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人物長廊
毛澤東與延安時期的《解放日報》
陳家鸚 周立軍
2008年04月17日08:35   來源:人民政協報
【字號 】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1941年春,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進入最困難的階段。毛澤東和中共中央高瞻遠矚,為適應世界復雜多變的斗爭形勢,決定將《新中華報》與《今日新聞》合並,改名為《解放日報》,作為中共中央機關報(1947年3月27日停刊,前后歷時近6年)。中共中央任命博古為《解放日報》社社長,同時兼任新華社社長。1941年5月15日,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了關於出版《解放日報》等問題的通知。通知說:“一切黨的政策,將經過《解放日報》與新華社向全國宣達。《解放日報》的社論,將由中央同志及重要干部執筆。”毛澤東一直十分關注《解放日報》的發展,他不僅經常為報紙寫稿,還深入報社解決問題,做了大量具體工作。

  (一)

  5月14日,博古在清涼山主持召開《解放日報》第一次編務會。參加這次會議的有:調入報社擔任總編輯的中央宣傳部秘書長楊鬆,文化名人丁玲及張映吾、曹若茗、王楫、楊永直等十來人。在這次會上,博古提出要把《解放日報》辦成戰斗的黨的機關報,要立場鮮明,用馬克思列寧主義觀察與研究國內外形勢。總編輯楊鬆報告了中央批准的辦報計劃。該計劃決定5月15日試刊,5月16日正式出刊。接著,博古十分高興地告訴大家:“毛主席已為我們的報紙寫好了報頭。他一連寫了7張,你們看看,選哪張好?”

  第二天,用邊區自制的馬蘭紙印刷的試刊的大型報紙《解放日報》按期出刊了。第一版登有毛澤東親自撰寫的發刊詞和博古寫的通訊。5月18日,毛澤東為《解放日報》撰寫了長篇社論《請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接著毛澤東又起草了《揭破遠東慕尼黑的陰謀》、《關於反法西斯的國際統一戰線》等社論。博古也撰寫了《謠言與煙幕》等社論和時評。報紙把黨的主張和見解迅速向全中國、全世界傳播。

  《解放日報》從創刊開始,毛澤東和博古等寫的一篇接一篇的社論、評論,無不閃耀著真理的光芒。他們還為報紙寫作新聞、按語、觀察家文章、發言人談話等多種形式的稿件,為新聞寫作開創了新局面。毛澤東是在報上發表文章最多的人。他的這些顯現毛澤東思想發展成熟的作品,使報紙光彩熠熠。《解放日報》很快受到抗日根據地廣大干部和群眾的歡迎和喜愛,同時受到國內外讀者廣泛關注。有的兄弟黨感到十分驚奇:“中國共產黨在中國西北偏僻的貧窮山溝裡怎麼能對世界形勢作出如此深刻觀察與正確判斷?”

  (二)

  1942年初,親自抓黨報與新聞宣傳工作的毛澤東已漸漸覺察到《解放日報》的弱點和不足。另外,一些十分關心《解放日報》的同志也看到一些問題。這時,在中共中央辦公廳工作的師哲對《解放日報》的內容比例不當很有看法。他認為報紙用大量篇幅報道國際新聞,並發表了不少社論,而對國內,尤其是陝甘寧邊區的情況報道太少。於是他為此寫了一個報告向毛澤東反映自己的意見。在1月下旬召開的政治局會議上,毛澤東讓人將師哲的報告念了一遍,接著他要大家都發表意見,討論《解放日報》的工作。毛澤東吸收大家的意見,對《解放日報》作出重要指示。

  說來也湊巧,2月初《解放日報》又犯了一個錯誤。在2月1日中央黨校開學典禮上,毛澤東發表了《整頓黨的作風》的演說,8日在中央宣傳部召開的會上又發表了《反對黨八股》的演說,這兩個演說的發表,標志著延安整風運動的普遍開展。后來的歷史証明,這是我國“五四”運動以后最大的一次思想解放運動,是一次最深刻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教育運動。可是,這兩次極其重要的演說消息,卻分別發表在第三版的右下方和左下角,毛澤東的講話內容在文稿中隻有300字。

  3月8日,毛澤東針對《解放日報》所暴露出來的一些問題,給博古和報社的同志寫了“深入群眾,不尚空談”的題詞。3月17日,博古在編輯部與報社干部大會上認真檢討報紙10個月來的錯誤,還聯系自己過去歷史上的錯誤做了自我批評,提出今后報紙改版的方針、計劃,並強調報紙改版要在增強黨性上努力。3月31日,毛澤東和博古共同主持了在楊家嶺中央辦公廳召開的報紙改版座談會。博古在會上又誠懇地做了自我批評。會后,經過兩個星期的努力,《解放日報》改版獲得了成功。

  1942年4月1日改版后的《解放日報》出刊了。其第一版是要聞,以頭條發表了邊區參議會減輕征收公糧公草的決議,這是廣大人民群眾最關心的切身利益問題﹔第二版是邊區和國內消息,發表了解放區整風動態與抗戰捷報﹔三版是國際消息﹔四版為副刊。報紙的面目一新。這期報紙還發了博古寫的社論《致讀者》。這篇社論根據毛澤東和中央指示,從黨性、群眾性、戰斗性和組織性四個方面檢查了報紙過去的錯誤,提出改版的目的是要把報紙辦成“真正戰斗的黨的機關報,報紙的整個篇幅要貫徹黨的路線,反映群眾情況,加強思想斗爭,幫助全黨工作改進”。

  《解放日報》改版后的第四版,是以文藝為主的綜合性、雜志性的副刊。其中“文藝”佔半版位置,每周見報四五次,其它內容增添了學習和介紹毛澤東著作,還有問題解答,刊登各類知識性的常識、讀者信箱,等等。這一個天天見報的全版副刊,實為我國新聞史上難見到的大型副刊。

  (三)

  原來的“文藝”副刊欄目由丁玲負責主編,1942年3月她被調到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延安分會后,副刊的重擔就落在舒群身上。舒群向博古訴苦,說他是搞文藝寫作的,不大懂其他社會科學、自然科學,而且副刊又要配合整風,任務太重,不能勝任。這事很快讓毛澤東知道了,引起他的關注。毛澤東直接找舒群談話。毛澤東坦誠地說,要找個既懂文藝,又懂社會科學、自然科學,還熟悉編輯工作的,實在難找啊!接著,他誠懇地鼓勵舒群:“工作嘛,可以在實際工作中學,努力做到點面結合。你是搞文學的,編文藝欄,文學是點,文藝是面。你現在編綜合副刊,文藝就是點,社會科學就是面了,由點到面地學。反過來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