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
陸定一與十二屆六中全會精神文明決議
龔育之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一九八六年,黨中央著手起草精神文明決議。按慣例,中央通過重要決議,都要事先在黨內和黨外一定范圍征求意見,陸定一作為黨在思想工作方面經驗豐富的老同志,自然在征求意見之列。作為中顧委常務委員,他還列席了討論和通過這個文件的十二屆六中全會。

  我是這個文件的起草小組成員之一。據我了解,在整個起草和討論過程中,從始至終兩個問題是爭論得比較多的。一個是:是不是在決議中重提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一個是:是不是在決議中不再提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關於前一個問題,即在決議中不再提“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我已經在另外的地方寫文章敘說了我所知道的情況,現在專就后一個問題,即在決議中保留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提法,說說我所知道的情況。

  從起草一開始,我們就知道黨內黨外在這個問題上存在爭議。一些同志對前幾年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有些不同的意見。有的直接表達了出來,有的表達得含蓄委婉,有的是從語詞含義方面提出意見,有的則是從實質方面提出意見。但擺到桌面上來的意見,主要是認為資產階級自由化這個語詞含義不明確,有弊病。

  我對這個爭論的態度是:一、“資產階級自由化”這個語詞含義方面確有可推敲之處(比如,為什麼對“民主化”的提法可以採取肯定的態度,而對“自由化”的提法則必須採取否定的態度?)﹔二、但詞語構造問題是次要問題,形式問題,不是實質問題﹔三、審時度勢,權衡利弊,這個文件中還是以寫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為有利,不寫不利﹔四、關鍵是要在文件中把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含義盡可能地寫明確,不要寫得模糊、泛化,以求不要帶來副作用。

  這些意見在起草小組裡議論過,我記得大家的意見也差不多。主持起草的胡耀邦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從最初的提綱到送中央書記處、中央政治局審議的各次稿直到最后送中央全會討論的稿子,都寫上了要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並且給了它嚴格的含義。坊間一些文章書籍說稿子中已經刪去或沒有寫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受到批評后才補上去的,這是完全沒有根據的信口亂說或道聽途說。

  陸定一是不贊成寫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知道我在文件起草小組,他特地把我找到北京醫院(他那時一直住在北京醫院)。說:“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提法是有毛病的。我們不應該把民主、自由歸到資產階級那裡加以反對,應該對它們作歷史的分析。他還說,在他的印象中,“資產階級自由化”這個詞是“文化大革命”中批判他才發明出來的,他舉出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九日《人民日報》上發表的“舊文化部延安紅旗總團”的文章《陸定一的反動鳴放綱領必須徹底批判》為例,來証明這一點。這篇文章稱:“陸定一所鼓吹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是同毛主席提出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這一滅資興無的革命方針根本對立的……是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政策。”陸定一認為,如果“資產階級自由化”是“文革”中批他才發明的詞匯,那末,我們今天為什麼還要沿用這個詞匯呢?他讓我幫他查查,看看是不是這樣一個來歷。

  我讓也是參加起草小組的郝懷明同志同我一起查。查的結果,情況不是如陸定一所想的那樣。“文化大革命”批陸定一、批二月提綱,固然大量使用了“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咒語,但這個提法的歷史還要早。我們查到,在我們黨的文獻中,劉少奇一九五九年《馬克思列寧主義在中國的勝利》一文就用過這個提法。當時中蘇爭論已經起來,劉少奇不指名地針對蘇聯的指責,說:“有人說,我們採取‘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就是採取資產階級‘自由主義’的政策,即所謂‘自由化’的政策。……我們採取這個方針,絕不是實行資產階級的‘自由化’政策,而是實行無產階級的極端堅定的階級政策。”我們還查到,一九六○年七月陸定一《在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第三次代表大會上代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致祝詞》中也說過同樣的話:“有人說,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就是資產階級的‘自由化’,就是給資產階級的代表以廣泛宣傳他們的觀點的自由,就是讓資產階級思想自由開花,就是與資產階級思想共存。”陸反駁了這個說法,聲明這個方針是我們黨堅定不移的階級政策。

  這裡用的是論辯的語言。人家攻我們的雙百方針是“資產階級自由化”,我們說,我們的方針“不是資產階級自由化”,而是無產階級堅定的階級政策。一個進攻,一個反駁,但雙方都否定“資產階級自由化”,都認為資產階級自由化是不對的東西,這是共同的。

  陸定一催問我們查找的結果。我和郝懷明一起去北京醫院看望陸定一,向他匯報了這個情況。陸定一聽了,不禁哈哈大笑。說:“我也講過反對資產階級的‘自由化’啊?”停頓一下,他又說:“我講過反對資產階級的‘自由化’,那也是錯的!”

  接著,陸定一再次同我們講了對民主、自由、平等、博愛的口號應當怎麼看。他說:民主、自由在資本主義是假的,在我們要使它成為真的。現在還是不敢講話。要把民主、自由、博愛的口號拿過來,爭取群眾的民主、自由、博愛。一九五九年批判彭德懷,抓到他的一篇文章,其中寫了個自由、平等、博愛,這是法國資產階級革命時期的口號。對這個口號怎麼看法?他說:第一,要接過來,不要否定它﹔第二,加以科學解釋。資本主義比起封建主義來,民主多一點,社會主義則更民主一點、自由一點、平等一些。他說:批評不要惡語傷人。你罵過來,我罵過去,以牙還牙,我們這個社會不要提倡這個。搞安定嘛,搞團結嘛,不要這樣子。陸定一也不贊成講社會主義人道主義。他說:為什麼要分資本主義的和社會主義的人道主義呢?要分的話,還有中國式的社會主義人道主義,以區別於蘇聯的社會主義人道主義。民主就是民主,自由就是自由,人道主義就是人道主義,在社會主義制度下比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多一些。這樣聽得醒目。

  陸定一還說:資產階級的好東西要學,經濟上要學,政治上要學,理論上要學。他們的話比孔夫子總要進步一些吧。最有知識的還是資產階級,他的知識,管理知識我們用得上。在這個問題上不覺悟,自己吃虧就是了。

  陸定一還說:精神文明第一總要團結。青年人說,你們老一代有目標,我們沒目標。我說,中國富強就是你們的目標。就是“中國富強”四個字,或再加上個“民主”。講文化知識,基本道德,再講點別的東西,少講這個斗爭那個斗爭,法律范圍內可以講斗爭壞人。然后再講點管理,講點生產知識,講得普普通通,扎扎實實。迫切的問題就是大目標,要圍繞這個問題講。

  陸定一這些意見,我們回來都向起草小組報告了。除了陸定一,其他同志或單位也有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提法有意見的,這些意見也都向起草小組匯報了。在胡耀邦主持下,研究過這些意見,起草小組還是認為應該採取原來的方針。在文件中,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還是要寫﹔位置呢,寫在民主、法制和紀律的教育這一節更好一點。先寫在人類歷史上,在新興資產階級和勞動人民在反對封建專制制度的斗爭中,形成民主和自由、平等、博愛的觀念,是人類精神的一次大解放。然后寫馬克思主義批判地繼承資產階級的這些觀念,又同它們有原則區別。然后寫上:“搞資產階級自由化,即否定社會主義制度、主張資本主義制度,是根本違背人民利益和歷史潮流,為廣大人民所堅決反對的。”

  胡耀邦還告訴我們,他把陸定一主張不用“資產階級自由化”一詞的情況向鄧小平講了,他也說了這個詞的來歷,還說了這個詞是否科學可以研究,但現在必須保留。幾年來小平同志定了一個界限:“自由化”是指根本反對四項基本原則,走資本主義道路。如果突然取消這個詞,會帶來某些麻煩,不利於社會穩定。現在實際工作中也不敢隨便用這個詞斗人。所以,我傾向保留“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提法,不多出現。鄧小平說:贊成你的這個意見。並說:我們要注意,保持我們的政治穩定,不要由於粗心大意,使整個局勢再發生新的動亂。“左”的右的干擾都不理他。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該怎麼干就怎麼干。

  九月十九日,胡耀邦要求起草一個關於在各地各部門征求意見的情況和文件修改中對這些意見的考慮的《簡要說明》。這個簡要說明裡說道:有的同志主張不再用“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提法,因為這個提法把自由都歸到資產階級名下去了。看來這個提法,確有可以推敲的地方,但是這次修改仍然加以保留。理由如下:(1)這個提法的涵義已經有了明確的界說。決議稿指出:“搞資產階級自由化,即否定社會主義制度、主張資本主義制度,是根本違背人民利益和歷史潮流,為廣大人民所堅決反對的。”近幾年中央用這個提法,涵義也就是這樣。(2)現實生活中確實存在否定社會主義制度、主張資本主義制度的錯誤思想。這次文件保留這個提法,有利於安定團結局面的鞏固。(3)我們全黨在正確處理意識形態領域各種矛盾,已經總結了正反兩個方面的經驗。保留這個提法,不會導致過火斗爭,帶來危險。胡耀邦還要起草小組的林澗青去同陸定一談一談。

  不久,全會就開會了。陸定一還是在小組會上提出,要改掉“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提法,說他就這個問題已經給起草小組提過三次意見了,都沒有採納。

  九月二十八日,會議最后一天,開全體大會。照例,有什麼意見,都在小組會上提過了,全體大會就是宣讀和通過決議草案。宣讀過后,胡耀邦照例發問:“還有什麼意見沒有?”照例,大家都不再提意見。

  但是,陸定一表示要發言。

  他說:我對這個《決議》很贊成,很好了。就是一點,這是我第四次提這個意見了。“搞資產階級自由化,即否定社會主義制度、主張資本主義制度……”這裡面這個“資產階級自由化”,是怎麼來的?一九五六年我們黨提出雙百方針后,蘇聯方面就說你們這個方針是資產階級自由化。劉少奇反駁蘇聯,說雙百方針不是資產階級自由化。我引過少奇同志的這句話。一九六六年“文革”,《五一六通知》撤銷《二月提綱》,說《二月提綱》是彭真一個人搞的,就是資產階級自由化,隻准資產階級放,不讓無產階級放。一九六七年《人民日報》發表文化部延安紅旗造反團的文章,反對我的資產階級自由化,証據是我在中南海雙百講話講了幾個自由。我主張去掉現在的文件草案中“搞資產階級自由化即”這幾個字,還留著后面的句子,很好嘛。這就同“文革”錯誤分開來了,去掉那幾個字沒有絲毫損害。

  胡耀邦在陸定一發言后,說了一下資產階級自由化這個詞的來歷,並且說:請同志們考慮一下,這個詞究竟用不用,保留下來有什麼好處沒有。現在,主張走資本主義道路的人確實有。當然也不要把自由化的帽子亂戴。一下不要這個詞了,會不會影響安定團結啊?兩個方面都要照顧好,一個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一個改革開放。

  接著發言的,有的贊成陸定一的意見,建議去掉那個詞。也有幾位主張維持原案。前一方面的發言博得掌聲,后一方面的發言也博得掌聲。

  這時,鄧小平講話了。這就是收入《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的那篇著名的講話。他斬釘截鐵地說: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我講得最多,而且我最堅持。自由化實際上就是要把我們中國現行的政策引導到走資本主義道路。搞自由化就會破壞我們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所以我們用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這個提法。管什麼這裡用過,那裡用過,無關重要,現實政治要求我們在決議中寫這個。我主張用。反對自由化,不僅這次要講,還要講十年二十年。

  一錘定音。鄧小平發言后,幾位超重量級人物也表示主張維持原案,保留這個提法。決議按原案通過了。

  我作為文件起草組的成員,或作為中央部門主要負責人,多次列席過中央全會。在中央全會的全體大會上,在通過決議之前,還就實質性的問題提出意見,展開討論,從我的經歷來說,十二屆六中全會的全體大會上陸定一提出問題的這一次,是唯一的一次!

  (摘自《黨史札記末編》中共黨史出版社2008年1月版,定價:32.00元)

  來源:光明網——《書摘》雜志
(責任編輯:李彥增(實習))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重大事件  
鄧小平南巡講話 八七會議
1989年政治風波 遵義會議
粉碎“四人幫” 瓦窯堡會議
秋收起義 廬山會議
百色起義 七千人大會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