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綜合報道

生命的最強音——記湘鄂西革命根據地先烈

2019年08月04日13:42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生命的最強音——記湘鄂西革命根據地先烈

如果此生隻能再講一句話,你會說什麼?

長江邊、洪湖畔,曾有著這樣一群人,他們的生命是那麼的短暫,他們的語言卻是那麼的堅定。

這些語言,擁有穿透歷史的力量。

陳步雲:給兒做套列寧服

他是兒子,也是丈夫。犧牲前,他對自己的母親說:“兒死后,您一不要給兒燒紙,二不要給兒做齋,隻要給兒做件列寧服穿上就行了。”在湖北省監利縣革命歷史博物館館長龍敏的指引下,《陳步雲妻母探獄圖》映入參觀者眼帘。

陳步雲,1927年任中共監利縣委書記。他率領監利剅口農民秋收暴動隊,向反動勢力展開武裝斗爭。

1929年2月7日,陳步雲在剅口附近的黃橋召開群眾大會,由於叛徒告密,在場的縣委干部和革命群眾被國民黨軍包圍。危急關頭,群眾將陳步雲藏進了草垛裡。

為了威逼老百姓交出陳步雲,敵人架起機槍准備開槍射擊。

“不能開槍,我就是你們要抓的陳步雲!”為保護群眾,陳步雲沖出草垛,大義凜然地走向敵人。

敵人對陳步雲用盡酷刑,又把他的妻子和老母抓來探監,企圖用親情軟化他。

“等到革命勝利的那一天,請你們在我的墳頭放一挂鞭炮,好讓我和你們一起高興!”陳步雲對妻子和母親這樣說。

1929年3月22日,陳步雲高唱《國際歌》英勇就義,年僅30歲。

龔南軒:要我投降比登天還難

“從事革命,努力奮斗﹔壯志未遂,半途犧牲﹔母老子幼,孝義兩虧﹔教育子女,繼續革命﹔隻要真理,視死如歸﹔共產黨員的意志不可摧,要我投降比登天還難!”作為一名父親,在獄中面對自己的幼子,龔南軒寫下了這篇“拒降書”。

龔南軒,1926年加入共產黨。大革命時期,龔南軒同陳步雲等人在監利縣建立和發展中共黨的組織,開展農民運動,在縣城附近的黃公垸秘密成立了監利縣第一個中共黨支部,龔南軒被選為宣傳委員。

大革命失敗后,龔南軒轉移到洪湖沿湖一帶堅持斗爭,組織領導了全縣的秋收暴動,建立了洪湖岸邊最早的一小塊革命根據地。

20世紀20年代末,龔南軒在開展地下活動時不幸被捕,“要我投降,除非日出西山,江水倒流!”他這樣對敵人說。

敵人見硬逼不行,又施軟計,乘龔南軒的嫂子抱著他的幼子到監獄探視之機,用所謂“天倫人性”勸他投降。

行刑之日,敵人給龔南軒帶上腳鐐手銬,游示長街。龔南軒沿街高呼:“革命一定勝利,反動派必將滅亡!”英勇就義。

秦鳳二:留我何用?留兒報仇

在湖北省石首市桃花山鎮,革命母親秦鳳二一門九英烈的故事廣為流傳。

“紅軍樹上黨旗飄。”紅色廉政教育基地現場教學老師吳嫦蓉介紹說,秦鳳二有3個兒子,其中大兒子李恆久是中共石首中心縣委軍事部部長。在長子影響下,秦鳳二也走上了革命道路,擔任桃花山四區區婦協會主任。

她不僅走村串戶號召婦女起來反封建、反壓迫,還先后動員自己的大伯李楚文、二伯李丕明、小叔李克文、侄子李新德、李光中、李光華和次子李炳煊、小兒子李作鑒參加革命。

1928年8月,在反“圍剿”斗爭中,李恆久、李炳煊兄弟倆壯烈犧牲,秦鳳二的其他六位叔伯子侄也相繼遇害。1932年7月,國民黨對湘鄂西蘇區發動了第四次圍剿,秦鳳二和小兒子不幸被捕。秦鳳二的娘家哥哥為了救妹妹和外甥四處奔走,最后敵人僅答應免去秦鳳二的死刑,但還是要殺死她的小兒子李作鑒。秦鳳二得知這個消息后悲憤異常,她說,留我何用?留兒報仇!

就這樣,秦鳳二用自己的生命換回了兒子的生命。臨刑前,秦鳳二高喊:“共產黨是殺不絕的!”

一家10人參加革命,9人英勇就義……

漫步洪湖畔,這樣的故事如洪湖水的浪花,不斷朝記者涌來。

(新華社記者張鐸、侯文坤、王作葵)

(責編:高巍、趙晶)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

微信“掃一掃”添加“人民黨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