫摸著烈士名錄牆,一邊落淚一邊呼喚著戰友們的名字,敬著軍禮向他們報告:“戰友們,國家強大了,再也不用打仗了……”

張貴斌的外孫女郭虹是海城市析木高級中學的語文教師。跟多數人一樣,她也是前不久才知道姥爺的英雄身份,便把姥爺的故事講給學生聽。她在教學筆記中這樣寫道:“70多年來,姥爺塵封功績,連兒女都不知情。為何一輩子深藏功名,為何在平凡的生活中如此低調?或許,這正是與他的英雄傳奇相比更令人敬佩的地方。姥爺用他的朴實純粹不僅書寫他的英雄本色,更給后輩的我們上了人生的重要一課。”“山因脊而雄,屋因梁而固,國家和民族因英雄而傲然獨立。英雄,是一個民族最閃亮的坐標。希望姥爺的英雄氣概,能夠成風化人……”

因為前不久的退役軍人信息採集,張貴斌的感人事跡才為人所知,中央有關領導及遼寧省委主要領導相繼作出批示,要求“認真做好英雄老兵張貴斌的宣傳工作”﹔10月14日,鞍山市委發出關於開展向張貴斌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各級組織紛紛前去探望慰問,各級媒體爭相採訪報道,引發了全社會的強烈反響,並發出共同心聲:“英雄不老!張貴斌才是我們該追的‘星’!”

遼寧《共產黨員》雜志授權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發布,請勿轉載)    

>>>點擊進入“全國黨建期刊博覽”
 

 

(責編:謝倩、閆妍)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