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期刊選粹>>黑龍江《黨的生活》

那個心中無我的“老黃牛”

賀文紋 王 輝 奮斗全媒體記者 任紅禧

2019年03月25日09:45    來源:黨的生活

人物檔案:

劉建民,1959年8月出生,生前為佳木斯監獄看守大隊民警,二級警督。先后三次榮立個人三等功,兩次被評為省直監獄系統優秀共產黨員。2019年2月15日,劉建民在工作崗位突發心臟病,經搶救無效因公犧牲。2019年3月,省司法廳黨委為劉建民追記個人一等功。


距退休僅剩半年,劉建民卻永遠地倒下了。

春節期間,有著多年腦梗、心梗發病史的劉建民就已感覺身體不適,領導勸他在家多休息幾天,可這位堅守基層42年的老民警,春節過后依然准時出現在工作崗位上。

很多人不解:眼瞅要退休的人了,為啥還那麼拼?

“快退休了,站好最后一班崗。”這是劉建民的答案,也是他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話。

三次倒在工作崗位上,這一次再也沒能起來

2019年2月15日早上7點50,劉建民像往常一樣早早來到單位。

同事伊曉麗跟他打了聲招呼:“劉叔,還是這麼早啊?”

“快退休了,站好最后一班崗。”劉建民笑著答道。

說完,倆人各自忙開。五分鐘后,當伊曉麗再回到辦公室時,看到劉建民已癱倒在地。她趕緊呼救,剛散早會的領導們聞聲趕來,一位同事從劉建民的衣兜裡找出他隨身攜帶的硝酸甘油給他服下,匆忙趕來的監獄醫生實施急救,但是,等120急救車趕到時,劉建民已經停止了呼吸。那句“站好最后一班崗”,也成了他與世訣別的遺言……

這已是劉建民第三次病倒在工作崗位上。

2003年的一個夏夜,正在看守所值夜班的劉建民感覺嘴角發木,便問同事汪紅慧:“你看我的嘴是不是歪了?”

汪紅慧一看確實歪了,便勸他趕緊去看病。可劉建民隻說了聲“知道了”,便繼續值班。堅持到次日早上完成值班任務,劉建民才去醫院。劉建民被確診為腦中風,由於耽誤了最佳治療時機,從此落下右側腿腳不便的毛病。

而在此之前,他就因為工作拼命而落下過腿病。1993年至2002年間,劉建民在佳木斯監獄下屬的蓮江口農場第二生產隊當副隊長,主抓水產養殖工作。秋末冬初,魚塘裡的水冰冷刺骨,可為了工作需要,他經常穿著單薄的水衩跳進水中作業,結果患上了嚴重的關節炎。

劉建民第二次發病是2007年4月的一天上午。當時,正在警衛二室執勤的劉建民突感身體不適,癱坐在椅子上。在場的幾位同事都領服刑人員看過病,比較有經驗,一看便猜測是心臟病,趕緊送他去監獄醫院。在醫生確診是心臟病后,給他服下速效救心丸,並建議立即送往市區醫院。同事們找來一台車,可走到半路,劉建民緩了過來,說:“感覺好多了,沒啥事兒,咱們回去吧。”

在同事們的堅持下,劉建民才被強行送到醫院。經醫生診斷,劉建民的症狀為心梗,當場下了病危通知書。劉建民被送進重症監護室住了七天,好在搶救及時,有驚無險,可他出院后又照常上班了……

劉建民生前常對年輕同事說:“監獄工作中的小事兒,其實都是安全穩定的大事。”

近幾年,劉建民的右腿已經嚴重變形,幾乎成了“﹥”形。劉建民從家到單位,雖然隻有三四百米遠,但他的腿疼起來,隻能靠代步工具去上班。就這樣一個連走幾百米都需要代步工具的人,工作幾十年,卻從未主動請過病假。

2019年年初,劉建民右腿疼得下不了地,領導強令他在家休息幾天。當時,他愛人不在家,同事喊他去單位食堂吃飯,他都沒能下樓。

就在同一天,因腿病嚴重、連吃飯都下不了樓的劉建民,卻在接到上級命令后立即回到崗位。

當時,有一批槍械要報廢,他立即組織民警加班加點,預計15天的任務,隻用兩天半就完成了。如此高的工作效率,則源於劉建民日常工作中嚴格的精細化管理。由於日常保養仔細,這批槍支移交公安部門后,相關工作人員大為吃驚:到了強制報廢期的槍,居然保養得還能正常使用。

這項工作結束不久便是春節。節后上班,好幾位同事發現劉建民的氣色不對,勸他趕緊去醫院檢查。他卻說:“最近單位忙,過陣子再說吧。”

在劉建民的辦公桌上放著一本台歷,他習慣在每天的日期上打一個對號。2019年2月15日,他還沒來得及在日歷上“簽到”便倒下了。這一次,他再也沒能起來……

他粗中有細,眼裡看不下別人有難

在單位,劉建民的敬業是出了名的,工作上的嚴謹也令人敬佩。用看守大隊副大隊長田力野的話說,工作中的劉建民“誰也不慣著”,不管是誰,工作差一點兒都不行,“他發起火來,大眼睛一瞪,年輕人也怕他”。

2007年開春,上級突擊檢查監區,命令封鎖通道,即便監區民警也得從大門繞行。命令剛下來,劉建民的一位同事正好從監區出來。雖然兩人是好友,但劉建民堅決不放行,同事隻得悻悻繞行。

對工作,劉建民雖然苛刻嚴厲,但在生活中卻對同事“溫暖如春”。

2013年冬的一天,大雪紛飛。看守大隊民警白丹丹對同事說:“一看這麼大雪,就想起咱們小時候玩的爬犁,現在的孩子都沒見過爬犁。”

說者無意,恰好路過的劉建民卻記在心裡。兩天后,白丹丹剛到單位,就見劉建民給她送來一個自己做的爬犁——結實的木板,粗實的繩子,這個喜出望外的玩具讓白丹丹至今仍覺“暖心”。

劉建民心細,眾人皆知。看守大隊大隊長王宏記著這樣一個細節:監獄設施改建前,一到冬天,警衛室通道的鐵門框把手冰涼刺骨。劉建民注意到這個問題后,就用亞麻繩編了一個護手綁在門把手上。直到四五年后鐵門拆除更新時,那個護手還在。

在單位,不管哪個同事遇到難處,劉建民知道后總是主動施以援手。看守大隊人員多,每次發放辦公用品等物資,一發就是上百件,而負責這項工作的是位女同志,劉建民每次不待對方開口就主動來幫忙。

起初,劉建民借來小三輪一趟趟運﹔后來買了轎車,他就用自家的車幫著拉,每次車裡都被弄得滿是塵土,他也毫不介意。

在同事高山眼裡,“他不是簡單的有求必應,而是隻要他看到,就會默默幫你”。

2019年元旦前夕,高山在裝訂一份厚材料時,打孔器卡住了,他便放下材料去忙別的了。等他回來時,劉建民已經幫他把打孔器修好了。

在劉建民的抽屜裡,裝滿了各種修理工具和零件。不管誰的辦公室門鎖、桌椅壞了,他都幫著修好,“給單位省了不少錢”。

除了在單位幫大家修修補補,家住監獄附近的同事,幾乎家家他都幫著修過家用設備——同事汪紅慧家的馬桶、褚愛華父母家的熱水器、張靚家的水龍頭……

劉建民對同事樂施援手,對群眾也關愛有加。按劉建民親友的描述,他骨子裡就是個“愛管閑事”的人——看到樓下有老人站著聊天,他會搬把椅子讓老人坐下﹔看到誰家老人在菜園裡干活,他一准上去幫忙……

早些年,劉建民在蓮江口農場十分場當副隊長時,有一天碰到一位老太太,聽老人說脖子上長了一個包,他便伸手去摸那個包,想看看病情如何。老人當時就哭了:“我兒子都沒這麼關心過我……”

隻要看到別人有困難,他肯定出手解危,而且總有別人想不到的辦法。

2014年7月,劉建民的兒子患胸膜炎做手術,他利用周末時間去哈爾濱住了兩天。早上起來,他透過窗戶看到院裡圍了不少人。下樓一看,原來是一條小狗掉到一個半地下室的氣窗夾縫裡,與小狗相依為命的老人急得直哭。大家想幫忙,可面對深約2米、寬僅20公分的狹窄空間卻又無能無力。劉建民顧不上腿疼,一瘸一拐地回到七樓,從兒子家找來一根長繩。他將繩子的一端做成一個環形活扣,誘導小狗把腿伸進環扣,然后一拉,便把小狗營救出來。小狗獲救后,老人千恩萬謝,劉建民卻悄悄離開了。

心裡裝著家人,唯獨沒有自己

劉建民愛崗位,愛同事,也愛家人。

在當地,劉建民的孝順是出了名的。劉建民的父母很早便去世了,岳母癱瘓多年,一直住在內弟家。劉建民隔三岔五就去看老人,給老人做按摩,陪老人嘮嘮嗑兒。

2017年夏天,因為內弟媳婦要做手術,劉建民便把老人接到自己家。由於他和愛人白天上班,他放心不下,就找人在家中安了一個攝像頭,抽空用手機遠程關注老人的狀況。每到晚間,隻要老人一有動靜,他就要起來看看﹔每天都給老人收拾得干干淨淨。

對妻子王秀娟,他也格外體貼。哪怕隻剩一個雞蛋,他也要留給妻子吃﹔陪妻子逛街時,妻子有時嫌相中的衣服貴,舍不得花錢,他卻說:“要買就買像樣的。”妻子也是監獄民警,因工作需要經常出差,劉建民總是幫她把行李收拾好,讓她拎包就走。每天早晨上班,妻子換警服,他都會默默地幫妻子裝警服的配飾……

他對兒子和兒媳更是疼愛,自己平日不舍得吃,每到年底孩子們回來,他買了一桌子好吃的,還總覺得不夠。

劉建民對誰都好,唯獨不知道心疼自己。每逢春節,家人要給他買新衣服,他都說:“不用買,我就愛穿警服。”2017年春節,妻子好說歹說給他買了一件皮夾克,可剛要吃年夜飯,單位一個電話就把他叫走了,等他忙完回來,也不知道干的什麼活,皮夾克袖口處刮了一個大口子。

劉建民去世后,兒子劉博去他的辦公室整理遺物,卻隻拿回了一頂警帽——辦公室擺滿了工作簿冊和修理工具,除了這頂帽子,再也找不出一件屬於他的私人物品。

雖然不善表達,但劉建民對家人尤其是對孩子的情感很是細膩。2016年冬天,他給兒子、兒媳各做了一副鞋墊﹔第二年冬天,又給倆人各繡了一副鞋墊。至今,他們都沒舍得穿。

由於兒媳也是獨生女,近兩年春節,他總是催兒子回媳婦的娘家過年。

以前,兒子和兒媳對劉建民的工作了解並不多。劉建民去世后,兒媳趙靜看到微信朋友圈裡很多人都在轉發關於公公的事跡,她一條一條翻看留言,幾乎全是感謝劉建民的話,這才了解了公公的為人,她覺得“既感動,又驕傲”。

劉建民工作幾十年沒請過一天事假。過去,親家公對此很不理解:“咋就那麼忙,連一天假都不能請?”

劉建民去世后,看著追悼會上擠滿了自發趕來的領導、同事和群眾,聽著他們口中劉建民的這好那好,親家感慨:“我現在理解他了。”

聽說要宣傳報道劉建民,很多正在休息或休假的同事都特意趕回單位,就像民警張靚所說:“他的事,我一定得來。”

對於平凡的劉建民,人們都在自己的心中給他畫像——他像一個心地善良的鄰家大哥,他像一顆永不生鏽的螺絲釘,他像一頭默默耕耘的老黃牛……

劉建民生前也曾簡單勾勒過即將到來的退休生活,就在2019年春節,他還念叨著:“等退休有時間了,多看看孩子,好好做一次體檢,多陪陪老伴兒,帶她旅旅游……”

也許,他對家人的虧欠還有很多,對退休生活的設想還有不少,只是,這些美好的承諾,他再也沒有機會兌現了…… 

(黑龍江《黨的生活》雜志授權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發布,請勿轉載)  

>>>點擊進入“全國黨建期刊博覽”

 

(責編:謝倩、黃瑾)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