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綜合報道

時隔5年莫言再推新作! 小說、劇本和詩歌齊亮相

2017年09月06日20:50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原標題:時隔5年莫言再推新作! 小說、劇本和詩歌齊亮相

作家莫言在第二十四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上。 (人民網記者陳苑 攝)

人民網北京8月24日電 (記者陳苑)時隔5年,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中國作家莫言終於要推新作品了。“這次,我在故鄉山東高密寫了一批短篇小說,最長的一篇也不超過一萬字,估計大家很快就能在《人民文學》和《收獲》上看到。”8月23日,莫言在第二十四屆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上參加活動時透露,這是五年來自己第一次比較集中地發表作品,“重新拿起筆來寫小說,我感覺自己有很多新的想法。因為生活在變化、人在變化,過去我作品中所描寫的很多人物形象已經退出了他們各自的歷史舞台,而一批具有時代感的年輕的人物形象開始登場。”

再推新作,莫言坦言會有壓力

“反復地修改一遍,再修改一遍,放一放,再放一放”

自從2012年莫言榮獲諾貝爾文學獎后,“何時推出新作品?”成為了廣大讀者最關心的問題。

“我現在寫的這個小說,要怎麼樣才能比我以前寫的小說更好呢?這是很難把握的。”莫言坦言會有壓力,在得獎后重新投入創作時,自己會考慮到讀者越來越高的期待,“在獲獎之前,我完成一部小說,覺得寫得差不多了,就會出版。但是現在我可能會反復地修改一遍,再修改一遍,放一放,再放一放,希望能夠盡量讓錯誤少一點,起碼讓自己感覺到比較滿意才拿出來。”

但同時,莫言也談到,作家“在寫作的時候最好忘掉讀者”,因為每個讀者心目中的好小說的標准都是不一樣的,如果一個作家在寫作時過多考慮到去適應讀者的口味,那麼他就不會寫作了,會無所適從。

莫言笑言,自己始終對小說藝術有強烈的熱愛和追求完美的願望,“我希望能夠寫出比我過去的小說在藝術上更加完美的作品。希望能夠寫出一些讓我感覺到非常得意的作品。這樣的一種自我的滿足,可能是其他任何一種榮譽都無法比擬的。”

新作包含小說、劇本和詩歌三類文學體裁

“人物生動,語言與老莫以前的比,節制,精到,准確”

莫言的戲曲文學劇本《錦衣》和組詩《七星曜我》即將在2017年9期《人民文學》雜志發布。

有媒體報道,《人民文學》主編施戰軍在談到莫言的新作時表示:“《錦衣》自然而自由地展現山東戲曲茂腔、柳腔的唱詞和旋律特色,又不局限於地方戲的表達時空的設定,民間想象、民間情趣與歷史關節、世道人心活化為一體,一個個人物的表情、腔調、動作和心理形神兼備於文本的舞台。無論是劇本還是組詩,都在亦庄亦諧中富含著中國智慧和文化自信。組詩《七星曜我》,以獨特的才情與見識,與當代世界文學大師對話,這更像是一種隱喻:今日的世界格局中,中國的重要性日益凸顯,中國文學的影響空間也變得日漸闊朗和通透。”

青年評論家李壯認為,“《錦衣》是戲曲劇本,劇本的核心當然是故事,‘公雞變人’的民間傳說跟‘革命加戀愛’的經典套路雜糅在一起,自然也可以輕而易舉地配得上‘好看’兩字。”

此外,莫言的三篇短篇小說也即將亮相9月中旬的《收獲》雜志。《收獲》主編程永新讀完后的感受是:“三個短篇組成一個系列,不到兩萬字,人物生動,語言與老莫以前的比,節制,精到,准確,長句子少了,明顯看得出是經過精心打磨的作品。依然把通感的藝術手法用得得心應手。”

最后,記者找到了媒體發布的幾段莫言的新作,大家可以提前感受一下:

莫言親筆書法題名

“鹽行裡挑回鹽一擔,一簍在后一簍前。世上的活兒千千萬,今日方知挑擔難。一臉淚,渾身汗,腿兒顫,腰兒酸,肩膀疼痛如火煎。似這般,跌跌撞撞,踉踉蹌蹌,歪歪扭扭,搖搖擺擺,好似赤腳爬冰山,無頭的蒼蠅碰窗帘,風吹弱柳枝葉翻,大風浪裡無桅的船。船兒雖破終能靠岸,我的出路在哪邊?”——摘自《錦衣》

莫言親筆書法題名

君特·格拉斯、勒克萊齊奧、帕慕克等七名知名作家,被寫進了莫言的組詩《七星曜我》中。莫言在《格拉斯大叔的瓷盤——懷念君特·格拉斯先生》中寫道:

我把打鐵的經歷寫進了小說

《透明的紅蘿卜》

我在《鐵皮鼓》裡發現了

鑿石碑的你

好的小說裡總是有

作家的童年

讀者的童年

期望我的尖叫

能讓碎玻璃復原

……

(責編:楊麗娜、程宏毅)

推薦閱讀

“學習問答”之習近平“7·26”重要講話(五)   2017年7月26日至27日,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迎接黨的十九大”專題研討班在京舉行,習近平總書記在開班式上發表重要講話。為方便廣大網友深入全面學習“7·26”重要講話精神,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特制作系列“學習問答”,一起來學習吧!【詳細】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