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時代先鋒

時代楷模:沙漠赤子

高  凱

2019年05月15日09:1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為古浪縣境內的騰格裡沙漠。
  姜愛平攝(影像中國)

一代人,二代人,三代人……與沙漠持久鏖戰,似乎成了一種使命——在他們的意志裡,沙漠還要肆虐多少時光,他們似乎就將奮戰多少歲月。甘肅省古浪縣八步沙林場,是一個出好“老漢”的地方,都是治沙造林的好漢。

歷經五十年的艱苦奮斗,從沙進人退,到沙退人進,一步一步逼退沙漠侵襲。他們就像在畫一幅幅神奇的沙畫,演繹幾代人造林治沙的傳奇。

不久前,中央宣傳部授予八步沙“六老漢”三代人治沙造林先進群體“時代楷模”稱號。

守住家園

抱成團,就是綠洲。“我們只是想把家園守住,這個榮譽太高了!”六老漢之一張潤元捋著胡子說。“那天在台上領獎,想到四個走了的老漢時,我還默默地念叨著告訴了他們呢。”

讓我們先一起看看六老漢治沙三代人的“家譜”:

好老漢郭朝明,已故,中共黨員。1973年至1982年在八步沙治沙造林。第二代治沙人郭萬剛,系郭朝明長子,中共黨員。第三代治沙人郭璽,系郭朝明孫子、郭萬剛侄子,2016年進入林場……

好老漢石滿,已故,中共黨員。1981年至1992年在八步沙治沙造林。第二代治沙人石銀山,系石滿次子,中共黨員……

好老漢羅元奎,已故,1981至2002年在八步沙治沙造林。第二代治沙人羅興全,系羅元奎次子……

好老漢賀發林,已故,中共黨員。1978年至1991年在八步沙治沙造林。第二代治沙人賀中強,系賀發林三子……

好老漢程海,1974年至2004年在八步沙治沙造林。第二代治沙人程生學,系程海四子……

好老漢張潤元,中共黨員。1981年至2016年在八步沙林場治沙造林。第二代治沙人王志鵬,系張潤元女婿……

我之所以在這裡詳細列舉了這個名單,是因為覺得六老漢背后的好家屬也應該被我們銘記。

第一代六老漢已有人故去,使命與意志卻未消逝。他們曾約定,六家人每家務必有一個“接鍬人”。如今,第二代多在壯年。而他們的第三代,八步沙林場治沙的年輕人們,正在聚集。

這樣的“家譜”,最讓我動容。六老漢治沙造林,不是他們六個人的事,而是關乎身后一個大家庭生存的大事,離不開家裡每一個人的理解和支持。正因為如此,在第一代好老漢之后,才有了第二代、第三代,有他們的妻子、兒女的鼎力支持。

沒有新墩嶺,就沒有八步沙。郭萬剛告訴我,八步沙林場最初誕生於新墩嶺。因為人為對植被的破壞,加上天旱少雨,當地曾沙塵肆虐,糧田大面積失守。一天,在與八步沙一河之隔的新墩嶺一塊旱地裡,郭朝明意外發現一個“奇跡”:沒有草的地方麥苗一株無存,而有草的地方麥苗卻還綠旺旺地活著。生命的這個細節,讓郭朝明得到啟發,喜出望外:要奪回糧地,先把草種上把樹栽上,然后再種上庄稼。按郭朝明的理解,所謂植被,就是土地的綠被子,由植物們用自己的根根、枝枝和葉葉編織而成,離開了這個綠被子,土地就死了。要想生存,首先必須恢復植被。第二年的一開春,郭朝明與土門隊的羅文奎(羅元奎兄)、和樂隊的程海等人帶著林場的群眾,從土門林場購來八萬多株樹苗,一口氣栽在新墩嶺周圍的風沙前沿上。第二年,百分之六十的成活率又激勵郭朝明邁出大膽的一步,他辭去生產隊長職務,承包了新墩嶺這塊棄耕還林的土地,建起一個林場。

郭萬剛的老伴陳迎存還記得,當年,風沙大的時候,人在田間勞動,面對面都看不清對方的面孔。而地裡的庄稼,剛一長出來就被風沙拔掉。老天不讓種庄稼,大家隻好去栽樹。每一天,自己要挖一千個窩窩、栽一千棵樹,用麥草壓下的樹都是不怕風沙的檸條、梭梭。種樹離不開水,八步沙沒有水,家家就趕著一頭毛驢從土門鎮往回拉。不只是年輕時在栽樹,陳迎存一直到有了孫子才停下來。郭萬剛之子郭翊雖然沒有進入林場,卻在土門鎮另外一個治沙企業任職。郭翊對爺爺栽樹還有印象。他記得,天不亮爺爺就要背上干糧步行七公裡去林場。到了父親治沙的時候,已經有了自行車,父親則每天把干糧往自行車上一挎就出發了。而他從十歲就開始經常給父親送衣服什麼的。他清楚地記得,那時候沒有電,到了晚上,林場一片漆黑,風沙把父親住的土坯房吹得瑟瑟發抖。

八步沙風沙大,因為古浪是一個地理要沖,也是風沙的關口。古浪曾經有兩條路,兩條風沙線。從前沙進人退時,黃沙漫道,兩條線上都是護路隊﹔后來人進沙退時,綠樹成行,兩條線上就看不到護路隊的影子了。而八步沙林場還給古浪奉獻了一條美麗的風景線,那就是站在316省道古浪段28公裡兩邊的楊樹。多年治沙,家園在變美麗,沙漠變綠洲!

化沙為友

綠洲和水有關。要守住林子,必須有水。古浪年平均降水少。八步沙,水就更稀缺了。打井吧,打井吧。水是生命之源,沒有水,不但干啥都沒有希望,林場人活命也有了問題。

1997年7月,八步沙的治沙人開始找井。經過半年時間斷斷續續的人工苦干,他們最后終於打出一口兩百多米深的水井。

這口井,不但解決了周圍兩千多人的飲水問題,還使八步沙的那些樹林子煥發出無限生機。一些人在沙地種了西瓜,西瓜熟了后,幾個老人嘴裡吃著西瓜,還是不相信是自己的地裡長出來的。

八步沙人也開始考慮化沙為友。林場人說,八步沙的沙子也會變成金子。八步沙林場已經開始產業化,林場人說,八步沙林場就像一個綠色銀行,所積累的資金全部會用於綠色產業。比如,今年流轉的一萬兩千畝土地將全部用來栽種梭梭和嫁接蓯蓉。在一片一望無際的沙土地裡,我看到一群人和四台拖拉機熱火朝天勞動的場面。

八步沙林場人有句話:“我不知道大海是什麼樣子,但我們要把八步沙的沙海變成花海。”從今年開始,他們計劃在省道旁種三千畝熟菊花。從黃河引水的水渠,已經像一列望不見首尾的火車一樣轟隆開進,為八步沙帶來滴灌的好前景。

進出八步沙,我不但看到了大片大片壓著梭梭和檸條的方草格,還看到了未來花海微微涌動的波浪。在車子所經過的沙灘上,遍地都是已經泛出綠意的灌木,有黃茂柴、沙冰草、沙米、紅沙、苦豆草、沙霸王等等。這些草木都會給八步沙開花,而沙霸王已經率先露出一種淡黃色的花尖尖兒。因為生態改變,聽說地上還有了兔子、野雞、野豬,當然還有黃羊。至於天上,則有了沙喜鵲和老鷹。沙漠裡有沙喜鵲,村鎮裡多花喜鵲。我在土門鎮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徒步前往八步沙林場時,沿途的樹梢、電線上都是叫喳喳的花喜鵲,在這裡不覺吵,隻讓人心情更愉快——大概都是親近八步沙的吉祥鳥。

《 人民日報 》( 2019年05月15日 20 版)

(責編:王珂園、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