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綜合報道

青山金山“咸”可得——湖北省咸寧市推進國家農業可持續發展試驗示范區建設紀實

2019年01月15日14:58    來源:農民日報

原標題:青山金山“咸”可得

黨的十九大指出,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必須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湖北省咸寧市在推進國家農業可持續發展試驗示范區建設中,充分發揮綠色資源優勢,做實做強產業生態化與生態產業化,推進質效升級,引導持續發展,守護綠水青山,打造金山銀山。

“咸寧”一詞,最早出現在周朝的典籍中。《周易》有雲:“首出庶物,萬國咸寧。”寓天下安寧之意。宋真宗景德四年(公元1007年),鄂州永安縣易名咸寧,這方土地由此得名,迄今已逾千年。

咸寧地處華中腹地、長江中游南岸,素有“湖北南大門”之稱。這裡氣候溫和,降水充沛,日照充足,農業資源豐富,綠色潛力明顯,曾獲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全國最適宜人居城市、中國魅力城市、國家森林城市等多項榮譽,在全國享有“溫泉之鄉”“桂花之鄉”“楠竹之鄉”“茶葉之鄉”的美譽。2017年10月,咸寧市被確定為首批“國家農業可持續發展試驗示范區”,這個“國”字號的榮譽,開啟了咸寧推進農業高質量發展的新篇章,吹響了咸寧鄉村振興發展的集結號。

一年多的時間過去,示范區怎麼建、建得怎麼樣?歲末年初,記者穿行在依然滿目蒼翠的青山綠水間,探尋咸寧農業可持續發展的綠色生態之路。

注重示范引領,突出頂層設計,“1號工程”展藍圖

綠色,是可持續的“底色”,是高質量的“成色”,更是咸寧的“本色”。在改革開放40周年暨咸寧撤地建市20周年之際,咸寧,這座年輕的城市,正行進在“綠色崛起,2020看咸寧”的航程之上,國家農業可持續發展試驗示范區則是奮勇爭先的一匹“頭馬”。

“示范區這個金字招牌,爭回來,就要建好!”這是市委書記丁小強對咸寧農業部門下達的“軍令狀”。在丁小強看來,咸寧是農業大市,但農業大而不優、不特、不強。建設示范區恰恰彌補了咸寧農業的不足和短板,是切合黨中央推動鄉村振興的必然要求,是推動農業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是強市富民的必然要求,必須作為“1號工程”、一把手工程來抓。

自2017年下半年啟動示范區創建以來,咸寧市委、市政府始終高度重視、全力支持,成立了以市委書記任組長、市長任常務副組長的高規格領導小組,主要領導多次深入示范區建設一線實地調研、指導督辦,建立發改、財政、環保、交通、農業等14家市直相關單位聯席工作機制,編制並出台《國家(咸寧)農業可持續發展試驗示范區三年工作方案(2018-2020年)》,涵蓋5大類42項指標,目標責任層層分解,明確任務清單和時間表,實行一把手負責制,按月匯報、按季度督辦、按年度考核。短短一年多時間,從市到縣到鄉到村,總面積達800萬畝,覆蓋64個鄉鎮700個村的示范區建設層層鋪開,一幅“一區六園三十三景”的美麗鄉村新畫卷正在形成。

楊畈農高區是示范區建設重點打造的“七大項目”之一,按照先行先試的發展規劃,農高區建設堅持高起點、高標准,總規劃面積19.03平方公裡,包括水果採摘、智慧農業、綠色農業綜合體、新農民創業創新基地、農業新品種選育示范基地、農業科普基地、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修復和保護利用示范基地七個功能區,目前已流轉土地7000余畝,招商落地重點項目11個。

盡管已是寒冬時節,走進農高區的香谷生態園,一路仍是望不到邊的綠色。桂花、櫻花、海棠、茶花等30多個品種的成片花木在山間錯落有致、俯仰生姿。“我們的苗木主要用於城市綠化,明年產值預計能達到500萬元。”香谷生態園的負責人陳國慶介紹說,“我們為當地村民提供了100多個就業崗位,還結對幫扶了20戶貧困戶。”

長嶺村村民潘發旺老兩口之前靠著在外打零工和養雞過生活,十分困難,香谷生態園項目落地后,村裡幫老兩口聯系到這裡負責除草剪枝,一年可得5萬元的工資。除了打工收入,不少村民還依托園區的資源、品牌和技術優勢,當起了苗木經紀人,買本地,賣全國,干得有聲有色。在不斷提升的綠色增量面前,村民們真正感受到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在加快經濟發展的同時,農高區還著力提升群眾的幸福感。”農高區所在的橫溝橋鎮黨委書記劉瓊告訴記者,通過廁所革命、滅荒造林、鄉鎮生活污水治理、城鄉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農村安全飲水鞏固提升五個工程建設同部署、同推進,惠民生與強經濟正在農高區齊頭並進。

如果說農高區更注重農業高新技術的示范應用,那麼嘉魚縣的綠色餐廳產業園則以綠色產業為招牌,旨在打造成為市民放心的“菜籃子”。

嘉魚縣新街鎮晒甲山村的嘉多寶生態果蔬菜專業合作社裡,橘樹成片,果實累累,林間防虫燈有序排列。“除草不打除草劑,用割草機﹔防虫不用噴農藥,用防虫燈。”合作社負責人劉邦基介紹,“這樣的橘子因為質量安全味道好,市場上賣到10元一個還供不應求。”

“消費者認可綠色產品,價格上去了,農民的收益也多了,種植積極性也就提高了,在管護等方面也都更加規范,這是一個良性循環。”嘉魚縣農業局副局長邱向連說。

綠色餐廳產業園創建以來,嘉魚採取一系列措施,著力推動農業綠色優質高效可持續發展。一是組織專家團隊編制綠色農業生產技術操作規程﹔二是優選新型經營主體開展綠色標准生產﹔三是大力創建綠色公共品牌﹔四是著力挖掘嘉魚飲食文化內涵﹔五是開發綠色農業旅游產品,提升綜合效益。

如今,嘉魚綠色發展理念深入人心,各項農產品質量安全指標大幅提升。2018年,綠色防控面積30萬畝,化學農藥施用量降低30%,化肥投入量降低20%,“三品一標”有效總數216個。全縣8個鄉鎮均已形成“一鎮一業”特色產業格局,實現“春有瓜果、夏有蓮蝦、秋有螃蟹、冬有魚米”的盛景。農業龍頭企業帶動發展綜合產值達30億元,帶動農民年人均增收5000元。

目前,在咸寧市委、市政府的強力推動下,示范區建設已由探索起步階段邁入全面推進階段,重點示范園區引領帶動作用凸顯,作為“示范區的示范區”,有效引領了全市農業可持續發展的新征程。

聚焦特色產業,突出品牌培育,農業產業可持續

如何在競爭激烈的農業“紅海”市場中披荊斬棘、異軍突起?咸寧在推進農業可持續發展試驗示范區建設的探索中,逐漸形成了自己的“方法論”,那就是在示范區建設上始終秉承“人無我有、人有我優、人優我特”的理念,在宏觀綜合考量的基礎上深挖咸寧地方特色,圍繞“特色”二字做全方位立體產業鏈的文章。

在咸安區高橋鎮白水畈的蘿卜基地,記者遇到了一群剛從田裡採摘回來的幼兒園小朋友。“叔叔阿姨好!”小朋友們高高舉起手中帶著泥土的蘿卜,興奮地跟記者打招呼。

“咸寧幾乎所有的幼兒園都跟我們的蘿卜基地有聯系,基本上每天都有小朋友們來這裡採摘、學習。”當地鑫瓏糧食生產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李建軍自豪地說。

白水畈所處的地方是沙質土壤,土層深厚,水質清冽,長出的蘿卜個大、皮薄、汁多、味甜,在當地已有1300多年的種植歷史。因其獨特的品質,2018年4月,“白水畈蘿卜”被授予農產品國家地理標志証書。

如何擦亮這塊金字招牌,讓傳統產業提質增效,把小蘿卜做出大文章?近年來,高橋鎮以創建蘿卜特色小鎮為抓手,與科研院所建立長期合作關系,共同推動蘿卜標准化生產、新品種引進、新技術推廣和新成果轉化,通過“公司+合作社+農戶”的發展模式,打造涵蓋生態種植、品種展示、蘿卜加工、文化長廊等多功能的綜合性蘿卜產業園,總規劃面積達到1.2萬畝。以蘿卜產業為主導的三產融合真正實現了“農民變股民、資源變資本、田園變景區”。

“白水畈蘿卜”只是咸寧堅持產業導向、突出品牌培育的一個案例。按照“整合扶強區域公用品牌、著力打造特色產品品牌、精心培育優勢產業主導品牌”的思路,結合現代化農業產業園創建,咸寧打造出了“赤壁青磚茶”“嘉魚蔬菜”“西涼湖桂花魚”“隱水枇杷”等一大批知名農產品品牌,其中“赤壁青磚茶”在2018年中國茶葉區域公用品牌價值評估中估值達25億元。

“茶產業是咸寧的特色優勢產業,是市委、市政府近幾年持之以恆打造的‘三大百億元產業’之一,是助力脫貧攻堅的重要途徑。目前全市茶園面積達45萬畝,綜合產值已超70億元。”咸寧市委副書記、市長王遠鶴告訴記者,“全市超萬畝的茶葉連片基地達8個,赤壁市、咸安區、崇陽縣三地入選‘全國重點茶葉大縣’。”

走進赤壁市區西南26公裡的羊樓洞古鎮,空氣中飄散著清冽的茶香。“羊樓洞磚茶”歷史悠久,明清時期,英、德、日、俄等多國商人競相於此辦廠制茶,對外貿易繁榮。鎮區現存一條2200米長的石板街,街道兩側160余幢明清建筑中不乏“豪門大宅”,生動記錄著這條古道昔日的繁華盛景。2015年,國際茶葉委員會命名赤壁市為“萬裡茶道源頭”城市,羊樓洞授名為“世界茶業第一古鎮”。

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為赤壁市開啟“擦亮百年品牌、延續百年茶香、打造百億茶業”新征程做了強有力的背書。依托咸寧茶產業的整體發展規劃,通過壯大龍頭企業、打造區域公共品牌、建立產業集群、深耕文化資源、舉辦國際茶業大會等,大幅提升了赤壁茶葉的品牌影響力。目前,赤壁市已與20多個國家和地區開展貿易往來,在“中俄萬裡茶道申遺活動”中形成《赤壁宣言》等綱領性文件,“羊樓洞青磚茶”作為國禮送給俄羅斯總統普京與泰國公主詩琳通,進一步提升了品牌美譽度。

赤壁,這個曾經金戈鐵馬、赤焰灼天的古戰場,如今卻是碧野田疇、萬畝茶香。規模連片產業園將茶產業與茶文化旅游融於一體,有力推動茶旅融合、農旅融合、三產融合,輻射帶動數萬茶農興茶致富。

“青磚茶是咸寧最具優勢的特色農業產業,咸寧計劃繼續加大政策資金扶持力度,每年安排1000萬元作為青磚茶產業發展專項資金,把‘赤壁青磚茶’打造成全國乃至世界知名的茶葉品牌。”談到下一步規劃,咸寧市副市長汪凡非說,“我們要圍繞喝茶、吃茶、用茶、賞茶做好文章,加速茶葉產業化進程,實現從傳統飲用茶向茶食品、茶保健、茶醫藥化工、茶旅游等領域擴展,讓茶葉真正成為利民富民的綠色產業、民心產業。”

從茶馬古道到“一帶一路”,咸寧茶業的旅程歷久彌新。如今,咸寧正朝著習近平總書記對茶產業提出的“一片葉子,成就一個產業,富裕一方百姓”藍圖闊步前進。

助力脫貧攻堅,突出綠色崛起,資源環境可持續

2018年-2020年這三年對咸寧農業發展至關重要。它既是咸寧可持續發展試驗示范區三年工作方案的規劃圖,也是咸寧產業扶貧三年行動計劃的時間表。無論是時間的契合還是內容的交融,都表明這兩個大戰略必須同頻共振、同步推進。正如丁小強所言,示范區建設不是形象工程,不是花架子,歸根結底是為了推進鄉村振興、農業增效、農民增收、農村更美,真正為農造福。

然而,貧困地區在經濟發展中往往面臨生態環境保護與開發需求增長相悖的難題。面對這一困境,如何破題?咸寧市始終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堅守生態底線,嚴格產業准入標准,因地制宜地發展不破壞生態環境的特色產業、綠色產業,大力推動農旅融合,將劣勢變優勢、生態變經濟。

咸寧市崇陽縣四面環山,峰巒疊嶂,擁有豐富的生態資源和特色農業資源。但長期以來,許多村鎮卻因為地理阻隔和交通不便無法與消費市場對接,陷入“富饒的貧困”。

不能守著綠水青山卻無所作為。崇陽以環幕阜山生態旅游公路開工建設為突破口,加快縣鄉公路升級改造,共投入資金30億元,建成公路通車總裡程3211.6公裡,農村公路“村村通客車”率達100%。一路通,百業興。城鄉優勢資源交互流通渠道的打開正在加速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

崇陽縣北部山區的天城鎮茅井村,三面環山、一面臨水,2017年之前是崇陽縣唯一與縣城不通車的村,村民出行隻能坐船。“去一趟縣城得花3小時,遇上刮風船白天不開,晚上也不開,人出不去,村裡的糧食、蔬菜和楠竹更賣不出去,年人均收入不足5000元。”談到村庄之前的凋敝,來自咸寧市政府的駐村“第一書記”劉濤十分感慨。

2017年,白雲潭大橋的建成架通了茅井村與外界的聯系,原先3小時的路程現在隻需20分鐘。之前因交通閉塞而完整保存的原始生態資源則成為茅井村獨一無二的發展優勢。茅井圍繞本村古廟、古橋、古泉、古井、古洞、古禪、古驛道、古民居、古樹、古石板這“十古”資源,打造寧靜古朴的養生小鎮,並建成500畝湘蓮基地。昔日偏居一隅的小山村成為鄉村旅游的熱地,每年賞野櫻、觀荷花、尋“十古”的游客絡繹不絕,年接待游客50萬人次,旅游收入近1000萬元,大橋通車當年人均收入就達1.3萬余元,35戶共95人擺脫貧困。

有風景的地方就有新經濟。2016年通往縣城的路修通后,崇陽縣銅鐘鄉大嶺村邀請咸寧市規劃設計院依據本村山水資源優勢進行整體規劃,引進湖北卓越集團進行旅游開發,投資10億元打造萬畝“野櫻天堂小鎮”,並在崇陽縣政府的支持下投入3000多萬元修建了22公裡盤山賞櫻路。在媒體的密集報道下,大嶺村的萬畝野櫻花火了。2017年舉辦的首屆賞櫻節每天吸引游客上萬人,短短一個月,全村旅游收入就達500多萬元,超過了全年的種植業收入。以前被村民當柴火燒的野櫻花,現在卻成了致富搖錢樹﹔貧困村也搖身變為“湖北旅游名村”。

“以前是‘有女不嫁大嶺男’,大嶺人當上門女婿的多。現在村裡美了、富了,回來的人也多了。往往是‘走了一個,遷回來一家’。2015年全村579戶2015人,現在村裡有632戶2363人。”大嶺村黨支部書記吳宏軍告訴記者,“村裡黨員干部的民主意識也越來越強。以前開支部會湊不齊人,現在都搶著來參加,談項目,談發展,討論得熱火朝天。”

“綠色是崇陽最美的底色,生態是崇陽最大的優勢。”崇陽縣副縣長杜兵說,“我們在招商引資的時候始終堅持一個原則,有污染的企業一個也不能要。”

旅游是一條“金扁擔”,一頭挑著綠水青山,一頭挑著金山銀山。村庄出資源,企業搞產業,政府做基建。咸寧依托優美的山水資源和豐富的綠色產業,通過“旅游+”“生態+”模式,把農業當成觀光產業來建設,推動了農業與旅游的深度融合發展,昔日的山溝不再凋敝,綠水青山正在變成老百姓手裡的“真金白銀”。

建設美麗鄉村,突出能人帶動,農村社會可持續

博士后高科技工業園、現代農業示范園、省級森林公園、武漢東湖學院、專家公寓、村民別墅……

全國文明單位、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全國民主法治示范村、國家級生態村、全國農業旅游示范點、3A級旅游景區……

很難相信,這一切都屬於中國農村最小的一個基層組織——村民小組。然而這個奇跡實實在在地發生在了這個佔地隻有3.8平方公裡、僅67戶247人的小山村——咸寧市嘉魚縣官橋鎮官橋村八組。

截至2017年底,官橋村八組集體資產達30億元,年創利稅2.5億元,村民年人均純收入6.5萬元,提前進入了全面小康社會。“家家住進小樓房,社會福利全保障。子女成長有補助,畢業回鄉聘上崗。大病醫療可報銷,免費體檢保安康。退休享有養老金,安度晚景幸福長”成為了村民們的真實生活寫照。

從40年前那個“吃返銷糧、住土坯房”的落后村組發展到今天的“新農村建設典范”,八組的蝶變,得益於改革開放的富民政策,更得益於40年來帶領八組全體村民艱苦創業的領軍人——官橋村八組組長,田野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周寶生。

40年前,周寶生懷揣著“讓鄉親們過上衣食無憂的美好生活”的夢想,毅然辭工返鄉,帶領村民從1978年頂住壓力在全省率先實行家庭聯產承包、分田到戶,到80年代組建村集體企業、以工補農,再到90年代組建田野集團、全力發展高科技企業,直到今天構建起現代工業、現代農業、高等教育、生態旅游、礦產資源多業並舉,多元發展的新格局。

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農村要發展好,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有好班子和好帶頭人。”在咸寧,像周寶生這樣懂經營、善管理、有思路、有魄力且樂於奉獻的能人,正成為推動鄉村振興的重要力量。

在崇陽縣驅車沿幕阜山生態旅游公路一路向前,行至金塘鎮畈上村地段,一副世外桃源般的景象映入眼帘,令人驚嘆。

短短三年時光,曾經的省級重點貧困村畈上村已被打造成為崇陽旅游的一張新名片——“柃蜜小鎮”。這背后的推動者和建設者,正是湖北尚禾旅游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畈上村“村民”沈亞明。沈亞明少時離開家鄉到外面的世界打拼,多年來積累了雄厚的資金,事業有成而鄉愁難卻。近年來咸寧市大力推進鄉村振興舉措,徹底點燃了沈亞明回報桑梓的激情。2015年,沈亞明回到家鄉創辦尚禾集團,總投資12.5億元,重點打造“柃蜜小鎮”生態旅游區項目。三年時間過去,一期項目基本完工,一個集生態觀光、健康養生、休閑度假、科普教育、親子娛樂於一體的生態旅游示范區已初具規模,僅2018年國慶節期間就接待游客16萬人次。“柃蜜小鎮”還與精准扶貧深度結合,提供170余個就業崗位,優先保障貧困家庭勞動力就業,對沒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給予兜底幫扶。村民年收入由2014年的人均6000余元增加到2018年的1.5萬余元,畈上村順利脫貧摘帽。

“柃蜜就是野桂花蜂蜜,是我們這裡的特產。”沈亞明告訴記者,“給小鎮以柃蜜命名,是我盼望家鄉人民的生活可以像蜂蜜一樣甜。”

畈上村生機勃勃的發展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外出務工者回鄉創業,這兩年村裡新創辦農家樂、民宿客棧、零售超市近百家,1200余名村民回到家鄉。昔日僅剩四五百人的“空心村”變成了如今的“興旺村”,2017年還榮獲“十大荊楚最美鄉村”稱號。

隻有越來越多的能人向農村匯集,農村廣袤的沃土才能真正成為“希望的田野”。2018年5月3日,咸寧市出台《關於全面推進鄉村人才振興的實施意見》,提出力爭到2020年實現鄉村人才數量倍增、能力提升、效能凸顯。《意見》要求各地從鄉村人才的引進、培育、流動、激勵、保障五個方面提出具體措施,讓人才引得進、干得好、留得住。同時,咸寧市還通過實施“三鄉”工程、“回鄉創業計劃”“大學生下鄉”工程以及“村(社區)干部培養選聘千人計劃”等,重點引進一批高層次人才到廣闊農村施展才干,使他們正成為建設美麗鄉村、推動農村社會可持續發展的不竭動力。

青山育翠,綠水藏金。現代農業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已在鄂南大地這片沃土上落地生根,“綠色發展、示范先行”的實踐,正在這片沃土上蓬勃綻放、孕育碩果。作為長江經濟帶綠色農業發展的樣板,咸寧正以砥礪奮進之勢,奮筆描繪新時代鄉村振興的壯闊新畫卷。(陳江凡何紅衛程鴻飛彭瑤)

(責編:王珂園、常雪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