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時代先鋒

他從紅色沃土走來——記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戰士杜富國(中)

本報記者  蘇銀成

2019年05月21日07:2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在雲南麻栗坡,杜富國展示自己排除的1枚地雷(2016年10月24日攝)。
  楊 萌攝(新華社發)

核心閱讀

面對生死雷場,是“進”還是“退”?杜富國選擇“讓我來”﹔失去了雙手雙眼,杜富國安慰親人戰友,“我一定會堅強”﹔面對授勛,他抬起殘缺的右臂,致以特殊的軍禮。杜富國養成的“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的軍人特質,是紅色沃土滋養形成的自覺,更是革命傳統賡續的血性擔當。

“杜富國。”

“到!”

“經南部戰區陸軍黨委研究決定,給你記一等功1次。現在,為你頒授獎章和証書……”

2018年11月24日中午,陸軍某掃雷大隊舉行了一場庄重的儀式,為掃雷英雄杜富國頒授一等功獎章和証書。

“希望你更加堅強,爭取更大的榮譽!”儀式現場,掃雷大隊政委周文春為杜富國佩戴一等功獎章。“是,首長!”杜富國聲音洪亮。病床上的他,挺直了腰板,抬起了殘缺的右臂,敬上一個特殊的軍禮。

杜富國養成的“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的軍人特質,是紅色沃土滋養形成的自覺,更是革命傳統賡續的血性擔當。

他的故鄉在遵義

面對生死雷場,是“進”還是“退”?杜富國選擇“讓我來”﹔失去了雙手雙眼,杜富國安慰親人戰友,“我一定會堅強”﹔面對授勛,他抬起殘缺的右臂,致以特殊的軍禮﹔他在病房頑強鍛煉、學習播音、練習寫字,坦然面對傷殘后的人生……這位年輕戰士的情懷與擔當源於何處?

遵義,是一座因紅軍長征而揚名的英雄城。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紅色基因注入了杜富國的靈魂、化入了血液、融入了言行。紅色基因像春雨一樣潤物無聲,滋潤著他不斷成長。

2010年12月,杜富國在遵義市湄潭縣的紅九軍團司令部舊址旁,穿上綠軍裝,戴上大紅花,走上軍旅路,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

1935年1月19日,紅九軍團軍團長羅炳輝同樣在這個地方,帶領部隊完成保衛遵義會議的任務后,告別湄潭的父老鄉親,揮師西進繼續長征。

杜富國家門口的小路,就是當年紅軍長征強渡烏江、保衛遵義會議召開時走過的路﹔杜富國初受文化啟蒙的皂角小學,就是當年收養革命烈士子女和遺孤的保育院。孩提時代,杜富國經常聽前輩和老師們講紅軍的故事,知道三爺爺冒著殺頭的危險,救治了失散的紅軍戰士。

參軍出發那天,杜富國和湄潭籍的新兵們仰望紅軍塑像,他知道這些穿著青灰色土布軍裝和方口布鞋的前輩,就是和家裡爺爺一起說過話、患過難、打過仗的長輩,心裡平添幾分親切與敬意。向這些紅軍爺爺敬了第一個不太標准的軍禮,杜富國開始了自己的軍旅生活。

小時候聽到的紅軍故事,杜富國至今記憶猶新。有一位名叫鐘赤兵的紅軍團長,在他的家鄉婁山關戰斗中喊“跟我上”,帶領敢死隊沖向敵陣。腿部中彈后,這位英雄團長在沒有麻藥的情況下,忍著劇痛截去了右腿,還堅持走完了長征路。

杜富國說:“和戰爭年代相比,我們排雷的危險要小得多,受了傷治療條件也好得多。想一想先輩們,我做的事不算什麼。”

失去雙手雙眼的杜富國,將面對另一種人生。他有了新的目標:“雖然沒了手和眼,耳朵也受了傷,但我還有嘴。如果可以,我想做一名播音員,把掃雷故事講給更多的人聽,讓更多的人了解掃雷戰士。”

民族英雄的感召

2010年,當19歲的杜富國來到軍營時,牆上8位全軍挂像英模目光灼灼,凝望著這個青年。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從孩提時代起,張思德、董存瑞、黃繼光、邱少雲、雷鋒等英模的名字就如雷貫耳,自己能夠穿上軍裝,和這些英雄同在一個集體,杜富國深感榮耀。

2018年9月,全軍挂像英模增加“獻身國防科技事業杰出科學家”林俊德、“逐夢海天的強軍先鋒”張超兩人。隻比杜富國大5歲的張超,讓杜富國深受觸動:英雄,離自己是如此近。

新訓結束,杜富國被分到一個英雄的邊防連隊。他記得新兵下連第一課,指導員組織他們參觀榮譽室時,講述了連隊戰斗英雄嚴玉忠的故事。這位在戰爭年代立戰功、受表彰的英雄,讓新兵杜富國倍感榮耀:他就是我的榜樣!

2015年,杜富國和戰友們響應號召,來到英雄的掃雷大隊。被授予“排雷英雄”榮譽稱號的三隊隊長蔣俊峰,參加國際維和掃雷行動的四隊隊長李華健,在掃雷作業中壯烈犧牲的英雄戰士程俊輝……閃亮的英雄名字,成為杜富國心中的一盞明燈,點燃了一名戰士的英雄夢。

入伍不久,杜富國和戰友們面對軍旗庄嚴宣誓:服從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服從命令,嚴守紀律,英勇頑強,不怕犧牲,苦練殺敵本領,時刻准備戰斗,絕不叛離軍隊,誓死保衛祖國。

杜富國把軍人的錚錚誓言銘記於心:掃雷兵,就是要上無人敢上的虎山,就是要冒常人不敢冒的風險,就是要拿下最難啃的硬骨頭。

1998年抗洪搶險,許多部隊高唱《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團結就是力量》與洪水搏斗。而今,杜富國和戰友們唱著軍歌奔向生死雷場,戰友們唱著軍歌為他頒授一等功獎章。在軍歌聲中,杜富國和他的萬萬千千戰友,向前,向前,向前,在強國夢強軍夢的道路上沖鋒前行!

老山精神的洗禮

老山,位於雲南省麻栗坡縣猛硐鄉,從海拔、地貌、位置上說,這座山並不是最高,也不是最險。但這座山的精神高度,遠遠超越1422.2米的海拔高度,成為屹立於中國人心中的英雄山。

2015年11月,掃雷大隊四隊來到這片英雄之地掃雷。在30多年前的戰爭中,先輩們與邊疆人民在這裡浴血奮戰,鑄就了以愛國奉獻為核心的“不怕苦、不怕死、不怕虧”的老山精神。

杜富國所在的掃雷隊,每年清明都要組織官兵到麻栗坡烈士陵園祭掃。長眠於這裡的900多位烈士,人人都有感人心魄的事跡。看到韓躍奎烈士墓碑上刻的生平事跡,杜富國和戰友們深感震撼。

這位犧牲時年僅21歲的烈士,系老山主攻團5連尖刀班班長。在老山作戰中,他主動承擔了最關鍵、最艱難也是最危險的開辟通道任務。當其他排雷手段失效時,他帶領戰士以身踏雷,炸倒一個,再上一個,炸倒一個,再上一個,終於在沖擊主峰的戰斗發起前,用血肉之軀開辟了一條寬3米、長72米的雷場通路,被原昆明軍區授予“戰斗英雄”榮譽稱號。

同樣是排雷,同樣是士兵,同樣20多歲,同樣在老山。和平年代離死神最近的掃雷兵,多了無畏,多了豪邁:我們掃雷歷的險,算得了什麼!韓躍奎老班長,我們踏著你的足跡來了!

在這片浴血之地,杜富國和戰友們穿著厚如棉衣的防護服作業,一天下來汗水能把防護服浸透,第二天又穿著還沒干的防護服上山作業。日復一日,防護服汗跡斑斑,汗味濃厚。3年來,杜富國和戰友們的午飯基本在野外吃,沒餐桌,沒午休,人均進出雷場700余次,徒步3000多公裡,磨破迷彩服3套、磨壞作戰靴5雙,掃雷防護服和掃雷靴絕大多數破損,啃下了老山雷場這塊“硬骨頭”。

在這片英雄的土地,英雄的人民在續寫著英雄的故事。一年前,杜富國和戰友排雷作業后,排著隊手拉手通過雷場,將四號洞雷場交還給邊疆群眾。如今,一棵棵樹苗、一片片草果在倔強生長,給邊境鄉親們帶來了脫貧攻堅的新希望。

掃雷英雄杜富國雖然為人民利益失去了雙手雙眼,可在他的憧憬裡早已裝下這最美麗的畫卷。

《 人民日報 》( 2019年05月21日 07 版)

(責編:常雪梅、程宏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