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期刊選粹>>《刊授黨校》

兩山阻擊戰精神永存

才銀

2018年10月12日09:27    來源:刊授黨校

不忘初心,始終與人民在一起,為人民利益不惜犧牲一切,這就是兩山阻擊戰的靈魂所在,也是共產黨人堅持斗爭、奪取勝利的精神支柱和力量源泉。


這裡,蒼鬆墨卷,翠柏肅立,巍峨的塔山英雄紀念塔直插雲天﹔這裡,山巒依舊,雲水依然,黑山早沒了往日的沖天戰火,滾滾硝煙。

歲月滄桑,歷史的腳步雖已走過了70個年頭,但打漁山還在,白台山還在,塔山堡還在,它們在無聲地講述著那段血與火的悲壯歷史。

那是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后,東北立即成為國共兩黨兩軍爭奪的焦點。1948年8月,東北人民解放軍已擁有東北大部分土地和人口,而國民黨軍隊被分割、壓縮在沈陽、長春和錦州三個互不相連的地區內,補給全靠空運,物資供應匱乏。黨中央決定抓住有利時機,在東北戰場採取“關門打狗,各個殲滅”的作戰方針,與國民黨進行戰略決戰。9月12日,遼沈戰役正式打響。10月1日,東北野戰軍切斷北寧線,孤立了錦州。蔣介石為解錦州之危,組成東進、西進兵團,增援錦州。

塔山阻擊戰:在炮火中錘煉信仰

10月10日凌晨,國民黨軍在40余門重炮、7架飛機和兩艘軍艦的火力支援下,出動4個師的兵力,分幾路向我軍守備陣地發起全面進攻,從而拉開了塔山阻擊戰的序幕。塔山堡東西兩面都有不太高的山,兩座山之間是低窪平坦的狹長地帶,沒有險要地勢可作依托,易攻難守。能否守住塔山,對我軍阻擊部隊是嚴峻考驗。我軍阻擊部隊士氣高昂,大敵面前毫不畏縮,反而愈戰愈勇,經受住了炮火的錘煉,阻擊陣地堅如磐石。

11日,國民黨軍以4個師的兵力開始猛烈攻擊,我軍不但沒有畏懼,反而收復了被國民黨軍一直佔領的鐵路一號和塔山堡七號陣地。13日,國民黨軍投入大量兵力與炮火,海上幾十門艦炮和空中十幾架飛機輪番轟炸,陸地上又以號稱“趙子龍師”的獨立九十五師組成敢死隊,聯合數萬之眾,潮水般沖向四縱鐵路沿線陣地。我軍在與上級聯系中斷極度艱難困苦的情況下,沉著應對,英勇打退了國民黨軍精銳九十五師,以傷亡800人的代價始終堅守陣地,寸土不讓。15日,我軍與國民黨軍的戰斗進入到僵持階段。突然,我軍前沿陣地電話線被國民黨軍的炮火炸斷。指揮員高喊:“哪位共產黨員去接電話線?”通訊兵王勝仁應聲回答,“我去!”他在戰火中匍匐前進,找到了電話線被炸斷之處,可身上背的維修工具與電線在躲避敵機轟炸時不翼而飛。王勝仁靈機一動,兩隻手一手拽一頭,保証了電話線路暢通無阻。4個小時后,塔山阻擊戰勝利結束,戰友們清理戰場時發現,王勝仁已被電流擊得渾身麻木,不能說話,也無法走路,兩手仍然死死地拽著電話線。第四縱隊用生命和鮮血鑄就塔山鋼鐵陣地。據吳克華將軍回憶:“一次次進攻接踵而來,打也打不光,堵也堵不住。拼命沖上來的敵人和我軍戰士攪在一起,抓頭發、揪耳朵、摔跤、滾打,拼老命地干。我前沿掩體、碉堡、交通壕、塹壕,得而復失,失而復得,呈現拉鋸狀態……”這背后的艱難和辛酸,隻有我們的戰士自己才能體會。

“誓與陣地共存亡”“上刺刀,跟我沖”“不要管我,快去消滅敵人”“守不住塔山,對不起遼西人民”“我們這回是死守!要不惜一切代價,死守到底,一步不退!敵人打到什麼地方,什麼地方就是第一線!后邊就是錦州,往后沒有我們的地方。就是天塌下來,一步也不能退。就是打到最后一個人,打到最后一口氣,也要堅決完成任務!”鏗鏘有力的誓言至今仍回繞在我們的耳邊。回顧歷史,我們不禁反思:究竟是什麼力量能讓塔山阻擊戰的將士義無反顧地投身到激烈的戰斗中,冒著生命危險,屹立在阻擊陣地上呢?答案隻有一個:那就是崇高的理想和堅定的信念。

黑山阻擊戰:為人民而死,雖死猶生

10月15日,塔山阻擊戰勝利,我軍攻克了錦州,形成了“關門打狗”的有利態勢。蔣介石不甘心失敗,嚴令廖耀湘兵團西進與東進兵團配合,妄圖奪回錦州。為了阻擊西進兵團,東北野戰軍首長命令十縱:“務必使敵人在我陣地前尸橫遍野不得前進,隻要你們堅守三天,西進兵團必遭全殲。”東北野戰軍十縱全體將士抱著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誓死咬住黑山不鬆口。

阻擊戰爆發前夕,陣地上除了十縱將士忙碌的身影外,黑山附近的百姓也在忙碌著。有的扛著自家的門板、木料和麻袋全家出動,有的年輕人跑到鐵路上拆鐵軌、挖枕木,高聲喊著號子往陣地上扛。老人們則不斷安慰十縱戰士:“孩子,別慌,天塌下來我們替你們頂一半。”婦女把自家的米袋拿來裝土,老人和孩子們則用簸箕一點點地往上端,瞬間往高地上運土的百姓就排成了長龍。一夜之間,軍民們就在陣地上修起了塹壕、掩體、指揮所和救護所等,又在石山上堆起了一座山。這些工事,可能並不那麼堅固,但是在十縱將士心中這是一座最堅固的堡壘。

23日天一亮,國民黨軍的炮火傾瀉在黑山前沿陣地上。繼塔山阻擊戰后,遼沈戰場上又一場艱苦的阻擊戰,在這個寒冷的早晨開始了。農民李福陽帶領老人、婦女和兒童轉移后,准備去前線,臨別時對妻子說:“解放軍都是南方人,他們哪認識路啊,我要去給他們帶路。”在戰場上,一枚炮彈打過來,兩位戰士為了保護李福陽壯烈犧牲,李福陽摟著兩位戰士大哭,說:“共產黨是咱老百姓的黨,我這輩子就跟定他了。”就這樣他拿起槍跟著戰士們一起殺敵,但是部隊有紀律,不允許老百姓參戰。李福陽就對勸他轉移到安全地方的戰士們說:“誰說我是老百姓,你們救了我的命,我的命就是解放軍的了!”他拎著一支槍,三天三夜沒下戰場,單薄的棉大衣上被打了好幾個彈洞。

24日拂曉,廖耀湘兵團集中6個師的兵力,在200余門火炮和200余架飛機的掩護下,向前沿陣地發起全線攻擊。面對國民黨軍猛烈的火力攻擊,隻有一個排的石頭山陣地失守,接著二營四連防守的92號高地失守,最后101高地失守,整個黑山阻擊陣地岌岌可危。雖然部分陣地失守,但我軍的將士在戰斗中仍然堅守著信仰,與國民黨軍進行激烈的厮殺。四連李勇發轉移時,發現幾名戰士依然在與國民黨軍搏斗,他端著刺刀返身回去營救,可撤退時李勇發被國民黨軍團團包圍,國民黨兵的刺刀刺在他身體上插進去又拔出來,李勇發毅然堅持刺倒5個國民黨兵,直到數粒子彈穿透了他的腹部和腰部,他才倒下。是什麼樣的力量讓東北野戰軍戰士不顧生死,拼命地守衛黑山,阻擊敵人呢?答案隻有一個,那就是任務重於生命,為人民而死,雖死猶生。

25日清晨,太陽還沒有升起來,國民黨軍的攻擊又開始了,十縱殊死拼搏。傍晚時分,十縱以5個連的兵力對101高地、92號高地和石頭山陣地同時發起攻擊,丟失的陣地再次回到十縱之手。在連日的苦戰中,附近百姓冒著生命危險前往陣地上送飯。其中一個大娘在子彈的呼嘯聲中多次往返高地,最后一次被炮彈震昏,滿臉是血地仰面躺在地上,戰士們爬到跟前去救她,隻見她的懷裡死死抱著一口袋干糧。黑山人民為什麼能夠舍生冒死支援東北野戰軍?因為老百姓知道東北野戰軍將士對他們好,是為他們打仗的自己人。死去的黑山百姓與東北野戰軍葬在了一起,也永遠地相守在了一起。

25日一整天的戰斗,廖耀湘西進兵團還是沒能突破黑山、大虎山防線,廖耀湘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決心按照自己的計劃,放棄黑山向營口方向突擊。26日凌晨3點,已經打得筋疲力盡的十縱接到電報:“北上主力已到達,敵已總潰退,望協同一、二、三縱隊從黑山正面投入追擊。”十縱將士用血肉之軀將廖耀湘兵團堵在了黑山,硬是沒讓闖過去,4144名將士為此付出了寶貴生命。

滄海橫流,方顯出英雄本色。雖然時光已經劃過70年,但是塔山阻擊戰和黑山阻擊戰的精神永存。不忘初心,始終與人民在一起,為人民利益不惜犧牲一切,這就是兩山阻擊戰的靈魂所在,也是共產黨人堅持斗爭、奪取勝利的精神支柱和力量源泉。革命先烈雖已離去,卻成為歷史星空最閃亮的坐標。革命精神,穿越時空,始終是信仰殿堂通明的燈火。

(作者系錦州市委黨校黨史黨建統戰理論教研室教師)

  (《刊授黨校》雜志授權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發布,請勿轉載)    

>>>點擊進入“全國黨建期刊博覽”

 

(責編:謝倩、秦華)
相關專題
· 期刊選粹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