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時代先鋒

雷場又見老山蘭——記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戰士杜富國(上)

2019年05月20日11:05    來源:雲南日報

原標題:雷場又見老山蘭

杜富國走在進入雷場的路上。本報通訊員 楊萌 攝

本報記者 左超

殘酷凶險的雷場,擋不住英雄的戰士以死赴之。

2018年10月11日14時39分許,老山西側,壩子雷場,一位戰士正在小心翼翼地清理浮土,面前很可能是一顆手榴彈。

突然,這顆深藏地下30多年的手榴彈爆炸了,瞬間將這位戰士的雙手炸飛、眼球震碎。

這位戰士叫杜富國——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戰士,1991年11月出生,中共黨員,2010年12月入伍,貴州湄潭人。

近日,我們再次走進神聖的老山,踏入血染的雷場,探尋排雷英雄杜富國的故事。此時,距離杜富國負傷已過去6個月。

請戰書上的切切真情,入黨時的錚錚誓言,雷場上的驚天一擋,這位正值芳華歲月的戰士為自己的人生作出了一次次抉擇,每一次都是那麼毅然決然,這到底是一位怎樣的戰士呢?

長地村民圓了夢

顛簸3個多小時,從麻栗坡縣城跋涉到老山主峰西側,再經過一段塵土飛揚的土路,我們來到了壩子雷場的坡底。

這段連接老山至扣林山的土路所經過的地方原本也是雷區,直到掃雷部隊的到來。

沿著掃雷隊挖掘出來的入場通道,記者們小心翼翼地按著警戒要求緩慢行進,爬到了坡度有六七十度的壩子雷場坡頂。看著裸露的樹根、竹根,焦土裡散落的彈片,大家還是不由得一陣緊張。看見老鄉們在地裡活動,大家懸著的心才逐漸放鬆下來。

“爺爺栽下的茶樹,30多年了,都不能動,不敢進去!”在雷場坡頂的一個土埂上,李運忠一邊說著自己的苦惱,一邊半倚著土埂擼起了右腿褲管,露出一條肉色的塑料假肢。他揉著膝蓋說:“走的路長一點,假肢與膝蓋接頭處就會疼,天陰下雨,更是折磨得夠嗆。”

2006年,李運忠在位於壩子雷場對面的草果地裡干活時不幸踩到地雷,失去了右小腿,年僅26歲的他從此不能再干重體力活。10多年過去,這雷場上的土地依然是他一家人生活的主要來源,盡管害怕,他還是把這片土地看作命根子。不久前,他專門帶兩個孩子到壩子雷場杜富國負傷之處,給他們講述掃雷戰士的故事。

和李運忠同在一個村的盤金良更加不幸,他在地裡干活時曾兩次觸雷,一次炸掉了右腿,一次又炸掉了左腿。

“我們就是希望早點把雷清出來,不再讓小輩們受害。”掃雷隊在此作業時,盤金良常常靜坐在雷場附近看著,有時候還和戰士們一起吃干糧。“看著這群年輕人趴在地裡,我的心也懸著。”

說起杜富國的事,盤金良一邊用拐杖戳腳下的土,一邊說:“這麼好的娃,為了我們,成了今天這個樣子,我們會永遠記住他。”

李運忠和盤金良所在的麻栗坡縣猛硐瑤族鄉壩子村委會長地村民小組有40來戶人家,30年來有6人被地雷炸死,8人被炸殘。把雷清干淨,是村裡人的夙願。如今,村民們圓了這個夢。

“全鄉兩萬多畝茶園有8000畝在雷區,如今有5000多畝可以復耕了,相當於給全鄉5000多抵邊居住的農民人均1畝土地。”猛硐鄉鄉長盤院華告訴記者,他們將把這些土地再次栽滿茶樹、種滿草果……

長地村的改變,大家看在眼裡,唯獨隻有在這裡洒過汗、流過血,與村民們有著相同願望的杜富國,卻看不到這番景致了。

“我常常夢到雷場,看到戰友們唱著嘹亮的軍歌,踏入雷場,那個場面,我感到無比自豪。”正在陸軍軍醫大學西南醫院康復中的杜富國依然惦記著雷場,惦記著生活在雷區附近的群眾。

一個聲音呼喚我

戰火硝煙早已散去,但中越邊境雲南段中方一側土地裡遺留的上百萬枚地雷和其他爆炸物,卻成為雷區附近5萬余名村民揮之不去的噩夢。

這裡曾隨處可見的標有骷髏頭圖案的雷區禁入警示牌,令人毛骨悚然。

潛伏在地下的雷魔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

麻栗坡縣天保鎮天保村委會八裡河村,幾乎戶戶有假肢,家家有拐杖﹔有的村民被炸后身體裡殘存了彈片,坐火車過安檢都會報警﹔有的家庭妻離子散,貧窮代代延續。

富寧縣田蓬鎮有個“地雷村”,名叫沙仁寨,87個人78條腿的慘痛過往,讓當地人苦不堪言。

在杜富國負傷的猛硐鄉,也有上百人被地雷炸死、炸殘,有的村民被炸死后,親人都不敢去收尸安葬。

雷患不除,邊境不寧。1992年至1994年、1997年至1999年,我國先后進行過兩次中越邊境雲南段大面積掃雷。2015年夏,根據國務院和中央軍委命令,來自雲南省軍區、原14集團軍、原13集團軍、西藏軍區的400余名勇士紛紛請纓出戰,迅速集結奔赴雲南,橫跨文山、紅河兩州6個邊境縣的中越邊境雲南段第三次大面積掃雷行動隨之啟動。

杜富國就是其中的勇士之一,當時他剛滿24歲,入伍5年。

盡管身邊的戰友和家人紛紛勸他慎重考慮,但他毅然向組織提交了請戰書。

“當我了解到生活在雷區的村民10年被炸3次的慘痛事件時,我的心難以平靜,我感到冥冥之中這就是我的使命,一個聲音告訴我,我要去掃雷!”杜富國在請戰書裡寫道。

2015年夏,杜富國從雲南省軍區原某邊防團來到掃雷大隊,第一次見到了生活在雷區附近身體殘缺的老鄉們,那一刻,他讀懂了“為人民掃雷,為軍旗增輝”的誓言,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片片雷場清除,還邊境人民一片淨土。”

掃雷作戰3年,杜富國出入雷場千余次,累計排除爆炸物2400余枚。

驚天一擋成壯舉

在掃雷大隊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新同志第一次進雷場,必須由黨員干部走在前面帶隊,他們的命令就是“跟著我的腳印走!”大隊長這樣教會了中隊長,中隊長教會了分隊長,分隊長教會了班長,班長又教會了戰士……

“入了黨,我就能走在雷場最前,排除更危險的雷。”時任掃雷四隊隊長的龍泉回憶,在3年前面對為什麼要入黨的提問時,杜富國說了這麼一句話。這也意味著,杜富國有了進入最復雜的雷區、處置最難排的雷的資格。

2018年10月11日下午,壩子雷場一如往常。

爆破排雷后,山體表層的土壤已被翻鬆了半尺多,但戰士們仍不敢有絲毫鬆懈,各作業組屏氣凝神搜索著面前的每一寸土地。

掃雷作業時,一般兩人一組。在掃雷爆破作業深翻過一遍的陡坡上,杜富國和他的搭檔艾岩,身穿22斤重的防爆服,腳踏5斤重的防爆鞋,頭戴4斤重的防爆頭盔,彎著身子向前搜排。

這是中越邊境雲南段第三次大面積掃雷行動的最后一塊任務雷場。如果一切順利,按計劃還有10天就能完成任務。

“嘀嗚,嘀嗚……”杜富國手中的探雷器響了。他用對講機報告:“發現少部分露於地表的一個彈體,初步判斷是一顆加重手榴彈。”

在接到“查明有無詭計設置”的指示后,杜富國對同組作業的艾岩說:“你退后,再退后一點,讓我來。”

正當杜富國按照作業規程,小心翼翼地清除彈體周圍的浮土時,意外發生了,“轟”的一聲巨響,時間定格在14時39分許。

巨大的沖擊波讓剛剛轉身走出兩三米外的艾岩整個人都呆住了,頭盔被掀翻了,想叫人怎麼都喊不出聲……

這一次,面對危險,杜富國又一次作出抉擇,以血肉之軀擋住危險,把生的希望留給戰友。隨后的3天3夜,歷經5次大手術后,杜富國終於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年僅27歲的他永遠失去了雙手和雙眼。

中央電視台2018年度感動中國節目組委會在給杜富國的頒獎詞中寫道:“你退后,讓我來,六個字鐵骨錚錚,以血肉擋住危險,哪怕自己墜入深淵……”

臨危不懼,他的驚天一擋,感動無數人。

杜富國負傷10多天后,他的戰友們含悲帶淚,再次向壩子雷場挺進。

2018年11月16日下午,中越邊境雲南段已掃雷場移交儀式在壩子雷場舉行,數十名掃雷官兵,一邊高唱軍歌,一邊手牽著手蹚過雷場。

這也標志著持續3年多的中越邊境雲南段第三次大面積掃雷行動圓滿結束。

半年后,我們來到這片曾經的雷場,隻見去冬移栽的一棵棵南洋杉正在拔節生長,一蓬蓬老山蘭在靜靜舒展。

“這不就是我們的英雄之花嗎?純潔的靈魂,堅定的信念,頑強的意志。”同行的一位年長軍人看到老山蘭,觸景生情,“我們的排雷英雄富國同志不也像這老山蘭嗎?”

“頑強的生命備受了摧殘,墨綠的葉片熏滿了硝煙,芬芳的花朵開得更鮮艷……無私無畏裝點邊關。”站在老山主峰,上世紀80年代唱響中華大地的《我愛老山蘭》悲愴而又堅毅的旋律仿佛回蕩在耳畔。

(責編:周洪業、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