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時代先鋒

他這樣書寫青春答卷——記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英雄戰士杜富國

2019年05月21日16:37    來源:貴州日報

原標題:他這樣書寫青春答卷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黃霞

雲南省麻栗坡縣猛硐鄉,復耕的山林間種下生活的希望﹔

重慶西南醫院,復健中的杜富國臉上露出久違的微笑。

兩個不同的時空,一個同樣的感受——平安即是心安。

而這份心安,來得非常不易。

時針撥回到2018年10月11日,麻栗坡縣猛硐鄉老山西側還是一塊“禁區”,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的排雷戰士們一如往常匍匐在山林間,從一寸寸焦黑的泥土裡仔細排查雷彈的蹤跡,杜富國也在其中。當他正准備將埋藏地下30多年的地雷取出時,伴隨著一聲巨響,爆炸奪走了他的雙手和雙眼,而他在負傷前對戰友艾岩說的那句“你退后,讓我來!”也久久回蕩在這片土地上,回蕩在人們心中。

“你退后,讓我來!”是青春的無畏

在醫院特殊裝置的跑步機上,以13分08秒的時間跑完3公裡,杜富國開心得像個孩子。

負傷以來,他再也沒有這麼痛快的跑過。

經過半年積極治療,杜富國身體的各項功能正在逐步恢復。

“受這麼嚴重的傷,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快速恢復,簡直就是奇跡。”西南醫院康復科主任劉宏亮說,治療的每一天裡,杜富國都在刷新恢復紀錄。

顯然,失去雙手和雙眼的巨大創傷並沒有打敗英雄心中的“無畏”,且這份“無畏”一直與他並肩前行。

2015年6月,中越邊境第三次大面積掃雷啟動,入伍5年的杜富國第一時間給連隊黨支部遞交了請戰書,申請到邊境去當一名排雷戰士。經過層層篩選,杜富國如願進入掃雷隊。

剛剛進隊,杜富國就遇到了一個大難題,“想上雷場,還得過了專業知識考試才有資格。”

第一次專業理論考試,32分,全隊倒數。

考試受挫,僅有初中文化水平的杜富國變成了“書虫”。他很清楚,掃雷是高危作業,專業知識是上雷場的“敲門磚”,是掃雷兵的“保命經”,為了早日上雷場,他開始了“士兵突擊”。

“看書看到部隊熄燈也不罷休,打著電筒躲在被窩裡繼續看。”隊友們知道,“這小子”不服輸。

憑著“一定要上雷場”的決心,杜富國硬是從32分慢慢增加到70分,再到90分,直至完全合格。

如願進入雷場,穿上了心心念念的防護服,杜富國身上的勁兒更足了。

隊友們給杜富國取了個“雷場小馬達”的外號,因為即使面對雷場這麼艱苦的作業環境,就算連續8小時不休息地排雷,杜富國總有使不完的勁兒,總是搶著干,總是沖在最前面。

“你們走,我來扛。”為了讓戰友們在雷場能夠喝上水,杜富國硬是將30余斤的飲用水扛上雷場,全身負重近百斤﹔

在馬嘿雷場,山高坡陡、荊棘密布的叢林也擋不住杜富國無畏的腳步,來回6公裡山路,每箱重27.5公斤的彈藥箱,杜富國次次都要爭著扛兩箱﹔

“你下來,讓我上。”隊裡燈泡壞了,有基本機電知識的杜富國總是當仁不讓地攬了下來﹔

“你讓開,讓我來。”隊裡裝盛雷彈的沙箱不夠用,杜富國挽起袖子一做就是一天……

“你退后,讓我來!”濃縮成為了青春的無畏。

“你退后,讓我來!”是軍人的擔當

麻栗坡老山主峰西側,壩子村的山巔上,57歲的村民盤金良用竹子和木頭搭建起了一間簡易房屋,用來堆放勞作的工具。

屋后山坡,曾經是一塊雷場,如今已是盤金良的耕地所在。

“杜富國就是在這片雷場受傷的。”每每說起這段往事,盤金良總會哽咽。

2018年11月16日,掃雷隊的官兵們用“手拉手”方式,趟過已無雷患的雷場,將這片土地交給邊疆人民耕種。期待已久的盤金良立即到鄉政府農業技術服務中心,領來油菜種子,播撒在這多年未耕的山坡上。

今年,盤金良在山坡上種下了草果,以及一畝多地的南瓜,放養的30 多隻跑山雞也快下蛋了。

“可惜他離得太遠,不然抓兩隻雞給他補補身體。”盤金良的心裡多想讓杜富國知道,這片土地生機勃勃。

而昔日,雲南邊境,盡管戰火的硝煙早已經消散,但在山脊、溝壑、林地深處,戰爭遺留的地雷、炮彈、手榴彈等雷患無處不在,許多當地人因為誤入雷區導致炸傷、炸殘、炸死。

“螞蟻爬進去,也被炸成粉。”當地人略顯夸張的說法,卻道出了雷區的危險程度。人人都知道離雷區越遠越安全,但卻有這樣一群人,朝著雷區不斷挺進,同雷患面對面,與死神“掰手腕”,杜富國也在其中。

在掃雷隊的3年時間裡,杜富國的午飯基本在野外吃干糧,沒有餐桌,沒有熱水,沒有午休,而這也是每一位排雷戰士們的常態。

“大隊官兵人均進出雷場700余次,徒步3000多公裡,搬運掃雷爆破筒和其他各類掃雷裝備物資器10余噸,磨破迷彩服3套、磨壞作戰靴5雙,掃雷防護服和掃雷靴絕大多數破損。”在杜富國的記憶裡,最深的記憶點就是一連串永遠不可能忘記的數據。

環境艱苦,咬咬牙能挺過。凶險詭異的雷場是更大的挑戰,考驗掃雷官兵的毅力和膽量。

在老山地區,地雷和爆炸物種類繁多、交織混埋、辨識難度大。由於布設時間久遠、雨水沖刷、山體滑坡等因素影響,造成爆炸物性能改變、位置移動,甚至被植物根須包裹,排雷難度和危險性極大,戰士們腳一滑,甚至一塊石頭滾過,都可能引爆地雷。

走的是陰陽道,過的是鬼門關,拔的是虎口牙,使的是繡花針,每一項都醞釀著危險因素,每一項都在檢驗著排雷戰士。

3年的時間,杜富國排除了2400多枚爆炸物,與“死神”擦肩而過上千次,他不僅沒有退縮,還是一次又一次的走進雷場。

原因隻有一個,他是個軍人。

“是部隊為我們培養出這麼好的一個兒子。”杜富國受傷,父親杜俊傷心之外更多的是驕傲,他深深感受到了兒子身上的軍人擔當。

“你退后,讓我來!”正是軍人擔當之所在。

“你退后,讓我來!”是時代的召喚

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人民幸福。

這一個個時代強音,不僅時時刻刻激勵著每一位軍人砥礪前行,也成為了杜富國成為軍人以來的信條。

“爸,我報名參加了掃雷隊!”

“危險不喲?”

“危險肯定是有的,但是雷總要有人掃。”

第一次得知兒子要去掃雷,杜俊心裡雖然擔心,卻仍然表示支持:“你的事情你自己規劃。”

但掃雷到底有多危險?其實杜俊心裡也沒底。

中越邊境第三次大面積掃雷的大幕拉開以來,400余名官兵挺進南疆雷場,輾轉在6個縣70余平方公裡的雷場,清除113塊共計57.6平方公裡的雷區,排除地雷和各類爆炸物19.82萬枚。

驚人的數據背后,是每一個排雷戰士在用血肉踐行入伍誓言,用生命書寫時代符號。

入伍8年,杜富國先后被5個單位爭先選調,從事4個專業,榮獲多次嘉獎,被表彰為“優秀士兵”“優秀士官”,還先后被評為感動中國2018年度人物、陸軍首屆“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標兵等。

一項項榮譽背后,還有更多不為人知的痛楚。

在掃雷隊裡,負傷是常事,順利走出雷場就算撿到一條命。

五班班長劉貴濤冒著近40度的高溫,忍著螞蟥叮咬,小心翼翼拆除一枚詭雷,抖落身上的吸血螞蟥,旁邊的戰友驚呼:“小心,有地雷!”劉貴濤一看,他站立的地方,腳邊就是一枚地雷﹔

戰士們搜到幾枚地雷,幾經努力,地雷的起爆管始終取不出來。原隊長龍泉讓戰士們退后,自己單獨拆除。在拆最后一枚地雷時,龍泉的左手食指被鐵片劃破,依然眼睛不眨,照常作業。事后軍醫為他包扎,傷口深可見骨……

“明知掃雷有危險,為何還要來掃雷?”杜富國負傷的消息傳出后,掃雷隊的神秘面紗也慢慢被揭開,這份高危的職業在收獲敬佩的同時也帶出疑問。

面對問題,寥寥數字,回應有力:人民有要求,統帥有號令,戰士有行動。

時代的召喚,是他們前行的唯一航向。

正如杜富國說的那樣,“來到解放軍這個光榮集體,我思索著怎樣的人生才真正有意義,有價值。我感到,衡量的唯一標准,是真正為國家做了些什麼,為百姓做了些什麼?”

“你退后,讓我來!”成為一切思考的答案。

天眼時評

發揚“讓我來”的英雄主義精神

伍少安

掃雷英雄杜富國的特殊軍禮,撼動著每個人的心靈。任務當頭他沖鋒在前,關鍵時刻他挺身而出,生死一線他舍身相擋。“你退后,讓我來”的鏗鏘話語,充分體現了大無畏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激勵我們向著夢想奮力前行。

新時代呼喚大擔當。擔當的大小,體現著一個人的胸懷、勇氣、格調,有多大擔當才能干多大事業。應對重大挑戰、抵御重大風險、克服重大阻力、解決重大矛盾,都迫切需要迎難而上、挺身而出的擔當精神,都需要大力發揚“你退后,讓我來”的大無畏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隻要保持越是艱險越向前的剛健勇毅,就不會視探索嘗試為畏途,就不會把負重前行當吃虧,就能夠干成事並真正獲得人生快樂與實現人生價值。

當前,全省貧困縣退出還剩一半任務,一些突出問題還不容忽視,農村產業革命需要下大氣力深入推進。這需要我們學習杜富國英雄事跡,苦干實干、頑強斗爭,堅決奪取脫貧攻堅決戰之年根本性勝利、決勝之年全面勝利。

貴州大地精彩紛呈,貴州兒女英雄輩出,在各行各業和省內、省外都不斷涌現出先進人物,杜富國就是其中的優秀代表。隻要我們牢記囑托、感恩奮進,發揚大無畏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在脫貧攻堅主戰場和艱苦工作環境中苦干、實干,就一定能夠按時打贏脫貧攻堅戰。

(責編:周洪業、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