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時代先鋒

王傳喜:一個人改變了一個村

2018年06月28日16:02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王傳喜:一個人改變了一個村

坐落在山東蘭陵縣城西南的代村,曾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城郊村。可如今,代村人已數不清有過多少考察團到這裡參觀學習。來到代村,人們總會問:為什麼一個欠債380余萬元的窮村、亂村,崛起為產業總值超20億元、村集體收入1.1億元的先進村。

代村人的回答很簡單:“就是感謝我們有個好書記——王傳喜。”

代村之亂:欠著外債數百萬,還要分家想單干

現在的代村,已是蘭陵縣卞庄街道代村社區,所轄面積3.6平方公裡,村民1200多戶3600多人,社區居住人口超過1.1萬人。走進代村,隻見一排排單元樓前水泥硬化路鋪到樓門口,晚上盞盞路燈點亮人們回家的路。可在19年前,代村卻幾乎散了架。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代村人心散、治安亂、環境差,土地亂圈亂佔、違建成風,村委會癱瘓。村民更是分成幾幫幾派,河西、前圩子、后圩子三個自然村鬧著“分家”,都想著多分些集體財產,對村集體債務卻是避之不及。

1999年,村黨支部換屆選舉中,代村全體黨員一致推選30歲出頭的王傳喜擔任村黨支部書記。當時的他,已是蘭陵縣一家建筑企業的項目經理。下海經商見過世面、業有所成獨當一面、年富力強敢於擔當,許多年后,代村的老黨員這樣解釋推選王傳喜的原因。

村會計郭志國記得,王傳喜上任后就組織清理村集體賬目。“之前聽說村裡欠了不少外債,可沒想到外債總額達到386萬元。”郭志國說,這如同天文數字的債務,像一座大山。上任兩天后,王傳喜就收到了法院的傳票。之后的一兩年裡,王傳喜作為被告,先后出庭100余次。

怎麼辦?王傳喜要用自己的行動証明,父老鄉親沒有看錯人。

代村之治:人均耕地患不均,調整土地聚民心

王傳喜帶著年輕的村委委員們,靠一件件實事推動代村改變。“魯南戰役時,代村曾是臨時指揮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代村還當過紅旗村。隻要找對路,不怕困難多。”王傳喜說。

債務壓頭、官司纏身,王傳喜就跟債主說好話、做工作,欠款一次還不清,就東挪一些、西湊一點分期還。同時,王傳喜立下了規矩,拖欠了村集體的錢要交,強佔了村集體的財產要退。

“新書記上任三把火,王書記先催著跟自己親近的人補交款項。有人就講,還沒跟王書記沾到便宜,反而被先開刀。”郭志國說。為了能有周轉資金,王傳喜還以個人名義向當地信用社貸款幾十萬元,一年光利息就要好幾萬元。

對代村老百姓來說,耕地分配不均比債務更堵心。由於歷史遺留問題,“地多人少”與“人多地少”在代村同時存在。代村共有11個生產隊,有的生產小組人均耕地近三畝,有的生產小組人均耕地才三分。

土地,在農民眼裡是最金貴的。將土地調劑余缺,無異於動了少部分人的“命根子”。村干部們在田裡打下的界樁,沒兩天就不翼而飛。王傳喜就帶著人再打一遍。有的地塊,前后打了三次界樁,村干部在地頭搭了窩棚守著才最終保留下來。

調地方案公布后,卻沒人敢帶頭執行,少數人還極力阻撓。有的人滿腹牢騷找上門來,有的人往院裡扔刀子、丟石頭以示威脅。王傳喜正在上學的孩子被人恐嚇。頂著壓力,王傳喜咬著牙帶著一班人完成了土地調整,更讓老百姓看到了“敢干事、干成事”的決心。

代村之興:生活富裕心情美,鄉村振興更可期

盛夏夜的代村,燈火通明。“沂蒙老街”商業街人頭攢動,天南地北的美食小吃聚集在此,吸引著來自十裡八鄉的人們一飽口福。

王傳喜上任后不久,一手解近憂,一手謀遠略。他制定了代村第一張發展規劃圖,仔細謀劃代村的未來。當周圍村庄出讓村集體土地、建小工業項目時,任旁人怎樣勸,他就是不為所動。

“賣地能掙錢,可錢花完了呢?上工業項目能掙錢,可環境呢?”王傳喜1999年制定的規劃圖,在辦公室一挂就是13年。代村的土地一分不少,老百姓的日子越過越好。

2005年,王傳喜搶抓機遇將全村2600畝土地流轉歸村集體經營。2007年,又流轉周邊5個村的7000多畝土地,高標准建起現代農業示范園。

2010年,王傳喜帶領規劃投資建設了代村商城。憑借現代農業和鄉村旅游的新名片,代村商城帶動就業超過6000人,集體經濟收入4000多萬元。

王傳喜用10年時間完成了舊村改造,建起了65棟居民樓、170戶小康樓。社區醫院、小學、幼兒園、老年公寓拔地而起。村民年人均純收入6.5萬元,全村有勞動能力的村民實現了人人有工資性收入,家家每年都有村集體“分紅”。

從落后到先進、從貧困到富裕,代村用19年的時間實現了全面發展。這裡的干部群眾說,大家希望跟著王傳喜再大干二十年,讓代村再上一個新台階。(新華社記者 蕭海川)

(責編:常雪梅、程宏毅)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