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新聞>>史海回眸
抗日戰場書生兵——桐城抗日學兵隊紀略
○高憲民(安徽)
【字號 】【論壇】【打印】【關閉
  抗日戰爭初期,安徽桐城活躍著一支能文能武、聲名遠播的抗日武裝隊伍——桐城抗日學兵隊。這是一群在民族危亡之際挺身而出、嘯聚於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下的青年書生,他們在中國共產黨桐城地方組織的領導下,拿起武器,並在地方組織和新四軍四支隊的指揮下,憑一腔青春熱血和愛國激情,挾一身正義肝膽和錚錚鐵骨,做出了一番可歌可泣的抗日壯舉,最后百川歸海,投入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武裝的強大洪流之中。

  

  1938年6月,為了達到迅速攻佔武漢的目的,日本侵略軍集結重兵大舉西進。這時,安合公路就成為日軍兵力和軍用物資運輸的必經之道。於是,日軍便沿安合公路展開進攻,並分兵駐點以控制這條交通大動脈。臨路的桐城縣縣城以其重要的戰略位置首當其沖地遭到了日軍的重點進攻。

  6月12日,日軍第六師團?井支隊沿安合公路入侵桐城,國民黨駐桐桂系軍隊聞風而逃,國民黨桐城縣政府和地方民團、自衛團等武裝也慌忙撤退到大別山麓的桐西山區唐家灣避難。14日,日軍佔領了縣城,進而在桐城境內殘暴地施行燒殺淫掠政策。素稱“詩書禮義”之鄉的文都桐城,被裹挾在一片腥風血雨中。

  早在1938年初,在延安抗大學習的中共黨員吳杰和在西北隨營軍官學校學習的進步青年周邦彥相繼回桐,他們聯系了王曉白、周爾東、謝重安、王武秀等一批進步知識青年,組成抗日救亡宣傳隊,在全縣城鄉大張旗鼓地開展抗日救亡宣傳工作。當時,地處第五戰區的安徽省及其各縣均成立了抗日民眾動員委員會,國共兩黨攜手合作抗日的局面已經形成。特別是新四軍第四支隊奉黨中央和新四軍軍部命令,東進抗日已深入到皖中,進一步發展了這一地區團結抗日的大好局面。在中共桐城特支的推動下,地處皖中的桐城縣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工作和民眾動員工作做得十分出色,國民黨縣黨部書記長徐伊復加入革命隊伍,成為中共特別黨員﹔國民黨桐城縣政府兩任縣長潘慰農和羅成鈞均服從中共的抗戰主張,願意與中共地方組織合作抗日,為民族解放事業做了許多有益的工作。當時的桐城,廣大民眾被積極發動,群眾性的抗日救亡活動如火如荼。在日軍進犯桐城,縣城淪陷之后,一大批青年學生被迫流亡到黃甲山區唐家灣避難,其中包括吳杰和周邦彥等抗日宣傳隊員。他們目睹家鄉遭受日軍肆意踐踏蹂躪、父老同胞遭欺凌涂炭的淒慘情景,義憤填膺,熱血奔涌,紛紛要求拿起武器抗日保家鄉。中共桐城特支根據舒城中心縣委和新四軍四支隊領導的指示精神果斷決定:以原抗日宣傳隊為基礎,立即組建一支公開合法的抗日武裝隊伍。

  不久,中共桐城特支委員陳定一以縣動員民眾委員會工作團指導員的公開身份,將80余名聚集在唐家灣的愛國知識青年組織了起來,並由傾向抗日的國民黨縣黨部書記長徐伊復出面,做通了唐家灣民團團長唐傳薪的思想工作,讓他獻出40支長槍、10多支短槍和1挺機槍,武裝了這支書生隊伍。因為這支隊伍的組成人員主要是青年學生,遂定名為桐城抗日學兵隊。

  學兵隊建制為3個分隊1個民運組。唐家灣民團團長唐傳薪任隊長(挂名),周邦彥任副隊長(軍事上的實際負責人),師爺(文書)章小紅,特務長(事務長)唐曙光﹔3個分隊長由共產黨員吳杰、李春鎖等擔任﹔民運組由青年教師葉桐芬(又名葉平)負責。為加強黨對學兵隊的領導,中共桐城特支委員陳定一(1938年7月特支改為工委,任工委書記)兼任該隊指導員﹔曾海濤、李春鎖、都壽安、束祥生、吳杰等組成中共桐城學兵隊支部,曾海濤任書記。

  學兵隊組建之初,既無正式編制和活動區域,也沒有固定的經費供給,部隊糧餉隻能靠抗日民眾團體籌措和社會賢達、開明人士捐贈來解決,后來,經過多方努力,在全縣各抗日團體和愛國民主人士的支持下,國民黨縣政府才承認了學兵隊的合法地位,並由縣財政供給學兵們每人每天伙食費1角錢(時值2升米)。

  學兵隊成立后,名義上是國民黨桐城縣政府的一支抗日武裝,但實際上,學兵隊的一切行動都執行中共的決策,服從於新四軍四支隊的統一指揮。僅1938年下半年,學兵隊就4次向新四軍四支隊負責人匯報請示工作,並帶回具體的軍事指示﹔新四軍四支隊也派軍政干部來學兵隊指導軍政訓練,幫助學兵隊隊員提高軍政素質。因此,當時的學兵隊不僅是國共兩黨地方組織合作組建的武裝,更是我地方黨組織活動的大本營和隱蔽所。

  新成立的學兵隊在中共桐城縣工委領導和新四軍四支隊領導下,懷一腔熱血和報國壯志,在唐家灣的深山密林裡進行了嚴格的軍政訓練。中共桐城工委書記陳定一經常到學兵隊為隊員們上政治課,主要是講授毛澤東的《論持久戰》和游擊戰爭的戰略戰術問題等。隊部裡還設立了“中山堂”,專門陳放一些進步的和宣傳抗戰的書籍供隊員們閱讀學習,幫助他們樹立正確的世界觀和抗戰必勝的信心。

  不久,唐傳薪去世,周邦彥接任學兵隊隊長職務,吳杰任指導員(工委書記陳定一不再兼任指導員一職)。

  8月中旬,經過40多個日日夜夜嚴格訓練的桐城抗日學兵隊,領命“出山”了——這群英姿勃發的書生兵,滿懷抗日報國的壯志豪情,義無反顧地奔赴抗日戰場,他們所向披靡,給日偽頑反動勢力以沉重打擊。在此后的2年間,桐城抗日學兵隊成為桐城地區抗日反頑、打擊地方惡勢力的一支極為活躍的抗日武裝,名震江淮大地。

  

  學兵隊“出山”的主要任務之一,是抗擊日軍的侵略。

  1938年9月初,學兵隊在縣長潘慰農率領下,在桐城東鄉柳峰山擊落了低飛的日軍飛機一架,致使該機兩名飛行員斃命。學兵隊還從飛機殘骸中獲取雙筒機關槍1挺、子彈盒4個,壓彈機2件,子彈160發,降落傘1頂。

  1938年9月中、下旬,學兵隊奉命配合國民黨廣西軍、保安五團在練潭大橫山與日軍進行了兩次戰斗:第一次,學兵隊奉命牽制日軍,遭敵圍困了1天,直到完成任務才趁夜色突出敵圍,使廣西軍贏得了時間,大敗了“掃蕩”大橫山的日偽軍,使其傷亡300余人,繳獲了4門迫擊炮、3挺歪把子機槍、200多支三八步槍和大量彈藥﹔第二次,學兵隊奉命防守古壙(今古塘村)一帶陣地,與駐守練潭大橫山的國民黨軍隊共同抵御日軍的瘋狂報復。這次戰斗國民黨軍失利,犧牲了400多人,損失了不少武器,而日軍隻傷亡了50人左右。但是,學兵隊在戰斗中卻表現得十分機智頑強,他們沒有與強敵拼消耗,而是及時撤出陣地,借蘆葦蕩巧妙脫險。

  1938年底,學兵隊參加了襲擊桐東重鎮——樅陽鎮日軍據點的戰斗。共炸毀日軍碉堡2座,斃日偽軍20多人,繳獲三八步槍27支,機槍1挺,子彈萬余發。此役,振奮了敵佔區人民,使沿江兩岸日偽軍據點裡的敵人惶惶不可終日。

  1939年中秋節晚,學兵隊協同桐城縣第二游擊大隊、安徽省保安八團又一次襲擊了日軍在樅陽的據點。

  1939年9月,學兵隊隊長周邦彥率40余名隊員在棋盤嶺附近挖壞公路,並利用有利地形尋機進行了一次勝利的伏擊戰,炸毀敵汽車1輛,擊斃日軍3人。

  學兵隊除多次配合新四軍四支隊在安合公路上伏擊日軍和運輸車隊外,還2次破壞了安合公路橋梁,阻滯了正在進攻武漢的日軍的運輸給養,間接地支援了正面戰場上浴血奮戰的抗日軍民。此外,該部還先后配合新四軍四支隊部隊攻打了安鳳嶺、義津橋等地的日軍據點,並曾一度收復了這些失地。

  

  協助中共收編、改造土頑,擴張抗日力量,打擊漢奸、惡霸是學兵隊領命“出山”的又一主要任務。

  抗戰初期,從正面戰場潰敗的國民黨殘軍、潰軍中的一部分散兵游勇,與桐城地方封建惡勢力相互勾結,擁兵自重,危害一方。這些地方土頑,不僅充當著土豪劣紳的走狗,魚肉當地群眾,而且還奉行著“有奶就是娘”的信條,與日軍暗中來往。這種局面的出現,不僅使中共深感憂慮,就連國民黨當局內堅持抗日的有識之士也為之不安。因此,鏟除不利於抗日的反動勢力,收編、改造土頑,擴張抗日力量,成為桐城抗日學兵隊義不容辭的責任。

  1938年秋,學兵隊首先消滅了盤踞在雙鋪鎮的偽軍金麗生部,繳獲長槍13支﹔緊接著,收編了練潭曹雲龍匪部,繳手槍1支。在黨的教育和統一戰線政策的感召下,曹雲龍思想轉向進步,后來成為學兵隊的司號兵﹔時隔不久,學兵隊又在桐城縣常備隊四、五中隊配合下,消滅了青草塥一帶土匪汪少卿的隊伍,繳獲槍支20余支﹔學兵隊還開赴桐東,擊斃匪首周維衡,並打散了這股匪徒﹔當學兵隊獲悉一股土匪在黃甲唐家灣附近騷擾群眾后,立即偵察查明匪情,在團凸嶺王家祠堂包圍了全部匪徒,並一舉殲滅了他們,繳槍10余支。

  1939年3月間,學兵隊奉國民黨桐城縣長羅成鈞命令,直赴唐家灣拘捕了劣跡累累的大惡霸地主光香久,解散了他豢養的自衛隊,收繳了自衛隊的全部武器裝備。光香久被押解到縣城后不久,羅成鈞就在縣城廣場召開了公審大會,宣布了光香久的罪行,並對光香久執行了槍決。

  時隔不久,中共桐城縣委又利用統戰關系指示學兵隊前往桐城東鄉(簡稱桐東,現屬樅陽縣)周家潭,捕殺了桐東大惡霸周鬆如,為桐東抗日軍民除了一大害。

  學兵隊在我秘密領導和指揮下,高擎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深入敵佔區,宣傳團結抗日主張,對國民黨地方軍隊和武裝人員採取既聯合又斗爭的策略,改造和收編土頑,爭取了一切可以抗日的力量。1938年8月,學兵隊在新四軍四支隊七團的有力協助下,收編了桐東大隊第二中隊駐周家潭的周懷彬部70余人,黨組織以此為基礎成立了“桐東南游擊大隊第七中隊”。這支抗日武裝由共產黨員周家麟任中隊長。隨后,又相繼收編了孫家畈的丁爽飛部、湯溝商團章淦團部和南鄉的陶洪思、方文元、姚宏飛3股土匪計160余人,正式成立了“桐東南鄉抗日游擊隊”,隊長由從延安抗大學成歸來的黃鎮寰(又名黃彬,是新中國著名外交家黃鎮之弟)擔任。

  由於桐城抗日學兵隊積極抗日,打擊地方惡勢力,不僅守土有功,而且還真心維護廣大民眾的利益,大得人心,一時聲名大振,本縣各地如石河、孔城、青草、陶沖驛等地的有志青年,都紛紛投身到這支隊伍中來,使桐城抗日學兵隊發展到140多人槍,戰斗力不斷增強。

  

  1938年11月底,侵佔桐城縣城的日軍撤回安慶,學兵隊隨國民黨縣黨部和政府返回縣城。隨著抗日斗爭發展的需要,學兵隊中一批文化水平較高的隊員相繼離開隊伍,被分別安排到國民黨桐城縣政府機關及各級政權組織中去工作,不少人還擔任了科長、區長、校長等重要職務。

  1939年元月初,學兵隊從農民中招收了40多名高小以上文化程度的新隊員充實隊伍。此時,國民黨頑固派勢力為防止桐城抗日學兵隊受中共控制,企圖把抗日學兵隊改名為縣常備隊。同時,更加密切地注視和提防著學兵隊的日常管理及軍事動作,嚴禁學兵隊中有“異黨”活動。

  六七月份,國民黨當局又借故派出15名國民黨頑固分子插入學兵隊,分別竊取副隊長、副分隊長、師爺和副官職務,同時還任命一個姓周的(一說是中統特務)擔任學兵隊指導員。這樣一來,桐城學兵隊便被置於國民黨當局的嚴密監控之中。

  鑒於學兵隊形勢險惡,中共桐城組織當機立斷,派人到舒城縣曉天鎮向新四軍四支隊有關領導人匯報情況、請示學兵隊的行動方向。在得到具體指示后,桐城黨組織首先率一部分學兵隊隊員避開敵人監視,趕到廬江縣西湯池,將攜帶的彈藥和較好的槍械調換給了新四軍四支隊老八團。

  1939年10月,國民黨頑軍調兵遣將陰謀部署反共摩擦、欲掀起反共高潮,桐城縣則被反動當局視為“共產黨活動最強烈的地區”,受到嚴密控制。國民黨安徽省黨部先后派特務分子黃定文、反動分子魏際青來桐城,分別擔任國民黨縣黨部書記長和縣長。這兩個反動的家伙,根據國民黨桐舒廬師管區關於“不准桐城學兵隊離開縣城,實行軍紀整訓”的指令,嚴密控制著學兵隊的一切活動。

  1940年春的一天,黃定文和魏際青以“點驗訓話”為名,令縣常備隊包圍了學兵隊營房。隨后,將學兵隊裝備的武器彈藥全部收繳(僅司務長藏放在營房外一戶人家的3支槍幸免被繳),並當場宣布了解散學兵隊的命令,要求所有學兵隊員不得擅離營房,一律聽候政府發落。

  就在學兵隊被解散、隊員們將遭遣返而茫然不知歸宿的緊要關頭,中共桐(城)懷(寧)潛(山)中心縣委全力挽救了這批抗日精英,縣委委員桂平等同志及時通知、聯系學兵隊隊員撤出縣城,並在孔城、廬(江)南一帶設點,收攏陸續撤出的隊員。待桐城學兵隊80%的干部、隊員集中后,黨組織便率領他們奔赴皖江抗日根據地中心區無為,將他們編入新四軍江北部隊,皖南事變后歸建新四軍七師戰斗序列。自此,這些從桐城學兵隊走進新四軍隊列的抗日青年在中國共產黨的教育、引導和指揮下迅速成長,並一直沖鋒在抗日戰場和人民解放戰爭的最前線!

  

《黨史縱覽》(2008.9)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責任編輯:李彥增(實習))

更多關於 史海回眸 的新聞
· 抗戰時期中外記者參觀團訪問西北紀實
· 華清池領兵“捉蔣”歷史真相究竟如何?
· 揭示國共關系史上的秘案——“中山艦事件”
· 到甘北后無回旋余地紅軍曾有繼續長征計劃
· 鄧穎超與廬山婦女談話會
· 橫嶺長城在南口戰役中
· "蔣賊"改為"蔣總司令"中共妙傳和談信號
· 賀龍、葉劍英、朱德等八位元帥與南昌起義
· 解密六十年代中蘇兩黨關系是如何中斷的
· 兵發鴨綠江:抗美援朝決策的台前幕后

相關專題
· 史海回眸

黨史視聽  

★文獻記錄片
偉人毛澤東 偉人周恩來
偉人劉少奇 偉人朱德
偉人鄧小平 開國大典


紅色旋律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東方紅 唱支山歌給黨聽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重大事件  
鄧小平南巡講話 八七會議
1989年政治風波 遵義會議
粉碎“四人幫” 瓦窯堡會議
秋收起義 廬山會議
百色起義 七千人大會
 
歷次黨代會  
中共一大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

中共二大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

中共三大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

中共四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

……
 
網上黨校  
黨旗 黨徽
黨旗 黨徽
黨章 入黨誓詞
黨章 入黨誓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cpc@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cpc@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6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