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時代先鋒

山東臨沂市蘭陵縣卞庄街道代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王傳喜:用“公心”贏“民心”

管 斌 王金虎

2018年06月29日07:59    來源:經濟日報

原標題:用“公心”贏“民心”

左圖 王傳喜(前排左一)在國家農業公園現場辦公。

右圖 王傳喜一直致力於打造鄉村振興戰略的“代村樣板”。(資料圖片)

自打王傳喜當上山東臨沂市蘭陵縣卞庄街道代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20年來這個昔日“臟亂窮差”的落后村庄就喜事不斷,到2017年,村民年人均純收入達到6.5萬元,村集體資產增長至12億元﹔村裡先后獲得全國文明村鎮創建工作先進村、全國敬老先進村、中國美麗鄉村、中國最美休閑鄉村、全國鄉村旅游模范村等榮譽稱號。王傳喜個人也喜事連連:當選黨的十九大代表,榮獲“全國勞動模范”“全國優秀共產黨員”“齊魯時代楷模”等榮譽稱號。

梅花香自苦寒來,代村與王傳喜的“喜”從何而來?近日,記者踏訪代村,在王傳喜身上找到了一名共產黨員精氣神的“三股勁兒”。

事不避難的“韌勁兒”

“好女不嫁代村郎”。上世紀90年代的代村,人心散、治安亂、環境差,巨額陳年欠賬壓得代村喘不過氣。1999年初,31歲的王傳喜臨危受命,上任第三天即接到法院傳票,村集體因欠債被起訴。在隨后的一年多時間裡,他總共出庭應訴100多次。由於交不上水電費,三伏天全村連續被停水、停電一個多月。

經過一番“望聞問切”,王傳喜梳理出村裡大大小小80多項問題,最難啃的“硬骨頭”當屬土地問題。當時,代村2600畝耕地分配嚴重不均,最少的一組人均隻有3分地,最多的一組人均近3畝地。不僅如此,村民的土地等級也良莠不齊。2000年初,王傳喜與村兩委一班人經過反復研究制定了土地調整方案。一石激起千層浪,分地的木樁剛砸下去,就被人推倒了。村民龍志江一聽要分地,立馬火冒三丈:“地是俺的命根子,要分地,不中!”此后,王傳喜的家裡就沒消停過,登門破口大罵的、半夜朝他家扔磚頭的、寄恐嚇信的接踵而至,妻子劉會芳被逼得幾近崩潰。

“面對困難,沒有一股子百折不撓的韌勁,還配叫啥共產黨員?這塊‘硬骨頭’啃不下來,我就是代村的罪人。”王傳喜帶著村干部吃住在地裡,讓所有村民抓鬮選地。一根根木樁立起了威望,村民認為這些黨員干部有公心、真干事,土地調整水到渠成。

舊村改造征地拆遷被稱作“天下第一難”。當拆到有著600多平方米臨街“旺鋪”的付青泉家時,王傳喜的頭“大”了。“包工頭”付青泉家的樓房一年租金就七八萬元,按照政策,他的房子評估價50萬元,隻能分到兩套房。付青泉一聽氣不打一處來,高挂“免談”牌。王傳喜“三顧茅廬”,把付青泉請到辦公室促膝談心:“嘗夠了‘臟亂差’苦頭的村民,眼巴巴地等著住新房子。這樣吧,咱堤內損失堤外補,我幫你出‘點子’多攬點工程。”談到后半夜,付青泉一拍大腿:“不談了,王書記,俺明天就拆。”

不曾想,剛按下葫蘆又浮起了瓢,房子拆到王傳喜的親戚家,房主漫天要價,商談了五六次都是不歡而散。村民開始嘀咕:“這下有好戲瞧了,看看傳喜這回是唱‘紅臉’還是‘白臉’?”王傳喜一拍桌子:“明天我親自去拆!”第二天,王傳喜來到親戚家,把道理掰開揉碎了講,直講得親戚面紅耳赤,最后房子順利拆除。

“沒有翻不過的高山,沒有涉不過的險灘。為群眾辦事隻有一碗水端平,群眾才會打心眼裡支持你。”王傳喜說。

不計個人得失的“憨勁兒”

當初,聽說在建筑公司任項目部經理的王傳喜要回來收拾代村這個“爛攤子”時,朋友們都給他“打橫炮”:“放著年收入幾十萬元的老板不干,去當芝麻大點兒的官,天天瞎折騰、活受罪,既沒名又沒利,你小子的腦袋是不是讓驢給踢了,犯傻。”對此,王傳喜總是憨厚一笑:“咱是一名共產黨員,有時就得有股子‘傻勁兒’。既然老少爺們信得過,咱就不能貪名圖利,哪怕再苦再難,也得千方百計讓鄉親們過上跟城裡人一樣的好日子。”

在外人眼裡“犯傻”的王傳喜是看長遠、算大賬,絕不做“吃祖宗飯斷子孫路”的事兒。近20年來,除了國家重點建設項目征用外,王傳喜從未賣過集體的一分土地。1999年,一家石油公司看中村裡的一塊閑置土地,有人建議賣掉償還村裡債務。“再窮不能賣村民的地”,在王傳喜的帶動下,村兩委以130萬元租金、租期13年租給了石油公司。合同期滿后,王傳喜引進社會資本和技術,修建了佔地20畝的代村誠信醫院,既確保了土地保值增值,又讓村民長期受益。

2004年,外地一個高污染、高耗能的化工項目看中了代村。公司老板扛著200萬元現金來找王傳喜,請他幫忙讓項目落地,遭到王傳喜的斷然拒絕。如今,代村年年搞工程建設,都是上千萬元的建設項目,對王傳喜來說,想來錢唾手可得。每到年節,很多人都想給王傳喜送錢送物,拉關系、辦事情。為了避嫌,隻要臨近節假日,王傳喜就讓妻子緊閉大門,裝作不在家,任誰敲門也不開。“要是收下了不該收的錢,就突破了我做人的底線。”王傳喜說。

王傳喜帶頭向全村黨員群眾“約法三章”:村裡工程絕不允許親朋好友插手,惠民政策絕不因沾親帶故徇私,干部選用絕不讓直系親屬沾光﹔兩委成員公開承諾:絕不假公濟私,絕不侵佔集體資產,絕不讓黨的惠民政策“缺斤少兩”。在王傳喜的示范下,兩委班子經歷過6次換屆選舉,除正常退休外,沒有一人因非正常原因落選。村干部經手的錢物上億元,沒有一人因此栽跟頭,更沒有群眾在背后戳脊梁骨。

“當村干部就要多出力多吃苦,要不貪不沾多‘吃虧’,你付出的多,群眾得到的實惠才會更多。”這是王傳喜經常對村兩委干部說的話,更是他的座右銘。

勇於改革的“闖勁兒”

涉深水者得蛟龍,涉淺水者得魚蝦。在基層摸爬滾打了19年的王傳喜悟出一個理兒:四平八穩踱方步、悠閑輕鬆走碎步,不會有大的作為,隻有敢闖敢為邁大步才能闖出一片新天地。2002年,王傳喜帶領村民規劃了種植區、養殖區、加工區、商貿區和生態庭院區的產業布局,步入現代農業發展的道路。在當時,這是農業和旅游的初步結合。2008年,王傳喜與毗鄰5個村的2200多家農戶簽訂了土地流轉協議,流轉土地7000余畝。同時,聘請中國農科院專家高標准規劃設計了萬畝農業示范園,推動了全縣蔬菜產業的轉型升級。

2012年,鄉村旅游剛剛在全國萌動,王傳喜第一時間嗅到商機,迅速啟動了總投資20億元的現代農業示范園、蘭陵國家農業公園的“雙園”一體化開發建設。當年,蘭陵國家農業公園作為全國第一個國家農業公園試點獲得批復同意。在做好農業科技示范、種苗培育組培、產業孵化等農業產業化的同時,融入休閑農業、鄉村旅游文化元素,形成了農文旅相結合的發展模式。目前,蘭陵國家農業公園已連續承辦了六屆中國蘭陵國際蔬菜產業博覽會,年接待游客100余萬人次,去年僅門票收入就達3500多萬元。同時,該公園每年舉辦各類新型農民培訓班200多期10余萬人次,培訓黨員近萬人次。

依托地處城鄉接合部的優勢,瞅准發展現代農業和農業旅游帶來的人氣,王傳喜又乘勢而上規劃建設了代村商城。眼下的代村商城每天熙熙攘攘,已成為全縣最大的商貿物流集散地,進駐經營戶3000多家,年交易額60多億元,每年可為集體經濟增收4000多萬元。

王傳喜敢想敢干但絕不蠻干、亂干。在舊村改造中,王傳喜沒有逼村民上樓,充分尊重民意,循序漸進,小步快走。面臨拆遷的老年人,不想上樓﹔一些年輕人未拆遷卻想提前上樓。王傳喜採用“舊房流轉”的模式,先回收年輕人的舊房子,安置其上樓,再以同樣的價格轉讓給老年人,作為過渡安置房。2015年,代村在沒有佔用一寸耕地建房的情況下,完成了舊村改造,用10年多時間,分9批次實施了拆遷工作,實現了零佔地、零違章、零投訴,而且還節省出幾百畝建設用地,用於發展集體產業。如今,漫步代村,65座居民樓、170座小康樓,兩座老年公寓,整齊劃一。

“總書記說,幸福是奮斗出來的,隻有奮斗的人生才稱得上幸福的人生。”現在,王傳喜又瞄准了新的發展目標:“下一步,我們繼續發展壯大集體經濟,讓全村群眾提前實現小康,努力打造鄉村振興戰略的‘代村樣板’。”

(責編:常雪梅、程宏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