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時代先鋒

“雷神”征服死亡地帶——記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戰士杜富國(中)

2019年05月21日10:10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雷神”征服死亡地帶

□ 本報記者 廉穎婷

□ 本報通訊員 姚勁杰

戰友們都知道,杜富國的微信名叫“雷神”,QQ昵稱叫“征服死亡地帶”。然而,這位出色的掃雷骨干卻是半路出家。

掃雷大隊組建后,3個月的訓練期還沒結束,杜富國就熟練掌握了10余種地雷的排除方法﹔探雷器一探,就能准確辨別地雷埋設位置、判明地雷種類,分辨出是金屬殘片還是雷管引信。

半路出家的“雷神”

“跟死神打交道,沒有真本事不行。”這是掃雷排爆大隊組建伊始老隊長龍泉講的最多的一句話。

雷場看似寂靜無聲,實則凶險殘酷。排雷兵走的是陰陽道、跳的是刀尖舞、拔的是虎口牙。

探雷器是掃雷兵的手中槍,“學會5分鐘,學精要5年”。

為了早日奔赴掃雷場,杜富國將各種金屬物埋了排、排了埋,把訓練場的土地翻了個遍。他還和戰友背靠背對抗,請別人隨意埋設鐵釘、硬幣、彈片,通過斜放、深埋、混合、纏繞增加難度,以此訓練聽聲辨物本領。

臨戰訓練中,為練強探雷針手感,杜富國每天練上萬針,像繡花一樣將草皮翻了個遍,胳膊酸得抬不起來。

分隊長張波說,有段時間每次中午吃完飯,都會看到杜富國一個人在外面“戳”地雷。

在雜草泥土中,隨機深埋鐵絲、五角硬幣、鐵釘、防步兵教練雷,掃雷兵們要通過探雷器的探頭遠近、警報聲音強弱,判明土裡埋著何物、鐵絲長短、鐵釘朝向。這是杜富國和戰友們必考常考的基礎訓練課目。

經年累月,他熟練掌握了10多種地雷的排除法。

“杜富國愛動腦子,動手能力強。他說‘讓我來’,是因為有底氣,有本事。”掃雷大隊四隊一班班長陳清說,掃雷器材使用、導爆索捆綁扎結、雷障排除等課目考核,杜富國樣樣優秀。

杜富國打破“逐點逐片平行爆破”作業方式,探索開道劃片爆破、多人多塊同步作業的方法,提升了爆破效率。

根據爆炸物的規格尺寸、性能種類,他制作了10多種裝運沙箱,大大提升了雷場搬運效率和安全系數。

雷場上的小馬達

“對講機裡,大家呼叫他的名字最多。”掃雷大隊四隊隊長李華健說,杜富國技術好、熱心腸,哪有任務哪有他,哪有困難他在哪。“他好像不知道累,戰友們叫他‘雷場小馬達’”。

“他總是走在最前面。”張波說,在攝氏40多度的熱帶叢林,杜富國常常一次背兩箱炸藥爬山穿林,理由是免得背兩趟。兩箱110斤的炸藥馱在肩上,張波看到杜富國上台階時腿都在抖。

馬嘿雷場山高坡陡、荊棘密布,6公裡山路、幾十噸爆破筒隻能靠肩挑背扛。一個彈藥箱27公斤重,每次戰友扛一箱,他都要爭著扛兩箱。

肩上勒出了一道道血印,腳底磨起了一個個血泡,可他依然堅持如此。

杜富國的父親杜俊清楚地記得,他到部隊探望時,看到兒子的幾本掃雷教材被翻得卷了邊,裡面滿是紅、藍、黑圈圈點點的痕跡,開玩笑說:“你讀書的時候要有這麼用功,早考上大學了。”

杜富國對父親說:“這個不一樣,我讀書成績不好,也就考不上大學。掃雷要學不好,就沒資格去雷場,真有事的時候命都保不住。”

杜富國負傷后,杜俊來到兒子作業的雷場。當他聽了鄉親們含淚的講述,這位老黨員愈加明白了兒子這些年經歷了什麼,又為何不願退伍。

杜俊還專門找到艾岩,撫摸著他在爆炸中受傷的右側面頰:“傷口還疼嗎?”一瞬間,艾岩淚如雨下。

掃雷大隊的“三小工”

來到掃雷大隊,苦活臟活累活杜富國從來不講價錢、不嫌麻煩,營房缺水斷電馬上接、營產營具損壞及時修、廁所糞池堵了主動通。

在杜富國的儲物箱頂蓋上,擺放著他最常用的鉗子、螺絲刀、試電筆。六班戰士張鵬說,杜富國是掃雷大隊中的“三小工”,水龍頭壞了,燈不亮了,桌凳搖晃了,隻要喊聲“富國”,他總是及時過來幫忙。

因傷住院的杜富國暫時離開了掃雷大隊,但戰友們處處都能看到他留下的痕跡:窗外的簡易防盜板是他釘的、轉運爆炸物的沙箱是他制作的、灶台是他砌的。

“他熱心腸,愛管事,從不嫌麻煩。”二班戰士詹程說。

杜富國生活節儉,可得知戰友艾岩父親重病住院,二話沒說就拿出1.2萬元。

駐地猛硐鄉發生百年不遇的泥石流災害,杜富國和戰友凌晨緊急出動救災。在敬老院,暴漲的河水將19位老人困住。杜富國拉著繩子,跳入河中趟路,將老人逐個背回。得知杜富國英勇負傷的消息后,村民們自發前往醫院看望。

說起杜富國,戰友都落了淚。“富國動手能力強,用雙手排了那麼多地雷,做了那麼多好事,這回卻失去了雙手。”

在醫院護理杜富國的五班班長劉貴濤說,杜富國曾在病床上問,能不能給他裝“智能手”,這樣,他就能為大伙多做一點事。

(責編:王靜、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