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時代先鋒

他的名字印在掃雷戰場

記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戰士杜富國(上)

2019年05月20日10:16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他的名字印在掃雷戰場

在雲南麻栗坡,杜富國向雷場外轉運炸藥(2015年4月26日攝)。 新華社發 黃巧 攝

□ 本報記者 廉穎婷

□ 本報通訊員 張首偉

病房裡,靜得能聽到呼吸聲。

“富國,爆炸太劇烈,手沒保住,兩個眼睛也沒保住。”

“隱瞞真實傷情越久,越不利於治療。”按照主治醫生的意見,杜富國所在部隊、陸軍某掃雷排爆大隊副大隊長田奎方將病情如實告知了他。

心理醫生蹲在旁邊觀察杜富國的表情,醞釀著幾套心理干預方案。

幾秒鐘的沉默。

杜富國的聲音有些抖:“首長,我知道了,您放心,請大家給我點時間。”

這名來自遵義的90后士兵,在中越邊境生死雷場,將埋藏了30多年的地雷一顆顆取出。一聲巨響后,他失去了雙手和雙眼。

3年來,杜富國1000多次進出生死雷場,拆除2400多枚爆炸物,處置各類險情20多起,被譽為“全能雷神”。

3年來,掃雷大隊官兵共掃除雷區近60平方公裡,人工搜排地雷等爆炸物近20萬枚(發)。如今,這些土地已經成為可以安心耕種的美麗田園。

一個聲音告訴我我要去掃雷

杜富國1991年出生,2015年6月,是他當兵的第5個年頭。同年,第三次大面積掃雷行動正式啟動。

當組建掃雷部隊任務下達后,杜富國立即報名參加。

在給連隊黨支部遞交的請戰書上,他這樣寫道:“正如我5年前來到中國人民解放軍這個光榮集體時的想法一樣,那時的我思索著怎樣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義有價值的,衡量的唯一標准是真正為國家做了些什麼,為百姓做了些什麼……我感到,冥冥之中,這就是我的使命。一個聲音告訴我:我要去掃雷!”

130萬余枚地雷、48萬余枚(發)各類爆炸物,在中越邊境雲南段形成了大小不等、斷續分布的161個混亂雷場,面積近300平方公裡。

在這條邊境線上,雷場就是邊民的夢魘。鄉親們夸張地形容:“螞蟻爬進去,也會被炸成粉末。”

八裡河東村,戶戶有截肢、家家有拐杖﹔沙仁寨,全寨87名村民僅剩78條腿﹔杜富國負傷的猛硐鄉,有上百人被炸死炸傷。

地雷、炮彈等爆炸物種類繁多、交織混埋、辨識難度大。“掃雷兵腳一滑,甚至一塊石頭滾過,都可能引爆地雷。”時任掃雷大隊政委周文春說。

2018年10月11日下午,雲南省麻栗坡縣壩子村,掃雷大隊四隊正在進行掃雷作業。

組長杜富國在帶戰士艾岩搜排時,發現一個半露於地表的彈體,初步判斷為一枚加重手榴彈。

這是雷場常見的一種爆炸物,含TNT56克,密集殺傷半徑7米至9米。

“發現一枚67式加重手榴彈。”杜富國報告。

“檢查一下有無詭計裝置。”接到指令后,杜富國命令艾岩:“你退后,讓我來。”

正當杜富國按照作業規程探明情況時,突然,彈體爆炸,他下意識地倒向艾岩一側,擋住了爆炸后的沖擊波和彈片,兩三米之外的艾岩僅受了皮外傷。

然而,劇烈的爆炸瞬間把杜富國炸成了血人,強烈的沖擊波把他的防護服炸成了棉花狀,四散的彈片使他全身100多處受傷。杜富國失去了雙手和雙眼。

35天后,2018年11月16日,在杜富國負傷的雷場,他的戰友以中國軍人特有的“手拉手”方式,將最后一塊雷場——57.6平方公裡的安全土地移交給邊疆人民耕種。

至此,歷時3年多的雲南邊境第三次大面積掃雷任務宣告結束。

活沒干完就退伍誰來掃雷

杜富國和艾岩是同年兵,也是雷場上的生死搭檔。艾岩來到掃雷隊后,一直是杜富國手把手地教他排雷。每次有險情,杜富國都讓他退到安全地域,自己獨自上前處置。

“如果不是富國主動上前排雷,如果不是他下意識一擋,致殘或丟掉性命的就是我。”回憶那天的爆炸艾岩說。

3年來,杜富國排除過不少險情。

在馬嘿雷場,杜富國曾發現一枚臉盆大小的59式反坦克地雷。用毛刷、挖掘鍬清除掉偽裝層后發現,“大家伙”的頂端竟是凹陷的。

這意味著,這是一顆精心布設的詭計雷,原本200公斤以上重量才能壓爆的反坦克地雷,變成了遇到幾公斤壓力就會爆炸的防步兵地雷。

杜富國小心翼翼地解除地雷引信,從土裡取出這個“大家伙”后,還破例請戰友幫忙照了一張相,他說“留個紀念”。

與前兩次相比,此次掃雷的雷場地勢險、自然環境差、布雷密度高、雷障種類多,很多情況下隻能人工搜排。大家都明白,誰多排一顆雷,誰面臨的危險就會多一分。

杜富國經常是第一個進雷場、第一個設置炸藥、第一個引爆,大家給他起了一個綽號“雷大膽”。

265號界碑雷區植被茂密、亂石密布,杜富國帶頭背著50多斤重的炸藥拉著繩索滑降,在近70°的山體陡坡上一步一步排雷。

天保口岸4號洞雷場,隊友唐世杰發現一枚引信朝下的120火箭全備彈,清除表面浮土后,又發現了4枚,並且引信裸露在外,處置不當就會引爆“雷窩”。杜富國讓唐世杰撤出安全區域,獨自一人排除了一觸即爆的火箭彈。

在八裡河東山某雷場,班長劉貴濤探到1枚罕見而危險的拋撒雷。沒等班長命令,杜富國邊說“班長,這種小事,讓我來就行了”,邊匍匐到地雷前開始作業。

2018年9月,滿服役期的戰士竇希望打算退伍,杜富國12月也面臨退伍。

竇希望問杜富國,想不想回地方發展。

杜富國回問:“活沒干完就退伍,誰來掃雷。”

竇希望從此再未提退伍的事。

即使蒙著雙眼纏著繃帶都響亮答“到”

“你退后,讓我來,六個字鐵骨錚錚,以血肉擋住危險,哪怕自己墜入深淵。”這是“感動中國”給杜富國的頒獎詞。

負傷后,杜富國時常問妻子王靜,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今天有沒有陽光?

無數次,他從噩夢中驚醒,爆炸瞬間的“火光記憶”在黑暗中被無限放大。不顧生命安危將戰友護在身后的他,在塵埃落定之后,內心有過恐懼,有過掙扎,卻從沒有一絲后悔。

時至今日,他的手臂還經常會感到“幻覺痛”,隨時感覺自己的手還在,偶爾會有一個“手指頭”還會痛。這種“幻覺痛”是一種折磨,他從來沒有叫過一聲疼。

杜富國負傷后的堅強,讓主治醫生陳雪鬆深感欽佩和震撼:“我們當醫生的見多了傷殘生死,但從來沒有遇到這麼堅強的戰士,隻要部隊領導過來探望,即使蒙著雙眼、纏著繃帶,他都響亮答‘到’。”

杜富國受傷蘇醒后,並不知道失去了雙手,對身邊的戰友說:“想多吃點肉、多喝點牛奶,手上能多長點肉,好早日回到雷場。”

2019年春節,杜富國用紗布層層纏繞,將硬筆捆於殘臂,在白紙上艱難寫下“春節快樂”4個字。他想用失去雙手雙眼后第一次寫的字,向親人、戰友和所有關心他的人們,表達真摯的祝福。

負傷后的杜富國將面對另一種人生,他有了新的目標:“雖然沒了手和眼,耳朵也受了傷,但我還有嘴。如果可以,我想做一名播音員,把掃雷故事講給更多的人聽,讓更多的人了解掃雷戰士。”

每天除了做康復治療,杜富國會花2個小時練習普通話,吐字、發聲,一字一句,杜富國學得很認真。

如今,他排雷負傷前對戰友艾岩說的那句“你退后,讓我來”,和他的名字一道,印在了危險叢生的掃雷戰場,印在了獵獵飄揚的八一軍旗上,印在了人們的心中。

(責編:王靜、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